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妈妈今天就给你
2021年2月1日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2021年2月1日

女配娇软绝色np文、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女配娇软绝色np文 第一章

江水涛涛,拍石起浪。

裴远野打趣道“没保险可要小心些,掉下去都白掉。”

徐念娇对于前者偶尔听不懂的言辞已然置若罔闻,她怔怔出神的问到“此行前去苍云剑宗,可做好准备了?”

“如若是寻常人我应该会说做了,可对你还是说些实话的好,我修为体魄皆受重创,去了很难活着回来。所以我很想问你若是我死了,你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伤心?”

裴远野曾问过周培元同样的话,后者脸红的瞬间,便让他笃定这家伙一定是个弯的,自那时起每次洗澡他都要锁好门窗生怕被这心理变态的家伙偷看。

他觉得有些好笑,原本最不愿入江湖的他,此刻竟然一步步走到了江湖中央的天地,做了那么多尽兴意气的事情,对于前世憋屈苦闷的他来说是大善。

徐念娇握着那柄名曰晕红的三尺青锋,嘴角含笑坚定的说道“不会。”

坚决果断,是她的性格。

裴远野没有悲伤之色,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他本想着若能活着回来,定要给这位让自己心动不已的姑娘一场天下最大的十里红妆。

“我同你一起去。”

“什么?”

徐念娇走到裴远野身侧,伸出玉葱纤手握住他的手,语气霸道。

“若真是死,那便死在一起的好,这辈子我徐念娇跟定你了,甩都甩不掉。”

少女在说完这句话,脸上浮现一抹晕红,恰如剑名。

长约千里的剑气长壁阻隔了裴远野的脚步,长壁那头周培元背对他盘坐在哪儿,长发飘然,看不清面容。

“裴小哥,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落在了裴远野身上。

后者出奇的褪去了嬉皮笑脸,淡淡一笑,道“我去和他说便是。”

脚步微移,凌冽剑气纷纷袭来,刮破了衣衫,刮伤体肤。

那个一向最怕疼的裴远野,此刻只是面含笑意继续向前,一步不停。

“停……”

裴远野对于周培元的警告置若罔闻,他笑说“姓周的,我何时听过你的话?”

“你会死的!!!”

剑气变得磅礴致命,裴远野一步一个血脚印,走到了长壁面前,二人背靠背一个盘

文学

坐,一个蹲坐。

“你不该来。”

“我何时听过你的话。”

女配娇软绝色np文 第二章

不知在第几道劫雷的时候,玄武阵便已经消失了,李逍遥的头早已经被劫雷给轰炸的发懵了,他此刻七窍流血,全然凭着自己对天雷的抗性和心中那股保护林青儿的yu望撑了下来。

“逍遥!呜呜……”林青儿在李逍遥身下望着他低声哭泣着,她是女娲族人,身负诅咒,触天劫必死,虽然她很想帮助李逍遥,可是她更不想让自己为他添乱,或许是自己内心的一点点自私,或许是对他无边的信任与爱意,林青儿不想与李逍遥离开,所以她选择了坚持,选择了站在他的脚下。

劫雷越来越粗,一道比一道狠,一道比一道粗,此刻的劫雷已经有二人合抱那么粗大了,所夹带的力量更是有毁天灭地之威势!若是打在地上定然是移山倒海般的效果,可是却全部被李逍遥和他手中的无尘剑(姜婉儿)合力硬抗了下来!

“噗!”劫雷消散,李逍遥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喘着粗气,摇摇欲坠,他咳嗽着说道:“第、第七十、七十九道了……还、还有、还有两道……”

“逍遥……”林青儿痛哭了起来,他们二人之间毫无隐瞒,此刻李逍遥心中想的什么她完全清楚,那是对以后美好生活的最美妙的预想,那是使自己胜利的最强信念!

