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系、用力啊
2021年2月1日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2021年2月1日

乳汁小说,按着腰撞进去bl文库

乳汁小说 第一章

距离与魔幻九王的约战,仅仅只有五天的时间了,当初秦文放下一个月灭魔幻的豪言,也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着一定的把握。

在这段时间里,月光的发展一日千里,任静简直是看着月光,从一个新生儿般的存在,一直成长到现在的巨无霸的,而就在这一刻,月光终于达成了它的第一个目标!

那就是建设值达到了一千万之巨!

建设值一千万,人数五万,缴纳一百万金币,便是能够升级成为六级公会了!

六级公会,目前黑暗阵营仅仅只有五家,分别为狼窝,魔幻九王,金钱帮,幽冥鬼爪和花前月下五家顶级公会,所以六级公会,同样也是顶级公会的象征。

之前的月光,除了公会等级之外,几乎是各方面的指标,都达到了顶级公会的标准,唯一限制的便是公会等级,而在这一刻,这个指标也终于即将完成,本来按照计划,这个时候,月光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升到六级公会,普天同庆的。

但是可惜,跟计划有一点出入的是,秦文现在依旧没有回来,没有会长,公会便是无法升级,月光想要真正的升为六级公会,必须得等到秦文回来不可。

山德鲁的传承之久,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天了,一开始任静还嘱托秦文不要惦记公会的事情,专心拿传承,但是到了现在,任静也有些忍耐不住了,身为会长,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不在,实在是有些不正常,而且现在有好几件大事要让秦文处理。

除了公会发展的一些决策问题,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了,一个是升级六级公会,另一个,则是带领月光倾城与魔幻九王一战!

“只有五天时间了……你来得及出来吗?”现实中,任静与秦文通着电话。

闻言秦文只能苦笑:“我也说不准,不过,很悬,到现在,我也还没有看到击破一百二十级亡灵的契机,而且,冥界之试炼还只是第四关,谁知道后面还有几关,还会有些什么考验……”

是的,现在困住秦文的,还只是考核的第四关,秦文相信,山德鲁的考验,绝对不止四关这么简单,后面肯定还有的,所以即便击破了一百二十级的亡灵,他依旧无法脱身。

虽然早知道是这个答案,但是真正听到之后,任静还是有些无奈,不过她咬了咬牙说道:“没关系,你继续吧,月光有我撑着!大不了,大不了跟魔幻九王的战斗拖一段时间,虽然,对声誉和士气有些影响,但是也没办法了。”

任静的选择,是最为无奈的一种选择了。

秦文沉吟了一下,开口道:“要不这样吧,我传位给你,你成为会长,那样升级工会,带领月光跟魔幻九王开战,就都没有问题了,反正有天狼他们帮忙,相信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不过秦文的提议刚刚说完,便是被任静一口否决了。

“不行!会长绝对不能换!会长一换,月光就危险了,别人指不定以为月光出了什么问题,甚至会猜测我们两个夺权什么的,到时候不用打,只怕自己就垮了,我宁愿等,也不会瞎折腾的,放心吧,现在你的等级在稳步上升,已经拉开第二名一大截了,无数的玩家盯着呢!只要你的名头还在,月光就会一直稳如泰山!”

乳汁小说 第二章

“我的身手不差的。”木鱼想到自己在大洋工厂的遭遇,忙又解释道:“大洋工厂的防御严密的厉害,但是如果有确切的情报我也不会中毒。”

看着木鱼真诚的目光,江霖最终还是同意了。

从金纳德星到戈斯星并不太远,乘坐星际列车,大约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

江霖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两个替换用的机甲模型。

“他们一共买走了两个,两个都要替换掉,别的事情不用你做,换好模型就走。”

“嗯。”木鱼点头应和。

晚上九点。

木鱼回到了店里。

“一切顺利,这是两个调换过的机甲,你看一下。”木鱼从自己随身的空间压缩球里,将两个店铺里售卖的机甲拿了出来。

江霖拿在手里检查了一下,确实是他之前卖给对方的两个。随手递给雅贝拉,这才说道:“这两个销毁吧,然后通知有个预定客户,一周后可以到店里来拿货,同时给加盟商说,三天后给他们发货。”

……

回到学院,尼尔森和阿尔维斯已经在3号宿舍等了。

“尼尔森,明天你就可以去学院举报了,物证就是你从马歇尔店里买的机甲模型。”

在江霖的设计中,尼尔森这一环视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当初在罗布星他也参与了项目,所以知道其中的一些结构也属正常。另外尼尔森在机甲维修系也是佼佼者,能看出端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到时候看马歇尔和阿尔契德怎么办。

