淤青 疯子三三、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2021年2月1日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楚楚可人 (np)
2021年2月1日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白洁最刺激一篇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一章

小说网

文学

..org,最快更新快穿有毒:攻略BOSS千百遍最新章节!

从去年的11.22到今年的11.27,我敲完了这个故事的最后一个字。

说实话,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快穿是我从来没有写过的题材,甚至在写第一本玄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有这个题材。

之后在认识同写文的朋友后,才知道了有快穿这种题材的文。

我和读者说过,我其实就是为了第一个故事而写的快穿,一头脑热开了文,当时写完了第一个故事,感觉人生都圆满了,甚至再不想往下写了(笑)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洪荒之力,让我把这个故事完整地写了下去,甚至是坚持写完了。

我看的快穿很少,不知道快穿该怎么写,所以完全就是按我自己的写法,怎么想怎么来,就这样竟然也能写完了整本(哭笑不得)

大概是……有毒吧。

不过在写这本快穿的过程中,让我最感动的还是读者。

这本书因为自身原因和一些不可抗力的外在因素,导致真的很渣更。但很多读者竟然都不离不弃,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感谢,也很感恩遇见你们。

遇见你们,是我的三生有幸。

清音和凌翊,叶音和纪翊,我们一起相伴的这个故事,到此就圆满结束。

谢谢你们,陪我到最后。

——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二章

炮火猛然间发动,对方恐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被刘晔发现藏匿的地点,而且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看来这个全息成像设备也不是完美的,使用期间,其他电波也会被干扰,无法进行雷达监测!”

刘晔的想法也得到了证实,自己的部队直到逼近对方十公里的时候,他们才有反应。

可是十公里的距离,对于异常战争而言,实在太短了。

几乎是敌方刚刚察觉到刘晔的部队,无数炮弹就呼啸着冲进了敌方的基地,霎时间基地里面就好像开起了盛大的烟火。

鞭炮齐鸣,红旗招展……

高大的建筑慢慢倒塌,地面上的那些士兵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无尽的火焰吞噬。那些巨型坦克只来得及发出一炮,就被鹰蝠军重点照顾,化为了一堆堆黑色的焦铁。

不过,敌人的指挥官也不是无能之辈,竟然在这样的被动攻击中,依然组织起了一只队伍。

无论时候,体积越是小巧,战火就越不容易波及到它们。

在刚才那场突如起来的打击中,能够依旧保存完好的也多是那些摩托机车部队。凭借着自己可以快速启动和躲闪的特点,他们躲开了大部分攻击。

目前这些摩托机车部队,正开足马力冲向了敌阵。

“干掉他们!”

看着汹涌而来的反击队伍,北难丧眯着双眼,用力地挥了挥手臂。

一串串火红色的炮弹呜呜飞出,准确地落在冲来的队伍。

尽管这些队伍伤亡惨重,但是他们并没有退缩,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就这么想死吗?”北难丧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怒意,对方的表现分明是不在乎自己这方的炮火。

不过,就在下一秒间,北难丧却感觉到一丝不祥。

“不对头,对方的攻势有些不对头!”

似乎想到了什么,北难丧突然发布命令道:“所有部队立刻后退,同时转为防御形态!”

大都国所有的部队都有攻防两种形态,可以根据战场的形势,作出调整。

目前显然是开启防御形态的时候,只见TS1000的坦克表面立刻升起几片厚实的装甲,牢牢护住了坦克的要害部位。

虽然行动速度因为防御形态的开启而慢了一些,但是防御力却大了许多。

不过,北难丧心中的那丝不祥并没有因为防御形态的开启而减弱,反而更加强烈了。

“不妙!”当心中的不祥终于增强到一定程度,北难丧也明白对方部队的真正目的。

对方根本不是为了反击而冲出基地,这样的行为能够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实在太小。

对方部队的目的全在于那些摩托机车部队,空闲座位上所携带的东西上。

北难丧已经看得非常清楚,那些黑色的箱子里面,全部都是高性能的炸药。

对方的根本目的在于尽最大努力,而是想要引爆自己所携带的大当量炸药,给与北难丧这方以沉重打击。

轰然一声震响,平地里起了一个蘑菇云,瞬间席卷了战场上一半的战甲部队。

“难丧!”看着画面上的一切,刘晔立刻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他悲戚地喊道。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三章

为橙小熊盟主加更。

“还要打!?他都被炸得浑身焦糊了还要打!?”

“别吧,小兄弟…站都站不稳了啊?我看着怎么摇摇晃晃的……”

文学

“痛快!痛快啊!这才是魂武者应有的风范!这才是要拿冠军的决心!”

“冲!冲啊荣陶陶!你他吗给老子冲!!!”

万俟武召唤千军万马的动作,气势惊人,而那一声激昂的战吼,更是让人血脉偾张!

然而,荣陶陶那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仿佛比万俟武更燃,更炸!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在电视机前激动跺脚,起码在这数万人的工人体育场中,观众席上一片沸腾,被荣陶陶的举动彻底引燃了!

但是,无论其他人的反应如何,那滚滚洪流一般的尸骸大军,转眼间便与荣陶陶相接,也在顷刻间,将荣陶陶那孤独的身影吞没!

