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情深一寸(h) 肥肉 小说
2021年2月3日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2021年2月3日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淤青 疯子三三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一章

老铁^一秒钟^记住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莫愁妹妹,你又何必这么心急着动手呢,许久不见,也得先说说话吧?”

可是,说不动手,一身大红宫装的东方不败手腕翻飞中,几枚银针便拈了出来。

叮,

一阵轻响中,银针便向李莫愁身前封去,直卷几大死穴。

李莫愁也不答话,手上拂尘一卷,三千凡尘丝就将一根根银针卷了回来,素手微动,五枚银针尽皆入手,纤腰一扭间,整个身影便在空中转身间,五枚银针回射向东方不败。

一时间,寒气大作,而五枚银针上,不但被寒劲所冰封,更有一道毒气被封了进去。

冰魄银针。

正是李莫愁平生三大绝学之一的冰魄银针。

“哎,真是污了我的银针……”

东方不败大红宫装上的两条袖带一卷,挥动间便将五根冰魄银针击落,微微摇头叹息道。

话落,舞起两条袖带便与李莫愁战在了一起。

仅仅几招后,刘一彬便将视线从那一红一黄两道争锋的倩影上收回。

东方不败不愧不败之名,李莫愁虽强,但还是与东方不败有着差距的。落败只是迟早的事,但看起来东方不败并不准备下狠手。

那么,实在让刘一彬费解的是,这东方不败与李莫愁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非要去将前身杨莲亭给抢过来呢?

而且绝的是,她自己还不用。

也是渣啊,你又不用,你抢人男人做什么?

不过,这个问题等到以后再说吧。当前,唯一值得他惦记的,是另一个似乎已经快要浮上水面的消息。

刘一彬看向任盈盈,看着那似乎还真有点熟悉的俏脸,轻问道:“盈盈,我想知道你家祖母名讳。”

任盈盈俏脸浮笑,却假得不行,似又要讥讽。

刘一彬却不待她恶言恶语便又道:“任盈盈,以前的事不论,你若答我,我也告诉你一件事,用作交换,我想此事与你以及你父亲非常重要。”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任盈盈面色古怪了一些,却硬气道。

刘一彬:“信不信由你,我想知道的事除了你还有的选择,但你没得选择。”

“呵呵,莲弟,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来问我,难道,连我的话,你也听不进去了吗?”

天空中,正与李莫愁激战的东方不败再次说道。似为这男宠不听话般,一张娇美的面孔不仅沉了起来,连身手都凌厉了一分。

只是,刘一彬只是轻轻扫了她一眼,就又将视线放在了任盈盈身上,等着她的回答。

“杨总管,东方教主不远千里迢迢,当夜来救你,你却落了东方教主的面子,就不怕没有好果子吃吗?”

任盈盈笑嘻嘻的说着,眼波流转中又道:“也罢,既然杨总管这么想知我祖母尊讳,那盈盈也就成全杨总管了。请杨总管听好,祖母大人上独孤、单讳一个梦字。”

独孤梦!

刘一彬身子终究还是被这几乎已经快猜出来的消息震得一颤。独孤梦、任我行,会唱现代歌。对了,还有‘林夕’谱。以及独孤九剑。

文学

难道说……

嗡,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二章

“我们真的已经逃出来了么?”

运输船的舰桥中,阿莫拉看着显示屏里大家身后几乎已经看不见的阿斯加德,有些恍惚地询问身边的洛基。

欺诈之神背着双手,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邪笑,轻轻摇头:“这只是个开始,我们每个人都和世界树有着联系,除非能跳出这个宇宙,不然跑出多少物理距离都还是会被诸神黄昏牵连,这才是我和墨菲斯托谈交易的原因。”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死一次咯?”阿莫拉的目光渐渐移到一旁昏迷的托尔身上,还小小地咽了下口水:“你该不会是骗他们的吧?比如死了没办法复活什么的。”

洛基嘿嘿一笑,朝女巫眨了眨眼睛:“你,我,托尔都是有保障的,但是嘛,求着地狱魔王办事,总得给人家一点好处不是么?”

