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2021年2月4日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年2月5日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一章

他和小厮使了点手段,把照顾兰花的花匠巧妙的支了出去,就进去把花偷了出来。宁沐那时候即便是比薛如琳大几岁也还是个孩子,那花盆不轻,而且就这样端出府去也太明晃晃了。

宁沐说他有办法,指了一个狗洞给如琳,让她先爬出去,这头他再把花从狗洞递过去。小薛如琳虽然不情愿,但想想自己和小姐妹夸下的海口,还是答应了,灰头土脸的钻了过去。

小女孩身子细瘦,钻的时候正好是勉强通过。

等到递花的时候却出了偏差。宁沐预估错误,那花开的茂盛,伸出来的枝枝蔓蔓又娇弱,比钻个人难度可大多了,他也是递进去了才发现并不如想象的简单。

后来的结果就是花都掉光了,叶子也残了不少。薛如琳当即就哭了出来,宁沐笨拙的哄她“哭有什么用?咱们偷偷放回去,师傅也不知道是我们干的,知道了我就承认是我干的,保证不牵连你,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后来父亲果然发怒了,结果是比他们两个年纪再大一点的徐景升站了出来,说是他想拿出去给新认识的学子们作诗用,不小心弄成这样。”

徐景升是父亲最得意的弟子,又是师兄,最后罚他抄写了十篇文章当做惩罚。

回想起旧事趣事,薛如琳不禁露出些微微的笑意。

那时候,一切多美好。

不管怎样,宁沐已经答应了她,依他的性格答应了就肯定去做了。她打算投桃报李,尽量减少二人之间的隔阂,为了以后的日子,为了孩子,她也要学会捡起什么,放下什么。

这场梦,真实性无论有几分,都点醒了她,固执的活在自己的空间里是个天大的错误,也许父亲母亲在另一个世界里借助托梦的形式出现,就是想提醒自己,拼命坚守的执着的不一定是真的,忽略的放弃的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她想,她懂了,他们不为复仇,只是想她过的好而已。

经此一别,他们应该是再也不会出现了。

该起身了,去做点早该做的事。刚要起身,外间就传来宁咚咚找娘的声音。昨晚她吃的多,睡得早,心里又一直惦记着母亲,所以大清早的特别有精神。她要早早的来确认娘有没有变回去。

薛如琳让丫鬟把她抱进来。咚咚一看娘坐在床上,还没下地,几个扭子就从碧竹的身上下来了,蹬蹬蹬几下爬上了床,一个热情的拥抱差点砸死亲娘。

“脱鞋,赶紧脱鞋!”碧竹赶紧上来捉住两只扑腾的小胖腿,两下除掉鞋子,把她放进了被窝,身上还带着外面的露水气。

宁咚咚这下可乐坏了,她还从来没有跟娘一个床呢。

母女两个一个被窝叽咕叽咕了好一会儿,薛如琳拉咚咚起来,她还十分不乐意,硬是要赖着。话说薛如琳的性子就是正常的时候也不是一个慈母,严母的角色更适合她一些。

下了地把衣服鞋子一穿,走到床前也不跟小孩子在那胡搅,时间紧迫。俯身一把抱着挣扎的小肉球,“你要是乖乖的,我今天就让你跟着,你要是不乖,就自己留在床上呆着吧,娘可走啦。”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二章

顾起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拒绝了切夫:“不了。”理由是,“我家这个胆小。。。”

切夫这才注意到宋稚。

“这位是?”

他说:“宋稚。”

只介绍了两个字,剩下的全部留白。

几十双眼睛或有意、或无意地掠过她,带着戏谑,也有诧异。

她是顾起第一个公开介绍过的女人。

两人姿态亲昵。

顾起在她耳边问:“杀过人吗?”

“嗯。”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她腿上,顺着往上,摸到她绑在大腿上的枪套,取出手枪,带着她的手抬起来,握着枪,枪口指向对面的金发男人。

男人立马拍桌:“顾起,你什么意思?”

“砰。”

男人身后的人倒下了。

枪还在宋稚手里,顾起松开手,很自然地放回她腰上,好像刚刚扣着她手指开枪的是别人。

他搂着她,姿态随意:“你初来乍到,不知道红三角的规矩,我教教你。”

金发男人忿然作色,猛得站了起来。

几乎同时,顾起的人全部拔了枪。

男人不敢动了。

谁都知道,红三角是谁

文学

的地盘。

顾起起身,一只手搂着宋稚:“我先失陪了。”他说,“她好像被吓坏了。”

他先离场了。

等从别墅出来,他松开手,把宋稚推远,拿出一块手绢,擦了擦手指。

宋稚毫不客气地回了他一个白眼:“你要杀就杀,借我的手干嘛?”

