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2021年2月2日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我的娇妻公务员
2021年2月2日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二章

河内郡,山阳县。

邓羌在营中接到了从孟津来的信使。信使说,司州军从大河上游放下了火船,烧毁了大河上的浮桥。现在孟津关里的秦军已经和河内失去了联系,粮草将会得不到保证。希望将军能派遣羊皮筏子沟通两岸,同时组织人手重新修建浮桥。

邓羌叹了口气。这徐成是真不知道体谅自己的难处,上次的浮桥就是邓羌准备了很久才搭建起来的。作为徐成部与河内的唯一联系通道,徐成竟然没有派重兵把守。现在燕军开始在东面试探进攻了,徐成竟然想要让自己为他搭建浮桥?

河内的战事打到现在,邓羌也有些累了。近一年来,河内的这三万兵马的粮草,就让邓羌操足了心。从河东转运耗费太大,从河内就地筹措,又受到河内大族的抵制。河内的百姓当年被刘义之掳走了一大批,剩下的这些百姓想要供养三万大军非常的困难。

五月的时候,邓羌和慕容臧一场大战,击溃了五万燕军,光俘虏的燕兵就接近两万人。这些俘虏放是放不得,杀掉也不和苻坚的心思,邓羌只能把他们圈禁在俘虏营中。可惜当时已经错过了农时,想要用他们屯田都不可得。如此一来,邓羌手下又多了两万多张吃饭的嘴。秦军在北邙山进攻受挫,邓羌甚至把一些燕国的俘虏派上了北邙山战场,专司为大军填濠。只不过为了防止燕卒作乱,邓羌也不敢往北邙山派遣太多的降卒。

司州的刘义之非常难缠,稍不小心就会吃他一个大亏。秦军用羊皮筏子攻孟津,本身就付出了极大的伤亡,但是谁又能想到,刘义之竟然在孟津关锁了大量的毒粮食?这些力战之后的“战利品”生生地要了两千多条性命去!这刘义之,何其歹毒啊!

洛阳的战场,就是一个坟场,秦军的士卒一批又一批地葬送在那里。刘义之竟然在箭上抹毒,据说中了晋军箭伤的人,无法活过两个日夜。数千士卒就这么倒在进攻的路上。

坚韧如邓羌,也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几次想要撤军,但是徐成在北邙山上的进展却又让他重获希望。邓羌总是觉得,只要再加一把劲,徐成就能够攻破北邙山。那时候全军渡河,荡平洛阳指日可待。

可是现在,刘义之居然派人烧毁了浮桥!联想到燕军近日的异动,邓羌觉察到了一丝的危险。——若司州军只是想断秦军的粮道,他们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烧毁浮桥?

邓羌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不过半日之后,徐成就派来了第二拨信使:刘义之在北

文学

邙山投入了近两万兵力,全线反击秦军。秦军遭遇大败,现在龟缩在孟津关内,等待邓羌救援。

“徐成误我啊!他抽走了我麾下的大部分兵力,如今竟然要来向我求援!”邓羌又急又气,却又不敢不救。他要防备燕军,不敢轻离,只好派人准备羊皮筏子,想要派人把孟津关内的秦军接应回来。他现在已经对攻战洛阳不抱希望了,只要是把孟津关的秦军撤回河内,他想尽快撤回河东!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第三章

李虎指了指昏迷不醒的曹纯,问道:“此人该如何处置?”

乌延向韩豹躬身行礼,道:“可否将他交由我来处置?”

韩豹顺着李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早已晕死过去的曹纯。

韩豹默默地摇了摇头,道:“他还不能死,他是我们与曹操谈判的筹码,先将他绑了,命人严加看管,不许伤她一分一毫!”

“诺!”乌延暗暗叹息一声,拱手领命。

乌延没有就此事与韩豹做过多的纠缠,虽然楼班死在了曹纯的手里,可那是楼班自己的选择,乌延并非不明事理之人!

韩豹命人带上楼班的尸身,暂且退入曹军大营,那里并未遭到任何的损毁。

韩豹准备率领一支军队暂时驻扎在曹营之中,如此便可与邺

文学

城形成掎角之势。

此战已经失去了悬念。

当李虎率骑兵出现在曹军的视线里,这场战争便已经宣告结束了。

早已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曹军士兵,在见到幽州骑兵出现的那一刻,便非常识相的主动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一眼望去尽是或坐着或蹲着的曹军俘虏。

李虎对此并没有做过多的理会,因为他还肩负着更加重要的任务。

流汗分出一些人手,负责看押俘虏,而他自己则游走于人群之中,找寻着曹仁的身影。

李虎时不时的拉起一名曹军士兵,向其询问曹仁的下落。

若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那曹兵的下场便唯有死路一条,李虎会当着所有曹军俘虏的面儿,用沥血破城槊将其活活砸死。

个别曹军士兵由于怕死的缘故,因而在李虎看向自己时,立时转过身,用背对着他,很是有点掩耳盗铃的意味在里头,他们只当自己转过身以后,李虎就看不到自己了。

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老话说的好,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就一定活不到五更,这是命,寻常之人,怎能逆天改命。

曹军俘虏极为有趣,以至于事情发展到最后,他们竟然与李虎捉起了迷藏,但凡李虎出现的地方,他们便立刻躲的远远的,场面很是滑稽,搞得李虎也是哭笑不得的。

李虎对此倒也并没有太过在意,他只当是在与他们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

直到黄忠率大军赶来之后,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才终于宣告了结束。

曹军士兵被团团的围了起来,他们被限制住了自由,他们已无处可躲。

李虎仍旧乐此不疲的做着询问曹仁下落的事情,直到一名俘虏向他透露了些许线索之后。

那名自以为很聪明的俘虏伸手向李虎身后指了指,信誓旦旦的说道:“曹仁将军率领残兵向大营方向退走,这会儿怕是已经逃回大营了!”

李虎循着俘虏手指的方向回头看了一眼,笑呵呵的嗯了一声,当他将转过身之后,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刚从那里过来!”

“啊?”那名俘虏大惊失色,很是有点奸计被拆穿的感觉。

李虎没有再给那名俘虏开口求饶的机会,他高举沥血破城槊,将俘虏捅了一个透心凉。

伤口清晰可见,鲜血自伤口处汩汩流出,俘虏的肺部被捅得稀巴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