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很黄爽文|乱亲生子小说
2021年2月6日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2021年2月6日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翁熄系列36章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一章

紧步兵松炮兵稀稀拉拉装甲兵,这也不知道谁整出来的。

还有鬼话连篇话务兵,游山玩水侦察兵。

嘿丘嘿丘工程兵,要说最有意思的一句是,背黑锅戴绿帽看别人打炮,留个悬念,猜猜这是什么兵。

防火防盗防大锤,这些趣事,都是以后的故事。

今天我们也高强不到哪里去。

我们在炮阵地上进行实弹射击。

这个实弹射击可不是简单的打出去就好了。

每个单位都会进行讲评,总结。

文学

为我们单位射击成绩明显优异啊,全部命中。

而且弹着点相当集中。

所以喽,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最美好的待遇。

试弹!

测验炮弹的性能。

怎么测?

这个问题,不需要进行解释。

每年都会有各种武器研究出来,但是现代的社会很安逸,战争的那种事情,都比较少了。所以就会有库存。

但是那些放的时间长了的炮弹,就要检测一下,它的性能,是否还具有存在的价值。

而这项任务,我们有幸参与了。

那些实弹打的不怎么样的单位,都回去了。

而我们留了下来。

而这也是我接下来会遇到大场面的开始。

在方向盘里看到,整个山头基本都是光秃秃的,一个巨大的白色十字依然躺在山腰上。

但是就是光秃秃的山头竟然也冒烟了。。。

“停止射击。”

“所有单位,立即组织人员进行灭火。”

从未听说过,当兵还有谁遇到这样的情况。

在方向盘里,看到的也就是一点点的小飞烟,至于让所有单位进行灭火吗?

先不管这些了,说实在的,我也想去看看,被我们倾泻了这么多弹药,那个山头到底怎么样了。

积极的我,真是越努力越幸运,心想事成,当你全力以赴的努力的时候,这个世界总是会照顾你的意志。

所以我就有这个机会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简单的一个命令,我就带上简单

文学

的东西,就开始奔赴灭火的战场了。

现在想想真的太天真了。

我带着一把锹,左右挥动,感觉用的挺顺手。

还自恋的说着:“漂亮!”

“就它了。”

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我要面对的是最起码五公里的奔袭啊。

从这个山头,绕过一座山,奔向另外一座山。

望山跑死马,真的是这样。

看着在眼前,可是要想到达那个地方,着实让我惊讶了。

等我跑到那里的时候,大火已经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单位干的事。

炮弹干翻山了。

我们炮阵地在山的南边,向南边打另外一座山的北面。

为了防止有明火的发生,这座山的北面都被清理的寸草不生了。

但是山的南面还是郁郁葱葱的。

也就不知道哪个单位打的燃烧弹,打偏了,打到了山的南边。

这不,整个山头都在烧着。。。

没什么好看的。

上吧,灭火啊。

这火,真不小。

不能说很大,因为在以后,我遇到了比这个更大的火。

但是现在遇到的这个真的不小。

燃烧的,不是劈材,不是枯草。

而是整棵整棵的树木。

也不对,是整片整片的林木。

人在这里是那么的微小。

无从下手啊。。。

“都往后退,都往后退。”

这个时候,灭火固然重要,但是比灭火更重要的是生命啊。

参谋长立即发话了。这个参谋长我认识。房参谋长立即做出决定。

“没用了,灭不掉了,让他烧吧。”

真是可惜,这么好的木材。

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是我依然感觉可惜。

就这么烧着,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们几个从那边开始灭火,先吧这些火隔离开来。”

“一定要注意安全,看着脚下,看着头顶,别被这个伤着了,就笑话了。”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二章

到了中午,李渊前来府上拜访。

李世民昨夜小闹了一场黄府,最终也算是心想事成。黄明远同意了他前往辽东,但这么大的事情,他自己说了也不全算,无论如何也得跟家里商量一番。

李世民回府之后,便跟李渊说起了自己要跟着老师从军辽东的事情。

若是旁的时候,李世民敢这么自作主张,李渊能用鞭子抽不死他。可现在李渊诸事缠身,自顾不暇,闻听次子要去辽东,心中大喜,便赶紧前来黄明远府上感谢。

这两年因为李世民与黄明远的关系,双方走得还算近。黄明远也从没有因为对方是历史上的唐高祖就想着提前杀了对方。黄明远很清楚自己的敌人不是一个单一的李渊,而是整个关陇世家,而李渊不过是关陇世家推出的一个代表而已,今日即使杀了李渊,未来也会有张渊、王渊,总得跟对方决战一场。