他擦着手,一根一根地擦:“不是你的手。”他目光从她头上扫到她脚上,“你从头到脚我都买下了。”

第二天,宋稚两个字传遍了维加兰卡。

传闻是这么说的,顾五爷冲冠一怒为红颜,大开杀戒。

宋稚听到传闻之后,才知道顾起为什么会带她去,因为他需要一个剿灭外来势力的理由。

除了给顾起当挡箭牌之外,宋稚还要给他挡桃花。

“你来干嘛?”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粽发绿眸,是顾起的生意伙伴,穆里·克里斯。

他下巴朝左边抬了抬:“喏,带她来的。”

“顾哥哥。”

中文说得很蹩脚。

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白皮肤,金发碧眼,像个洋娃娃。

顾起把西装脱了扔一边,朝楼上喊了声:“宋稚。”

“干嘛?”

宋稚穿着睡衣就下来了。

她、楚未、方提最近都住这。

“顾哥哥,”少女眼神防备地盯着宋稚,“她是谁?”

宋稚还没搞清楚状况,看向顾起。

他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懂了,走过去,挽住他,:“避孕套买了吗?”

“忘了。”

“怀了你养啊?”

顾起接得很自然:“我养。”

少女哭着跑了。

宋稚“娇哼”了声,撩了撩头发上楼,听见两人用英文对话。

“你以前不是说女人麻烦吗?”

“上年纪了。”

“所以?”

顾起面不改色:“有需求。”

宋稚脚步停顿了一下。

她来维加兰卡的第一天就做好准备了,没打算干干净净地回去,甚至,没打算或者回去。

如果顾起要,别说身体,命都要给。

她也确实做到了,把命给他。

她跟着他去过很多地方,救过他,也被他救过,他们并肩作战,他们杀人放火,他们让罂粟花开遍了和浦寨,让鲜血流进了洗粟河。

“帮你杀人?行啊,只要钱给够。”

“怎么样,对得起你付的年薪吧。”

“顾起,后面!”

“顾起,你要的东西给你取回来了。”

“顾起,有诈!”

“顾起,我们赢了。”

“……”

她从来不叫五爷,总是直呼其名。

她去鬼门关走了几次,才彻底取得他的信任,成了他的左膀右臂,花了一年时间,让整个红三角记住了宋稚这个名字。

夏季,迈尔密丛林里有很多蛇,他被追杀,中了三枪,身边只有她在。

那次,他三天没合眼。

她问他:“顾起,你会累吗?”

这个男人好像从来都不会累、不会痛、不会倒下。

“你睡会儿吧,我守着。”

他合上眼,倒在了她身上。

原来这个魔头也是血肉骨头长的,不是铜墙铁壁。

原来,他睡觉的时候,会抱着自己。

原来,他也会说梦话。

他说:宋稚,过来。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第三章

吃过饭,宋子衡就拉着珠珠出门了,开了车,直接朝医院奔去。

路上,宋子衡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珠珠笑了笑道:“你让我说什么?到医院就知道了。”

宋子衡不说话了,一直沉默。

直到医院,医生再次宣布他要当爸爸了的时候,他忽然有了种提着的心落到肚子里的感觉。

“你不高兴吗?”珠珠拉着他的手问。

宋子衡无语,抬头看了看天。

“咋又怀了?”他开口问。

“不是说结扎了吗?”

听到他问的话,珠珠有些心虚,最后结结巴巴道:“其实……我就是再想要个女儿。”

宋子衡:……

……

八个月后,瓜熟蒂落。

珠珠再次来到了医院,这一次,宋子衡心情很是平静,随便吧,生什么都好,反正一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

不过他紧握的双手能够暴露他此刻的心是多么的紧张。

终于,产房的门开了。

他慢悠悠地往前走,医生笑了,然后道:“恭喜,是个小公主。”

“什……什么?”宋子衡又问了一遍,他没有听错吧?

是小公主?

“恭喜,是个女儿。”医生又说了一遍。

说完后,还有些忐忑,她以为这男人重男轻女,不喜欢女儿。

文学

我终于有女儿了,我终于有女儿了!”宋子衡太高兴了,高兴得喊了出来,精神很是癫狂。

听到这声音,怀中的孩子像是感受到了一样,哇哇哭了起来。

宋子衡一听,连忙接过来,小心翼翼的,然后连连道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