“轰!”又是一道巨大无比的劫雷从天而降,李逍遥勉力硬抗了一下,转瞬间便被劫雷击飞了出去,幸而这劫雷只认它第一个攻击到的目标,无视下方的林青儿,追逐着李逍遥去了。

李逍遥全身功力提升至极限,硬生生的抗着这道劫雷,向后方退去,不是他想后退,实在是这天劫太过厉害,那股无坚不摧的力量简直是让他的身体快要崩溃了。海面上被劫雷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凹洞,只是一瞬间李逍遥就被海水吞噬了,昏天恶水,怪风呼啸,他只觉得脑中轰鸣,双眼昏花,天地好像都碎裂了一般,仿佛过了一瞬,又仿佛是过了许久,劫雷终于消失了,可是此刻李逍遥的境况绝对不容乐观,他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被海水卷动着,翻滚着,周身的海水都被染成了血红色,昏暗的光线下,李逍遥就好像一具浮尸一般,随着海水漂荡着,可是他的嘴依旧在呢喃着,“最后一道……还有最后一道……”

上天不会给李逍遥恢复的机会,也不会给林青儿后悔的机会,九九八十一道天劫的最后,也是威力最强的一道劫雷,此刻已经在酝酿之中了。天上的黑云此刻全都凝聚在了一起,那宛若实质的压迫感让林青儿紧紧的缩成了一团,天地自然的威势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人类所能抵抗的,若非李逍遥相助,恐怕此时林青儿早已被天劫打散,步入女娲族那被诅咒的结局了。

“唉!难道逍遥就这样失败了!?就差一道啊!”酒剑仙脚踩宝剑,飘在空中,他仰首看了看天上的劫云,无奈的发出一阵叹息。

这时,酒剑仙突然发现天边冒出一点亮光,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余杭的方向飞来,几乎只是几息的时间,便来到了李逍遥身前。“这是什么东西!?速度竟是如此之快!?”酒剑仙骇然的看着那处亮光,额冒冷汗,惊诧不已。

只见那突然出现的光团在劫云下方,李逍遥身前,光芒吞吐不定,上方的劫云随着光芒的吞吐竟然也在涨缩,突然,那团光芒里出现一个人影,轻纱飘动,秀发如丝,美艳绝伦的侧脸竟和林青儿长的有七八分相似。那个幻影伸出纤纤素手,遥指青天,只见天上劫云躁动,宛若旋风一般挤向一团,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劫云竟然已经被那人身上的光芒给吞噬消失了!

林青儿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的那团光芒,她只觉得那光芒好温暖,好温馨,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去了一般,她甚至连天劫消失了都没有注意,只是呆呆的仰头看着那里。

那个幻影在驱散了劫云之后,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那里,低着头,静静的看着下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突然,从天空之中射下一道七色炫光,整个天空的乌云尽散,万里白云竟然闪耀着美妙的霞光,那束七色炫光将林青儿笼罩了起来,与此同时,林青儿的耳边响起来袅袅仙音,只听那个声音说道:“你乃上古神祗后裔,历经多年苦修,今日更是安然渡过九九八十一道劫雷,功德圆满,故玉帝特许你升入仙界,同参天道。”

当那个声音落下的时候,林青儿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向着天空飞去,那束光芒仿佛有着什么奇异的力量一般,不用她控制,便将她带向了天空。被那光芒照射下的林青儿却是突然觉得头脑一阵迷糊,昏沉沉的,一股非常浓厚的睡意传来。

这时,那个发着光芒的人影突然飞了过来,拦腰将林青儿抱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朝着天空挥出了一拳,只见一道破天拳劲朝着天空打了过去,却好似打在了什么东西上一般,无声无息间便消失了。七色的光芒不见了,漫天的霞光也不见了,一切仿佛都恢复了正常,但是那人却没有在意天空,而是飞快的抱着林青儿飞向了下方海面,那里飘着的,正是已经受了重伤,失去意识的李逍遥。

女配娇软绝色np文 第三章

秦刺的心跳仿佛在一刻凝固了,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块兽皮上,蓦地,兽皮突然飞向了他的右手,随后那宝鼎也飞向了他的左手。秦刺情不自禁的抬起双手,宝鼎和兽皮分别在两个手掌上漂浮着。

轰轰轰轰轰!

