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白洁与高校长
2021年2月1日
打工妇女不戴套、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2021年2月1日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哪种女人一摸就有水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此时七煞星海葵阳涯之上,昔日云涛与几位岛主论道的凉亭之中,一名头戴羽冠的山羊胡男子正坐在凉亭中央轻摇玉扇,面无表情的望着凉亭之外,被人押着跪在地上的庚金老人。

他旁边的石桌上,一枚被捏碎了的玉蝉挣扎颤动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在这山羊胡男子的大腿上还坐了一名身材婀娜,人首蛇身的美丽女子。

女子柳腰盈盈一握,双臂环绕在山羊胡男子的脖颈处,双腿浑圆修长,穿着一身开叉到大腿位置的绿袍,宛如白玉一般的细腻洁白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晃人耳目。

在其后面,站着一名身披金甲,身高不过两尺的魔童。

若云涛在此地,定能一眼认出,这名魔童正是他当初在截阳真人洞府之中遇见的那个雷灵之主!

女子纤纤玉指端着一只玉盘,盘子里放了几颗红色能量丸,这些能量丸不是别的东西,竟然是一颗颗修士的金丹!

她玉指轻捻金丹,喂到那山羊胡男子嘴中,男子仿佛吃糖果一般,咔嚓一声便将金丹咬碎吞入腹中。

女子一双媚眼望着跪在地上的庚金老人娇笑道:“我师傅来你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就搞这些东西出来招待?是不是不想活了?”

庚金老人满是无奈,道:“小人真的已经将所有家底都拿出来了,几位前辈若还是看不上眼,我便再也没办法了。”

“你还敢顶嘴!”

啪!

庚金老人刚说出这句话,那人首蛇身的美女直接扬起一巴掌,在虚空中形成一道劲力扇在庚金老人脸上,庚金老人堂堂大乘一重天修士,竟根本来不及躲避,被扇倒在地。

“不知尊卑的狗东西!信不信我杀了你!”蛇蝎美女眼眸中露出一抹杀机。

“行了!阿离,此地比不得我们道尘仙界,出不了奇珍倒也算正常,料来他应该没有藏私。”

山羊胡男子吃着金丹制止道。

“那我们还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嘛?师傅你可别忘了咱们还有任务在身,耽搁太久会不会出什么岔子?”阿离疑惑问道。

山羊胡男子指了指身后站着的魔童道:“为师这次来到这片洪荒星海,意外感应到我那徒儿截阳的洞府所在,在他洞

文学

府之中发现了这头雷劫之灵,从这雷灵的记忆中我得知有一名叫做云涛的小修士手上掌握着一件洪荒仙灵宝,若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禁魂书!”

“我那徒儿截阳的洞府之中,有一处传送阵正好通往这七煞星海之中,没想到我一路找来,果然找到了线索。”

“看样子这件洪荒仙灵宝与我有缘!”

山羊胡男子捏着胡须轻轻笑道。

“洪荒仙灵宝!”

阿离眸光一亮,洪荒仙灵宝可是天地至宝,在道尘仙界中,也没有多少人掌握。

她开心的搂住山羊胡男子的胳膊,娇笑道:“师傅,以您老人家的实力,若再获得一件洪荒仙灵宝,怕是长生境中无敌吧!”

山羊胡男子呵呵一笑,未置可否,只是伸手在阿离的怀兜里狠狠捏了一把,阿离顿时双眼迷离,眼波似水潺潺。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唐军和方玉婵订好在5月18日完活,两人这几天心情说不上有多好。

方玉婵每天都是嗲声嗲气的叫老公,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唐军是出口就是老婆,感觉两人都已经结婚似的那么亲热。

晚上的时候,两人刚吃完饭,唐军就问方玉婵,看看还有落下的朋友没送到请帖吗?最好不要落下任何人,这样大的事不叫对方就是对人家的不尊。

方玉婵说我的朋友已经全部到位,不该叫的也是我不想叫的。下来就看你的朋友都通知到位没有?