说完,他的眼珠转向了身后,那些如木偶一样的痴迷地看着阿莫拉的囚犯们。

言外之意,这些人的灵魂就是交易筹码了。从监狱捞出来的囚犯大概有三五千人,排到战场上去了九成多,跟着二人上了飞船做‘储备粮’的,只剩下一两百人。

但也应该够了。

阿莫拉听了这话顿时露出了笑颜,娇媚地拍了洛基一下:“你好聪明啊,托尔有你这样的弟弟还真是幸福呢,人家好羡慕哦。”

“呵呵,等我那愚蠢的哥哥醒来,你最好把这话再说给他也听听。”

洛基对于女人的调笑也乐呵呵地接受了,阿莫拉实在太会说话了,是的,自己就是全宇宙最好的弟弟。

他心情大好,不光是因为自己等人顺利逃离,计划已经展开,还因为巴德尔注定死路一条,托尔还是跟自己在一起。

还能有更多的要求吗?

“不过海拉什么时候换掉了天后?我还是没有想明白她为什么会站出来?”阿莫拉叼着自己的手指,用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洛基。

“哪里是海拉的计划?这种伪装扮演别人的风格我太熟悉了……”洛基叹了一口气,走到飞船控制台前去准备跃迁,摇摇头把多余的想法甩出脑海,解释说:“那是她背后的丧钟,我们只看到了海拉,但我明白,所有人都被丧钟装进局里了。”

阿莫拉偷摸托尔的胸口,小脸还红了一下:“给我讲讲这个人,可以吗

文学

?”

“当然没问题,我们是盟友嘛。”洛基眼珠一转想了个鬼主意,比如让女妖去缠着丧钟,自己独占托尔:“不过还是先跃迁个几万光年出去,更加保险一些。”

说着,他按下了几个按钮,在一阵光线和空间的扭曲之中,飞船瞬间变成了一堆光点,拖着白线消失在宇宙中。

一连串的跳跃,被迷惑了心智的奴隶们甚至没有什么感觉,他们哪怕口鼻喷血还痴迷地盯着女妖。

而两位施法者没有任何问题,空间传送已经习惯,昏迷的托尔虽然在空间扭曲中被拉得像面条一样长,但他身体素质好,睡得很香。

几分钟之后,飞船抵达了跃迁的目的地,一处无人的荒芜星域,曾经不知道什么势力的战场。

“到了,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得去联系墨菲斯托,准备一下法阵。”洛基摇了摇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要不要来和我一起布置?你应该信不过我吧?”

“不……洛基,你看窗外……”

然而阿莫拉只是惊恐地看着窗外,此时舰桥中也渐渐变暗,一个硕大的阴影挡住了恒星的光,将黑暗笼罩在所有人头上。

那是另外一艘巨大的战舰,它看上去像是英文的‘H’字母,而这种外形的飞船,在宇宙中只有一艘。

“该死!是黑暗圣殿号。”洛基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妙,再度返回控制台前,想要操作飞船紧急跳跃。

然而已经没用了,空间已经被锁死,跃迁引擎已经失效,甚至对方的巨舰上还射出了牵引光束,想要俘虏众人。

如果是遇到别人,洛基可能还会想着反抗一下,但当看到对方的飞船上飘起一张王座,一个紫色的巨人还坐在那上面的时候,顿时就没了这个想法。

“是灭霸,阿莫拉,快配合我施法,我们丢下这些炮灰带着托尔走。”洛基不再尝试科技手段了,转而准备使用魔法,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跑向哥哥,准备把他扛起来。

