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楚楚可人 (np)
2021年2月1日
山村暴伦目录|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2日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小辣椒跟着李修杰走出画廊后讲道:“现在你相信我和基里安只是生意上的伙伴了吗?”

“不,我现在更加确定基里安这个人有问题。”

李修杰说着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帮小辣椒打开车门说,

“现在回托尼家去,那里防御设备可以保护你。”

“你认为我会有危险?”小辣椒惊讶地问。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李修杰不想小辣椒过于担心。

“可是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必须回公司去。”

小辣椒讲道。

“好吧,现在你直接到公司里,我会安排鹰眼和卫斯里去保护你,在他们到达之前你最好哪也不要去。”

李修杰嘱咐道。

小辣椒看出李修杰不是在开玩笑,点头应道:“好的,我会在公司等他们的。”

送小辣椒上车离开之后,李修杰没有直接回幽灵旅馆,因为他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于是就伸收招了辆出租车离去。

“嗡……嗡嗡……”

车子刚刚驶出一条街,跟踪者就沉不住气了,两辆摩托车一左一右驶了过来。

车手拿着沙漠之鹰朝李修杰射击。

子弹击穿车窗后袭了过来,却被李修杰施展防御法盾挡了下来。

司机受到惊吓之后一个急刹车停下,然后打开车门逃跑。

摩托车调转车头再次袭来,李修杰两手向外轻轻一摆,两侧的车门突然间打开。

“嘭、嘭!”

被法力加持的车门硬度提升了几倍,两辆摩托车当场被撞毁,车手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后摔在地上。

文学

通人这么一摔早已经是重伤,可是两人落地之后立即弹身而起,看起来并没有受伤,不过两人身人都散发鱼鳞纹似的红光。

这个场景李修杰在哈皮受伤的监控里见过。

不同的是,两人并没有像监控里的男子那样爆炸,鱼鳞纹红光闪现之后就消失了,两人身上的伤也恢复如初。

看样子两人体内隐藏着一股能量,而那能量的展现就是鱼鳞纹红光。

当这股能量在可控范围之内的话,有助于敌人疗伤和战斗,可当能量超过临界点之后就会发生爆炸。

从哈皮受伤的监控里来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控制体内的能量。

换句话来说,是否会爆炸并不是由本人说了算的。

两名男子各抽出一把匕首来,跟着就同时向李修杰扑了过去。

两人的速度和力量都异于常人,哪怕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遇到两人时也会被秒杀。

不过两人遇到李修杰就没有那么容易取胜了。

“啪、啪。”

两人的攻击被防御法盾挡了下来,跟着两人就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一辆汽车从他们身边穿了过去,而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是镜像空间,简单地说你们现在就相当于在一面镜子里。”

李修杰简单解释,为了避免打斗引起路人的注意,同时也是为了避免爆炸发生后伤及路人,特意制造出了镜像空间,这样也可以阻止两人逃跑。

得知自己身处镜像空间后,两人相互看了眼。

可以看出,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两人内心是恐慌的,不过两人却很好地掩盖了过去。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白袍客很想当着江西这数千生员士子的面以其雄厚诗才奚落曾渔,可他还是服丧之身,不便在大庭广众中过于张扬,他知道曾渔如今住在东湖北端的春风楼客栈,便带了健仆往东湖边,找到春风楼客栈,让店小二上些茶点,一边喝茶,一边等曾渔回来。

白袍客等了小半个时辰,正没耐心以为曾渔会在其他酒楼欢饮庆祝时,听得客栈大门外笑语喧哗,曾渔他们回来了。

白袍客独踞一席,肃然以待。

曾渔和郑轼、吴春泽、井毅诸生进到客栈,正午时分,阳光铺满客栈前院的大天井,门壁、桌椅的木纹历历可见,这家客栈有些年头了,器物摆设皆显陈旧,那衣冠似雪的男子自然就显得尤为醒目,原本笑容满面的曾渔表情一凝,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来了——你本不该来。”

很遗憾,白袍客无法配合地说出“我来了——我已经来了”,他听到曾渔这句有些无礼、有点莫名其妙、又有些莫测高深的话不禁一愣,心想:“难道曾渔

文学

已经知道我是何人了,说我不该来是指责我以服丧之身离乡远行有亏孝道?”

白袍客惊疑不定,一时无言以对。

曾渔没想到这么句话却把白袍客给震住了,这时郑轼问他:“九鲤,这是哪位?”

曾渔道:“一面之交,不知其姓字,只知是位高人。”

这些话都是当着白袍客的面说的,白袍客顿时就缓过劲来了,起身道:“曾公子,在下方才欣赏了曾公子的八股文,更听曾公子自言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故特来请教。”

曾渔含笑道:“请教岂敢,先生今日不给晚生来点忠告了?”

白袍客不愿提当日白马庙之事,说道:“我想求曾公子的诗作一观,可否?”

曾渔明白了,这是要与他比赛诗词了,也就是斗诗,想必是对他方才在学署大门前的狂言很不忿,其实他说的那些话并没有自夸样样精通要与天下才士一样样比个高下……

*****************************************************************************

以上这700来字是小道在上月27号住院前写的,原本打算腰稍微好些就继续写,但现在,小道不能再继续写作了,小道要向书友们告别了,因为小道命不久矣。

这不是开玩笑,小道真希望这只是个玩笑,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小道必须面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