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屁股缝里夹姜:翁熄系列36章
2021年2月5日
书包网h文、书包网h文
2021年2月5日

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苏枂是我儿媳妇

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第一章

接着,罗司令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凌团长,这样一来,对你个人来说,困难有点不公平了。

毕竟,早在三年多前,你就已经是独立团的团长了,现在独立团事实上已经扩编为了一个旅,可你还是个团长……”

罗司令的话还没说完,凌寒就是一摆手,说道:“罗司令,我觉得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相比较于个人的职位高低,我更加看重的是山东的抗战局面,能不能有一个大的改观。

而且,即便是大家同为团长,我就不信了,他们几个会不接受我的指挥?

所以,这些都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就好那就好!”

罗司令连声说道:“凌团长,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真的很欣慰。

可惜,我们现在的正式编制有限,无法给你们一个再大一点的番号,只能是先委屈你们了。

不过,你放心,等日后,我会在这方面对你做出补偿的。”

“罗司令,您言重了!”

凌寒说道:“军区的困难,我怎么困难不体谅?

至于说到补偿,有什么好补偿的?

相比于那些,我更愿意多杀几个鬼子,多解决几个正经受鬼子摧残的百姓,多夺回几寸正被鬼子的铁蹄践踏的国土。

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看到侵略者的失败,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也会为了这个心愿,付出我自己的全部,包括生命!”

“好!”

听了凌寒这番慷慨激昂的话,罗司令激动的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说得太好了!

凌团长,我很期待,跟你一起迎来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你放心,对于你们独立团的征战,我们整个山东军区跟山东局,都会百分之百的配合,有什么需求,你到时候只管开口,有条件的我给你办,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我也要给你办。”

接下来,大家就独立团的具体改编方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差不多把整个方案全都确定了下来,时间也已经到了天黑了。

吃过晚饭之后,罗司令单独跟凌寒又交流了一番。

感受到罗司令身上那份独特的人格魅力,凌寒也把自己对于战局的理解,跟罗司令探讨了一番。

对于南部山区进行的经济建设,罗司令也很感兴趣,拉着凌寒好好的交流了一番。

随着交流的逐渐深入,罗司令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越来越欣赏了,不由得拿出根据地发展过程之中遇到的那些困难,开始跟凌寒商讨解决方案。

有着来自于后世的先知先觉,加上跨越时空的思维方式,对于罗司令提出来的这些问题,凌寒往往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入手,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这也让罗司令大为感慨,觉得学到了许多,然后提出自己的见解。

到了后来,两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心里对彼此都是惺惺相惜。

这次的交流,一直到了快半夜了,才在罗夫人林大姐的劝说之下,不得不临时结束了。

怂凌寒回去的时候,罗司令还在跟凌寒说着,等明天找到空闲,两人一定要坐下来,继续今天晚上的交谈。

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第二章

甲午战争后,清廷认识到旧式军队的不可恃,开始了裁汰旧军、编练西式新军的活动。其中,北洋的新建陆军和南洋的自强军在组织编制、干部配备、武器装备、操法训练等方面开始模仿西洋,开了练新军的先河。

1894年底,督办军务处委派广西按察使胡燏棻编练新军,到次年已经募足步、马、炮、工共十营四千七百五十人,号定武军,驻天津马厂训练。定武军中的炮队有正副两营一千人,装备火炮以克虏伯、格鲁森炮为主。这年年底,改由浙江温处道袁世凯接练,驻扎津南小站训练,并改称‘;新建陆军‘;。新建陆军改革了营制,每营编制人数较定武军有较大增加,共编有步、马、炮、工共八营七千三百人,分左右两翼。其中炮队一营,列为左翼,编为左翼炮队第三营,炮队营的统带官为段祺瑞,营分三队:左翼重炮队、右翼快炮队和接应炮队,每队又分三哨。左翼重炮队领官商德全,装备克虏伯七生半(即75mm口径)过山轻炮十八尊;右翼快炮队领官田中玉,装备格鲁森五生七过山快炮二十四尊;接应炮队领官张怀芝,装备格鲁森五生七陆路快炮十八尊。全营官弁兵夫总数高达1651人,配马474匹,炮六十尊[42]。从编制与炮位数上看,相当于西制一个炮兵团,队相当于西制炮兵营。新建陆军的火炮装备主要是甲午战争时委托德员汉纳根设法购入储存于北洋,建军后由袁世凯电禀督办军务处拨与[43]。

1898年底,新建陆军改编为武卫右军,内部组织基本不变,并于次年随袁世凯开赴山东。1900年庚子事变时,因荣禄的武卫中军无炮兵,袁世凯奉召将右军接应炮队与部分步兵组织为步炮混合队七百余人,委张怀芝率领去北京拱卫武卫军大营。在清廷向各国宣战后,武卫后军与神机营、虎神营围攻东交民巷使馆不下,调张怀芝的开花炮队往击。张怀芝得荣禄“横竖只要宫里听得见炮声就是了”的密谕,虽炮声连连,而不伤使馆毫发,避免了更严重的后果。战后全部归建。