“左,右,左……”荣陶陶口中喃喃低语,不断的念着什么,虽然手持方天画戟,但脚下的步伐却好像应该配合那大夏龙雀。

他手中的那一杆方天画戟,左贴又靠、连顺带抹,但最终移动的目标,却并非再是对手,而是荣陶陶自己!

荣陶陶竟将一只只奔腾的尸骸火驼,当成了一个个移动的借力点,在大军之中,他竟然犹如弹球一般,借力而行、顺势而为,左右翻飞、反复横跃……

“晋级!方天戟精通,五星·巅峰!”

内视魂图中突然传来了一则信息,而荣陶陶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我的天!荣陶陶在干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戴流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没办法,虽然主播席位距离赛场很近,观战效果极佳,但是在这混乱的尸骸大军之中,戴流年也只能看那俯视角的镜头画面。

然而,正因为是俯视角拍摄,所以荣陶陶这颗“弹球”,其移动的方式和路径,反而更加的清晰!

这是…弹弹乐吗?

荣陶陶的身侧没有了高凌薇,他那闪转腾挪的身影,却好像更加灵动了?

不…不是这样的。

也许在外人眼中看来,荣陶陶更灵动一些,但实际上,他的心中苦不堪言。

昔日里,在那千山关的峡谷之底,他每一次杀穿尸潮大军的时候,身旁都有高凌薇的身影。

荣陶陶已然习惯了二人战斗的模式,没有了她在身旁,不仅思路要全方位改变,他更是缺少了一双眼睛,也少了双手双脚……

万军从中,万俟武一双眼眸无比炽热,目光紧盯着荣陶陶,也看到了荣陶陶那神出鬼没的身影,以及那玩出花儿来的方天画戟!

“左!”荣陶陶突然一声大吼,好像是在提醒自己、让自己更加清醒似的。

事实上,此时的荣陶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之前,他被火凤凰群狂轰滥炸过,更是被气浪冲击的头晕目眩。

之所以,荣陶陶能有此时的表现,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甚至有些时候,他的头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反而是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一些举动。

荣陶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动作先思维一步,这情况……

这是最为纯粹的肌肉记忆,是从那一个个生死战场上,硬生生杀出来的敏锐嗅觉!

只见荣陶陶手中的长戟,竟然刺进了一只尸骸火驼的肋骨之中,下一刻,他的手腕猛地翻转,刺进尸骸火驼肋骨中的长戟,井字形当即竖起,竟然卡在了其中。

而荣陶陶死死握着方天画戟,任由大军冲锋,也任由这头尸骸火驼带着自己向后方冲去。

没有了高凌薇,荣陶陶真的无法自己杀穿这尸骸火驼大阵。

步步惊魂的大军浪潮中,一个细小的失误,荣陶陶便彻底没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这样做。

万幸,尸骸火驼不像雪尸、雪鬼那般拥有智慧。

万幸,这群召唤物在主人的命令下,只知道无脑前冲!

荣陶陶抓着身前的方天画戟长杆,被带着向后冲去,自然前荡的双腿却是急忙一缩。

“呜~!”面前,一只迅猛冲杀的尸骸火驼,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长长的脖子探下,险些大口咬碎了荣陶陶的双腿!

荣陶陶手中用力一撑戟杆,直接翻身跃起,顺势弃戟的同时,一屁股坐在了疾驰的尸骸火驼之上!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倒骑驴动作,看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荣陶陶!!!”万俟武一脸的战意盎然,一声暴喝,奋勇前冲!

要知道,尸骸火驼大阵,本就是靠着数量、靠着尸骸火驼的冲击力、踩踏能力,将对手碾碎的。

而那该死的荣陶陶,竟然靠着那恐怖到极致的方天画戟技艺,硬生生挡住了第一波冲击,不仅如此,他甚至将长戟插进身侧的一只尸骸火驼中,任其带着前行?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万俟武都还能接受的话,那么此时,荣陶陶“翻身上马”的动作,这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竟然还有这种破解尸骸火驼大阵的招式!?

既然荣陶陶翻身上马,那整个尸骸火驼大阵就没有用了!

万俟武手中的长朔左右荡开,甚至不管那是自己的召唤物,将周围的一切敲的粉碎,竟然从自己召唤的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杀了出来,直逼荣陶陶!

“荣陶陶!!!”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明一些。

他一手按在身下,手掌一撑,一个起落,顺势蹲在了尸骸火驼的背脊之上,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拼凑而出。

就这样,一副唯美的,无比壮丽的画面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尸骸浪潮之中,万俟武身披火焰重铠,杀出重围,直逼荣陶陶。

而荣陶陶身体紧绷,蹲在尸骸火驼的身上,目光死死盯着万俟武!

如果…将这尸骸火驼大阵,当做不断推进的火焰浪潮的话,那么在这一片火海之上的,也只有这两个人!

两人均是无比的显眼!

看着荣陶陶那身体紧绷、双腿弓起的模样,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面对着那气势汹汹的万俟武,荣陶陶不仅不躲闪、不逼退,反而还要冲杀过去!?

这……

荣陶陶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视着万俟武:“你不该与我单挑!”

“不!我早就该与你单挑!几分钟前,你就已经死了!!!”万俟武一声大喝,双腿一夹,手中的火焰长朔再次亮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