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小说,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2021年1月31日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全彩店长的h命令必须执行
2021年1月31日

东北大炕、求你们不要了np

东北大炕 第一章

斗实昨天夜里,刘备的一行只经悄悄地到了江夏。.只旯白叼捞林若的要求,希望刘备悄悄地来和自己见面,刘备这才别了大船,提前到了江夏。

他一到江县,就悄悄地来到了林若的军师府。

而林若的管家八荒,把刘备领进了林若的房间,然后屏退了所有的佣人,一时间,在房间里,在房间外面,没有一个外人,只有林若。

刘备不明白为什么军师的管家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可是当他进入房间里的时候,没有看到病重的严新躺在床上。而是在房间的窗口。坐着一个他朝思暮想的要收入帐下的林若。林若拿着茶杯,正慢吞吞地喝着茶。

“林先生”怎么是你?”刘备惊讶地看向林若说道。

林若淡淡微笑,然后站起身来。躬身朝刘备鞠躬,说道:“主公,请坐!”

主公?

刘备一时间惊讶万分,他感觉到他的手都在抖动了,这林若竟然开口叫自己主公。这一声,自己等了多久了?

莫非严新将自己叫来,说是有事要告诉自己,就是要给自己这样的一个惊喜吗?

“林先生,你方才叫备做主公?”刘备看向林若好一会确认到。这林若不会是叫错了吧?等等,方才林若和自己说话的声音好熟悉

“主公,若时到今曰,才对主公说真心话,还请主公见谅。”林若当下再一次拜道。

“林先生,备对先生是朝也思暮也盼,如今先生肯拜备为主公,备高兴都还来不及,还怎么会怪罪先生呢?备实在太高兴了。”刘备当下一把将林若扶起来说道。

“主公,可知为何若以前对主公如此冷淡吗?”林若话锋一转,当下说道。

刘备没想到林若这样问,耸下谦虚地说道:“定是因为备德薄,入不了先生的法眼!”

林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错了。主公,若一直在主公的身边,只是主公并不知道。因为若不能现身”

刘备当下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定然是因为先生的嫣然山庄是在荆州的,而荆州又是刘景升的。而且先生不仅是刘景升的爱婿更是朱崖太守。所以先生一直以来都通过嫣然山庄默默相助以备!”

“主公,你听我的声音还听不出我是谁吗?”林若最后忍不住落泪地说道。

刘备愣愣地看向林若。

林若当下转头,快速地在脸上一抚,再抬头,竟然变成了“严新”的容貌。

一时间惊得刘备差点叫起来。他当下站起了身来,如看怪物一般看着林若。

当刘备回过神来

文学

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说:“军师”林先生”你……你到底是军师,还是林先生?”

“主公,这是新写给主公的信。请主公细看。”林若当下把一封信递给了刘备。

刘备拿过信,仔细地看了起来。

在信中,林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写了出来。其中包括自己为什各会离开刘表,为什么会以严新的身份出现,”

不过林若没有傻到将嫣然山庄的真正实力全部暴露给刘备。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刘备一个人呆呆地看着他手中的那封信。

而林若坐着刘备的面前,神色很淡然,很平静,他在等待。看刘备会怎么处置自己这个欺骗了他那么久的军师。

东北大炕 第二章

“怎么了?副帅!何出此言!?”

韩平脑门子上的汗都出来了,惊呼:“将士们被折腾了一夜,现在都没有休息。如果这就是敌军的真实意图,那么黎明之时敌军肯定会趁我军人困马乏之时发起进攻。到时候我军将士困乏之时必定战力受损,对面以差不多的兵力全力猛攻,我方必定战败!”

参军听到这里才发现,原来事情的关键节点在这里……

参军也开始被吓得出了些冷汗,直呼:“副帅,要不还是撤军吧?让将士们现在就开始准备,扔掉辎重,轻装前行。天亮就从西门出发。”

韩平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去传令吧。把辎重留下,粮草尽量带走,带不走的就烧掉。”

“好,属下这就去传令。”

没过多久,金军大营外的齐兵又开始了击鼓呐喊,四面八方的喧闹声让金军再次陷入了紧张。

参军去传令的时候连忙喊着:“不用管外面,赶紧收拾行装。天亮就撤退……”

天还没亮,文鸳就开始整军了。十万将士在黑夜里慢步出发,百十个人里面有一个是举着火把的,就凭借这种微弱的光线,齐军主力绕到了金军大营的西门外埋伏。

天刚有些微微亮,齐军上万人马突然对金军大营东门发起猛烈攻击!

齐军士兵顶着反击不停地冲撞着金军营的大门;由于大营城寨是巨木搭建的,相对低矮一些,齐军后方弓箭手看见、瞄准,万箭齐发后可以射住金军前来增援城门的士兵……

现在的齐军做出一副发起总攻的态势,但给金军的感觉是总攻方向在东门,实际上齐军主力在西门。

金军大营只有三道门,北、西、东,东门现在有大量的敌人在攻城;北门外的空旷处比较少,多数是山林,容易受到伏击;西门外是大道,金军从西门出去可以去西边也可以转而北上,所以西门成为了金军现在的必经之路。

韩平指挥着将士:“守住城门争取到撤军的时间……”

这时候参军去看了一眼东门进攻的齐军回来报告:“副帅!属下刚才过去看了一下东门的战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总觉得攻城的士兵只有万余人,应该不超过两万。属下猜想东门会不会是佯攻?敌人的主力或许在西门外或者北门外!”

韩平想了想:“就算东门外的齐军是在佯攻,如果文鸳的意图是引诱我们出城迎战,在野外作战中把我们消灭的话,我们出东门就是惨败。如果东门外没有埋伏,敌人看见我们就跑的话,我方并不适合追击,也耽搁了撤退的良机。”

“那副帅以为,该当如何部署?”

“本副帅以为……(思考了些许时间)这样吧,还是从西门出,让盾牌兵在两侧,全军一起出发。快速通过大路,就算有埋伏的话也不要恋战,且战且退即可。”

参军连忙问道:“副帅为何不派两队哨骑先出去看看?”

韩平摇了摇头回答:“哨骑金贵,如果西门外只有少量的敌军也是能消灭哨骑队伍的。所以派哨骑出去,就算有幸存者回来也不一定说得清有多少敌人。赌一把吧,就从西门出,西门外地势平缓,就算有齐军重兵设伏,只要我们想走,他们只能和我们在空旷的地方互相攻击。现在东门至少有一万敌军的话,我们从西门离开,短时间内应该还有兵力优势。”

东北大炕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

文学

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