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丰满岳乱妇
2021年2月5日
被打屁股缝里夹姜:翁熄系列36章
2021年2月5日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一章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

当宣府大捷,贾蔷奇袭金帐,阵斩博彦汗的消息传至尹家后,尹家太夫人只淡淡笑了笑后,望着堂下坐着的面色涨红的尹褚,问道:“你还有何话说?”

尹褚尴尬的张了张嘴,尹家太夫人却叹息一声,没让他再多说甚么,摆手道:“你下去罢,我乏了。”

尹褚僵硬起身,转身离去。

尹褚走后,孙氏仍在抹泪。

而尹瀚鼻青脸肿的跪在一旁,脸上神情却一扫沮丧,眉飞色舞起来。

今日国子监的监生把贾家骂成了粪坑,把贾蔷骂的更是成了盖世**,最后还牵扯到内眷身上,连尹家都受到牵连。

尹瀚年轻气盛,哪里能忍?

也不多废话,上前抓住一个嘴碎的监生,打落他一口牙。

他自己也被一通群殴,事情闹大了,监生集体要求开除打人凶手,最后国子监只能惊动了尹褚。

尹褚今日本就如坐针毡,周遭同僚都在唾骂贾家。

将侄子尹瀚带回家后,尹褚就到了萱慈堂,再度郑重的请尹家太夫人重新考虑尹家和贾家的亲事。

他这个做法,传出去绝不会有人说尹家落井下石,只会理解赞同,不将尹家女送入火坑。

孙氏不过忍不住辩解了句:“上回就已经查无实证,血书上都是乱写冤枉的,可见未必见真……”

就被勃然大怒的尹褚训斥道“妇人之见”,“撞客中邪”了!

尹褚是真这样认为,这些内宅妇人,不过见贾蔷生的好,权贵高门,又会赚银子哄女人,所以都被迷了眼。

浑然不觉,这将来必是个祸害,会牵连到尹家。

只是他愤怒的将这些话说完,贾蔷奇袭金帐,阵斩可汗的事就传了回来……

尹褚只觉得自己那张脸,快被打出火星子了……

若只会赚些银子,贾蔷的那些胡作非为,便是骄奢淫逸,败坏之风。

可如今阵斩可汗,立下不世功,便是青史之上,也只会留下年少英雄,风流倜傥,多有韵事之说。

等尹褚憋屈离去后,尹家太夫人面色却并不好看。

在世人眼中,贾蔷奇袭金帐,斩可汗立下不世奇功,是件值得乐道之事。

可在关心他的人心里,却是一件鲁莽不知后果的冲动行为。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果真有个闪失,岂是顽笑的?

这个年纪就升国公,也不符合尹家向来藏愚守拙的低调家风。

福祸非知啊……

不过孙氏抹尽泪水,就开始喜滋滋了,去寻尹子瑜,将这个好消息相告。

这可是要封国公的,如今大燕统共就那么三个国公。两个废的,和不存在差不离儿,另一个则快要老死了。

再过二年,贾蔷就是大燕唯一一位国公爷!

有这样一个光彩的姑爷,孙氏岂能不开心?

……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卧病躺在榻上,头上绷着一条帕子,以缓解头痛之苦。

辽西蒙古列七大罪起兵,三条都和贾琏相干,贾政一些旧交将此事传回贾家后,贾母就病倒了。

她是经历过先荣国贾代善时期的,知道这样的罪名是甚么后果。

这是要牵连整个荣国府都要抄家灭门,男死女娼的下场。

一条条坏消息传回家,朝中官员落井下石大骂贾家,士林清流京城名士也纷纷开口唾骂贾家,许多百姓跟着,甚至跑到荣府外看笑话……

一时间,荣府风雨飘摇,好似就要被抄家问罪。

不仅贾母病倒,李纨、凤姐儿亦是纷纷称病。

凤姐儿寻来平儿,泪流不止的叮嘱她,若是荣府果真倒了,她受到了贾琏的牵连,就让平儿收养她的孩子。

李纨则一遍遍的叮嘱贾兰,果真来了官差拿人,让他藏去东府,贾蔷回来会保护他的……

三春姊妹惶恐不安,湘云宝琴垂泪无语。

大祸临头。

这一刻,她们都无比想念贾蔷,期盼他能早日回来……

“如何了?如海怎么说?”

见贾政回来,贾母忙从软榻上撑起身子来,紧张问道。

薛姨妈和贾家姊妹们也都紧张看着。

然而贾政一张脸上,神情却是极为古怪的,一时连口都难开。

贾母和薛姨妈并诸姊妹们见着心惊,颤声问道:“可是……可是坏了事,没法子了?”

好一阵后,贾政方缓缓开口道:“母亲,妹婿不在家。”

贾母:“……”

诸人:“……”

眼见贾母眼中喷火,似要吃人,贾政终于利落了些,道:“不过儿子回来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宣镇红翎信使八百里加急回京报信儿……”

贾母闻言顾不得震怒这憨批儿子,心惊胆战的惊恐道:“宣府出了甚么事?”

总不能城破了罢?

若是宣府再破了,贾蔷也没了,那贾家的天就彻底要塌了!