当然李渊本人更不知道自己可能创造的显赫,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惊弓之鸟。

自郕公李浑被杀之后,李渊便陷入了恐慌与惊惧之中。李浑阖族被杀,这几乎破坏了游戏规则,将关陇世家们逼上了绝路。

尤其是李渊听说方士安伽陀向天子请求,尽诛天下李氏者,他几乎都要吓懵了。杀尽姓李的人不可能,但杀尽关陇世家里的李家大族,那是绝对有可能的。

现在天子盯着关陇世家里姓李的,李渊几乎是缩着身子,想把自己塞到角角缝缝里,以防天子注意到他。可他这个表弟却总是盯着他,时不时地便将他拉出来,敲打一番。现在听到天子召见,李渊几乎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去年元弘嗣在弘化郡生乱,不知为何,天子命李渊为将,前往讨伐。李渊接到天子诏命,不敢懈怠,赶紧屁颠屁颠地往弘化郡去。

元弘嗣有反心,但让杨玄感、李密给坑了,根本没做好造反的准备。而且元弘嗣为人待下苛责,手段毒辣,部下无有不对其怨言者。当年做幽州总管时,他每次审讯囚犯,都要用醋灌入囚犯鼻中,或者摧残其下身;后又在东莱负责打造战船时,使丁役们昼夜站立于水中劳作,劳工们“自腰以下,无不生蛆”,死者无数。

所以等到朝廷的讨伐大军到达,元弘嗣麾下根本不愿为元弘嗣效命,直接一哄而散。李渊一战而克弘化郡城,俘杀了元弘嗣。

李渊乐哉乐哉地返回京城,本以为能够加官进爵,谁曾想正好遇到东都谶言“李氏当为天子”风靡之时。

当时春风得意的李渊听到这些谶言,都快吓傻了,忙称病不出,企图躲过这次风波。

但李渊想躲,杨广却没有忘了自己这个好表兄。

有一次宫廷宴会,杨广没有看到李渊,便问自己的妃子,李渊的外甥女王氏(李渊之妹唐同安公主与王裕之女)道:“你的舅舅怎么迟迟不来?”

王氏便推脱是李渊病了。

杨广便有些不高兴地问道:“既然不能来赴宴,那是病得要死了吗?”

李渊知道以后,日益恐惧,因此无节制地饮酒、收受贿络自污以自保。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三章

见友可里面露疑惑,奈田永接着解释道:“你不用怀疑,我自然是诚意十足,你若能在我手下做事,倒是不愁吃穿,而且比你当混混头目要风光体面的多,除此之外,我每个月额外多给你加五两白银如何?”

不得不说,奈田永提出的条件确实十分诱人,之前友可里心中还有疑虑,但想到自己也不是怕事的主,心中听了自然心动。

“你确定你敢用我?告诉你,我的脾气可不好,而且毛病也不少,像你们这些富贵人家,我友可里从来没想过要高攀,更加不会因为你们的一些什么狗屁规矩而委曲求全,我自有我的做事风格。”

“这要是换做旁人,一早便高兴的手舞足蹈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没有让我失望。”

对于奈田永的话,友可里有些捉摸不透,面前这个人总觉得深藏不露,让他隐隐有种不安,与其说是不安,倒不如是一种敬畏,从昨日的事情便能看出,他不是一般人。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况且我友可里也不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提前告诉你,我并非什么好人,如果你现在后悔,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按照昨日我们的约定,你赔我银子我便离去。”

奈田永神秘一笑,随后用手敲了敲桌子上一沓子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不瞒你说,关于你的情况我早已调查的一清二楚了,你是古月军中武士,只因犯了军法,被驱逐出军中,来北安讨生活。

我刚才也说过了,我很欣赏你,在我眼里,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我想要你在我手下做事。”

“你派人暗中调查我?”友可里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对奈田永不计前嫌,慧眼识珠的气魄所折服。

“不能说是调查,只是对你有兴趣而已,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感兴趣的人,做点功课也是自然。”

谈话间,友可里被奈田永温文儒雅的谈吐气质所吸引,再加上昨日刀抵在胸口丝毫不乱的胆量,还有今日不计前嫌的气量胸襟,让他深深为之钦佩。

“好,我答应你,我友可里从今日起便是你的人,只为你奈田永一人做事。”

“哈哈,好,走,现在咱们就一同出门。”

“杀谁?”

听到友可里的话,奈田永不由愣了一下,旋即大笑起来。

这种脑子里都是肌肉的愣货,才是最好的刀枪,奈田永对友可里这股子楞劲,很满意。

“这次不是杀人,失去看热闹。”

“那有什么意思,你带着马夫就行了。”

“若是事有变化,免不了是要杀人的,可一旦要杀人,杀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好,我跟你去!”友可里兴奋的说道,此时他双眼之中,满是对杀戮的渴望,而这,再次增加了他在奈田永心中的印象分。

处处被动的奈田永,正需要这么一个杀星,帮他镇住场面。

之前叶天插手哗变,已经让真木泉心生不满,可今天,菜贩的话,更是点燃了真木泉身上的导火索。

作为一个泥塑天子,真木泉唯一能和伊织抗衡的,就是皇室正统血脉和民望。

可如今,他在百姓中的声望一落千丈,引以为傲皇室血统被百姓嗤之以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