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招口爱技巧带图,第二书包高辣网文
2021年2月1日
禁忌伦h、人妻合集500章
2021年2月1日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呀,秦师兄……”

秦风从青城堡垒内部分给自己的房间里走出,准备去外面走走,结果刚出房门,就听耳畔传来一个俏皮的声音。

他开始还以为是某个一起去中域游历的弟子呢,结果扭头一看,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造化一脉的真传弟子怜星。

听到怜星喊他师兄,秦风不由脸上一红。

“怜星师姐勿要戏弄小弟了。”

秦风连忙说道:“当初小弟刚入宗门,修为低微,眼界短浅,不知师姐的深浅,冒犯了师姐,还请师姐勿要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嘻嘻……”

怜星那张巴掌大的稚嫩小脸上满是调皮笑意,眼睛里透露着好玩的神色:“秦师兄……”

话音未落,见秦风满脸尴尬,不由嬉笑两声,最终还是改了过来:“当初的事情秦师弟不用介意,些许小事何须放在心上。”

“师姐心胸豁达,小弟佩服。”

见怜星不再拿称呼的事情戏弄他,秦风这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秦师弟这是要去何处?”

“我去外面走走。”

“哦,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呀!”

怜星欢快的犹

文学

如一个小姑娘。

或者说,她的心性依旧停留在少女时期的模样,并没有因为修为进步神速就有所改变。

这很正常,修士随着修为进步,不仅身体会保留在年轻时的状态,甚至就连心态也会如此,因为这样更加契合他们所修道路,保留本心也能让他们不忘初心,不至于因为久远的寿命就将自己变成了那种对待万事万物都处于漠视的态度。

虽然说冷眼淡看风云,万物不萦于心乃是许多存活久远的老辈大能修士的常态。

但太上忘情,终究少了许多乐趣,所以很多修士都会保留本心,何况修行界还有许多功法传承追求的也是本心!

这也是修行界中为何会有那么多喜欢游历红尘的老前辈。

何况,怜星本身的年龄也不大,放在修行界中依旧是最年轻的一辈。

两人一起走出了通道,来到城中广场上,沐浴在漫天星光下。

因为此时只是赶路,并不需要战斗,所以青城堡垒并不需要转换战斗形态,就是以一座普通城池模样飞行在云层上空。

因为飞得高,所以也就更能轻易接触到外界的星光。

“啊……”

怜星欢快的转了个圈,裙摆飘飘,犹如翩翩起舞的精灵一般美丽:“我最喜欢星光了。”

说话间,无数星光仿佛受到了牵引一般,向她身上落去,一时间,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变得有些虚无缥缈了起来。

直到这时,秦风才确切的感应到怜星身上的气息,确实是紫府境界。

这倒不是怜星的积累不如他和李妙真又或者顾无谋,而是她另有机缘,积累已经达到了巅峰,再停留在金丹境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这才选择晋级,成为了他们这一代真传弟子当中的第一位紫府修士。

顾无谋虽然成为真传弟子的时间最长,但他早年却没有碰到远征异界这样的机遇,所以开始的时候只能凭借苦修来打磨自身修为,再加上机遇没有怜星那么强,这才没有晋级,但并非就不如怜星。

事实上突破紫府对于他们这等天才来说还真不算困难,能不能成就长生才是关键。

所以他们这些天才弟子选择压制境界积累这么久,为的就是以后通往长生的道路更加顺畅一些。

秦风望着怜星身外星芒,突然想到已经很久都没将吞天蟾放出来晒晒星光了。

于是他伸手一扯,就将身体变成拳头大小的吞天蟾抓入手中。

“呱呱……”

吞天蟾出来后,感应到四周如此浓郁的星辰之力,顿时高兴的叫了几声,后背星纹一闪,也开始勾连漫天星光。

“吞星蟾?不对,这是……你培养出来的异种灵蟾?”

怜星好奇的凑到了秦风托着吞天蟾的那只手前,两只璀璨如星的眼睛眨了眨,满是好奇的打量着吞天蟾,甚至还伸出手在吞天蟾身上抚摸了两下。

她可没有精力像普通弟子那般闲得发慌到处,打听宗门其他真传的底细,而且自从远征开启以后,她就没有回过宗门,当然不知道秦风的灵兽都有什么。

所以此时只感觉这只灵蟾身上气息极为古怪,明明拥有吞星蟾的特性,偏偏却又仿佛隔着层层空间似的,让她感应不清。

“莫非,这是吞天蟾?”

她毕竟修为高深,当她的手掌切实的抚摸到了吞天蟾背上以后,顿时发现了隐晦的空间法则之力。

“师姐说的不错,这正是吞天蟾。”

文学

秦风点头应道。

“还真是啊?”

怜星有些意外:“能够将吞天蟾培养到如今的地步,并且还兼具了吞星蟾的血脉神通,你在培育灵兽上的手段确实高明。”

当然,也只是高明而已。

御兽宗擅长培育灵兽的修士有很多,对于那些修士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并不算困难,再加上怜星对秦风的底细并不了解,所以也只是口头上这么夸赞了一声。

如果她见到秦风的本命灵兽,并且知道如意金蛇现如今融合了多少种灵蛇神通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不过秦风也不会刻意的去宣传这些,毕竟他融合其他灵兽血脉神通,依仗的乃是炼妖壶,而非他自己的本领。

说实在的,也正是因为炼妖壶的存在,才会让他将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修炼上,以至于他在培育灵兽的技艺上非常生疏,又缺乏真正培养的经验,所以在这方面比起许多普通弟子都不如。

