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下部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2021年2月1日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2021年2月1日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一章

宴轻感觉自己又抱了一个小火炉,他心想着,这一晚,他是不用睡了。

他深切地怀疑

文学

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管她?

以前深秋的下雨天,他都在干什么?喝酒、听曲子、去赌场里下注、披着雨披打着雨伞在大街上看雨水下的有多大,是不是将靴子都能打的湿透,看着蚂蚁被雨水冲走,找不着家,看着车马行人匆匆来去,再不济,他也会跑去九华寺听和尚念经,捐点儿香油钱,让他爷爷别给他托梦了,梦里听他训人听的都烦了。

如今,深秋的下雨天,他都在干什么?

早起,听说凌画病了,发了高热,他给她擦了脸,擦了手,又给她弄了漱口水,又抱着她去外间画堂吃饭,看她吃的慢吃的费劲,拿起筷子喂她吃饭,之后又抱她回房,给她读了一个时辰的《史记》,中午又陪着她吃饭,下午听说她病好一点儿后去了书房,他又去了书房,帮他处理了一百多本的账本子,之后又陪着她吃了晚饭,然后狠狠心走了不再管她后,本已回到紫园了,又怕她病的没人管,折回来,陪着她躺在了一张床上,她睡不着要抱,他就让她抱着睡……

宴轻回想了一番自己今日所作所为,差点儿把自己给弄的自闭。

他想起身就走,但凌画抱他抱的紧,这么一会儿工夫,她竟然呼吸均匀,睡着了。

她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她不是睡不着的吗?她不是每回发热,都要听人读画本子或者讲故事,才能睡得着的吗?

怎么轮到他了,又不一样了?

宴轻忍了忍,到底忍下了,心想着,就今日,明儿一定不管她了,烧死也不管她了。

他忍着热,经历了一番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建设后,也累了,一身疲惫地睡了。

海棠苑静静,秋雨伴随着秋风,打在海棠花瓣上,海棠花瓣簇簇而落,为地面的雨水铺了一层粉红。

凌画一觉睡到天亮,她睡姿乖乖的,身也不曾翻,窝在宴轻的怀里,睡了整整一晚。

宴轻半夜被热醒过一次,浑身是汗,见凌画睡的香,他忍了忍,又忍住了,又给自己做了一番心里建设后,继续睡了。

凌画睁开眼睛,入眼处,是宴轻的睡眼,他眼底有青影,显然一晚上没睡好。

她舍不得离开他的怀里,便又闭上了眼睛,只脑袋细微地动了动。

宴轻早就醒了,已忍了许久了,感觉到她细微动作,知道她醒了,没好气,“醒了还不起来?”

热死个人。

凌画露出大大的笑脸,“哥哥早安。”

宴轻低眸看着她,这一张退了热的笑脸,还是很有冲击力的,足够能吹散他一晚上的郁闷和燥热。

他伸手推开她,起身下了床,一言不发地出了房门,对外面吩咐,“云落,让厨房烧水来,爷要沐浴。”

一身的汗,难受死了,还有,也没见她擦脂抹粉,怎么汗里都带着香气,将他身上都染香了。

云落应了一声,连忙去了厨房。

凌画从床上爬起来,只见外面依旧下着雨,不过雨势对比昨日,小了很多。她伸手拽摇铃。

琉璃在外面问,“小姐要沐浴吗?”

小侯爷要沐浴,她觉得小姐应该也是需要的。

凌画点头,“要。”

琉璃也立即去了厨房。

宴轻在外面听着不对味,不过想想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汗,不沐浴难道难受死?也就作罢了。

厨房的人送来了两桶水,如昨日一般,一桶水送到了凌画里屋的屏风后,一桶水送去了隔壁的净房。

宴轻发现,短短一日,净房里已被人放了他的一个大衣柜,里面装的都是深秋穿的衣服,还有一个鞋柜,里面放的是他的新的都没上脚的靴子,还有他的一些物事儿,零零碎碎的。

他怀疑,是不是将他屋子里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他沐浴后,问云落,指着那些东西问,“怎么回事儿?”

一副找茬的神色。

云落立即解释,“曾大夫没给主子下猛药,主子大约要反反复复发热个七八日,才能彻底好,主子又不需要琉璃陪,这几日,怕是只能辛苦小侯爷您了。”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二章

宁王闻言,本能地心生一股警惕,但很快,他就排除了这个猜测:“你果真给本王下药了?但恐怕让你失望了,你的鲜花饼,本王没吃!”

顾娇幽幽叹了口气:“没吃就对了,你马上就会不舒服了。”

宁王眉头一皱。

不待他问她何出此言,他的身子突然就划过一抹异样,心口都慌了慌。

他迅速气沉丹田,打算用内力将那股异样压下去,哪知一用力才发觉自己的内力好似一下子弱了不少。

以他的经验来看,内力不会在一瞬间锐减,多半是早就开始消散了,只是自己没动用武功,因此毫无察觉。

他看向她,神色冷了下来:“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下药咯。”顾娇落落大方地说。

宁王道:“不可能……你给的东西本王根本就没吞进去!”

他倒是没问她的鲜花饼皇帝与太子也吃了,为何他们没事,毕竟下毒不一定要下在所有的鲜花饼上,鲜花饼是她递过来的,她完全有可能下在给他的那个鲜花饼上,或者,下在他用的餐具上。

顾娇挑了挑眉:“我方才说了什么?”

你方才说了——

宁王仔细回想了一番顾娇的话——“没吃就对了,你马上就会不舒服了。”

宁王脸色一变:“你……”

顾娇偏头看向他:“想通了?”

宁王快给气炸了,也快给她惊懵了,他万万没料到这丫头的肠子如此迂回、胆子如此之大!竟在华清宫给所有人都下了毒!

