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h文书包网
2021年2月5日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2021年2月5日

年轻的馊子8,教师白洁41一80章

年轻的馊子8 第一章

“皇帝对我顾忌更深了。”完颜亨说罢,长长吐了口气,有种英雄无奈之感,“皇帝偷偷进山打猎,没有让我随行,显然是对我有戒备了。”

“皇帝要自己进山?山中情况复杂多变,若是不带上阁主,有危险怎么办?”叶飞天一听,急切道。

“想来事情也不大,毕竟在上京城附近,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再说陛下也是先天之境,不会有事的。”

“也是,金国土地,没人敢乱来的,即便是阁主不去,有这天下第一的名号镇着,也没人敢怎样。”

“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完颜亨嘱咐道。

“知道了,阁主。”几人异口同声。

叶飞天自然知道完颜亨嘱咐是为了让更少的人知道这件事,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完颜亨走在前方,叶飞天等人跟着,没有人注意到叶飞天神色有些微妙。

……

晚间,一块石头带着一张纸条被扔进药王店铺,一道如同魅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这个声音自然惊动了金缺几人。

金缺捡起来,看了看纸条,立刻用炁息震碎成灰,再也无从寻起。

“怎么了?叶飞天有新的消息了?”孤夜显得有些激动。

“嗯。”金缺点了点头。

壮汉一听,不禁正襟危坐,“什么消息?”

“金国皇帝要独自进山打猎,完颜亨不会随行。”金缺严肃道。

“好机会,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么一个机会。”孤夜激动的差点喊出来,这么长时间窝在上京,滋味自然不好受,如今机会来了,只要杀了皇帝,金国必定大乱。

“确实是好机会。”千龙附和。

唯独金缺犹豫不定,在考虑什么。

“但是我心里有些不安,虽然我相信叶飞天传来的消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不安。”

“金老,不是我说,人越老,反而越瞻前顾后,反而错过了大好机会,我们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一个机会。”孤夜有些不满道。

金缺并没有说什么,看向千龙。

千龙道:“我相信叶飞天。”

意思明显无疑。

这是同意孤夜所说。

金缺自嘲道:“或许吧,或许真的是老了,做任何事情想的太多,想的太多就让自己畏首畏尾,但是这件事还要细细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这才是我认识的金老,在大是大非上,分的很清楚。”孤夜邪邪一笑。

“行了,这些天你们两个都好好准备准备,这次行动危险,很有可能都要交代了。”金老道。

“自从来了这里,便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千龙郑重道,“能够死前做些有意义的事情,那也是死得其所。”

“想不到,你还能说的这么有道理的话,看来你这脑子也不都是肌肉。”孤夜带着嘲讽意味,看着千龙。

“哼~”得到的只是千龙的一声冷哼。

“好了,你们两个这种时候还有心思玩笑。”金缺无奈地摇着头。

“不是都说,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孤夜玩笑似的说道。

“什么道理,从哪儿听来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嬉皮笑脸,没有一点紧张感。”金缺话语中带着责备的意味。

“桀桀桀~金老,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想当初金国不过是北方一处蛮夷,在宋人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可言,可如今呢?处处被金国打压,宋人只好委曲求全,这种局面是什么造成的呢?”孤夜难得的正经起来,让其余二人还有些不适应。

“我看啊,就是因为宋人缺少了一股狠劲儿,金人是游牧民族,天生喜欢战斗,宋人对于弱小的人,眼高于顶,所以败了,败了之后,就怕了,一怕就怂了。怯弱让宋人变成了今天这个局面,要每年朝金国进贡才能避免战争,金老,你说可笑不可笑,堂堂宋国变成挨打的对象,可怜,又可悲,更可恨。”

孤夜一番话,让二人没了言语,他们没想到平日里看着一点不关心世事的孤夜,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你说的没错,每每想起,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金老仿佛一位沧桑老者,面对岁月的那种无奈。

“你说的好,宋人需要一股狠劲儿。”千龙目光炯炯,黑夜中如同一盏灯笼。

孤夜,平日里散漫,看似不正经,对任何事情都不上心。

千龙,沉默寡言,让人觉得呆板木讷。

金缺,一副阴沉模样,好像时刻在想事情。

三个性格各异的人,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心里都装着宋国。

正因如此,各不相同的三人才能够在这里一起工作。

家国大事,不只是说说而已,在三人肩上的,是一份沉甸甸的担子!

