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绝味儿媳妇txt
2021年2月7日
被打屁股缝里夹姜,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2021年2月7日

你这个浪货 寡妇情缘

你这个浪货 第一章

“因为杜子俊是他儿子呗。”

向南说完之后,许弋澄端起桌上那杯没人动过的水喝了一口,这才幽幽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这下轮到向南纳闷了,“这跟杜子俊是不是他儿子有什么关系?”

“你这不是废话嘛!”

许弋澄瞥了向南一眼,将手里的水杯往桌子上一放,说道,

“杜子俊修复的,最后收到的提成还是他家的,可其他资深修复师又不是他儿子,这件扁腿饕餮纹圆鼎别人修复了,那这钱不就进别人口袋里了?”

“你这意思是,老杜是为了钱才搞出的这事?”

向南还是有些不能理解,他问道,“他一家三口都在公司里上班,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都两万多了,住是公司提供的,上班期间还提供免费午餐,他有这么差钱吗?”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得问他自己。”

许弋澄身子往后一靠,伸了伸懒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做的,这件事必须要严肃处理,否则的话,以后公司里都要乱套了,咱们公司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这个势头,可不能因为一两个人乱来把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好名声给败坏了,那以后谁还敢把文物交给我们修复?”

顿了顿,他又朝向南摆了摆手,“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来处理吧。”

向南看许弋澄那副淡漠的样子,忍不住下意识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许弋澄说道:“当然是严肃处理啊,把杜家三父子都给开了,然后公司召开全体员工大会,把这事给挂出去,谁敢做损害公司名誉的事情,这就是下场。”

“三个都开了?”

向南皱了皱眉头,说道,“杜子杰跟这事没关系不说,杜子俊都不一定完全知情,就这么把人给开了,会不会不太合适?”

“杜晓荣是主谋,杜子俊就是帮凶啊,公司把这俩开了的话,留下的杜子杰要是心怀怨恨暗中搞破坏,那公司的损失没准就会更大,还不如一起开了更省心。”

许弋澄一脸诧异地看了看向南,问道,“你不会是心软了吧?”

“这跟心软没关系,只是觉得你这处理方式太粗暴了一些,把杜家三父子都开了,固然可以震慑其他人,但咱们这是公司,没必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狠,会让其他员工心寒的。”

向南摆了摆手,商量着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是不是应该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然后再看看怎么处理?”

“行吧,那我先去

文学

把这件事的原委搞清楚来再说。”

许弋澄听到向南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他说道,“就算你不打算开除杜家父子,那杜晓荣的部门主任头衔肯定也是要拿掉的,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谅他也没脸继续做这个主任。”

“嗯,那这件事就先这么说吧。”

向南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水,想了想又说道,“哦,对了,你来找我是打算说什么事情?”

你这个浪货 第二章

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人间道

这,是一片桃花源,花瓣散漫。

桃花掩映深处,云雾缭绕,氤氲朦胧,藏着一道道倩影,或拈手抚琴、或翩然起舞,皆美的如梦似幻。

皆叶辰家的媳妇。

不知哪一年,叶辰回来了。

也不知哪一年,他们离了恒岳,来了这片桃花源。

开垦三亩稻田,种上十里桃花。

不问红尘事,不管世间修。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个纪元的夙愿,终是在这个纪元得以圆满。

众女时而侧眸,看一眼不远处。

那里,叶辰正在灶台忙碌,哼着小调儿大秀厨艺。

居家好男人,他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灶台之下,一排小脑袋整整齐齐,男娃虎头虎脑,女娃如小精灵,大眼都很灵动,肉呼呼的、粉嘟嘟的,皆叶辰家的小宝宝,小家伙们很调皮,总会在叶辰转身的瞬间,偷摸抓点东西吃,动作很麻溜。

“咱家揭不开锅了。”

“把你们几个,拉到集市上卖了。”

“该是能换不少钱。”

叶辰看着几个小娃娃,露了雪白的牙齿。

好嘛!一句话小家伙都跑了,迈着蹒跚的小脚步,各找各的妈,生怕这不靠谱的爹,真给他们拉走卖了。

“别老吓唬他们。”

夕颜瞪了一眼,顺手一个桃子砸了过来。

“这有了娃,就是不一样。”叶辰一声唏嘘,也是唉声叹气,“我记得,你初入恒岳时,可乖巧了。”

“都是你教的好,总忽悠我偷师祖的胸.衣。”

“这不能怪我,找楚萱楚灵,我是她们带出来的。”

“往饭菜里放特产,也是我们教的?”

