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汁小说,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2021年2月1日
公共场合高HNP: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2021年2月1日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第一章

“晏城哥哥尝一颗吧?”穆锦希拿起一块柚子糖递给苏晏城,这是之前她和钟安宁一起做的。

成年后的苏晏城不太爱吃甜食,但穆锦希喂过来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晏城就着穆锦希的手把那一颗柚子糖吃下。展开笑颜道:“很甜,很好吃,还有淡淡的柚子的味道。”

穆锦希现在的心思不在苏晏城评价她做的柚子糖好吃,而是刚才苏晏城倾身过来的时候,虽然没有碰触到她的指尖,但是距离也够近,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好害羞啊。

穆锦希蜷缩回手指,说道:“晏城哥哥喜欢就好,可以带点回去给瑶瑶尝尝。”

“嗯,好。你的脸怎么红了啊?是发烧了吗?”说着苏晏城伸手去摸了一下穆锦希的额头。

穆锦希气郁,刚感觉这人好会,结果又变得像块木头疙瘩。

穆锦希伸手将苏晏城的手拿下来:“我没发烧,可能是今日穿的厚了些。”

苏晏城反手握住穆锦希的手说:“那为何手掌还是如此冰凉?”双手握住穆锦希的双手,叮嘱道:“天渐渐冷了,出门记得拿上汤婆子或者带上手套。”

穆锦希看着这人认真的为她暖手的样子,刚才的一点小气也没了,本来就没有下去的胭霞要在脸上挂好久了。

撒娇语气的说:“知道啦。”

“我以后会监督你的。”

以后~这个词光是想一想穆锦希就露出甜蜜的微笑,真是万分感谢老天又给了她重来的机会。

穆锦希也没沉迷在爱情里多久,她约苏晏城到这里是想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第二章

我醒过来了,在红叶谷中一处僻静的山谷中。

第一时间看到的人,却是雪狼。

哦!雪狼,我想起来了。

那个在天狼山见过的,羞涩善良的年轻狼族。

那个时候,我在天狼山被魔弦虐待,他对我相当照顾,我欠他一份情。

天狼山一别数月,我和魔弦回到望月楼后。

因为魔弦对我的安全,相当在意,他是外臣,我和他倒真没机会相处过。

眼下看到他,我尽管意外,却相当安心。

雪狼,我知道他对我,从来没有恶意。

就算那个时候,面对魔弦的淫威之下。

他却秉承着起码的良知和善意,不顾自身安危,对我多番维护。

他看我醒来,第一时间抢上前,将我扶了起来。

又体贴地喂我喝了一口水,我摇了摇依旧有些昏昏沉沉的头。

有些诧异地问他:“雪狼,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唔!我一边对他说着话,一边努力回忆起,我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

对了,那个时候,我在干什么?我在和魔弦……

我的脸孔微微一热,随即而来的,是一阵恐慌。

不对!有什么不对,那个时候的魔弦,绝不会让我离开他。

也不会让我和雪狼在一起,他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下一秒,我猛地坐直身体,一把抓住雪狼。

大声问道:“雪狼,告诉我,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魔弦……魔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怎么了?不行!我要去找他……”

意识到魔弦可能出事后,我开始心急如焚,一边连声追问着雪狼。

一边站了起来,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去找寻魔弦。

雪狼脸色凝重,他一把抓住作势欲走的我。

语气中充满了难过,他欲言又止:“月姑娘,你不能去!他……他不是魔弦陛下……”

我身体一晃,脚步一个趔趄,几乎栽倒在地。

那一刻,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听到了什么?

雪狼他在说什么?什么叫做他……他不是魔弦?

那一刻,我心中的信念开始轰然破碎。

我的心脏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牢牢握住,压迫得我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猛地抬头,用力抓住雪狼,身上气息暴涨。

雪狼被我的威亚吹得有些摇摇晃晃,我盯着他。

看着他眼中厚重的愧疚,一颗心沉入谷底。

我眯着眼睛,眼神中酝酿着愤怒的雷霆,吼道:“雪狼,你刚才说什么?

再说一遍!你说的他是谁?魔弦在哪里,告诉我!”

