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abo双性涨奶期做
2021年2月4日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2021年2月4日

一女多男辣文|跪趴 强迫 哭 H

一女多男辣文 第一章

陈立,海盗陈双喜之子,大明的盛州指挥使。

盛州是王渊命名的,取移民兴盛之意。

但盛州到底有多大呢?不知道。如果陈立足够厉害,把整个中美洲全部占据,那么中美洲就是盛州!

如今,盛州相当于后世的萨尔瓦多共和国,外加丰塞卡湾的周边地带。

陈立摆明了要自立,其他股东毫无办法,因为他们派去的心腹,全都已经成了陈立的心腹。但是,陈立也没有过河拆桥,不但承诺归还股东本金,每年还付给足够的利息,甚至前两年还给股东分了红利。

为了还债,陈立到处扫荡玛雅古庙,搜刮神庙里的金银物品,顺便把附近不听话的土著给灭了。

现在,陈立的地盘约3.5万平方公里,比后世的北京市略大一些。

这里有汉人移民5000多人,大部分为青壮男子,也有几百个随夫而来的女子。地盘里有土著男奴隶6000多,全分给汉人移民做农奴,也就是帮着种地而已。

汉人移民,对自己的土著农奴很爱惜,即爱惜牲口那种爱惜。不干活要挨打,但也不故意虐待,而且每天还让他们吃饱。

劫掠来的土著女子,漂亮的被首领们优先选走,剩下的分配给汉人移民做老婆。

数年过去,这里诞生2000多移民后代,基本上都是汉土混血,只有百来个是纯种汉裔。

另外,还有一些土著部落,愿意跟汉人移民和平共处,陈立对这些友好部落还算比较优待。最初投靠陈立的两个部落,甚至都开始逐渐汉化了,因为双方交流非常频繁,而且跟着汉民学习先进耕种技术。

这些土著,使用大明运来的农具,穿着大明运来的布料,吃着大明运来的食盐,许多人用汉语交流毫无问题。

另一个时空的丰塞卡湾,这个时空的大胜湾,河岸三角洲建起了盛州城。

当然没有城墙,只在不靠海的那边,弄了一圈木篱笆围起来。

几艘大船远航而来,驶进大胜湾,在盛州港停靠。

陈立已经在码头等待,鲁芳抱拳说:“陈指挥,久等了!”

陈立望着从船上下来的新移民,奇怪道:“这次怎会男女各半,而且还有孩童?”

鲁芳一脸苦笑:“大明在王相的治理下,百姓似乎富足了许多,移民不像以前那么好召了。便有愿意出海的贫民,也是去南洋和天竺,谁来殷州这不毛之地?另外,王大公子(王策)占据吕宋,也在大规模接纳移民,咱们怎敢跟王大公子抢人?”

“这些不是汉人?”陈立指着新移民。

鲁芳解释说:“皆为占城、南蟠和华英百姓。这三个小国被大明水师灭掉之后,每年都要向朝廷运输大量粮食,再加上三国官员的盘剥,破家逃亡者不计其数。”

陈立郁闷道:“你把他们移来作甚?都不会说汉话!”

鲁芳辩解道:“虽不会说汉话,但这些移民当中,有许多夫妻皆来,甚至还带着孩童。让他们与汉民混居,过几年就会说汉话了。至少,这些人种地的手艺,比殷州土著更强得多。”

“也行吧,至少会种地,”陈立颇为无奈,感慨道,“这王大公子也真是的,不在京城锦衣玉食,居然跑去南洋裂土开国,跟咱们这些苦哈哈抢人。他何苦来哉?”

鲁芳笑道:“我倒是听到一个说法。”

陈立问道:“什么说法?”

鲁芳说道:“一个被流放南洋的官员,说自古变法者,都没什么好下场。咱们那位王相,估计在给自己留退路呢。”

“对了,说起官员,有没有弄来几个读书人?”陈立忙问。

鲁芳说道:“大明官员,发配殷州的很少。就算有,也是发配给探海侯,咱们哪里捞得到?自愿出海的读书人,都是去南洋和天竺,也不愿意来咱们殷州。”

陈立不耐烦说:“到底弄没弄来?”