不过,这件事江霖提前跟凡妮莎说了一下,具体内容倒是没有告诉凡妮莎,只说是如果阿尔契德要动他,那他必定会反击。

凡妮莎不仅没有阻止江霖,还说让江霖好好发挥,她是很想看阿尔契德吃瘪的。

第二天,学院里一如往常。

江霖和他的小伙伴们正在上实践课。

学院的低年级实践课,其实就是给出一大堆零件,然后导师会公布今天要组装的部件,根据课程的安排,一般都是小的部件,一下午就能完成的那种。

这样所有人都必须在课上完成零件组装,也就大概率地拒绝了,下课后请人帮忙或者是跟着优秀学生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照抄的可能。

塞西莉亚看着这堆零件就头大,她现在真是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机甲设计系,至少不用天天对着这些破铜烂铁。

不过好在,这次的课程任务是两两一组的,导师十分“凑巧”的将塞西莉亚跟江霖分成了一组。

这里头要是没有凡妮莎的关照,江霖是怎么都不信的。

“塞西莉亚,你去找两个这样的零件出来。”江霖把一枚形似弯月,上面带圆孔的零件放到塞西莉亚面前。

如今塞西莉亚也就能做做这种活儿了,让她上手的话,那简直就是灾难。

想来梅瑟尔家也没想让塞西莉亚在这里真正学习维修知识,不过是希望她到这里进行学习这个动作罢了。

开始塞西莉亚还以为是自己的抗争起到了作用,但是之前几次假期回家,她越发觉得这可能是家里安排好的。

可是不论她怎么询问母亲,母亲都不承认。

塞西莉亚正在纠结这件事,江霖的话她是一点没听见,随手拿了两个零件摆在江霖的面前,“给你。”

江霖看着桌上一个齿轮形的零件,另外还有一个三角形多孔的零件,叹了口之后,自己去零件堆里找出了要的东西。

“塞西莉亚,你想什么呢?”江霖随口问道。

塞西莉亚将两个完全不配备的零件,狠狠地怼在了一起,“我在想,母亲让我来上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乳汁小说 第三章

韩悼也的反常并没有让林蔚然产生任何迟疑,在真正死亡之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怪物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比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鸠占鹊巢的顾命大臣来说,直接和朴槿惠进行合作的确是最稳妥也最有效的继承方式,而一直以来担任牵线搭桥的他,不过是这场交易中多余的第三者。

林蔚然点燃烟草,深吸了一口,目光望向跪在地上不停发抖的那一行男人,他身旁数次递上电话的西服男从身上取出行刑的工具,正是和杀死韩似道同型号的瓦尔特p99。

林蔚然接过手枪,上膛瞄准,没有丝毫迟疑,他想着韩悼也或许也并非那么冷血,这个地点,这把手枪,不就是在向他提醒杀死韩似道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吗?只可惜,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和儿子的死相互叠加还是让这位可怕的对手失去了冷静,哪怕是处处安抚他都不会完全放弃戒备,这种好像示威一样的提醒,自然要还以颜色的。

林蔚然扣动扳机,闪烁的火光在夜色下十分醒目,巨大的枪击声通过手机传达到病房内,让听到的人脸上都升腾起兴奋的红光。

韩悼也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相比林蔚然需要千般谋划才能走到的今天,过往数十年的打拼给了他稳坐钓鱼台的资本,计划很是简单,掌握林蔚然犯罪的证据,釜底抽薪的联合朴槿惠,待婚礼过后,林蔚然不管身死还是入狱都无关紧要,那时候的韩唯依非但有政权做为继承的保障,林蔚然的新韩也将交给他的妻子,法律上的第一继承人。

屏幕上。每当火光闪过,就有一个人抽搐倒地,手机镜头传递的画质非常糟糕。暗淡的灯光更是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韩先生。”郑道准皱起眉头,似乎比韩悼也更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

“不用担心。在场的每个人都是目击证人。”

郑道准稍稍安心,转而笑道:“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合作就再没有任何阻碍了。”

枪声停了下来,屏幕上也再没了枪口喷射火焰的闪光,处决完毕的林蔚然就站在距离镜头不远处,还是那么模糊。

韩悼也亲自将备份交给了郑道准:“合作愉快。”

郑道准看着备份,视偌珍宝:“长官会很高兴的。”

两人相视微笑,可惜好景不长。房门再度大开。可这一次进来的人却是门外那些保镖无法阻止的,韩唯依看向韩悼也,也看向郑道准,目光中带着深深的讽刺。

“看你们的表情,好像我不该来。”

“唯依!”

“是,父亲。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

韩悼也皱起眉头,屏幕中林蔚然走向镜头。

“做完了。”他平静说道,似乎刚刚并不是杀人,而是吃了顿晚餐。

不用韩悼也吩咐,手机被挂断。屏幕上一片漆黑。

“我好像没见过你。”韩唯依看着韩悼也身旁那秘书一般的男人,挑起眉头:“你是下一个李光斗?”