楚萱与楚灵侧眸,集体送了叶辰一个斜视的眼神儿。

“哪壶不开提哪壶。”

“某些人哪!还想霸王硬上弓来着。”

“听说,被揍得不轻。”

逢怼叶辰,这帮漂亮的妹子,都格外的团结,真把某人的光辉事迹拎出来的说,八百年都未必说得完。

叶辰不以为然。

脸,是个好东西,有时可以不要的。

如他,最骄傲的事不是灭了天,而是把这片土地的人,都带的倍儿有活力,说话好听,而且很懂礼貌。

晚餐,还是很温馨的。

一家人围坐,说说笑笑,温馨无比。

饭后,叶辰躺在了卧椅上,轻轻摇着,静看星空。

远离喧嚣,安逸平静。

无纷纷扰扰,无尔虞我诈。

如此完美,他经历过。

曾经六道轮回中的人间道,就是这份完美。

那,是遗憾的。

也不知是人间道演的太真,还是他入戏太深。

每每忆起,都不免心疼。

妻子的泪。

妻儿的不舍。

都恍似一道永恒的伤疤,死死烙印在了灵魂中。

还好,岁月不老。

人间道的遗憾,尘世间得以弥补。

众女也在,多单手托脸颊,静看星空,依旧时而侧眸,看一眼她家的叶辰,一个个的,都笑的傻傻的。

“娘亲,我想听你和爹爹的故事。”

小家伙们儿依偎在娘亲怀抱,说的奶声奶气。

“我们,是在炼丹炉中相遇的。”

…….。

“娘亲是你爹爹的师傅,当年他可调皮了。”

……..。

“是你爹爹,将娘亲从地.狱拉回了人间。”

……..。

“九世的祝福,那是一种古老的传说。”

……..。

“我们曾相忘江湖,是一段乱情的曲…..。”

……..。

这,是一段段颇久远的故事。

众女美眸迷离,神色痴醉,真如讲故事,说着他们的当年,一幅幅画面,都好似犹在昨日,历历在目。

曾经的某年某月,遇见了一个叫叶辰的人。

一个凄离却美好的梦,便伴着岁月,拉开了帷幕。

夜深了。

小家伙们儿似是倦了,在娘亲怀中入了梦乡。

众女还在说,浅笑中有柔情。

前尘往事太苦,却似毒药,让她们上了瘾。

“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叶辰起身,拂手一片云,挨个接过了众女怀中的娃娃,也是挨个放在了云团上,颇有几分慈父的温情。

这个爹,可不是敬业。

这个爹,是怕小家伙醒着,妨碍他与媳妇交流感情。

今夜花好月圆,总得干点儿啥。

画风变了。

本是众女的一个青春回忆录。

因他这么一整,有点儿爱情动作片的苗头儿了。

“来来来,排队。”

“滚。”

众女挨个抱走了孩子,临走前,一人踹了某人一脚。

浪漫一回不好吗?

好好的气氛,到你这,就剩浪了。

清晨。

和煦阳光洒满大地,给新一日蒙了一件祥和的外衣。

桃花源有来客。

乃熊二小胖子,个头不见长,浑身的肥肉倒是一坨挨一坨,远远望去,哪里像个人,那就是一个球啊!

“岁月啊!真是一把杀猪刀。”

“遥想当年,俺们俩那叫一个青涩。”

“记不记得那次拍卖。”

熊二神色怅然,跑这煽情来了,俩眼却咕溜溜转,说是来找叶辰叙旧的,可来了之后,仰恩而都没看一眼叶辰,净看他媳妇了,多日未见,又漂娘了。

如他,某些人也是三天两头的来串门儿。

如谢云、司徒南、霍腾、小灵娃…一回都没拉下。

不要怀疑。

俺们就是来看美女的…嗯…找你叙旧的。

你这个浪货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

文学

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