鲁芳笑道:“弄来了,但连秀才都不是,只是一个童生而已。这童生如果生在别处,也算一个才子,偏偏生在浙江。考到二十多岁,秀才都没考上,反到把家人拖垮了。父母陆续病死,妻儿衣食无着,我花了二十多两银子,给他母亲买上好棺材,又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安葬,这童生才愿意带着妻儿一起出海。”

“人呢?”陈立问道。

“船上躺着呢,”鲁芳说道,“在海上晕船一直吐,吐了半个月才适应。接着又生病了,吃了几服药有所好转,按理说早该下船活动了。我估摸着,这童生似乎在摆谱,要陈指挥亲自去请才行。”

第二章

广固城外,三里,云门山。

一处荒岭之上,黑袍与陶渊明比肩而立,看着远处广固城中的万家灯火,以及城外平原之上,上万帐鲜卑帐户中的篝火堆堆,欢快的乐曲声与歌声,在整个空旷的夜空中

文学

回荡着,而烤羊炙牛的味道,也顺风传来,如果不是有这座坚城就在前方,会让人产生一种这里是塞外草原的错觉。

黑袍的鼻子抽了抽,喃喃地说道:“过了这么多年,鲜卑人还是没有学会跟汉人一样生活,在他们看来,这里仍然是草原啊。”

陶渊明微微一笑:“北方战乱多年,很多耕地荒废,即使是汉人的百姓,也有不少是躲在山中结坞而立,平原之上,就留给了这些鲜卑异族,不然的话,他们也没有地方走马放牧,好在汉人百姓还是能种出很多的粮食,让他们不用象草原那样养太多的牛羊,看起来,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黑袍冷笑道:“这种逍遥快活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了,身在乱世,是不要指望能舒服到哪里去的。”

陶渊明轻轻地“哦”了一声:“师父这回带回贺兰敏,是要引北魏攻打南燕吗?加上上次贺兰卢掳掠清河数万百姓的仇,足以让拓跋嗣起大兵来战了吧。”

黑袍摇了摇头:“不,拓跋嗣刚刚即位,立足未稳,国丧期间,也不宜大动刀兵,而且,你想想,贺兰部叛魏多年,拓跋珪也不能来攻,南北二燕一直能存在,你以为是什么原因呢?”

陶渊明正色道:“因为要南征南燕,或者是北伐北燕,都必须要以河北,幽燕为前进基地,需要在这里屯粮屯兵,然后等待时机,大军出动。北燕那里,要去辽东之地,山高路远,大军极难行动。而南燕这里,虽然路近一些,但南燕毕竟也有几十万大军,还有强大的甲骑俱装,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真要灭国,非起大兵不可。”

“但魏国的大军,是分散在各个部落之中,散居在几千里的漠南草原上,这些部落只想在中原掳掠,却不想在中原生活,毕竟要他们改变游牧的生活方式,转而农耕,很多人不愿意的。除非是象南燕的这些鲜卑人一样,不事生产,举族来中原游牧,他们只负责出兵打仗才行。”

黑袍笑道:“所以你想说,现在各部大人未必会象畏服拓跋珪那样地听话,拓跋嗣只怕未必能指挥他们,所以,暂时无法出兵,是吗?”

陶渊明笑道:“拓跋珪让各部大人听话,也不全是靠了残暴好杀,更多的还是给好处。灭燕之后,占了北方,用中原的物产来供应这些部落,所以人人乐得为之效力。可是北方的汉人却不愿意受这种压迫,汉人比较少的并州之地还好说,但河北之地,那些汉人世家就会在姓崔的,姓卢的这些带领下,对北魏阳奉阴违。这次的清河郡之事,就是个明证,他们打着北魏的旗号,却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的地位,所以即使凶悍如拓跋珪,也不能在河北安排大军,因为那样就意味着要迁上百万人口的塞外部落在河北,现在的条件还不成熟。”

一女多男辣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