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2021年2月7日
yin乱大合集,小雪又嫩又紧的
2021年2月7日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璀璨的幽蓝光芒暴闪。

霸剑的剑气却不是像原本那般纯粹。

还隐隐泛着血色的微芒。

陈木诛的护身气劲如张薄纸般被穿透。

“蓬”一声闷响。

陈木诛整个头颅爆碎,红的白的还未及坠下,就在风亦飞手一握一张间,尽数溅射了出去,如劲箭般分袭四下,带起了一片惨呼声。

虽是上头,怒火高炽,风亦飞还是下意识的发出气劲,一下兜转,将掉落的物品摄到手中,也不细看,随手就丢进了包裹里,又舞动正剑冲杀进了敌群中。

凌空,“呼”地一阵急促的破风声。

只见展开了血翼的大风道人当空直扑而落,一片浓重的血光直罩而下,口中厉喝,“你这臭小子怎地也学会了化血奇功?

文学

趁‘倚天叟’华危楼挡住了方歌吟,他竟是脱出了身来对付风亦飞。

风亦飞满脑子的“杀杀杀”,根本不做任何回答,反手一指就朝着当头罩落的血光点了过去。

冰寒至极的指劲一出,酷寒的冻气仿似连空气都全数冻住,血色冰层一层叠一层的在空中蔓延绽放。

大风道人的强横掌力全被层层叠叠的血冰挡住。

虽只有一瞬,血色冰曾就散碎溅开,却也阻了大风道人一阻。

大风道人趁势抢攻,却骇然察觉蓝白颜色的耀目光芒带着萦绕的电流在眼前不断放大。

这一式‘惊蛰’亦是一样,隐泛血光,连电流都似染了丝血色。

反应也是神速,身形急伏。

但饶是他闪得快,仍旧是被惊雷乍现般的指劲刮过了顶门,头冠粉碎,连带着还刮去一片头发与头皮。

一片血肉模糊,血液顺着披散的长发直淌而下。

化血奇功弥散出的血雾能抵消些劲力,可此时应对风亦飞的指劲剑气却是徒劳无功,势若破竹般被穿开。

大风道人已无暇去管横流的鲜血,因为他已惊骇的察觉,一只扬起了拇指的手,电闪般穿过了弥漫的血雾,捺了过来。

顿即急举掌凝起了炽烈的血芒,推了过去。

霸剑势若雷霆的幽蓝剑气与血芒硬拼了一记。

剑气与血芒同时绽开,风亦飞与大风道人齐齐后撤,退出了丈余外。

此番,大风道人还退得远些,情况比风亦飞还要更为惨烈。

风亦飞只是被反冲的劲力震伤,嘴角溢血。

大风道人却是右手的手指全数向后倒折,还缺了两根。

他与方歌吟交手,本就负了伤,此消彼长之下,已是敌不过风亦飞。

初逢风亦飞的时候,他还是轻松自如的随手应付,如今再战,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这等情形,让大风道人怎能不惊骇,顿即就萌生了退意,想要逃窜。

却发现,风亦飞并没有追击。

定在了原地,身躯不住的震颤,像是犯了什么怪病一样,躯体手臂都像个木偶人一样,诡异的动一下停一下。

红如鲜血欲滴般的双瞳虽仍在望过来,丝毫不带一点感情,彷如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嘴里也在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但看着已经是控制不了自身的行动。

十数人冲了上去,扬起兵刃,刀光剑影齐落。

风亦飞根本做不出反应闪躲招架。

可刀剑一斩入风亦飞周遭凝而不散的血雾中,所有敌人就被无俦巨力震得倒飞而出,满地乱滚。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暴风城精锐部队的指挥官,性情刚硬的温莎元帅,曾经在这里被囚禁,他必须报仇。

瓦里安国王也曾经被黑龙奥妮克希亚绑架过,性情暴烈的瓦里安国王,当然不可能因为杀死了奥妮克希亚就平息怒火,他更希望杀死奥妮克希亚的哥哥奈法利安,甚至杀死死亡之翼耐萨里奥。

铁炉堡的铜须国王,他的女儿茉艾拉公主被黑铁矮人绑架,他必须前往黑石深渊,救出自己的女儿。而且铜须矮人和黑铁矮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这是绵延了几百年的深仇大恨,铜须矮人恨不得立刻消灭黑铁矮人,而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蛮锤矮人拥有和黑铁矮人同样的理由,他们和黑铁矮人之间的仇恨,同样很难调和。黑铁矮人毁掉了他们曾经的王国,导致他们流离失所。弗斯塔德·蛮锤大领主,很愿意和铁炉堡的铜须矮人一起,消灭他们共同的敌人。

肖恩的追随者奥利维亚,这一次也跟着过来了。

她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英姿飒爽,神清气爽,实力大有长进。

吉安娜带着肖恩一起见到了瓦里安国王、铜须国王和蛮锤大领主,四位领导人进行了简单的洽谈,随后决定由吉安娜出面,跨越黑石山前往北方的灼热峡谷,将联盟的战争方略告诉统领兽人军队的萨鲁法尔大王。