……上京城,暗流涌动。

完颜亮准备了几天,选了个好日子,从宫内悄无声息的带着一小队人马从偏门出行。

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

千骑

文学

山。

山里妖兽众多,距离上京不远,此地乃是皇家猎场,山内先天之境的妖兽几乎绝迹,大部分都是后天境的妖兽。

这里算是皇家得天独厚的打猎场。

由于金人本就是游牧民族,对于打猎自然是喜欢,甚至是必备技能,所以常有金人高官打猎。

而千骑山便是只有皇室才可以进入的打猎区。

……

护国公府上,赵峰每天练习的除了《大天宏宇棍法》之外,还有完颜亨传授给他的后天极品身法《纵云梯》。

修行之时,有时完颜灵会来看着,一直看到赵峰修行结束。

而完颜亨这些天也是深居简出,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叶飞天照旧指点赵峰修行,虽然赵峰不喜欢此人,但是经过这些天,也不那么强烈的讨厌了。

这天,是完颜亮准备打猎之日,完颜亨坐在一处屋内,目光看向远方,好像能够透过房间看到更远的地方。

“时间到了。”

……

千骑山,早间山雾还未散去,山里一片茫茫,山雾缭绕,道路不便。

此时山内的某处不起眼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人影窜动。

……

“陛下,我们还是等山雾散去一些,再进入也不迟。”一个侍从说道。

这队人马只有十来人,都穿着锦衣铠甲,手持利刃。

这个上前嘱咐完颜亮的人,显然是这一对人马的领队,十来人实力都是精挑细选出来,虽不是先天,可是在后天之境中也是难得的好手。

年轻的馊子8 第二章

作为一个能够一击灭杀数万人的无上强者,区区几千人的规模,甚至都比不上他的一根手指。

奥森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用,他只是脑子里随便一想,一条巨大的“运兵船”就被轻松碾成肉渣。

这仅仅只是开始,随着“运兵船”的阵亡,其他的齐塔瑞人开始怒吼着发起冲锋,他们都是灭霸的死忠,灭霸的死亡对他们的冲击是巨大的,为了给灭霸报仇,他们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即便这毫无意义。

然后,新一轮的屠杀开始了。

奥森什么都不做,他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懒得去做,他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冲上来的齐塔瑞人一个接一个,一群街一群的化作漫天碎肉,然后飘散在宇宙中。

远处那些不准备为灭霸报仇,早已经决定收手的齐塔瑞人们,此时都看傻眼了。他们见识过很多的前者,在灭霸的手底下,他们永远都不会缺少强大的敌人,但这么强大的,他们显然还是第一次见到。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动手的,自己的同族就一个接着一个,在极端的时间内,损失了超过数千人,这样的损伤速度,显然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而这其中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对方,仅仅只有一个人。

当最后一个灭霸的死忠也死在奥森手啊的时候,时间才过去

文学

了三分钟,三分钟的时间杀死几千人,如果是奥赛之前的实力,他是根本做不到的,杀死几千人没问题,但三分钟的时间也太短了,但现在的奥森,尤其是这个世界内的奥赛呢,他就是堪比创世神的存在,他甚至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只要他认定这些敢于攻击他的家伙是在违背宇宙的规则——实际上还真是如此——他就可以一言定生死。

这些敢于对他出手的齐塔瑞人就是这么死的,他认定这些人该死,这些人就绝对活不下来,当然他并非无敌。任何一个实力接近他的人,都不会那么容易,但对于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他的能力简直就是为此而生的,人海战术在他面前。将会毫无价值,只有绝对的高手,才能对他造成威胁。

不过这种威胁也是非常轻微的,最多是不那么容易被杀死,这个宇宙目前能够和他正面交战的,却对不超过一百人。而能够在他手下安全逃离的,不超过十个人。至于说能够击败他的,那是一个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轻言击败的了。甚至不要说击败,能够从他手中活下去。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空间、时间、灵魂、力量、现实、心灵,这六种力量在自我的配合下,完全契合奥森,奥森就是新的创世神灵,他在神灵这个圈子里,都是最强的那一部分,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就算是宇宙毁灭,他都不一定会出事。只要他继续钻研这些力量,有朝一日将自身也转换成相关力量之后。他就会成为真正的最强,成为这个宇宙最无敌的存在——没有之一。

而相同的,比如说创世五神灵中除了行星吞噬者以外的四个人,他们各自代表了各自的力量。他们甚至都不存在真实的躯体,但他们的存在,却不容置疑。

奥森现在就差这么半步了,虽然相互之间并没有实力差距,但他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就能成为宇宙最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最强”的后面还要加一个“之一”。

……

轻松解决了敢于反抗的齐塔瑞人之后,剩余那些不准备反抗他的齐塔瑞人,他信守承诺的放他们离开。

以他现在的角度,这些普通人已经完全无法进入他的视线,就如同人类对待蚂蚁,即便蚂蚁真的咬你一口,你莫非还能恶狠狠的记在心头吗?

