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情缘、农村乱肉130全集
2021年2月1日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妈妈的桃花源
2021年2月1日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二章

“恭喜EDG!”

“是的,恭喜EDG战胜CLG,小组赛第一日强势获得2连胜!”

在笑笑和长毛说完之后,旁边的Joker也跟着说道:

“小组赛第一日结束,各大战队都有收获,目前,SKT和EDG一样,都获得两个积分,并列小组第一。从这两场比赛来看,两支战队的状态都非常好。”

“而在明天小组赛第二日的揭幕战中,EDG和SKT将会强强对话,现在大家普遍认为这两支队伍会是此次Msi的夺冠大热门,那么,明天的比赛也许会让我们看出端倪。”

“到底是EDG延续自己的奇迹,还是SKT归来复仇,一切都在明天!”

……

舞台上,EDG一帮人正走向CLG舞台。

北美大兄弟们的心态还是不错的,在比赛的时候,他们确实被打得很懵,但比赛过后,乐观的天性让他们暂时忘记了悲伤的过去。

在EDG众人到来时,CLG一帮人站起身来,很友好地握手。

当Huhi把自己的手握向God、XIU时,肉眼可见有一些颤抖。

并不是雷电法王的后续电疗,而是因为Huhi的内心。

作为一名中单,在这场比赛打完之后,Huhi对中路完全产生了新的认知,这种认知很大程度体现在天花板的高度上。

甚至,Huhi脑海中的一些陈旧思维都被打破了。

原来,中单可以强势到这种程度。

对线能力、压制力、单杀能力、支援能力、掌控节奏能力、接管比赛能力等等。

从中神秀身上,Huhi可以确定。

这是他生平遇到的最强对手!

而这一场比赛,不仅让Huhi难忘,同时也是他经历过最艰难的一场比赛。

在北美赛区,没有人给过他这种压力。

并且,Huhi也是看到了一个中单的新高度。

原来,中单所拥有的上限,应该是这样的。

在意识到这些东西之后,Huhi心中原本存在的一些执念也随着他在赛场上的那一声声叹息而烟消云散。

Huhi很有野心,但不代表他没有自知之明。

之前的情况是只听其声,不见其人,所以他诞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在当他真正和中神秀打过之后,Huhi就意识到。

这个人,他真的打不过。

甚至,Huhi

文学

都被打服了,心头产生了一丝敬佩的感觉。

当彼此差距很大的时候,你会觉得那一丝嫉妒都不值得。

Huhi的手颤颤巍巍,那是因为心思的改变让他情绪上有些激动。

再看中神秀,就像一座巍峨的大山。

“God、XIU,你很强,下一场比赛,我还想感受你这种强度。”

“所以,请务必使出全力!”

在说出这些话时,Huhi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抹笑容。

此时此刻,李子秀的表情反倒有些僵硬。

望着Huhi很纯真的笑脸,李子秀的吐槽能量都有些控制不住。

一个超鬼的艾克面带微笑,恳请对手继续全力击溃他。

泥煤的,Huhi这家伙,竟然有受虐倾向!

这谁能想到?!

大男孩如此暖心的微笑下,竟然有着渴望千疮百孔的灵魂。

啧啧,这腐朽的世界啊!

李子秀回应道:

“我欣赏你的勇气,你有一颗刺客的心。”

“祖安少年的放荡不羁,也正是你的灵魂。”

“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心中有一匹飞奔的野马。”

“所以,下一场对局,我建议你依然使用刺客,我会与你来一场激烈的碰撞!”

为了Huhi的受虐倾向,李子秀很友好的提议。

但是,他显然是误解Huhi了。

Huhi说出这种话,那是因为他心中有崇拜之情,甚至想学习他的操作,所以渴望中神秀全力以赴,Huhi想要更清楚,什么才是天花板。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Huhi想要被虐。

所以,在听到中神秀继续让他选刺客的时候,Huhi整个人都打起了摆子。

啥?

还选刺客!?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三章

距离仲夏夜还有一天的时间,兰丁堡却已经陷入到了提前的狂欢中。

一辆辆的花车,早已经出现在了兰丁堡的街道上。

而盛装出行的人群,则将剩余街道塞满了。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而在靠近兰丁堡中心位置的‘魔鬼不哭泣’酒吧也是如此,酒吧的招牌上更是出现了一个由霓虹打出的‘恶魔’头像。

赤红獠牙,犄角锋利。

有些不同于洛兰特人对于恶魔的传统认知,不过,人们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挑刺。

除去节日的欢闹吸引了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外,更多的是因为酒吧老板,叶先生一家在这里的德高望重。

兰丁堡的市长、市议员们,都是这里的座上客。

尤其是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这里毕恭毕敬的模样后,即使是再管不住自己嘴巴的家伙也知道闭嘴了。

“快点!但丁,快点!”