1901年底,武卫右军随袁世凯离鲁入直,驻扎京师南苑,成为朝廷拱卫之军。以后由于调拨变化,炮队的装备稍有改变,到改编北洋常备军前夕,有格鲁森五生七陆炮十二尊、格鲁森五生七山炮三十二尊,又增加了克虏伯八升七围城快炮四尊、马克沁八毫米二轻机快炮(即机关枪)八尊[44]。1905年春,在扩建北洋军的运动中,武卫右军被改编成北洋常备军第四镇,即以后的近畿陆军第六镇,炮队营也相应地被改编为炮队第四标(即以后的炮六标),其中左翼重炮队、右翼快炮队和接应马炮队分别改编为炮四标第一、二、三营。

南洋的自强军也是与新建陆军同时编练的一支新式军队,在两江总督张之洞的大力支持下,练成步马炮工十三营共计二千八百六十人,比新建陆军规模要小。其中炮队两营,每营四哨二百人,装备炮六门,相当西制一个炮兵连。自强军的两营炮队中,一营装备克虏伯八生的后膛钢炮六尊,另一营装备英国麦克尔逊七生半后膛钢炮六尊。自强军一直没得到发展,以后转归北洋节制,1905年春与武卫右军合编入北洋常备军第四镇[18]。

少白洁妇白洁线阅读全文 第三章

时间如沙在人们不经意间,悄然流逝。刊载着赵冠帅重整乾坤,扬威东洋的报纸,在风中飞舞,渐渐变黄变脆,最终,化为片片灰烬。

黎明时分的津门,被一阵阵牛胯骨声,以及唱数来宝老人那嘶哑苍凉的嗓音所惊醒。

“轰隆隆,炮声响,北伐来了葛明党……”

黑夜渐渐散去,太阳冉冉升起。

“老百姓,命不强,送走大金来了北洋

今要粮,明要饷,拉咱的儿子上战场

蓝眼珠,高鼻梁,海外的忘八比人强

租界地,好地方,败仗的将军一大筐”

一身衣服依旧满是补丁,两条裤腿一长一短的王傻子,比起数十年前在津门茶馆外卖唱时,除了头变的雪白,背已经佝偻以外,看不出太多变化。嗓音依旧沙哑,嘴唇干裂,但是老人唱的格外带劲,蹒跚着步子,艰难的前行,顽强的让自己数来宝,响彻九河下梢。

红日渐高,阳光明媚,今天注定是一个好天气。

“要说好,穷人党,打跑了6贼得两广

取四川,占松江,天兵天将谁能伤

分土地,免税粮,穷哥们翻身把家当

吴子玉,东北王,碰上穷人也遭殃

丢盔甲,弃刀枪,手下的弟兄全投降”

一声声吟唱,惊醒了人们的美梦,虽然南方的硝烟还不曾飘到津门,但是百姓们却已经感受到名为希望的光芒,离自己不远了。

报童撒腿如飞,在大街上飞跑,高声喊道:“号外号外,赵冠帅通电下野,山东未来将由谈判解决。南北和平有望,号外号外……”

码头上,数艘蒸汽炮舰整装待,大批衣甲鲜明的士兵,维护着秩序,也保护着那堆积如山的箱笼。这些士兵年纪都不大,都还不到二十岁,身体强壮,一身朝气。崭新的天蓝色军

文学

装,在日光下格外醒目。自十年前,共合正式攻略东洋开始,类似的情景见得多了,但是今天,这些士兵却并非为国出征的壮士,而是从此背井离乡的游子。

几个旧北洋军装的中年军人,在士兵的搀扶下走上舷梯,为者看着这些士兵,向身边的男子道:“兄弟,看看老四,练了这么一支青年模范团出来。再看看你,你替我管了半天帐,结果子玉在前线不出军饷,这还怎么赢?”

后者并不服气,“哥,你这可不能说我。山东倒是的出军饷,还有模范军,可又怎么样?不还是下野了?再说,邹秀荣、陈冷荷这几个女财神都反对打内战,咱们又去哪搞钱……”

“别废话了,等咱们到了那边,你就知道青年军厉害了。听说念祖和宝慈,在南美经略好大一片基业,还不是靠青年军打下来了?到了那,跟人家学着点吧。老四就是比咱有心路,从山东大战时,就开始布局,通过简森往海外倒腾钱。到现在说走就走,除了地皮房产带不走,那几屋子古董,那么多金银财宝都换成了洋镑带出去,连家具都没剩下。你看咱们,丢下了那么多家当,比他差远了。”

“现在海外山东移民加上四哥心腹部下有几万人,还和当年长毛遗部联络上,说是要成立什么自制领。背后有花旗人和阿尔比昂人撑腰,这事多半能成,你到那边,还是当总统?”

