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2021年1月31日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肖艾杨烁
2021年1月31日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二章

可能是怕不直观,可能是申林才华大到什么都懂了的地步。拍卖师说完开始后,大屏幕上又出现了画面。

把上期的节目分解,详细的讲授了广告所在的位置。

让所有

文学

人一目了然。就这份坦荡,让广告商更是希望达成这次合作。

“底价一百万,每举牌加价五万,上不封顶。”

牛大雷还没喊开始,已经有几十人举牌了。

“三百万。”

还没等牛大雷接话,角落一位举牌的已经喊道:“五百万。”

“六百万。”

我靠,牛大雷有种自己是个假人,他们都在自主竞拍的感觉了。

“三千八百万。”牛大雷终于喊道。

“三千八百万一次,两次,三次,成交。”

第一个位置最不好的广告位置,居然拍出了三千八百万。而且还只是六秒钟。

牛大雷起初还不想接这活,但现在越来越是觉得,自己就是来对了。

他还觉得,今晚可能要破纪录了。

接下来,虽然广告的位置也不怎么好,还是拍出了三个两千万,一个三千万的时段。

但很多商家被这种气氛给杀红了眼。

并且很多企业都是老板亲自来的,不拿下一个位置,显然是誓不罢休。

这些企业,他们面对发展瓶颈,敏锐的发现,这次申林的节目,可能是他们走出瓶颈的最好机会。

而且还是央视播出,虽然是央视综艺频道,但收视率是稳了。

中间的十几段广告,成交价都是超过了三千万。

黄建林都看得惊心动魄的,觉得钱在申林面前,真的就不是钱了。觉得自己以前小看了这些小企业家了,各个都不是一般人。

这时黄建林忽然发现一位很面熟的竞拍者,悄悄问旁边的副总:“那位谁啊?一直按兵不动的那位?”

按兵不动的,黄建林都很提防,他们可能也是觊觎冠名权的。

副总仔细看了一下说:“纯净水公司的销售主管,他怎么来了?这不应该是广告部管的事情嘛?”

纯净水公司?

“冠名《青年歌手大赛》的娃哈?”黄建林心想那是的了。

副总点头,和黄建林想到了一起了。

“各位老板,现在是今晚的重头戏,冠名权还有独家赞助商的拍卖马上开始。”牛大雷也想知道这两个位置,会拍出多少。起拍价毕竟才五百万。

“现在开始独家赞助的拍卖,起拍价五百万……现在开始。”

“五千万。”

呼!

我靠,直接把一群小老板给排除了在竞争行列。

黄建林一看,还就是娃哈的销售主管在举牌的。

黄建林对公司的副总给了一个上的眼神。

“六千万。”

“七千万。”

“一个亿。”对方沉不住气了,直接提到一个亿。

奶奶的,黄建林都觉得刺激,而地产业的几个老板,直接退出了竞拍了。

在他们眼中,这就已经不划算了。自己又不缺钱赚,花这么大的代价干嘛?

“一亿一千万。”

呼!

下面议论开了,这个价,太高了。

央视最高的广告费,三秒广告费也就六千多万啊。

“一亿两千万。”

我靠。

这是疯了吧?

出这么高的广告费,到底是图什么?

“一亿五千万。”方达公司直接加价。都是千万千万的加。看来是势在必得。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

文学

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