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38部杂交小说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被老外干 第一章

传说鸿蒙未开之时,天地最早诞生的便是黑暗。

传说中,天地间第一束的光,却是生于最黑暗处,那一束光,诞生了盘古。

也许是厌倦了黑暗的单调和可怖,盘古在孤独了千万年之后,愤而开天。

于是,将光明带到了六道。

林逸之的潜意识之中,他不知坠落了多久,周围都是一样的黑暗,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幽冥渊之下多深了。

耳边的风声告诉自己,他依旧还在疾速的向下坠落,坠落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这幽冥渊下仿佛没有止境。

这样的坠落,漫长到仿佛永恒,一如周围恒久不变的黑暗。

随着往更深处的坠落,四周的风开始变得寒冷刺骨,冷风如刀,呜呜的犹如鬼哭。

林逸之只觉得全身好冷,寒入骨髓,那样的一种寒冷,仿佛不止是身体,就连心也冷了,就要死了的感觉。

可他竟不觉得害怕,竟没有丝毫恐惧,只是觉得从未有过的疲累,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般。很奇怪的,他在这身子极度困倦无力的时候,神志却渐渐清晰起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包围着他,很温柔,很小心,还有些许他最需要的温暖。同时带着一种异样的舒适感觉,让人忍不住地想就这样舒服地睡去。

他忽的明白了,他记起了他清醒的脑海之中的最后一抹黄裳。

他和她即便这样无止境的坠落下去,却依旧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林逸之忽然就想一直这样坠落下去,直到苍老,直到化为这尘世中一颗尘埃。

又不知道这样坠落了多久,林逸之感觉连身前叶璎璃带来的温暖都完全消失了,周围就仿佛是一个充满这永恒无声黑暗的大冰窟。

根据寒冷的程度,林逸之觉得应该接近深渊的最深处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不能任由这般的坠落下去,这样毫不做任何防备,万一下一刻便是深渊地底,他们必将摔成粉身碎骨。

,林逸之强迫自己在困倦中艰难地,一分一分地睁开眼睛!

那是永恒黑暗中的,一点光!

无尽而无边的黑暗里,却惟独在林逸之的眼前,悄悄亮起了一点光芒,那是一种幽幽的、带着白色的轻光,它在黑暗中漂浮不定,缠绕着张小凡,如最温柔的女子,挽住心爱的爱人。

它又像是一阵轻烟,带着些虚无飘渺,在半空中,缓缓的盘旋了一阵,似乎它有着白色的翅膀,这点微光就如蝴蝶振翅一般,轻轻的扇动了一下若有若无的翅膀。

然后,轻轻的投向林逸之的臂弯。这黑暗之中唯一的一点光芒,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林逸之的眼前。

林逸之有些诧异这白色的光芒究竟是什么,就如一只发光的小虫一般。

可是在如此的深渊地底,如何会有这般的小虫生存,它又是依靠什么维持生命的呢。

这些事情,实在没有时间多想。下落之中,林逸之试探着轻轻的唤了一声:“赤霄。”

他这一声虽轻,却在黑暗之中远远地传了出去,在周围那一片漆黑中,他的声音显得轻飘飘的,过了许久,却隐约有淡淡回音传了回来。也是随着他这一声叫唤,仿佛惊动了什么,在他周围的黑暗里,无声地一如方才的白光又亮了一下。

淡淡的火焰光芒,穿透了周围的黑暗,一声清鸣盘旋在林逸之的周围。

然而这深渊之中的黑暗,仿佛永远都无法驱散,赤霄的焰芒也不过照亮了周遭的三尺见方。

借着赤霄的光芒,林逸之低头看了看和他拥在一起的叶璎璃。

叶璎璃毫无声息,林逸之猜想应是长时间的坠落,让她体力不支,最终昏迷了过去。

他想要叫醒她,可是手刚刚伸出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缓缓的缩了回去。一??看书??W?W?W要·?·COM

让她多睡一会吧。她真的很累了。

林逸之用一只手将叶璎璃抱在怀中,探出另一只手,轻轻的调息了一阵内息。

他发觉,自己体内的真元几乎衰败到枯竭的地步,反倒是那股他熟悉的冰冷幽蓝气息几乎占据了他的主要经脉。

林逸之能够清醒,能够感觉到并不是多么的虚弱,实则是靠着这股气息的力量在维持。

林逸之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股气息便是他曾经的噩梦——寂灭魔心所释放的寂灭之气。

林逸之曾经深为厌恶,一心想要去除掉的,那股邪恶的杀戮力量,如今却成了他保命的屏障,造化弄人啊。

或许是寂灭之气的强大,竟将离甲血芒眼的毒素压制在了身体的某一个区域之内,虽然那个区域毒素和寂灭之气仍在不断的争斗着,但已然好过最初三股气息,在他整个七经八脉翻天覆地带给他的痛苦了。