领域内的空间,突然毫无征兆的电闪雷鸣,但闪电却是金色,仿佛巨大的神芒,不断的穿梭游弋,又好似一条条金龙,在舒展着矫健的身躯。这些神芒最终汇聚向秦刺的双手,准确的说,是汇聚向双手上的宝鼎和兽皮。

而这时,宝鼎当先发生了变化,只见原本被光芒掩盖的宝鼎上,九枚功德印再度显现出来。但这一次,功德印的出现,却并非是开启宝鼎的封印,而是一个接一个,化成粉末,飘散一空。

失去了功德印的宝鼎,在神芒的刺激下,仿佛发生了质的变化,连鼎盖上的灵娇,都因为神芒的刺激,也突然出现了异变,灵娇的身躯骤然金光灿灿,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金色的雕像。

与此同时,秦刺右手上的兽皮在神芒的刺激下,也同样发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只见这块变异的兽皮上,漂浮的所有的《易筋经》全篇金光大字,突然间,光芒大放,每个字符都单独漂浮出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每一个字符上,都凝聚出了法则之力。

当兽皮上漂浮的所有字符,都凝聚出了法则之力以后,这些字符,忽然重新缩回到了兽皮当中。兽皮完整的摊开,一篇《易筋经》口诀,清晰的烙印在上面,但是兽皮的形态却迅速发生着变化,化为一本书,书卷上陡然出现四个大字《法则总纲》。

就在保定和兽皮同时发生奇妙变化的同时,从两者之上,传递出了一股浩瀚的信息,直接灌入到了秦刺的识海中。这股信息的出现,让秦刺识海中的神位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只见那块神位突然破碎,形成一团如同星云一般的存在,盘桓在秦刺的识海中央。

秦刺的意识陡然一沉,旋即,无数的信息在脑海中反复出现,他的脸上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渴望知识的人,突然间,遇到了一个收藏无比丰富的图书馆一样,他尽情的吸收着这些信息。

而沉浸在这种变化当中的秦刺,却没有发现,整个神山领域,也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在里面还不明显,但是对于神山领域外的人来说,这种变化,就变得非常明显,足以骇人。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近在咫尺的盘古和夏纸鸢,俩人原本是在神山领域外等着秦刺,但突然之间,从那星云一般的神山领域中,传出了一股无比苍茫的气息,这股气息压制的俩人不断后退。

最后是盘古强行运转神力与之相抗,才算是稳住了手脚,而夏纸鸢也是依靠着盘古,才能勉强站住脚。这俩人因为秦刺的缘故,对于神山领域的变化,都是相当的关注,夏纸鸢更是非常担心。

短短的时间内,俩人眼中星云一般的神山领域,突然开始凝缩,凝缩成一团,变成了一个发光的圆球。在这圆球之中,能清晰的看到种种神妙的景象,也有不计其数的法则奥妙在其中演算。

盘古震惊了,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指着那圆球状的神山领域,急促的说道:“这……这难道是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出现了。”

就在盘古发出这样疑问的同时,整个神界,无数的神人都被惊动,他们齐齐将神目投向了神山所在的方向,短短的时间内,无数的神人出现了神山领域旁,女娲,伏羲,共工,祝融,等等天神,不计其数。

“是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出现了么?”

无数的神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些疑问被神人不断重复之后,竟然形成一个个硕大的音符,在神界徘徊。

女娲第一时间来到了盘古身旁,劈头问道:“里面的是那个小子么?”

盘古苦笑道:“不错,就是那小子。”

女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难怪之前就觉得那小子很不一般,作为一个新神,居然能

文学

硬抗神界规则,带人飞升,现在看来,果然是非同凡响。”

说到这里,女娲响起了什么,朝盘古道:“听说法则总纲和融神鼎当年突然消失,莫非就是被这小子得到了?”

“只有这种可能,否则没道理这秦刺一进去,神山领域立刻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盘古点头道。

女娲眼中露出一缕精光,“这么说,莫非这小子就是天定的神君,手握融神鼎和法则总纲,那就是神君,统领整个神界啊。”

盘古斟酌道:“这也很难说,就看他能不能顺利拥有封神榜。”

夏纸鸢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本着对秦刺的关心,她紧张的开口道:“我能插个话问问,你们所说的神君啊,融神鼎啊,法则总纲,还有那什么封神榜的,都是些什么吗?”

女娲似乎对夏纸鸢很有好感,闻言笑道:“小姑娘,你可有福气了,搞不好你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神君。至于神君是什么,这还用问么,神君就是整个神界之主,统领神界,是这宇宙洪荒最高的存在。”

说着,她顿了顿,又道:“至于法则总纲和融神鼎,那都是传说之物,拥有这两样东西,才能成为神君。法则总纲是所有法则的汇总,所有法则都要受到它的控制,拥有它也就能运用控制所有法则。而融神鼎便是惩罚罪神所用,神虽不死不灭,但融神鼎却可以将其融化成虚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