不可能,所以对于那些并没有对自己动过手,也没有动手意念的齐塔瑞人,他很大反的放他们离开了。

等这十数万的齐塔瑞人全部通过迁跃离开这片宇宙空间之后,奥森这才抬起头,看向一出虚无的星空。

“来了这么久,不准备出来见见面吗?如果我没猜错,你来这里是应该想要为灭霸报仇的吧,其实要我说这完全没有必要,这种实力的蝼蚁,可配不上你这位‘真神’。”

奥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随着他话音飘落,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道诡异的波纹,波纹中,一直洁白玉手缓缓伸出,随着这只手从虚空中伸出,虚空波纹突然扩张,然后一个曼妙身姿缓缓的出现在奥森面前。

“死亡女神。”

掌控死亡的王者,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神灵,算是灭霸的恋人。

灭霸的突然死亡,惊扰到了这位女神,她跨越无数星空出现在这里,其目的不言而喻。可奥森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意,无他,只因为这个女神的实力,差了他依旧很多。死亡女神,也就是传说中的死神,掌控死亡的力量,论统属的话,应该算是灵魂之石范畴之内的力量,但却只能算是灵魂之石力量的一种体现,就如同马和白马的关系,论力量等级,灵魂之石更在其之上。

年轻的馊子8 第三章

第358章借刀杀人,

上一张的章节号搞错了,但是内容是正确的,不影响阅读,抱歉,,

吱,,,

白珠立刻踩了刹车,然后方向盘一打,就要绕过那辆车,但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辆车的车窗降了下來,露出了一张脸,

“季枫,有沒有兴趣聊两句。.COM”

“嗯,。”

季枫不由微微一怔,心中有些惊讶,怎么是他,

坐在对面车里的不是别人,却是曾经跟季枫打过一次交道,但是却有些不太愉快的国安巨头之一,

张谦,

季枫沒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张谦,而且看样子,这张谦似乎还不是偶然碰到的,而是特意在这里等他,

“张处长。”

季枫微微一笑,道:“这么巧啊。”

张谦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是巧,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

季枫就挑了挑眉头,笑道:“等我,张处长屈尊降贵,这我可担待不起啊,张处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听到季枫那软中带硬的话,张谦眉头不由一皱:“季枫,不要学你叔,是非曲直,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不要什么事情都人云亦云,连话也跟着学。”

“呵。”

季枫咧嘴笑笑,将车窗玻璃完全降了下來,一手搭在车门上,但是人却沒有下车,只是笑道:“沒办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比较崇拜我叔,所以受他的影响很深,一时半会怕是改不了喽。”

张谦忍不住皱眉,但是却沒有再什么,

实际上他也知道,季枫虽然年轻,但却也不是孩子了,事实上,看季枫以往所做的那些事情,也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出來的,

所以季枫有他自己的是非观,对于一些事情也有他自己的判断,

只不过现在看起來,季枫却是更倾向于跟他叔季振平站同一条线上,其实这也不难理解,

所以张谦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而是道:“季枫,这个话題我们暂且不谈,我跟你叔有什么恩怨,这也都跟你沒有关系,今天我來找你,是想跟你谈一些问題。”

“什么问題。”季枫立刻问道,

“你觉得,我们这样话方便吗。”张谦问道,

“……那就去招待所吧。”季枫道,“在这前面不远,就是军区的招待所,有什么问題,我们到那里谈。”

张谦头,同意了季枫的提议,

随后,季枫也不废话,直接升上车窗,道:“白珠,开车去军区招待所。”

白珠微微头,一踩油门,发动机便发出一声咆哮,车子疾驰而去,

她看的出來,季枫似乎很不喜欢这个人,所以她也沒有多问,只是心的戒备着,尽可能的跟张谦拉开距离,以防张谦会做出什么对季枫不利的事情來,

江州军区招待所,听起來似乎不怎么样,但实际上,这招待所却是一座酒店式的建筑,而且里面的装潢建筑一都不比社会上的酒店差,

因为季枫曾经不止一次的來这里找过向永战,为了方便,他便让向永战帮他办了一张证明,实际上白了就是一张会员卡,

现在的军队不比以前,因为国家的重心是朝着经济建设方面倾斜,所以军费方面就不免要受到影响,军队为了创收,也就想办法搞起了副业,这招待所便是其中一项,

当然,在军区旁边还有一个招待所,那才不对外营业的,只接待军人,和这个招待所是不一样的,

季枫拿着会员卡,要了一个包厢,与张谦对面而坐,

“张处长,你屈尊降贵來找我,有什么事情。”沒有任何寒暄,季枫开门见山的问道,

“季枫,这一次你被刺杀了,听你还抓住了一个国安的人。”张谦问道,

季枫心中顿时警惕了起來,道:“沒错,抓住了一个,但还有其他几个也是国安的,只不过被干掉了。”

这种事情瞒不过张谦,他也沒有想隐瞒,

实际上,在见到张谦的那一刻,季枫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这一次遭到袭杀,其中耿少华几人都是国安的,而且看样子他们还都是精英,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一般人可未必能够调动他们,

那么,这一次的事情,会不会跟张谦有关,,

而张谦现在过來找自己,是为了示威,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季枫心念急转,但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张处长想必对这个案子已经有所了解了吧,我想知道,袭击我的人竟然出自国安,不知道张处长有什么看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