林逸之稍微心安,这才借着赤霄的光芒朝四周打量起来。

四周之内,三面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除了最靠近林逸之不过五寸的这一面,乃是坚硬无比的黑褐色悬崖崖石。

幸亏那些崖石皆是向上生长,虽有几块突出在外面的棱角,但也不足五寸,所以值得庆幸,林逸之和叶璎璃这一路坠落,没有碰到这坚硬锋利的悬崖崖石,否则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林逸之打量着飞速后退,消失在黑暗之中的岩石,希望能够找到可以供自己接力或者抓住的东西,这样,做一短暂的停顿,如果离地不是太高,便可飞身纵下。

可是

被老外干:38部杂交小说

,令林逸之无比失望的是,他这样看了好久,除了这似乎亘古不变一模一样的坚硬冰冷岩石和因为潮湿阴冷而覆在岩石之上的水珠之外,再无他物。

就在林逸之有些绝望的时候,他忽然之间看到随着自己身体一起极速坠落的岩石之上,竟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好像一个又粗又长的藤条,整个藤条泛着犹如乌金一般的黑色冷芒。

林逸之欣喜不已,一只手抱紧叶璎璃,另一只手使劲的抓住那粗壮的黑色藤条。

然而触手之间,竟有一种比这黑暗深渊还要寒冷的感觉传来,那种冰冷让林逸之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可是林逸之明白自己不能放手,这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心一横,林逸之忍受着藤条传来的无比冰冷,一只手紧紧握着,一点一点的向深渊之底缓缓的滑去。

也不知这般的向下滑了多久,林逸之感觉手中的藤条似乎越发的冰冷刺骨了。

又在黑暗之中滑行了一阵,林逸之脚下一软,终于落在了地上。

赤霄仙剑的光芒晃动了几下,林逸之一手抱着叶璎璃,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状况。

说这里是深渊之底,倒不如说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洞顶朝天,四周皆是坚硬的黑色岩石。

了无生机,寂静的可怕。

林逸之终于感觉到了疲累,这才缓缓的将叶璎璃放在一旁,盘膝而坐。

调息了一番,林逸之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蓦的落在了叶璎璃的身上。

赤霄仙剑的光芒忽的变得温柔如水,映在叶璎璃的身上,那抹黄裳竟显得更加动人了。

深渊之下,竟然有风从未知的黑暗吹来,轻抚着叶璎璃面上的素纱,仿佛顽皮的孩子。

林逸之的心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他忽然想,就这样伸手将叶璎璃的面纱揭开,看一看这个烨日教的圣姑的容貌。

不过,他觉得这样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罪恶感。

但他还是按捺不住,他自言自语道:“都叫她姑姑,既然如此,定然是上了年纪的,看一下也没什么,再说这里如此黑暗,也不一定看得清楚明白。”

被老外干 第二章

帅气大妖笑眯眯的从传送阵边缘走到内部,丝毫没有把周帅奇跟项穆文放在眼里。

“来来来,让让,我要去见一下船长,你们这些乘客,别挡道!”

帅气大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黑色礼帽,拖在手中,很是从容的从几人身边走过,来到了江辰的面前。

还十分绅士的对他做了一个西方的绅士礼。

“船长好,我叫龙九!”

看着面前这个帅气的,不伦不类,操着一口台湾腔的大妖,江辰感觉自己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个,前辈,什么船长,你是不是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

江辰考虑了一下语气,有些尴尬的对自称为龙九的大妖说道。

我还赌神呢!

“诶,不对啊,我记得百年前外面应该挺流行这一套的吧,什么这个船长彼得,那个船长萨克什么的,怎么回事,外面又变风向了?”

龙九有些疑惑,同时也有些郁闷,这外面变得太快了吧。

他记得自己进来那时候,外面可是千百年不见变幻,哪怕凡间王朝更替,可实际上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额!”

听到龙九的话,江辰忽然反应过来了,他说的应该是百年前西风东渐,有人从远洋彼岸做巨轮而来,那时候,有一个巨轮,自然都是十分有面子的事情。

而修士中,自然不缺乏这种流连凡尘的人,比如那边对帅气大妖十分认同的风无痕,他看着这个绅士一样的帅气大妖龙九,仿佛看到了知己一般。

“不知,龙前辈,可是九江大夏龙雀一族的?”

江辰听到这家伙姓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大夏龙雀一族的龙小雀。

果然,听到江辰道出自己的身份龙九点了点头,华夏,姓龙的并不多,反正江辰知道的只有一个龙小雀,而且还同样是妖族。

“我跟你们大夏龙雀一族的龙小雀,情同莫逆,前辈,你看,你想进第三层,我能够帮你,而且你又是龙小雀的家人,这可是亲上加亲啊!”