男子摇头道:“我才不当那玩意呢。这些年当总统,我早受过了,吃多了撑的还接着当那个?我算想明白了,老四是明白人,他看的出来总统不是火炕是火坑,总里也是火坑,所以不但他自己不跳,也不让他的家里人跳。几个总长6续辞职,当逍遥自在王,咱们跟傻子似的往里冲,最后落什么好了?要走,都走不了他那么爽利。这回到了外国,我是安心当自己的富家翁,什么都不管了。天天跟振大爷一块听听京剧,再不就是看看电影,那才是人过的日子,那个孙子才当总统呢。”

一行人边说边上了船,跟在几个男子身后,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忽然回头道:“老四和弟妹都哪去了?怎么还不来?”

“咱先上咱的,他行李少,好上。估计是又让哪个女学生缠住了吧?”

正说话间,忽然码头上一片混乱,却见两个戴鸭舌帽,身穿皮夹克下着紧身皮裤的少年,低头猫腰,各踩一个滑板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当下滑板这东西还是稀罕玩意,更何况码头上登船的人里,既有前总统曹仲昆,也有几位下野督军。虽然北伐军现下并没有打过来,可是应有的警戒并不会因此放松。

卫兵立刻提高了警觉,曹仲昆目力了得,哈哈笑道:“都把家伙放好,碰破了她们一点油皮,仔细着脑袋。英慈、剑慈,你们两个淘气包怎么先跑来了,你爸爸妈妈们呢?”

“在后面,爸爸说要和大妈妈看一眼家乡,多留了一会。都是些破房子,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先过来了,干爹看我们棒不棒?”

两个年轻人站住身子,帅气的踢起滑板拿在手里,英气十足。两人年纪都在十七、八岁,相貌几无二样,一看而知,是双胞胎。一般的明眸皓齿,一样的肤白胜雪,相貌之美直若天人,便是第一等的电影明星也万万不及他们。曹仲昆身后,几个子侄看两人的目光都有些呆滞,但是却被自己的母亲在腰上狠掐了一把。

“没用的玩意,光看有什么用,人家看不上你们,你爹提了三次亲都被拒绝,你娘被拒绝的次数就数不清了。就别再给我们找难看了,少看两眼不死人。这两倒霉孩子,死随她们的那个松江妈,矫情。”

时间过了不长,远方一大群人向码头走来。正中身穿风衣头戴礼帽,嘴里叼着一支吕宋雪茄,手持手杖的男子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是举止潇洒,穿戴入时,比起年轻人反倒多了几分沉稳与霸气,让不少看热闹的年轻女子忍不住心驰神往。一些女学生忽然扯开脖子喊道:“冠帅,我们永远爱你!留下吧,别走!”

男子挥

文学

手,朝那些女孩子道别,在他身旁,一左一右的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干咳一声,让赵冠侯挥起的手又落了下来。

两个女子虽然青春已逝,但是依旧保持着端庄的仪态,以及出众的姿容,引人注意。有人已经认出,她们一个是共合最优秀的女作家苏寒芝,另一位则是前金遗臣十格格,完颜毓青。在他们身后,年轻的子女各自拿着行李指着吃瘪得父亲说笑,几个小家伙则围绕在赵冠侯身边,外公爷爷的喊个不停。

赵家长女孝慈一身泰西裙服,端庄中又不失妩媚,俨然一位贵妇人。她为苏寒芝打伞遮阳,又搀扶着大妈妈,提醒她注意脚下。由于年轻时的关系,即使长大成人,已经嫁为人妇,也依旧和苏寒芝亲,与生母毓卿反倒差着一些。

已经出落成一个标准泰西美人的安娜,身着公主裙,俨然名门淑女,在赵冠侯面前引路。虽然她一直想挽着师父的胳膊同行,可惜一左一右都被占了位置,她也就没办法,只好朝那些大喊大叫的女学生瞪过去,小声嘀咕着:如果不是要走,我就把你们都打成猪头,师父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这个看上去端庄大方的铁勒美人,只有跟她打过交道的,才知道铁勒魔女是有何等残忍,又是何等可怕。这几年间,死在她手上的报人学者,难以数计,此时自然也只能随着师父走路。

等到上了船,英慈剑慈忽然踩着滑板从两旁冲出来,一下扑到父亲身边,大笑道:“爸爸,我们刚才要到了三个女服务员的电话,棒不棒啊?我就说过,我们姐妹穿上男装,绝对比老爸更招女孩子喜欢,你看是不是这样?以后啊,哪个女孩子再喜欢上爸爸,我们就去把她骗走,不让你再有机会去招惹新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