不止贾母一人如此作想,连姊妹们也纷纷变色,攥紧手里的帕子,恐慌的看着贾政。

小惜春小脸煞白,嘴巴紧抿,大眼睛中泪珠扑簌扑簌的直落。

贾政却仍如做梦一般,迟迟不能张口……

就在这时,却见贾环、贾兰、贾菌叔侄三人一阵风一样冲跑进来,都顾不得规矩礼数见礼,三人小疯子一样嘶声跳脚大喊道: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宣镇大捷!宁侯雪夜袭金帐,阵斩博彦汗!”

“宣镇大捷!宁侯雪夜袭金帐,阵斩博彦汗!”

贾母闻言,一下懵了,过了好一阵,眼泪才滚落,喜泣长呼道:“老天爷保佑啊!!”

贾政此时方跟着落泪道:“母亲安心罢,应该没事了!”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二章

吕宋的屠杀,是残酷的。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但是也是必须的。

因为有的一些民族,是真的真心真心的该死。

至于这个民族这个国家为何该死?谈到菲律宾大家都懂的。

在吕宋岛上,自宋元明清后,这岛上有许许多多的华人,可是到后世的菲律宾时代,也就是二十一世纪后,整个菲律宾只剩下了一百万前后的华人。

呵呵。

这前后数字差别那叫一个大啊。

尤其是当年小日本侵华的时候又有许多的华人迁移到菲律宾了,结果这些人呢?

呵呵。

吕宋岛上的血,持续了一个多月。

大宋帝国还主动给这些在吕宋岛上的华人放武器、弓箭、铠甲等等,让这些岛上的华人一起参与到屠杀菲律宾土著当中来,你若是藏在林子里,直接带林子一起烧。

岛上的这些华人本身是不愿意的,当知晓如果不屠杀这些土著的话,那么这岛上的华人谁若不出力,那就直接抓回大宋当劳役,对此这些岛上迁移而来的华人也不得不加入了这场大屠杀当中。

这场大屠杀不仅将吕宋岛上的土著屠了个一干二净,而且还一路延生到吕宋南边的那些岛屿群中,结果那些藏躲在这些岛屿群中的菲律宾土著也没有幸免于难,尸体纷纷抛入了大海当中,让他们回归大海的怀抱。

这南方战事,到此也算是一个结束了。

其实也不能算结束。

最少在至于更遥远一点的南方,还有好多个国家。

比如后世的马来西亚,后世的印尼猴子,这个时候的马来西亚如今乃是一个室利佛逝国,至于印尼猴子那边,目前还是呈土著的存在。

当然,战争还没结束,不同的是战争的重心核心没有偏向于这边了。

将来肯定是要继续打这边的,不过当今之计,还是先要稳固一下地盘。

毕竟,如今大宋的地盘突然一下扩张到了如此庞大的区域,而其他的治理等等配套设施都还没来得及跟得上。

而且如今大宋国内乃是一片的迁移热潮。

有迁移出去的,也有迁移进来的。

迁移出去的,是因为帝国许诺了大量的土地田产,一些在大宋国内贫困的家庭可以选择迁移出去直接当好地主。

而迁移进来的,则是四周被麒麟军攻伐投降并入大宋的帝国,将他们最少一半多的百姓迁移到的大宋境内,或者更北方,这样一来最大化减少当地人产生矛盾,有利于加强大宋对这些周边区域的掌控。

同时,这也是一种融合。

以这样的方式融合下去的话,不出个十多年的时间,那么这块地区将会稳固的成为大宋帝国真正核心意义的掌控地,当地百姓对大宋帝国也会有归属感。

南边的战事是结束了。

但是北方跟西边的战争还没结束。

西夏虽然投降了,但是在西夏的西边,还有西辽,还有黑汗,还有回鹘,还有回纥。

辽国虽然灭了。

但是却没彻底的灭亡。

因为其领土覆盖范围太大,蒙古人从中间将他们一刀切成了两段,其主要城池人物都在东边,结果最后为金人所灭,而西边的这些辽人,则在这边继续自号大辽。

这黄头回纥的位置乃是在后世的青海一带。

西州回鹘的位置则是在新疆东部。

黑汗则在新疆的偏西部。

而西辽这边则为新疆的北部。

整个丝绸之路全部为这些国家所占领。

不管是处于何种目的,这些个领土必须要收复回来的。

尤其是这黄头回纥跟西州回鹘的这些地盘,这些地方原本就是汉朝的西域都护府,后来被这些少数民族所占。

战争,还在继续。

岳飞率领着麒麟军,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用武力硬生生的将这些国家给征服了。

当岳飞率领着大军返回大宋,凯旋归来的时候。

这回纥、回鹘、黑汗、西辽的这些个族长、或者王什么的也跟着一起回来拜见大宋的天子赵桓。

赵桓又是一场热泪盈盈。

他又一次来到了太庙,哭喊着给大宋的列祖列祖们磕头上香。

自他继位了这个大宋的皇帝以后,大宋帝国简直就是以飞的度在扩大。

从原先的中原一带,再到如今的南至马六甲那边大海,这北到荒无人烟的兵源,这西更是直接杀到了塞尔柱那边去了,如此幅员辽阔的大帝国就这样在他手里一点一点打出来的。

唐?

汉?

秦?

你那一个朝代,那一个帝王能跟他比?

这已经不仅仅是完成了列祖列祖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心愿了,更是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级大帝国。

时间匆匆。

自上一次回纥、回鹘、黑汗、西辽投降如今已经过去了五个月了。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 第三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

文学

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

文学

:“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