江辰一脸激动的说道,走过去握着龙九的手,亲切的说道,至于危险,暂时还不回,在没有进第三层之前。

死谁也不可能死江辰的,因为,只有江辰才能够带他们进第三层。

龙九对于江辰得亲切只是眼睛一眯,没有说什么,别说是他跟龙小雀本就不认识,就是知道,哪怕是他孙子,在关于第三层机缘这件事上,他是不会做任何妥协的。

他龙九,本是两百面前,也就是江辰这一批前两代的天骄,为了黄河秘境中的机缘,选择了夺灵秘术。

苟活两百年,可见龙九这两百年的孤独,他为什么一出场就是这种打扮,因为,他在一百年前就遇到了一个刚好对于凡尘留恋的修士,知道了外面的一切,他才开始模仿。

这跟他记忆中不一样的地方,东西,也是凭着这些不同,他才能够在这黄河秘境中坚持到现在。

之所以如此炉火纯青的把西方绅士表现的淋漓尽致,就是因为他这一百年的孤独,只能够通过这个才能够缓解。

而且,能够就在黄河秘境等待下一次开启的,只可能是天骄,因为普通人,浪费不了这一百年。

哪怕有人留下,也会在这一百年间,垂垂老矣。

而且,既然就在黄河秘境,实际上夺灵秘术,比假死更加让人喜欢。

因为夺灵秘术,你在这期间还可以自己修炼,一旦假死,不苏醒还行,苏醒了,就会被黄河秘境当做异端,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所以很多人都在假死这阶段倒在了黄河秘境中。

至于,夺灵秘术,虽然有被到夺舍的记录,但是更多的能够活下来的,都会更上一层楼。

肯定不止项穆文跟龙九两个人,只不过,现在看来,只有这两人很强,至于其他人,也许未必是江辰他们联手的对手。

算上龙九,刚好十个人,江辰神秘传送阵,一股神秘的传送能量降临,很快,江辰他们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突然,一旦无形的屏障挡在了江辰得面前,他知道,也许这就是阿房宫的上古圣贤的道则屏障。

只有破开这道则,大家但是也能够进入,可是一旦破不开道则,大家都会无功而返,被淘汰回来。

江辰不敢犹豫,他们这一批人中,除了项穆文,别看龙九跟周帅奇都挺好说话的。

一旦真的上不了第三层,这些家伙一定不会管江辰,甚至还可能男女成仇。

所以,江辰不得不谨慎对待啊,一个项穆文就够他受了的,如果真的把这两人都给得罪了,江辰一下子召唤出一个半步大能,怎么说得过去嘛!

所以,在这股阻挡力出现的时候,江辰赶紧取出了自己的镇天候令牌。

镇天候令牌发出一道微光,随后这股阻挡力,直接顺着众人的身边划过了。

除了江辰,另外十人同时眼睛一亮,第三层,我们终于可以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很快,三人眼前一亮,面前的场景瞬间变得不一样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前,刚一出来,项穆文跟周帅奇救飞身而起,冲进了前面的宫殿中。

江辰他们平静的看着这一幕,第三层到底什么情况,大家都不知道呢。

机缘在哪里,危机有什么,大家都不知道,所以贸然动手,才是最不理智的。

良辰看了一眼龙九,这家伙才是最大的不定因素。

没办法,龙九太强了聪两百年前活下来的老妖怪,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道宫后期,恐怕跟当年的归云道人差不多。

至于有没有归云道人强大,江辰就不得而知了。

“你似乎并不怕我!”

龙九看了一眼江辰,眼睛一眯,轻声说到。

别说,江辰只有四极秘境,哪怕她进阶道宫,跟他的势力差距也是特别大的。

江辰能够风轻云淡得面对他一个化龙后期的存在,不得不说,不是胆气十足,就是对于自己的后手十分强大。

江辰呢,两者都占!

除了能够随时从乐园商城中召唤高手,还有就是自己镇天候的身份在第三层,他就不信没有一点优势。

龙九也看出江辰得深浅,而且他又不想得罪龙虎山,所以很绅士的对几人鞠躬,朝着深处飞去。

江辰他们在三人走后,也走下了传送阵。

被老外干 第三章

柳牵浪漫长的魔魂游忆持续了数十万载,然而他仍旧魔思扬飞,心中无底,似乎最根本的东西还没有触及。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抓狂,因为继续狂想狂念着……

柳牵浪蓦然想到通阳洞。

……

柳娟,宋震,寻暗王子,暗香公主,月兰,小星儿和洁儿,以及两个小红点儿,已经焦急的等待了阳世一日一夜。但仍不见柳牵浪回来,也不见二十一位混沌精灵报信,各个心中忐忑不安。

“震弟,你的七殇泉和占星尺之卦可算完了,藜月娘娘和星柳飞升,以及牵浪平安与否?”