因此他很少跟别人聊起这方面的话题,免得尴尬。

当下两个人沐浴在星光下,轻声闲聊,聊一些异界的战争,聊一些修行界的趣事,倒也不觉得无聊。

主要还是怜星的性格非常活泼,让秦风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丝毫没有感到拘束和压力。

而且秦风惊讶的发现,怜星牵引星力的本领,竟然比吞天蟾还要厉害,这让他非常意外。

要知道吞天蟾自从融合了吞星蟾的血脉,牵引星力就成了本能,更有沟通星辰增强神通威力的天赋,结果竟然在牵引星力这种手段上输给了怜星,也不知这个天真活泼好似少女的小师姐到底修炼了何等功法传承。

长夜,对很多凡人来说有些漫长,但对于他们这等境界的修士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不经意间东方就已经亮起了一抹鱼肚白。

后方又有同门走了出来,对着即将升起的朝阳开始打坐修炼。

这几位同门显然是想吸收朝霞紫气打磨真元,这也是一种很常见的法门。

御兽宗专门吸收朝霞紫气的修士不多,修行界那些以纯阳道法为传承的宗门,才会真正大幅度吸收这一类的灵气修炼。

不过,就在这几位同门吸收朝霞紫气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力量波动,干扰了他们的修炼。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五月一号要交毕业时间这段时间更新要断断续续了有空写吧@@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呼呼……”

暗夜里,一个身影气喘吁吁,在寒流下吐出稀薄的白雾,从一条冷巷中飞奔而过,不到三息,一个无声的黑影紧接其後,亦是一转眼就离开了後巷。

“到底本大少今天倒了甚麽霉!在自家地盘被追杀不止,帮中的打手全被老爹带去狼牙那边谈判,想要个人救我也不行!那四个饭桶又被杀光了……”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实力不足,为了活下去就会立刻选择逃窜,这彷佛是刻印在血之中的本能。然而这场追逐的游戏并没有维持太久,被追逐的猎物终被追猎者的獠牙刺穿,一枚飞镖从後而来,将空气切割开来,“嗖”的一声丝毫不差地命中了那逃窜者的右膝後。

那被打中的人立刻倒了在地上,但他并没有犹豫,立刻将镖拔出来并爬起来,忍住痛楚跌跌撞撞地继续向前奔跑,即使明知机会微薄,但为了逃离那黑影并且逃出生天,他管不了这麽多。

然而他并没能跑多远,只是跑了十步,他就全身忽然乏力,手脚瘫软,然後大字形倒在了地上,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镖有毒!

而此时那一直紧随其後的黑影也走到其面前。

“你……你是谁?你为何要追杀本大少?你知不知本大少是谁……”

那倒在地上的人已经逃不了,刚才没有伤在身也已经逃得非常吃力,现在脚伤不止兼还要中毒,叫他如何逃?抛出自己的身份,看似已经成了他最後的生存机会。

这句话对那黑影而言可是熟悉非常,毕竟每个纨絝弟子除了这句就没有其他保命手段了,而这种人,他最少也杀了二十个。

黑影不经意地微笑了一下,然後如此回答。

“喔?那请问你是甚麽人呢?”

听到这个回答,那倒在地上的人打从心底笑了出来,在他看来眼前的人是怂了,他的方法果然凑效了!当然这只是他认为凑效了。於是他继续卖弄身份,语气也变了起来,彷佛忘记自己正被追杀地说:

“本大少正是长安五帮的虎爪帮少帮主黄敬!若不想死就快帮本公子解毒疗伤,再随本公子回帮领罚,交代指使之人就饶你不死,只废一……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未等黄敬自我介绍完,黑影就毫不犹豫地一镖射在他的右手手掌上,把他的右手钉死在地上,然後蹲在黄敬的面前,说:

“你认为一个刺客,会不知目标身份就出手吗?而且莫说是长安五帮,就算是姓李或是姓武的本公子也敢杀。”

此时的已经中了两镖的黄敬,终於想起了自己为何要逃。就是因为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把自己的四个护卫在一瞬间杀了啊!当时他只见一道黑影冲入四个护卫的中间,然後只是一个转身,四个护卫已经被割断了喉咙,成了人形喷泉。

“是……是谁买凶要杀我?我……我可以出双……不!是三倍的价钱!到底是谁?”

此刻的黄敬已经顾不上自己是不是大少爷,为了活命他完美地展示一个纨絝子弟在生死关头的表现,而黑影收起了微笑,用一个看垃圾般的眼神,冷冷地说:

“没有人买凶,本公子只是单纯地路见不平,毕竟本公子可不太喜欢那些锺爱奸淫掳掠的纨絝子弟,而你竟在本公子面前带着四个大汉意图沾污一个女子的清白?”

此刻的黄敬脸如死灰一样,想不到自己纵情声色多年,今天竟然就裁了在一个色字之上!但他并不甘心!

“只……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用不用要我的命啊!”

“啊!我的手!你……你想干甚麽!”

黑影把没有把黄敬右手上的镖拔出来,而是直接将他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揪起,亦令那本来只入肉三分仅仅一个尖儿穿过手掌的镖再入四分,完全刺穿了其手心。

而被揪住的黄敬,终於看到是何人要为了一个陌生女子的清白而追杀自己。

“白色面具?”

黄敬之前中毒无力倒地,虽然基本转头抬头还是可以的,然而那黑影却是站在月光之下,躺在地黄敬看不清其脸容。但到现在看到这竟然是个戴着白面具且身穿白衣的人?!而且那双藏於面具下的灰瞳,令他彷佛被抓住了灵魂一样,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和无止境的寒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