唐军一边剔着牙一边在想,瞬间把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没有觉出落下谁。

方玉婵忽然问你通知你爸没有?

唐军点了点头,说这样大的事我哪能不通知我爸?上个月就给我爸打电话了,估计这一两天就到了。应该在北京下飞机,到时候和我妹妹一同来。

方玉婵只能想到唐军的父亲,别人再也想不到了。她然后看了下单子,算计了下自己的朋友,总共有一百八十个。唐军的朋友是二百五十个,这样加在一起就是四百三十个。

如果按十个人一桌算,也就是四十多桌。不过订饭店的事都是唐军一手操办。就选在了二小的悟空饭店里。

饭店环境与档次都没得说,二小又是唐军的好朋友各方面更让人放心。

过了一会儿,方玉婵又嘱咐唐军,只剩下三天啦,你还不打电话问二小准备的怎么样了?

唐军说是我的朋友他会为我操心的,不用催促他,这些事你都放心好。让我看你还是把自己的事做好为主,比如18号那天去哪家美容店化妆,穿什么衣服更美观?这都是你急需要做得事情,懂吗?

方玉婵笑了,这些事我的妹子们早为我安排好,不需要你操心的,做好你自己的事便可以了。

唐军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脑子也不知在想些啥,总得来说结婚是个美好的事情。

这时,电话嗡嗡的响了。唐军拿起一听,是妈妈的保姆打来的,她只说一个唐总,就哭了起来。

唐军惊了一跳,知道肯定是母亲出什么事了?赶忙心急的问妹子你不要哭,遇到什么事了,快跟我讲?

保姆哽咽的说今天早上起来,看了一眼阿姨,谁知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听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唐军当场就被吓懵了,手指颤抖了几下,手机哐当掉在地上,然后重重的靠在沙发上。

大脑就好像失忆,傻傻的靠在那里不动了。“怎么啦?究竟发生什么事?快说话啊?”方玉婵被他的神态搞晕了头。

唐军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心口阵阵酸疼,他想回答方玉婵都痛苦的说不出话。接着,眼泪刷的一下倾泻而出。

然后用手猛拍自己的后脑勺,“妈妈,你不该走啊,怎么也等我把婚事办完吧?我还没有开始对你尽孝心,你就匆匆离开?哎呀,老天爷太不给力了,简直是灾难啊。”

方玉婵立刻明白了,原来唐军妈妈死了,她顿

文学

时也被刺激了一下,心口酸酸的滋味,眼泪哗啦流了出来。

“这是怎么搞的?为何在这个时候要死人?还有三天我们就要结婚,现在却遇到丧事,这简直太不吉利了?”方玉婵内心里不停的唠叨。

唐军稍缓和了一下情绪,忽地站起来,穿上衣服就走。“你干什么去?”方玉婵问。

“去我妈那里,给她老人家办理丧事。”唐军很低调的说。

“我也去,你稍等我一下。”方玉婵说完,快速去穿衣服。唐军站在门口,本想推门出去又返了回来,立刻掏出手机给二小和薛松他们去电话,说我妈妈去世了,过来帮忙吧?

对方都很惊讶,因为唐军马上要结婚了,在这个关键时刻出了这样大的事,真是令人吃惊。

二小还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得到的这个消息?唐军说我也是刚知道的,什么也别问了,快过去吧,现在正需要人帮忙。

放下电话,方玉婵已经收拾完毕,她不像平时出门要细细的化妆,今天日子特殊,只换了身衣服就匆匆出来。

两人下了楼,谁也没话,驾车直奔母亲家驶去。

唐军这些日子真是个倒霉蛋,公司本来运作的很好,不料遇上了金融风暴的大冲击,几个月不到就宣布破产。

接着,他要和方玉婵完婚,这又遇到母亲病故。这一连串的事情搞得他精疲力尽,生活的极为不开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