那一刻,雪狼的眼中有星星点点的泪光涌现。

他看着我,眼神中划过一丝怜惜。

突然,我感到了一阵恐惧,他这是?

我看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他这是?他这是可怜我?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是这个表情?

我几乎疯了,得不到答案的郁闷,让我勃然大怒。

我眼神狰狞,猛地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我的丹田中,开始疯狂地旋转着我的灵力。

阵阵恐怖的威亚开始在我身体中爆射而出,我的威亚几乎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的身上激荡着疯狂的气旋,以我为中心,开始酝酿着一阵阵狂乱的风暴。

这个时候的我,满身戾气,黑发纷飞。

我盯着雪狼,眼神中的满是冰冷。

我只知道,如果他敢骗我一个字。

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我冷酷地看着他。

语气平静,可雪狼应该知道,我平静的语气比刚才的怒吼更可怕。

我轻轻问道:“雪狼,他是谁?告诉我,魔弦在哪里?”

雪狼看着我,如果我没有看错,他的眼角有一滴清泪滑落。

我惊呆了,他的眼中没有畏惧。

只有怜惜,他拼命顶着我的威亚,轻轻开口了:“月姑娘,对不起!

我们骗了你,他是魔笛,魔弦陛下……他失踪了,生死不知……”

雪狼的语气很轻,他说得很快,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而他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声声惊雷在我耳边炸响。

他的话击碎了我所有的美好,那一刻,我的世界支离破碎。

我只觉得我的心被重重一击,一道强悍的气息,朝我的心脏猛击过去。

我那刚刚拿出了碎心石,好不容易修补的心,瞬间千疮百孔。

痛得我几乎不能呼吸,我猛地跪倒在地,徒劳地握住我剧烈震荡的心。

雪狼失去我的控制,坠落倒地。

他惊恐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我,扑了上来。

将痛苦不堪的我抱在怀中,连声呼喊:“月姑娘!月姑娘……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

灵轩大人告诉我,如果他没能回来,就让我告诉你所有真相……”

我拼命调动灵力,努力压制住心腔的激荡。

我的全身开始透出星星点点的幽蓝火焰,这该死的修罗双生花。

我已经摆脱了它千年的折磨,可我没有想到,在我拿出碎心石这么短的时间。

它就用这种方式,提醒我,它的存在。

它是想告诉我,它才是我的主宰。

只要有它在,我就永远没有办法做自己的主人。

它在提醒我,原来我的感觉没有错,陪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我爱的人。

那一刻,我无比后悔。

我不是后悔拿出碎心石,我不是后悔它此刻带给我的痛苦。

我真正后悔的是,我没有坚持我的感觉。

回到魔族的第一时间,我就应该拿出碎心石。

如果……如果我能早点拿出碎心石,或许我和魔笛。

我和魔笛就不会…….

想到我和魔笛已经做过的事,那一刻,我五脏俱焚。

我终于控制不住双生花的毒,在我全身肆虐。

它美丽的幽蓝火焰开始燃遍我全身。

让我生不如死,那种痛,比我在梨花谷被魔弦伤害的痛,猛烈一千倍。

倔强如我,冷傲如我,终于也抵抗不住那样的痛。

因为在那种摧枯拉朽的痛中,我越发清醒的脑海中。

一遍遍重复告诉我的事是:魔弦生死不知,而我,和魔笛在一起了。

不管他活着,还是死了,我会永远失去他。

我失去他了……就算他活着,我将永远没有面目面对他……

我失去他了……

那一天,我最后听到的声音是,雪狼绝望的呼喊。

我眼前一黑,我的世界开始一片黑暗。

*****************

一天一夜,魔笛负伤在床,却没有等到梵月。

而他心上的暗夜晶兰,开始变得黯淡无光。

一丝恐惧开始攫取了他的内心,她不见了。

她没有来找他,强烈的不安终于让他按捺不住。

他亲自带队,带领魔族的军队搜寻魔族的所有领地,找寻梵月的下落。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第三章

童晚想摇头的,结果还没有摇头,就看到凌轩已经上了那个属于他自己的专属电梯。

童晚站在原地默默的懵比,这家伙,都不给自己拒绝的机会。我就不去,我看你能怎么着。

童晚暗自下定决心,随后自己独自的上了员工电梯。电梯一打开,童晚就看到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一身灰色西装,周身温和气质的男人站在电梯里面,男人看到童晚后,眼镜一亮,打量了一下童晚开口道:“你是,新来的?”