柳娟看到宋震盘膝漂浮在血麒麟身上一直扭着黑白二眉在忙活,知道又在占卦,故而问道。

“冥裂天露!?”

宋震黑白二眉扭成了一股绳,一直盯着七殇泉之上漂浮着的一座小小的黑山卦象,只见黑山之上像闪电一样撕裂着道道裂痕。而占星尺之上生出一座奇异的宫殿,宫殿有东西南北四门,而北门竟然破败不堪。

宋震的脸色充满惊愕,十分不解的惊叹,然后又道:“从卦相看,天宫门败,自然藜月娘娘和星柳兄弟得以入天。飞升一定成功了,且三哥安全无忧。

不过天门大漏,却不知为何!至于这座黑山,正是我们此刻所在通阳洞所在的穿金山,出现裂纹很好理解,因为出现过缝阳冥裂。”

“那国弟舅舅和二十一个混沌精灵弟弟什么时候回来?”小红点儿挺后悔这次没跟国舅弟弟去通阳洞外面长见识,很想详细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回来倒是快了,不过这次为了藜月娘娘和星柳飞升,怕是三哥惹了大祸!”宋震看着占星尺之上光华凝成的宫殿破败的北门,脸上布满担忧。

“震弟是说,那损坏的大门是牵浪他们所为?”柳娟感觉出了宋震的意思。

“恐怕是!若真是如此,三哥除了那年拒绝苍山全魂飞升,这是第二次冒犯天威了,怕是以后三哥仙途走的会更加艰苦,甚至遭到天界故意打压!”宋震坦言。

“呵呵,我当是什么。真如你所说,我还真为弟弟大胆之行感到骄傲了。幽冥地狱如何,天界又如何?咱们走的就是逆天之路,戮鬼珠仙是我们不得不经历的仙途。况且并非天界仙神都是大善之辈,有的该杀!”

柳娟听到宋震的忧虑,并不在乎,反而白皙的脸上布满冰霜,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嘴角一丝不屑,一丝冰傲。

......

此时此刻,二十一位混沌精灵把霹雳神欺负到北云门之内后,正想穿门而入,继续玩儿痛快,突然被柳牵浪叫住。

“呸!你们这些遭瘟的人间修士,怪不得大鬼一族想方设法联系仙神收拾你们,你们天生就该死!

都怪女娲娘娘多事,造什么人类!我看,大鬼一族不应该让你们人类自由成长,干脆圈到笼子里才好!”

霹雳神躲在北云门内骂骂咧咧,柳牵浪心中一直有个谜团,那就是幽冥地狱是否和天界有联系。现在听到霹雳神的话,顿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霎时满腔怒火燃遍全身。

狂啸一声,踏着混沌鼎,身外龙珠,修炼狂龙缠绕,便呼啸着飞至北云门。

“仓啷啷!”

“嗷呜!轰——”

一阵九天仙缘剑剑啸后,柳牵浪猛然劈出道道九天仙缘剑剑龙,顷刻间就把云宫北云门给劈出一个巨洞。然后追进去,就要劈死霹雳神。

霹雳神见了,吓得屁股尿流,踏着团团火云一路狂奔,划一道火虹狂遁。柳牵浪紧追不舍,不断在其身后劈出群群嘶吼狂龙。

“主人!别追了,皇后妈妈她们还困在通阳洞等我们回去呢!”柳牵浪正追得兴起,突然听到飘忽在身侧的混沌精灵提醒。

“嗯,好!今日先放过这个火东西,他日碰到决不轻

被老外干:38部杂交小说

饶。走,我们先回去!”柳牵浪又劈出一群剑龙后,停下了身形,看着霹雳神抱着脑袋渐渐逃远了,觉得也是。

反身经过北云门的时候,柳牵浪余怒未消,哐哐劈出片片殷红剑幕,把北云门又是一通狂劈。可怜云宫威严霸气的北云门竟然变成了断壁残垣!

“嘻嘻!让他们嘚瑟!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小看咱们,走了,国弟舅舅!”

“对了!国弟舅舅,我们能进到通阳洞。可是你的幽灵舟好像不可以,下面的穿金山可是迷光石山,时光舟如果强行进入,会迷失的!”

“嘿嘿!你们忘了,我们不是把霹雳神的天雷锤抢来了吗,用它们砸呀!把迷光石穿金山砸裂了,顺着裂缝,我们自然都可以进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