没错,不仅他中了毒,太子与父皇也中了毒!

只不过,她提前把解药放在鲜花饼里了,吃了鲜花饼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太子那个憨憨吃了几大盘,想也知道他这会儿生龙活虎了!

而自己因为堤防她,或者说她在诱导自己堤防她,故意讲了激自己的话,令自己成功地避过了解药。

“很好……顾娇……你很好!”

宁王从未想过自己能在同一个人手里栽两次跟头,况且比起被揍,智谋上输给她才是赤果果的羞辱!

“祁飞!”他厉喝。

没有反应。

“别叫了,你的手下都被打晕了。”顾娇指了指紧闭的车帘,“不过嘛,车夫是你家的,你可以让他把马车停下。”

停了又有什么用?

是被下了药的他能打过顾娇还是他的车夫能打过顾娇?

宁王冷声道:“你给本王下的什么药?”

“蒙汗药。”顾娇道。

老实说,宁王能坚持到现在才发作,比她想象中的时间要长许多,足见他内功很深厚。

唔,她也想要内功。

宁王眯眼看着她:“你打算对本王做什么?”

顾娇眨眨眼:“你猜?”

宁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须臾,他冷冷地笑了,适才的怒火与不安好似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他变得嚣张与不屑起来。

宁王:“顾娇,你不会真认为本王识不破你的那些小伎俩吧?你以为本王这段日子真的只是在府上好好养伤?”

顾娇:“哦,你调查我,你查到什么了?”

“你最担心什么,本王就查到了什么。”宁王的唇角斜斜勾起,“本王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想给本王下药,让本王对太子妃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来,然后当场被太子撞破。”

“呵。”他冷笑,“天真啊,顾大夫。你真以为本王的手下这么容易被你们打晕吗?”

顾娇抬眼朝他看来。

宁王指了指自己:“本王是皇长子,自由处在皇权的巨大漩涡中,你认为本王是凭什么活到了现在?又是凭什么成为父皇最疼爱与器重的儿子?就凭一个长子的身份吗?顾大夫,本王说过你还小,你不懂的东西还有很多,和本王斗,你始终是嫩了点。”

顾娇皱了皱眉。

一大通屁话听得她耳朵都疼了,总结起来就几个字——本王对你将计就计了。

说人话这么难吗?

顾娇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自宽袖中拿出早已备好的针剂,当着他的面拔掉针帽,推了推注射器。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三章

萧含桢后悔嫁给拓跋宏这个野蛮人了!

拓拔族只是比萧国更北一些,谁知道冬天这么冷的!

萧含桢开始还敢穿着从萧国带来的衣裳蹦跶,后面被冻的直接裹上了拓跋宏的裘披。

屋子内的几个炉子烧得很旺,拓跋宏在一旁睡得很沉,连被子都没盖,似乎一点都不怕冷的样子。

萧含桢裹着拓跋宏的裘披弯腰下去将掉在地上的墨狐毯子使劲拽上来盖在身上,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有些气愤的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男子,心中嘲道果然是野蛮人,什么时候都睡得如此香。

“野蛮人”鼻翼动了动,然后往萧含桢这边凑了凑,似乎觉得不对劲,长臂四下一捞什么都没摸着,立刻睁开了眼睛,其中没有半点睡意。

看到萧含桢正坐在一旁看着他,他伸手将人拉到怀中痞笑道“现在才知道本王长得俊?王后若是看不厌……”

萧含桢嫌弃的将男子的大脸推开,这人是不是对长得俊有什么误解?

拓跋宏被推开也不恼,不屈不挠的凑上去从背后抱住萧含桢,在对方脖颈处胡乱蹭了蹭,亲昵问道“怎么不睡了?”

“我冷!”萧含桢不满的委屈道“拓跋宏,再加个炉子行不行?”

拓跋宏有些无奈,他的王后身子娇贵,似乎是有些畏寒,这屋子里已经多加了两个炉子了,他平躺着什么都不盖都快要出汗,再加?

他将人转过来连毯子一起抱在怀里“这样还冷?”

萧含桢凑近对方立刻感到一阵暖意,男子身子健壮,胸膛火热的跟个小火炉一样,贴近她像是要烧起来。

她小声哼唧一声,垂下眸子乖乖待在对方怀中“你又不能一直抱着我”

拓跋宏轻笑一声,连动整个胸膛都在震动“王后若不嫌弃,本王将你裹在怀里带出去,走哪儿带哪儿”

“尽会哄人的,”萧含桢被说得脸都有些红,脑袋往里缩了缩,教训对方道“野蛮人!不知羞耻”

“是是是,本王连《洛神赋》都背不全的,”拓跋宏满心怜爱,将怀中娇气包的手抽

文学

出来握在自己掌心,揉了揉尚且不知足,又小心翼翼地挨个将十个粉嫩的指甲亲了亲。

“再睡会儿,外面还黑着呢……”

随着男子低声哄着,萧含桢又迷迷糊糊睡过去,这次倒是完全不冷了,心想这熊人能顶两个火炉的。

第二日醒的时候拓跋宏却已经不在身边了,萧含桢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一旁的侍女连忙走上来要服侍。

她对拓跋语还不怎么熟悉,那个野蛮人倒也贴心,专门找了会汉语的下人来伺候。

“王上呢?”

萧含桢一开口就是问对方,丝毫没觉得有什么潜移默化中已经改变了。

侍女闻言笑意盈盈,她们的王上和王后关系真是好呢。

“回王后的话,王上今日要亲自接见一个客人,特意吩咐过您中午不必等他一同用膳”

“哼,谁要等他了,”萧含桢低头看着侍女为自己把鞋穿上,心里却有点失落。

到底是什么样贵重的客人,午膳都不陪她一起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