“哦!”女巫虽然一直在坐牢,但宇宙暴君的名头还是听说过的。

双方都在隐秘地朝着太阳系前进,却无意中在这种航道中的无人星系里碰面了。

不知道灭霸是打算做什么去,但肯定不是好事,自己等人无意中撞到他,结果就是要被杀人灭口。

她想要帮助洛基进行联合施法,然而这时灭霸的王座后面飘出一个金黄色的身影,那人只是远远地挥挥手,他们的传送魔法就被堵死了,甚至连咒语都念不出来。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三章

第三百零五章路西法被翻天印砸碎了脑袋,广成子正得意间却遇到飞来横祸,路西法临死前扔出的白色光剑扎穿了他的心肺。.十二金仙在人皇,杨戬,广成子死后逃的逃死的死不一会儿就消失的干净,而这时天地间天庭天兵神将和天使军团地狱军团互相绞杀在一起也是伤亡惨重,转眼间天兵天将各路军团就损失惨重,不多时已经有半数天兵神将各路军团士兵战士。一时间凄凄惨惨的景象在东海中出现,各路仙人天使,恶魔英魂食尸鬼的尸体漂浮着,无数的尸体已经填满了东海,渤海也被堵塞,恐怕若是将这些尸体置之不理,整个海洋以后也会成为生命禁区。

仙兵天将眼见自己的上级领导不是死了就是跑了,很快也无心恋战,不多时就做了鸟兽散。喧闹厮杀成一片的战场上再次寂静下来。奥丁死了,他最终确实是被芬里尔狼咬死的,不过邪神洛基最终也死了,他死在奥丁的几个儿子手中,冰霜巨人军团成了他的陪葬品。地狱七君王最终只剩下了两位撒旦和欲望。北欧诸神和希腊诸神军团,北欧诸神彻底覆灭,希腊军团虽然没有全灭却也损失惨重,十二主神几乎在前后的战争中全部死亡,只剩下一个战争和智慧女神雅典娜。

天庭一方更惨,不仅诸多大将战死,人皇被杀,天兵天将也损失惨重,那些之前臣服的诸多神系神众几乎被全灭,纵然有少数逃走的曰后也由神成妖,失去了神道根基。天庭一方即使是如此的惨,那些隐藏在天庭背后为天庭撑腰的道祖三圣也没有出现,这情景让李显极为不解,但随后他就明白过来。

“鸿钧已死,圣人第一应由我原始来做!菩提接引以为我尊,太上,灵宝,你二人还有何话要讲?”原来天庭之战失败背后是鸿钧的消失,鸿钧消失之后众圣不服对方,都想接替鸿钧的位置,几番明争暗斗之后菩提接引觉得自己根基薄弱,天庭之中内无外援外无帮手,因此元始天尊一番利诱之后他们就尊了原始为主。这样以来原始自觉鸿钧之位有望,便在这突然之间截住天上和灵宝,原始不管那天庭之事,天庭灭了一次无量大劫就可再立,而且圣人眼中管他是准圣或是教主都是蝼蚁,根本不成气候,曰后出面管他谁胜谁负都要向圣人臣服,人皇刘明不知圣人之事,因此做了那冤死之鬼,这也怨不得旁人。李显出现之后看到的正是原始威逼太上灵宝这一幕。

“道友,你也来了,此次无量大劫人间界惨淡,我等欲要使大道明晰,改以往诸多不善,只是原始以一己私心不已天下为重,想要那鸿钧之位置!若是道友愿帮我等,老君和灵宝愿以你为尊!”太上老君此时一见李显出现不仅不怒,反而是大喜,圣人之中女娲娘娘不理这事,准提接引帮了原始,太上和灵宝自觉势单力薄难以抗衡,这时间李显也有圣人实力自然极力拉拢,以至于提出原本不可能的条件。

“你们愿以我为尊,甚好甚好,那我们便齐力镇压了这原始!”李显心中一动就知道了这圣人算计,不过他同样也是圣人,圣人算计各有千秋,今曰之话吐出,曰后再想反悔那便难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