吉安娜独自一人前往,两个小时之后就回来了。

“萨鲁法尔大王同意了我们的战争方略,他愿意率领兽人精锐部队,和我们共同进攻黑石山上的黑石塔,他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将那些被奈法利安奴役的黑石兽人解放出来,将他们带回到奥格瑞玛去。”吉安娜说道。

联盟的战争方略很简单:

黑石塔分为上下两个大势力,上面是黑龙军团和食人魔、黑石兽人,下面是火元素生物和黑铁矮人。

食人魔和兽人本该是部落的一员,而黑铁矮人本来是联盟的一员。

那么分工就很简单了:

萨鲁法尔大王率领部落的精锐部队,从灼热峡谷方向的大门进入黑石塔,然后朝着黑石塔下层进攻,目的是尽可能和说服黑石兽人和食人魔加入部落的阵营,帮助他们反抗黑龙军团的压迫和奴役。然后等待联盟的精锐部队到了之后,一起进攻黑石塔最上层的黑翼之巢。

而瓦里安国王则率领联盟精锐部队,直接进入地下的黑石深渊,想办法救出铜须国王的女儿茉艾拉公主,尽可能的不和黑铁矮人发生冲突,而是说服他们,帮助他们反抗拉格纳罗斯的压迫和奴役。

关于这一点,铜须国王、蛮锤大领主和瓦里安国王、吉安娜女士争吵了很久。

铜须国王甚至直接挥舞锤子,叫嚣着如果不能宰了索瑞森大帝,他就立刻率领铜须矮人退出联盟。蛮锤大领主也怒火朝天,声称铜须矮人如果和黑铁矮人和好,他们就立刻离开这里,回到鹰巢山,再也不和铁炉堡有任何往来。

最终,还是肖恩轻飘飘的一句话,压住了铜须国王的怒火,也让蛮锤大领主吹胡子瞪眼。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你是人吗?”王小天问道。

阿莲:“……”

“你不要欺蛇太甚!”

“今天就是欺负你了!”王小天恶狠狠地说道:‘怎么,就准你欺负我玉琼派的弟子,就不准别人欺负你了,赶紧的,出招吧,否则等会你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恶!”

“吃我一鞭!”

阿莲的蛇尾巴朝着王小天抽了过去,带着无比凶猛的气势。

王小天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玉琼派弟子大急,连忙提醒着:“王师兄小心,她的这一鞭非同小可……”

就在鞭子来到王小天的面前的时候,王小天往前一伸手,一下子就抓住了,虽然无比光滑,但是却被王小天死死的抓住手里边。

王小天对着刚才提醒自己的师弟笑了笑:“你刚才说什么?”

“额……”那名弟子用手绕了绕头:“没有什么……”

王小天点了点头,抓住了阿莲的尾巴之后,开始在空中轮了起来,在轮了三十圈之后,猛地朝着地面砸了过去。

“让你欺负我玉琼派弟子,现在知道我们玉琼派的厉害了吧!”

左边砸一下,右边砸一下,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到了最后阿莲哪里还有一丝女人样子,脸肿着跟个西瓜一样!

“哼,今天看在韩大仙师的面子上,我就饶过你,别让我碰见,否则我必杀你!”王小天最终没有取了她的小命。

毕竟这里是韩大仙师的地盘,在这里

文学

不好杀人!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王小天一脚踹在了阿联的肚子上。

这一脚直接让阿莲脸色发白,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王小天:“你……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你好狠……”

废人修为,在阿莲看来,可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多谢王师兄出手相助!”玉琼派弟子看见自己的师兄把阿莲打趴在地上之后,心里无比暗爽。

“举手之劳罢了,各位师弟来日方长,我就先进去了。”王小天抱拳说道。

他踏上了河水,一步一步地朝着前方走去,果然和传闻的一样,自己每往前跨上一步,脚下的吸力就会增加一分,不过这点吸力怎么可能难得住王小天。

很快的,王小天就在众人注视的情况之下来到了河对面。

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之中,王小天朝着前方走去。

虽然王小天很想帮助他们过来,但是韩大仙师老早就已经立下了规矩,必须靠自己走进去,就算是王小天,也不好打破这个规矩!

还没有多走几步,王小天就被一人给叫住了:“王小天没有想到是你,真是太好了,我真找你呢?”

一个长着斗鸡眼的男子正站在王小天的面前,一脸冷笑的朝着王小天说道:“王小天,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王小天掏了掏耳朵,把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嘴巴边上吹了吹:“好狗不挡路,希望你是一只好狗!”

从对方说话的态度,王小天就判断出来了这个人一定是来找事的,既然是来找事的,那就没有必要和他客气了。

“我就是明镜门的欧阳天,欧阳修的哥哥!”欧阳天阴恻恻地说道:“你可还记着被你杀死的欧阳修吗?”

“一点印象都没有,杀一个阿毛死狗还记着名字,那么我的脑子早就储蓄满了。”王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