清脆的女声中,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儿,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酒吧内跑了出来,而她边跑边回头大声的叫喊着,同时手中的绳索开始用力的拉扯。

在那大力的扯动中,酒吧大门里,一个更小一点,仅有四五岁的男孩,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黑色的眉头紧锁,稚嫩的脸上带着浓浓拒绝的意味,如果不是腰上的绳索让他不由自主的话,他绝对不会出来的。

“但丁,你慢死了!”

小女孩儿用力的捏了一下小男孩儿的脸颊后,这样的说道。

“叶贝,不许捏我的脸!还有我叫叶龙,不叫但丁!”

小男孩儿大声的反驳着。

不过。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的反抗显然是无用的,很轻松的就被小女孩儿制服了。

“但丁。我可是你的姐姐,你竟然敢和姐姐动手。我实在是、实在是……太高兴了!来吧,我们打一场,好好的打一场!”,

小女孩儿全身颤抖着,然后,突然迸发出了一阵欢呼。

“疯子!”

被称作但丁,写作叶龙的男孩撇了撇嘴角,不再说话了。

如果能够打得过。他绝对不会这样的沉默——从一岁开始,被自己的姐姐一天吊打三次的他,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差距。

至少,在成年前,他别想要赢过自己的姐姐。

半龙半神,还有一丝凡人血脉的他,虽然出生时就已经超凡,但是他的姐姐也是一样的,而且。魔女的血脉,在女性身上的显著效果,令他感到了无奈。

那种仿佛洞察一切攻击的能力。令叶龙不知道多少次无力反抗。

近乎一样的血脉、能力,一方睁眼瞎,一方好似预知未来。

这样的战斗,只能够被称为吊打。

不是形容,而是真的吊打——被月华制成的绳索捆起来,掉在房梁上,然后,以太阳之火形成的皮鞭抽打着。

虽然不会受伤,但是绝对会疼痛。

当然了。更多的是叶龙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毕竟。每一次他的姐姐这样做,都是在父母、叔叔、伯伯们的面前。

但是。那些无良长辈,只是嘻嘻哈哈的看着,没有一人阻止。

尤其是他的母亲,甚至总是给他姐姐加油。

如果不是传承的记忆,确认自己是对方亲生的,叶龙绝对认为自己是被捡回来的。

“疯子?你竟然敢这样的称呼自己的姐姐!”

叶贝大声的说道,稚嫩、皙白的小手就向着叶龙抓去。

顿时,两人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丝丝的涟漪。

时间、太阳与月亮构成的涟漪,几乎是瞬间的就要将整个兰丁堡从洛兰特的地图上摸去。

而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双手,放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

“爷爷!”

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两个孩子同时欣喜的喊道。

文学

来,让爷爷抱!”

背着剑匣的老约翰笑着,将两个孩子抱了起来,左面亲一口,右面亲一口;一旁的奸商,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幕。

他显然不想理会这种状态下的好友。

不过,当叶贝伸出双手,要他抱的时候。

奸商立刻喜笑颜开的接过了叶贝,同时,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

一颗细小的、好似玻璃球一样的珠子。

而在这颗珠子的里面,一个城堡模样的建筑,如同雾气一般若隐若现起来。

“喏,这是沃德爷爷答应你的礼物——深渊最深处大领主的城堡!”

奸商一脸的卖弄,尤其是当看到叶贝惊喜的眼神后,更是得意的轻哼了起来。

“你那只是深处边缘地带,不算最深处!”

老约翰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好友,然后,一根好似山羊角般的巨大弯角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献宝似的放在自己孙子的怀中,“这是某个地狱郡王的角,被我拔下来了,我们打造一柄长剑,怎么样?”

“好!”

叶龙点了点头,笑容那样的璀璨。

对于叶龙来说,书籍和武器,总是最喜欢的。

“叶贝、叶龙,你们难道忘了要去干什么吗?”

一抹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变得越发端庄、文雅的变色龙娉婷的走出了酒吧。

“妈妈!”

两个孩子同时称呼着,然后,拿起自己的礼物,快速的向着街道另外一头跑去。

“贝尔纳黛!”

老约翰和奸商看着两个孩子彻底的消失在街道后,这才转过身看向了变色龙。

“叶奇和大家正在等着您们二位的回来!”

变色龙轻笑着说道。

“库奇和培德南格也在?”

老约翰的脸色变了变。

一些事情圆满的完结了,但是一些事情,则是依旧那样的令人纠结着。

比如:老约翰、库奇和培德南格三人。

即使叶奇都从中帮忙,也没有圆满的解决。

感情的事情,总是这样的复杂,不是吗?

“是的!”

深知其中情况的变色龙。微笑不变的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