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bl啊好烫撑满了abo
2021年1月31日
肥肉 小说;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2021年1月31日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跪趴 强迫 哭 H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一章

第4492章星际宠夫日常(21)

狱长都做好了随时搏命求救的准备,可等了半天,发现阮唐不仅没生气,反而还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有些摸不准阮唐的脾气,“你笑什么?”

阮唐见桌上笔筒里有只毛笔,便抽了出来,之后又维持之前的样子,随意潇洒,张扬至极。

狱长本来还字疑惑,一看阮唐把他的宝贝拿了出来,顿时急了,“47788,你闯入我的办公室,我可以原谅你,但你不能动我的东西,否则你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这支毛笔,可是他花了高价买来的,虽然他根本不会写,连拿笔的姿势都不对,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书法的喜爱!

“你喜欢这个啊?”阮唐拿起来看了一眼,不满意道,“粗制滥造,不像是写字的,反而行事洗马桶的。”

狱长瞪大眼睛:“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毛笔!”

阮唐:“……就这叫侮辱?我说它的作用还不如一支试管刷,你会不会气得跳起来揍我?”

狱长点点头,会的。

他下手会很重。

阮唐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在独眼和大圆脸等人口中,狱长是个长了青面獠牙十分可怖的恶魔,是能让这里最无人性的犯人都害怕地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见一面就会发疯的人,可她眼前这个,分明是个又怂又呆的蠢货!

她拿着毛笔研究了下,发现有墨水,便随意从文件夹里抽了一个本子出来,在上面写了两个字。

阮唐。

一笔一划,都遒劲有力。

笔不行,没劲!

阮唐兴趣过了,便丢到了一边,结果却滚下桌子去了。

可把狱长心疼极了,让他忍着对阮唐的恐惧和内心的不安飞快地跑了过来接住了笔,起身时,看到了阮唐写的字。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二章

梁逸突发意外的病了,诸如他这样的人,身上的伤痕千沟万壑也不觉为然。发肤之痛不敌内心之痛,悲哀莫大于心伤。

不仅仅是梁逸,所有败退的守夜者都摆出了一副颓废的姿态,连基地都丢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丢脸的事?

2020年10月29日,清缴结束后的第3天。

10月份的尾巴,已经非常凉爽了,天空下起了秋雨,一幕又一幕,仿佛永远也不会停。

雨夜,曼兰酒吧内,重新开张并装修了一遍,格调更胜从前,却再也没人会来光顾。

这个月,圣彼尔城到处都在发生大规模“恐怖袭击”,闹得已是人心惶惶,随着天气转凉,X病毒逐渐从东往北扩散,大批难民往北欧境地转移,人满为患,通货膨胀,物资供不应求,烧杀抢掠,治安疏忽,一座光明的城市逐渐陷入黑暗。

梁逸穿着一条宽松又不失可爱的睡衣站在窗前,雨夜往往最断魂,断这座城市的魂。

这座城已经被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霾,再

文学

大的雨也无法将之冲散。

“唔……好大的雨,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前天烘干的衣服晾不到半天又润了。”

苏菲抱着一大把衣服推门而入,大多数都是她的衣服,各式各样的都有。

“梁先生,你的病好点儿了吗?唉……现在城里小到诊所,大到医院全都关门了,这让那些生病的人怎么活?上帝啊,请保佑这座城市吧……”

苏菲刚进屋没几步,伊芙琳就抱着一床棉被跟了进来。

苏菲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笑着说:“梁先生患的是心病,心病需要心药医。”

伊芙琳帮忙铺床,问:“心药从哪里来呢?”

苏菲叹气道:“梁先生的心就像海底一样深,我个人认为,无药可救咯。”

伊芙琳撇着嘴说:“还不如跟我信上帝。”

“嗯……这话说得想当有道理,”苏菲整理好衣服,大步走到床边,戳了戳梁逸的腰窝,问道:“小伙子,伊芙琳让你信上帝,你信不信?”

梁逸瞥了一眼苏菲,摇摇头,继续看雨夜,显然他并没有心情开玩笑。

苏菲单手叉着腰,笑道:“我说真的,信上帝挺好的,我就跟着伊芙琳信上帝了,现在一身轻松,云淡风轻,连仇恨都放下了。”

梁逸还是摇了摇头,女人两袖清风,肩上无重担,怎么好比呢?他长长叹下一口气:“唉……”

“唉……”苏菲也长叹一口气,突然问:“那打麻将来不来?刚好三缺一。”

梁逸说道:“你要去就去,我不来。”

苏菲转了转眼珠,魅惑一笑,按着梁逸的肩膀,把他当做“钢管”,妖娆地在他身上转呀转,蹭啊蹭,痴笑道:“那‘摔跤’来不来?好几天你都没动静了。”

梁逸的表情平淡得像是一杯素茶,轻吐道:“不来。”

苏菲一愣,又一笑:“那‘多人摔跤’来不来?把伊芙琳和薇尔莉特都叫上。”

伊芙琳瞪着眼睛,羞涩道:“苏菲,你说什么呢……”

梁逸还是摇头:“你们要打麻将,玩摔跤就自己去,我现在对什么都没兴趣,只想好好地静养一段时间。”

伊芙琳叹气道:“你要是跟我信上帝的话,哪儿来那么多麻烦事。”

“信上帝能让我把把自摸吗?”