童晚看了看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人,用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的疑惑。

男人见状,笑了笑,说道:“就是跟你说话呢。”

童晚点点头,说道:“你好,我叫童晚,今天第一天上班。”

男人听到童晚的话后,神情一愣,开口说道:“童晚?”

童晚见男人好像认识自己,心下一惊,这人不会是知道自己吧?

“总裁还在吗?”男人转移话题问到。

童晚一愣,随即摇摇头,说道:“他刚走。”

男人见状,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到:“你是要下班?”

童晚点点头,见男人还不从电梯里出来,直接走进电梯,说道:“你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就下去了。”

男人笑了笑说道:“我上来找总裁,他现在走了,我自然是也要下去的。”

童晚见状,直接按下一楼的按钮。

男人看了童晚一眼,开口问到:“你是童晚?”

童晚眉头微拧,侧头看了男人一眼,眼神里有一丝疑惑。

男人见状,笑了笑说道:“啊,我是杨浩淼,之前听他们提起过你,你这是来凌氏上班了?”

童晚听完杨浩淼的话,歪了歪头,看着杨浩淼点点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杨浩淼见童晚这样,随即也不再说什么,空气中泛起一丝丝的尴尬,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童晚率先走出电梯,发现杨浩淼居然也跟着出来了,童晚也没有在意,直径拎着包朝着地面停车场走去。

童晚刚开车上路,就看到凌轩的车停在停车场出口不远处,童晚翻了个白眼,停在凌轩的车旁边,按了一下喇叭,随后放下车窗,问到:“你怎么还不走?”

旁边的车后窗在童晚按响喇叭后就落了下来,凌轩坐在车后,看着对面坐在主驾驶的童晚,皱着眉,不悦的说道:“系上安全带。”

童晚听到凌轩的话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果然没有系安全带,傻笑了一声,赶紧系上安全带,随后问到:“等我呢?”

凌轩点点头,说道:“走吧,回公寓。”

“我昨晚就没在家,今天还不回去,爷爷会担心的。”

“我跟你爷爷说了,他知道你跟我在一起,而且很放心。”凌轩开口说道,淡漠的语气让童晚听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些小兴奋的。

既然如此,童晚也不在找理由,挥了挥手,示意凌轩往前走,她会在后面跟上的。

凌轩见状,对这凌九开口道:“开车

文学

。”

这天,正在工作的童晚,突然被杨浩淼打断,童晚抬起头,看向一脸笑意的杨浩淼问到:“杨顾问,你有事吗?”

杨浩淼一脸温和的看着童晚,说道:“这份文件,你帮我送到总裁办公室,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来不及了。”说完扔下文件就快速离开,留下一脸雾水的童晚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文件。

文件上面有一个童晚无比熟悉的logo,童晚挑眉,圣光的文件?这人有这么急吗?走两步路就到了,干嘛非让她送进去。童晚一脸疑惑的拿起文件,朝着凌轩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童晚抬起手,敲了两声门后,还没有等里面传来声音,就直接推门进去,结果一进去,童晚就看到了琳达前倾着身子,不知道再跟凌轩说着什么,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几个,“汹涌澎湃”的样子,直接印入了童晚的眼里。童晚愣了一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脸上的不悦瞬间显现出来。

琳达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尴尬的站直身体,又慌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俩人做了什么突然被人抓包的样子,这时候凌轩突然抬起头来,看到童晚一脸不悦的站在门口,开

文学

口问到:“怎么了?”

童晚听到凌轩的话,语气不善的说道:“杨顾问让我送来一份文件,抱歉,打扰了。”说着,童晚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就想出去。刚走到门口,童晚发现凌轩也没有叫住自己,心里的小火苗蹭蹭蹭的往上涨。童晚停住脚步,转过头,看向琳达,开口说道:“我有事跟总裁说,你先出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