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在你身体里的男人是谁、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2021年2月7日
yin乱大合集,小雪又嫩又紧的
2021年2月7日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有功夫傍身的肖羽楼,哪怕功夫不如亲爹,不如家里的弟弟妹妹,可那也是自小打磨的筋骨,更是被自家妹妹偷偷用宝贝改良液改良过的人。

面前丁五六小小声的呢喃,肖羽楼哪里能听不到?

等他听清楚丁五六下意识的呢喃后,肖羽楼整个人都激动了。

伸手就拽住丁五六正在小心擦拭着长生碑的手,肖羽楼紧张的失态追问。

“这位大哥,你嘴里的小恩人是不是一个叫肖雨栖的小姑娘,大概这么高,长的……”。

一连寻找了这么久的时间,终于叫自己碰到了个冒着活气的,还很可能见过,并且与自家妹子同行过的人。

哪怕不可置信,哪怕很可能是假消息,哪怕此肖雨栖非彼肖雨栖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肖羽楼也不愿意放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忙神情激动的拉着丁五六,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自家妹妹的身高,嘴里急切的形容着自家妹子的长相,一脸期待的望着丁五六,期盼的试图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自己急切盼望的好消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丁五六听了肖羽楼的描述,也跟着神情激动了起来。

丁五六跟见到了亲人般的,一手搂紧长生碑,一手死死的反手抓住肖羽楼的手,嘴里不可置信道。

“恩人您怎么知道?您怎么知道我家小栖恩人的长相的?莫不成,您是我家小栖恩人的什么人?”。

肖羽楼眼中迸发出惊喜,心情同样激动:“我是她哥,我是她大哥!”。

“大哥?”,丁五六喃喃,脑子里迅速回想着,记忆唰的一下展开,迅速地飞跃到了多年前,自己还在驿站当小可怜的学徒时,初初遇到小恩人的时候。

犹记得,那时候驿站里来了一队人马,入住了驿站中,只有下等的流放人员才会被安排去睡的破落地方,回忆起了小恩人年幼时小大人的模样,同样的丁五六也回忆起了,自己去给小恩人送包袱送行时,看到过的小恩人的亲人。

天!难怪的他先前就觉得,眼前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长的眼熟,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呀!

想他丁五六,贱命不值一丁点钱,打一开始是被小小年纪的恩人帮,再到后来再被恩人几次三番的救,再再到眼下被恩人的哥哥救。

他丁五六这条命,他老丁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命,可都是人恩人一家子给生生救下来的呀!

恩情太重,他何以为报?

这一刻,丁五六老泪纵横,嘴里哽咽着,弄丢了恩人心虚愧疚的他,吧唧一声跪下,眼泪哗哗的朝着肖羽楼就磕头,嘴里自责忏悔着。

“是恩人大哥呀,是恩人大哥呀!小的不才,是当初您流放路上,在驿站里得小栖恩人送金救命的丁五六呀!”。

肖羽楼也当场傻了眼。

不可信的他,惊愣的连丁五六连连磕头跪拜都来不及去扶。

实在是丁五六嘴里这通嚎哭,还有嘴里喊出来的话,让肖羽楼也有些措不及防。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

孩子们的过家家:

封果儿和封宝贝玩起了过家家,自从封果儿生下来之后,为了防止孩子们老婆老公的瞎叫,封腾一直和杉杉叫:“夫人。”

可是,还是没有防止孩子们乱学,这天,封宝贝说:“妹妹,你知道夫人在哪吗?”

“夫人,在这。”封果儿指着一个娃娃说道。

“妹妹,我告诉你,妈妈就是夫人。”

“为什么?”

“不知道,爸爸总是这样叫。”

“那妈妈怎么叫爸爸呢?”

“嗯…….”封宝贝不知道。

杉杉的担心:

在杉杉和封腾结婚一周的时候,一日杉杉醒来,看到封腾不在身边,急得差点哭出来。

封腾从别的房间出来,看到杉杉着急的样子。

“薛杉杉,怎么了?”

“封腾,我,我梦见这一切都是假的。”

“什么是假的?”

“我觉得和你结婚,好不真实。”

封腾坐在床上,抱住杉杉。

“这怀抱,真实吗?”

“嗯。”

封腾轻挑杉杉的鼻子“小傻瓜,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封腾要宠杉杉一生一世,直到永远,是她让他知道了什么是单纯,什么是纯净,什么是爱情。@@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所以,他是顾安吗?

他若是顾安?

那侯爷呢?

是生是死?

外界传言侯爷是死了,可陈青有着一种直觉,他不应该会死。

但从家政口中得知,顾安自幼被先皇送到侯爷身边,培养感情俩人从小长大,明面上看似对侯爷十分忠心,可他暗地里却对顾家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仇恨。

若不是顾安自己暴露出来马脚引起众人怀疑,大家根本就不会发现顾安就是那个叛徒。

陈青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想要问清楚,她的目光在周围转来转去,都没有找到顾安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监督犯人砍头的官员站起身来喊道:“午时已到,施……”

“刀下留人!”

“刀下留人!”

在很紧张喊冤枉的气氛下,悦耳熟悉的喊声从远方传来。

陈青转身瞧着那远处骑着汗血宝马前来的崔杨,手捧着黄色圣旨,不断喊着刀下留人这四个字。

这一瞬间,陈青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成功了。

明明知道不会出事情,可还是会忍不住担忧,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毕竟,‘大陈芯楠’说过,当她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就已经成为了这世间的变数,本该活着的人已死去,本该死去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她话只说到一半,但大概内容陈青还是能够猜测出来;所以,陈青很担心那种意外会发生。

陛下圣旨到来,顾家所有人都被免除死罪,但终生不可进京,三代不可干涉官场,若无指令不可离开顾家村。

因为之前燕王弄好了一切,只要稍微整理一下便可坐船离开。

但没有想到,陈芯楠倒了,昏迷不醒,额头非常烫,似乎是得了寒流。

让一群人都惊慌失措,不知怎么办。

边上有着太监在监视,不可留在京城,没办法只能去请来大夫,到船上去看。

刚上船没有多久,没有等来大夫,反而是等来了三夫人的娘家。

此行前来,不是送行。

是想要三公子顾墨林写一份休书,让三夫人回娘家。

陈青虽然人未在场上,但拥有异能的她能够听到那边所发出来的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三夫人自己主动开口提出来,表示不愿意合离,想要跟顾墨林一起同甘共苦。

来接三夫人回去的娘家人,是三夫人的兄长,名叫康岩睿,他语气十分沉重苦心开口出:“你要跟他同甘共苦,可想过爹娘。”

“我……”

这一句话让三夫人不知所措,但她沉默了许久,整个人十分严肃道:“爹娘,岂不是在第一时间就放弃我了吗?”

听到三夫人这样讲,陈青摇摇头看着得风寒昏迷不醒的陈芯楠。

她看着呼吸越来越弱的陈芯楠,心里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陈芯楠的最后一场劫难是不是来了。

文学

算算日子,三十年的时间似乎是快要到了。

‘大陈芯楠’说过,此次这三十年的寿命是属于陈夫人的,陈夫人也便是陈芯楠的亲生母亲,从别人眼中陈夫人的死是生下陈芯楠落下病根,随后在是难产生下公子,从而病上加重,没过一年的时间就死去。

但陈青十分清楚,她之所以死是跟‘大陈芯楠’做了交易,把寿命交给了陈芯楠,选择让陈芯楠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