“理论上的是可以的。”

“实际操作一下……”

苏菲和伊芙琳结伴走出房间。

梁逸点燃一支香烟,大口吮吸,长长吐出,打开窗户:

“出来吧。”

话音还没落下,一个人影抻着窗台跳进房间。

帕特里奇甩了甩湿透的碎发,苦涩道:“你如果真的要去跟她们搓麻将,玩摔跤,我估计又要多等几个小时了。”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三章

大爷?

你是我大爷!

罗威尔大主教看着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脑子里气得差点骂出声来。

我那么大一个信仰棱柱呢?!

你藏哪去了!

百多岁的罗大爷大脑短路了一瞬间之后,又在极短的时间里重新恢复清醒,壮硕的身形蹭的一声窜出去老远,目光凝重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青年。

不经意间,瞥了眼地面上的巨大地洞。

高阶职业者……不,是传奇,应该是法系类别,但又辅修过敏捷术或是加速术。

连我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还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了如此强悍的一击。

这人是谁?

黑发黑瞳……如此明显的特征,为什么我从未听闻过与他外貌相似的人?

这次行动,是他早有预谋么?

罗威尔大主教白袍烈烈,高高鼓起的肌肉将原本能当毯子用的福音服撑得鼓鼓囊囊,把脸蒙上光看胸口颇有几分男妈妈的意思。

一席白胡子拖到脖颈,光头锃亮,目光凛然如刀。

“扑通、扑通……”

刚一拉开距离,罗威尔就听身后传来一阵阵身体倒地声。

混杂着信仰与精神的灵机被信仰棱柱抽走,又在一瞬间销毁于无形,这群大概占据整个永恒之火四分之一的高层信徒,顿时便失去了所有力气,一个个都像是为了完成七天七夜的多人运动,而将时间完美管理到每分每秒的大师一样,印堂漆黑、双眼红肿、目光无神的昏厥在原地。

刚刚上岸的韩白衣则是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刚刚响起一声提示的面板。

【灵机+26891】

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

他转过头,看向跳出去老远的罗威尔罗大爷:“这里是永恒之火教堂吧?”

“刚好,我还有点事找你们。”

韩白衣露出一副标准的营业式微笑,目光则是扫过周围,大致确定了刚刚那一下的效果。

迷路,当然是借口。

以韩白衣现在的精神强度,随便往外扫一下就是几十公里出去,地底几十米的深度,还真就关不住他。

他刚刚只是在找出去的路的时候,忽然想起小火女神还欠了他点东西。

之前他把小火女神按在地上用力摩擦了一顿,确定了自己在上面的地位之后,可不是无条件就把小火女神放走的。

当时提的两个条件也不算复杂:

【1.讲解神明的产生原理】

【2.加大驱逐女术士、异种族、狩魔猎人等非人类生物的力度】

第一点是为了创造神明。

第二点,则是为了资本教团增加可以团结和交易的对象,顺带拉拢矮人、精灵等能出产特殊产品的智慧异种族,为了让维吉玛超越诺维格瑞,成为大陆第一商业之城做准备。

现在倒好,不知道是小火女神看穿了他的想法,还是单纯的不想让他为所欲为,这些天,整个瑞达尼亚驱赶异种族的风气都减弱了不少,暴力驱逐的情况虽然依旧存在,但永恒之火教会的出动频率却比前几个月要低了许多。

连之前频繁出现在大街小巷上传教,收拢信徒的永恒之火教皇都很少出现在大街上,蜗居诺维格瑞大教堂已经有了不短的一段时日。

眼看迁徙到维吉玛城的非人种族越来越少,韩白衣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小火女神谈一谈。

用物理一点的方式。

“等一等!?”站在韩白衣面前不远处的罗威尔大主教看着他,一双下垂的眼睑蓦的睁大,死死盯着希里,“银发碧眼,左侧面部有横纹疤痕,手中持长剑!你、你是那个异端教派的……”

说到这里,罗威尔大主教顿时一脸不敢置信的拧过头,看向在三人中站主位的那个男人。

“她是那异端教皇的话,那这个男人……”

“先生?”

希里朝着韩白衣的方向略微鞠躬,目光有些忌惮的看着韩白衣的另一侧——那个有着山羊脑袋的男人。

韩白衣摆手表示无妨,对身边顶着山羊脑袋的恶魔一抬下巴。

“二狗。”

有着山羊头颅,壮硕身体,一双牛蹄,身后甩着细尾的二狗朝着韩白衣的方向略微鞠躬。

“抓活的。”

韩白衣语气淡淡。

“谨遵您的指令,先生。”

二狗卑微低头,这个恶魔已经被韩白

文学

衣的手段玩得有些怕了。

他活这么多年,是第一次见到能把恶魔一块一块分解掉的恶魔。

简直是魔鬼!

而后,在韩白衣面前唯唯诺诺的二狗,抬起头颅,一脸狰狞的看向罗威尔大主教。

“轰——”

巨硕的牛蹄骤然踩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坚硬的石板在这一脚下如同碎豆腐般四分五裂向上崩起。

身形足有两米五高的二狗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然是在罗威尔大主教面前极近处。

罗威尔只觉眼前一闪,那长着山羊角的怪物顿时贴在他面前,露出那张丑陋而狰狞的笑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