“唯依!”

“除了叫我的名字您能过跟我说些别的吗?”

房间中安静下来,这对父女之间对峙的气氛让人感觉到有些窒息。

郑道准对韩悼也微微鞠躬:“韩先生。其他的事我会处理,先告辞了。”

他走出病房,带着备份。

病房中最终只剩下这对父女,韩唯依走到窗前,关上窗户,拉起窗帘,韩悼也在

文学

期间只是对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怒目而视。

“你不要插手。”他说:“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不懂,就看着。学习,你脑子不笨。学会这些也不难。”

韩唯依穿过病房,关上房门。这里是只有vvip才能使用的特高级病房,韩国到处都是这种东西,韩唯依讨厌这种噱头,似乎人们多有钱必须在身上印下标签似地。她回到病房中,站在维持韩悼也生命的那些机械前,按下第一个开关。

“你在干什么?!”

韩唯依置若罔闻,vvip的特高级病房有一点好处,哪怕是放一只被穿透喉咙,采用慢放血屠宰方式的活猪进来,外面的人也听不到一丝声响。

“得到回答,父亲。”

韩唯依说着,关掉第二个开关。

帮助韩悼也呼吸的器械停止,即便想吼叫,这个曾经无比强大的男人也叫不出声来,他此时正被窒息感包围,透析的停止也让他的新陈代谢几乎停止,仪器上关于生命指标的个个数值都在下降,韩唯依来到第三个开关面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韩悼也。

无论林凌薇形容的帝国多么庞大,一手缔造这一切的男人的生命此时正被握在一个女人手上。身为这个女人,韩唯依能感觉到权利正被握在手中,而透过韩悼也那带有强烈求生意志的眼神,她似乎能看到她真正掌握住这份权利时的身影。

第三个开关,控制韩悼也的心脏,韩悼也的所有健康问题都来源于心脏,糟糕的体质让他无法手术,连接进他体内的管子中有两根负责帮助他脆弱的心脏运送血液到全身。

韩悼也胀红了整张脸,却吐不出一个字,他甚至连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

韩唯依轻轻坐在病床上,眼神放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显示器上韩悼也的生命指标仍在下降,因为氧气饱和度降低,他甚至翻起白眼,他的手一点一点在质地极好的杯子上移动,凑近他女儿的手。

感觉到触碰,韩唯依低头看去,那只父亲的手非常丑陋。

“如果要对付他,我会自己动手,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您都不能再插手,即便要找朴槿惠合作,我们也应该直接找正主。因为如果连面对她的胆量都没有,就算是我得到了全部又有什么用?”

韩唯依反握住父亲的手,低头说道:“继承的事我会按部就班。但我必须知道全局,因为您现在只能信任我。也只剩下我可以信任,我可以告诉您,类似李光斗这样的人,如果我再见到一个,下一次您就不会这么好运气了。”

韩悼也奋力睁大眼睛,却说不出话来。

韩唯依这才看来,黑色的眼眸无比深邃,好像林蔚然的眼睛。

“同意就眨眼。”

韩悼也用尽全身力气。眨眼。

……

轿车在夜色下行驶,郑道准努力掩饰着激动,比起一届辅佐官他对政治显然有着更大的野心,如果不是数年前林蔚然突然横空出世,一手操持了政党资金来源的他恐怕已经成为了大国家党事务秘书长,这个头衔不单单代表了身份的变化,更手握竞选委员会挑选公荐名额的权利,换而言之,高高在上的国会议员们每当到了任期再选举的时候,都会有求于他。

如今。从数年前开始遗留下的隐患终于要被扫除干净,剩下的高棉药不过是个武夫,有了韩悼也的联合资金系统会得到质的飞跃。从事务秘书长到国会议员的过度会非常的轻松和惬意,再加上如果长官赢得了大选……一个男人厚积薄发走上巅峰的人生,似乎就就在眼前了。

手机响起,郑道准看了眼来电显示,嘴角挂起自信的笑容。

“早放弃一些多好,还能剩下钱和你的女人们。”

想着听筒那头林蔚然的表情,郑道准把玩着手中的备份,望向车窗外,心情大好。“其实仔细想想,帮你也不是没好处。但是没办法,你我一开始就站到了对立面上。所以,走好,回到你该呆着的地方去。”

“很抱歉,其实,我也不想用这种方法的。”

“什么方法?”

听筒中没了声音,郑道准却开始紧张起来,他想着是不是前些年操持国大华一干人等操作资金时留下了什么把柄,或者是家中的妻子又收到了什么不明不白的礼物,这些陷阱,在从政这些年中本就踩了个一干二净,吃一堑长一智到如今,早就没犯下这些错误的可能了……直到听筒中突然传出一个少年的声音。

“爸爸,救救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