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禁忌的爱
2021年2月6日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性奴学校
2021年2月6日

高H辣肉办公室,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一章

谢时离开没多久后就有穿着酒店制服的人给郁瑶送来了米其林餐厅大厨亲手做的晚餐。

郁瑶当然不会让他们进门,那些人无奈,最终只能悻悻离开。

郁瑶正百无聊赖,就听到手机震动了下,拿出来,才看到是邢煜。

邢煜:请问郁小姐什么时候能把衣服还给我,这几天降温了,我需要外衣御寒,麻烦了。

郁瑶先是一愣,然后就气笑了。

几百平的别墅,劳斯莱斯幻影……然后就只有一件衣服穿?

还降温?需要衣服御寒……简直了。

可说到底,人家毕竟帮了她,衣服也的确是人家的,看起来还贵贵的,因此,哪怕那个人好感度满值,没什么打交道的必要,郁瑶还是决定第二天把衣服给他送过去。

第二天是周天,郁瑶睡到快中午,起来打扫卫生,做饭……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快到下午了。

她拎着衣服直接打车到了邢煜给她的地址,等到了后就发现,居然是原剧情中叶宁儿打工的那家酒吧。

原女主工作的,自然是个很大也有名气的酒吧。

郁瑶啧了声,给邢煜发了信息说她到了,然后就是迈步朝里面走去。

可她刚进酒吧,就听到苹果出声提示:宿主,叶宁儿也在这里。

郁瑶一愣。

苹果犹豫一瞬后缓缓开口:宿主,现在攻略基本都要完成了,如果主剧情线能保证基本完成的话,我们这个世界的任务可能能拿到S级。

郁瑶一愣:S级?比A级还高?以前没听你说。

苹果无奈:以前不是距离我们太遥远了嘛……

郁瑶想起那几个评分D和E的世界,干咳一声悻悻转移话

文学

题:现在的剧情是不是该到我给叶宁儿下药,然后被反杀了?

苹果嗯了声:,而且这个过程不用太复杂,你试图给她下药,有这个行为就可以了,

郁瑶:……听起来不难。

苹果有些紧张:宿主,你要做吗?

郁瑶沉默一瞬,随即摇摇头

文学

:算了,满分不满分的没什么要紧,懒得费神了。

苹果顿时松了口气。

它还担心宿主会毫无心理负担的选择给叶宁儿下药……看来是它多虑了,宿主还是个善良柔软的小可爱。

可想到郁瑶的病,苹果顿时又有些难受起来……

宿主好可怜,呜呜!

郁瑶坐到吧台前,调酒师看了她一眼,眉头微蹙:“小妹妹,成年了?”

郁瑶勾唇:“原来我长得这么年轻?这是小费……麻烦帮我调一杯‘初雪’。”

调酒师见她神态老道,只当是她面嫩,道谢收了小费后转身调酒。

片刻后,叶宁儿从不远处走来。

几乎是瞬间,叶宁儿就看到了坐在那里“借酒浇愁”的郁瑶,她先是一愣,紧接着眼底便是涌出浓浓的幸灾乐祸和恶意。

郁瑶现在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可是,这就够了吗?

都是因为郁瑶,她失去了原本唾手可得的一切,连她妈妈的工作都还没能争取回来,她还没想好要怎么报复,老天就把郁瑶送到自己面前来,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

叶宁儿冷冷收回视线,转身往酒吧侧门那里走去……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高H辣肉办公室 第三章

云图诸天。

传送大阵处。

周遭,时有巡界者走过,警惕地扫视着一切。

连同过往这片诸天的生灵,凡所戴面具者,身份不详者,大多行色匆匆,只因周遭总投来怀疑以及审视的目光。

萧逸眯了眯眼,紧了紧身上宽大的黑袍。

三盟的通缉令,任何一张,都足以掀起诸天万界的轩然大波。

“大人。”独眼扫视了眼周遭,低语一声。

萧逸淡漠一笑,“不必理会。”

单凭这些阿猫阿狗,想找到他萧逸?笑话罢了。

虽然大概能猜到炎龙盟发这张通缉令,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通缉,但萧逸心头还是一阵冰冷。

最后附加的那份条件,‘只许活捉’,更是让他感到一阵刺目。

如此‘愚蠢’的办法,他绝不相信会是萧晨枫想出来的。

但,通缉令只有总盟主才能下发,也就是说,拍板的会是萧晨枫,起码萧晨枫是点了头的。

虽然不知晓萧晨枫为何会‘昏了头’才会拍板这个办法。

但,事,归事,确实如此。

“你先回炎趾界。”萧逸看向独眼光头,吩咐一声。

“我自己回天龙要塞即可。”

独眼光头这一次,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就此走入传送大阵,而后离去。

或许,他已然看到了萧逸那冷漠的眼眸。

或许,他也已然猜到了萧逸心头所想。

哗…

半晌,萧逸也一并走传送大阵而离,只不过,目的地不是炎趾界,而是天龙要塞。

天龙要塞,作为炎龙盟最大的主战场,其内传送大阵不与别的任何外界传送大阵相连,只与炎龙盟内的地盘范围中的传送大阵相连。

所以,萧逸还是要周转几次传送大阵。

当然,也只是多数十个呼吸时间的事罢了。

……

天龙要塞。

传送大阵处。

几乎是萧逸现身一瞬,周遭要塞精锐,看守大阵的炎龙盟强者,已纷纷将目光投来。

目光中,有所疑惑,有所不善,有所忌惮,也有惊讶。

呼…

萧逸大手一扬,脱下了黑袍。

嘭…

火焰瞬凝,黑袍转瞬间焚作了虚无。

“是易霄。”

“真的是易霄。”

“这家伙回来了。”

“……”

不知何时起,这些个要塞精锐,连‘统领’二字都省去了。

众人所见,那火光一闪而过,但却为何,那双眸子,似乎冰冷得连火焰的炙热都被悉数掩盖了。

踏…

萧逸的脚步就此迈出,没有理会周遭的武者,没有理会这些目光。

萧逸身影所过,沿途,一个个要塞武者纷纷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他们眼中,不是恭谨,而是…厌恶以及几分畏惧。

萧逸仍旧未有理会。

一步步走着,不缓不急,却是眼眸一步比一步冰冷。

渐渐走着,走到了要塞城墙上。

城墙,很高。

萧逸眺目望着,那望到偌大个战场的荒凉,那数之不尽的斑驳。

能望到那遥远之外对峙的寒渊要塞。

他来这天龙要塞,只寥寥几次。

但真正意义上在此参加过的战斗,却是没有。

若说有的话,也就初来时参加的那次寒潮盛事。

这一次,他不禁心头想,他来这座要塞,站到这城墙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因为那张通缉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