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书记的小宝贝|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一章

大哥意外身亡,噩耗突如其来,让老耿……

哎,已不知是何感受,很糟心。

今年诸事不利,家中变故刚过去,又遭逢这样的悲剧,接二连三的冲击,精神都不正常了,心态崩溃,真的很崩溃……

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继续写下去。

本书是一本愉快的书,实在无法以现在这种崩溃的心情去写。

而且最近肯定会很忙,老婆孕期也需要陪伴照顾……

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态很乱,完全没有头绪。

本书成绩很差,如今也只有三十几个订阅,本计划坚持下去,无论怎样都写完,最不济删减一些大纲提前完本……

但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坚持,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出阴霾,不知道调整好心态后还能不能重拾继续写下去,很彷徨很纠结。

这本书写到现在,已经有半年时间,几乎每日更新,写的认真,从来没有应付糊弄过,付出了很多心血,白天上班晚上熬了很多夜,有很深的感情。

要说半途而废,委实痛苦不甘难以割舍。

然而现实残酷,这档口,确实无法保证今后能重拾继续下去。

所以万分抱歉的说,大家别等了,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写……

很对不起诸位一直支持老耿的兄弟,支持本书的人不多,老耿挨个都记得,就不一一提及……万分抱歉,罪孽深重!

不求谅解,但求理解。

兄弟们要骂老耿,老耿也认了,是老耿自己的问题。

遇到这样的悲剧,也是无奈,老耿不会拿亲人的性命开玩笑……

最后,祝兄弟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保重……

鞠躬!

-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第三章

一条笔直的道路上,

宋彩衣周身混沌光霭如神焰,灼烈炽盛,灵犀道意强势如剑,开辟着前路。

江晓被强行带在一起,跟着这群道门的御灵师,一路深入古天庭遗址。

众人速度极快,周围残存的极致道势也愈发锋芒逼人,如同针尖,锐利到足以刺破一切。

银发老妪手中那盏神灯飞速黯淡,好几个年轻弟子都承载不住这股道势,暗皱眉头。

“慢一点吧。”

“我感觉我的道果快要被撕裂了...”

大成的极致之道御灵师,三万年前递出的一剑,岁月不朽,那剑意仿佛穿越了无尽时空,苍穹都接不住这一剑,更何况这群年轻弟子。

银发老妪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全程都没停下脚步。

再一看,

后方那个宛如尸体的中年人,行如鬼魅,忽隐忽现,如跗骨之蛆般,紧随着众人。

这是一种无声的大恐怖,如同鬼追人,可要知道如今的宋彩衣可是十二重大能。

“古天庭禁忌之一...道奴...”

江晓联想此前在月中仙阙看到的倩影,愈发觉得此地邪门。

唰!

正在这时,宋彩衣突然转身,抬起玉手,碧光荡漾,携着缥缈的玄韵,一指点出。

后方,那道奴动作陡地一滞,遭受攻势,怔在了原地。

“好强的灵犀之道...”

看着这一幕,江晓感慨时光荏苒,当年那娇娇女转眼间就成了一代风华绰约的女帝。

“好强的道奴!”

众人则暗呼不妙。

宋彩衣目前虽还只是十二重初期,距离大成仍有一段小距离,可灵犀指之下,仍足以指杀顶级大妖。

可再一看,

那道奴除了停顿了片刻以外,肉身竟无任何伤势,某种奇异的大道化解了灵犀指的力量。

“别回头!”

宋彩衣轻喝了声,尔后速度加快了些。

“道者开口动舌发言之词也。又云道者...”

与此同时,那道奴口中重复念着晦涩难懂的语句,再度紧随其后。

伴随着行程过半,

这条道路,就像是剑的形状,愈发逼仄,极致道势也更显凌厉。虚空中如同存在着无数把看不见的神剑,可撕裂一切有形之物。

哪怕江晓都皱起了眉头,肌肤被划破,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触目惊心。

尤其后方那阴森的寒气愈发逼近后背,诡异的道奴,实在要命。

“不行了,道女,我们找个地方遁出去吧!”

银发老妪突然看见一个弟子晕死了过去。

以如此快的速度穿行这条极致之路,对于这群弟子而言,难度实在太高了。

宋彩衣黛眉紧蹙,回头一看,那道奴已然不足百米,极致道势似乎无法对其造成影响。

“不行。”

下一刻,宋彩衣冷肃道,“如今已经进了古天庭深处,若不走完这条路,这外面极有可能是某座仙宫。”

唰!

不知为何,“仙宫”二字一出,银发老妪居然浇灵灵打了个寒颤。

江晓也想起了此前的广寒宫。

比起传说中嫦娥仙子居住的宫阙,那更像是一个邪祟之地。

“你们先走,我来挡下这个道奴,待会儿再见。”

更令银发老妪没想到的是,宋彩衣忽然停了下来,竟是自身一人面对后方的道奴。

“道女?”

银发老妪陡地一惊。

江晓同样意外,料想当初这个宋彩衣遇见几头妖兽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如今居然有了如此胆魄。

只见,

如一线天的道路上,两侧是茫茫白雾,仿佛陡峭的山壁。

宋彩衣驻足而立,身材高挑,曲线朦胧的玉体,混沌光霭遮掩下,愈发映衬得气质脱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众人皆是心性坚定之辈,也没浪费时间,赶紧继续上路。很快,身后就传来激烈的战斗波动。

一股强大的灵压,如汪洋恣肆,浩荡地席卷八方。若非此处乃是古天庭的禁地,恐怕这动静还要更大一些。

“道奴究竟是什么存在?”

江晓感觉一阵心悸,连十二重的大能都得全力一战,为众人拖延时间。

这古天庭实在是步步杀机,哪怕是御灵师眼中的“安全通道”也会有危险。

自己稀里糊涂地被带进这个队伍也不知是福是祸。

与此同时。

有人发现了江晓的非同寻常之处。

要知道,这条路乃是昔日大成的极致之道御灵师,一剑开辟出来的,天地间残存着当年所留下的强大道势。

饶是这些十重的精锐弟子,这会儿也颇不好受,大道产生动摇。更有甚者,双目刺痛,缓缓流出了血泪。

可这个名为“苏白”的九重御灵师居然没太大异样...

“此子端是不俗,恐怕是以九十刻以上道痕证道九重的,根基很稳。说不定真的是某个圣地的传人。”

银发老妪乃是道门长老,见多识广,自然看得出端倪。

“只可惜,不敢唤出断魄剑,否则以此地淬炼,恐怕不亚于道劫的造化。”

江晓心中却有些遗憾,断魄剑中的极致道意越是凌厉,杀伐也就越强,永无止境。

然,自己可不敢暴露极致之道,那样无异于找死。

不一会儿,

众人强忍着一路摧残,总算是到了尽头,咬牙冲出了这条以断魄剑开辟出的道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