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的性生生活;少妇白洁小说
2021年1月30日
被各种陌生人 np、垂首弄青梅h全文阅读
2021年1月31日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大尺度到肉黄文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很快,陈轩和五位红颜联手解决掉吾不孤派过来的所有渡劫期高手,除了投诚的周荼之外。

再往前看去,阴如魅和几位鬼王已经停止了追击,放任玄化上人等六大南国地仙带宗门弟子逃往殷商方向。

陈轩明白阴如魅和几位鬼王为什么不继续追,因为再追下去的话,玄化上人和五位南国地仙又不是傻子、肯定看得出身后的鬼道强者们其实是外强中干,他们根本没必要逃,只要转过身来施展最强神通就能反败为胜。

哼,玄化上人这老家伙倒是逃得挺快,可惜了!唐秋灵看着玄化上人消失的方向,有点不爽的说道。

陈轩倒是不怎么在意:就让这些老家伙多活一段时间,他们既然选择当道门走狗,那就注定活不过这场大道之争。

说完这句话,陈轩带着几位红颜飞回原先的战场。

只见逍遥宗高手、风朝将士和鬼王们带上来的数万阴兵将汉澜、光明两大武朝的大军团团围住,不过并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沈冰岚、香蝶蜜飞回来后,立马解除了冰冻之术和魅惑之术。

陈轩一眼锁定两大武朝皇帝所在位置,然后率己方重要人物往那个方向飞去。

汉澜、光明武朝的将士无一人阻拦,甚至还给陈轩让出了一条路。

陈轩落地后走到两位皇帝身前,以胜者之姿庄重开口道:汉皇,明皇,二位是否已经对本邪帝心服口服、愿意追随本邪帝重建大夏皇朝了?

两位皇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非常复杂的神色。

主要情绪就是犹豫和不甘。

毕竟他们可是各自武朝最顶峰的存在,虽然陈轩展现出大夏第四皇的实力和风采,己方的将士也很明显的表现出投诚之意,但是要让他们立刻放弃手中掌握的至高权势、臣服于陈轩座下,两人一时半会还是过不了自己内心这一关。

皇上,答应邪帝吧!旁边有一位神情激昂的汉澜武将开口。

然后整个战场几十万汉澜、光明将士齐声呼喊起来:追随邪帝!追随邪帝!追随邪帝!

此时此刻,两位皇帝都看得出人心已经不在他们这边,就算他们拒绝陈轩,回去后也不会再得到麾下将士们的拥护。

又是犹豫一番后,汉皇率先叹了一口气:唉,罢了,这中州之主,终究还是能者居之。

见汉皇泄气,明皇也只能摇摇头,叹息一声,然后又低头咬了咬牙,显然逼自己做出决心。

随即明皇抬起头来,目光如火瞪住陈轩:邪帝,要我们两大武朝臣服于你当然没问题,毕竟你已经用武力征服了我们,但是只要道门盘踞中州,我们便永远无法完成大夏皇朝的重建,一切都要等你和七夜与道门的约战决出结果。

明皇,你说得没错,如果不扳倒道门,中州不可能是我们大夏武修的天下。陈轩承认这位光明皇帝所说都是事实,不过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现在只要你们愿意归顺,我和七夜便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前往太清神霄道洞天,完成最后的道争之战,所以我需要二位给一个表态。

汉皇和明皇听陈轩这么说,心想如果陈轩和七夜约战失败的话,他们提前表态,后面肯定会被道门秋后算账。

但是现在不表态,又如何获得陈轩的信任、证明自己是真心愿意追随陈轩光复大夏的?

好!

没有过多犹豫,两位皇帝重重点头,然后齐齐对着陈轩跪下。

我汉澜、光明两大武朝从此不复存在,我二人及两国将士、子民愿誓死追随邪帝陈轩完成光复大夏伟业!赴汤蹈火、九死无悔!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刘半夏也不是万能的,即便是他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做这台手术,也耗费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

等他们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

“怎么样?感觉如何?”周书文随口问道。

“主任,我都很佩服您,这么久竟然能够撑下来。反正要是换成我啊,早就累散架了。”刘半夏说道。

其实通过今天的情况,也能够体会出周书文每周的工作到底有多累。因为

文学

周书文的手术日,每周最少两天。

他们都是一周一天,还是以小手术为主,偶尔才会有一个大手术。

当然了,刘半夏是个特殊情况,他是住院医,但是干的活跟主治一样。齐文涛和王超他们俩的手术量相对来讲就少很多了,更多的是作为一助和二助上场。

“咱们普外科医生的手术还要分配好,神外和心外的患者也不少呢,只是相对咱们而言少一些。”周书文说道。

“接下来你准备着做一轮手术业务能力的考核吧,通过考核的,以后相关手术就可以开放一定的权限。”

“小齐啊,你的底子也非常棒。这几个月的表现也很好,但是在大手术方面还需要加强一些。争取早日能够挑大梁,咱们急救中心每个人都不能浪费啊。”

“主任,您放心吧,我会努力的。”齐文涛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他要比刘半夏的感慨更多一些。

当初都是硬着头皮留在急救中心的,甚至于都动了心思结束规培之后就换医院。后来也算是犯了倔脾气吧,说啥都要留下来看看。

这一看就不得了,不管是周书文还是刘半夏,根本都没把他当回事。想象中的打击报复也没有,完全是一视同仁。

就算是刘半夏在参与的手术中,也会毫无保留的讲出来他的手术心得。

但是现在的他心中就没有半点多余的想法了,只会去虚心接受。

这也不是什么大胸襟,而是他发现自己距离现在的刘半夏真的是有了好长一段的距离。刘半夏不仅仅实现了反超啊,而且还是遥遥领先的那种。

“诶?王超他们还没回来呢啊?”回到了大厅后刘半夏问道。

“还没有呢,我们都轮班吃完饭了,你跟着主任先吃去吧。”石磊说道。

“那位毛霉菌感染的患者目前的症状已经有了一些改善,不过还得持续用药。等明天看看生命体征怎么样,要是可以的话就上台做清创。”

“杜凡成那边都已经联系完了,不过他也说了,即便是他来看鼻镜,也看不出来是毛霉菌感染,顶多会对坏死和化脓更加重视一些。”

“用他的话来讲,在他有限的人生之中,还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患者。但是做简单的清创还是没问题的,让你放心。”

刘半夏翻了个白眼,“咋就成了给我干活似的呢?我是为了谁啊,太愁人了。”

“那有啥办法啊?反正他就觉得是奔着你来的。”石磊耸了耸肩膀。

“还有一个事,明天得加一个剖宫产的手术。你明天的手术往后推一推?排太满了,只能从你身上下功夫了。”

“行吧,反正就能欺负我呗。好在明天我的手术也不是很多,刚过完年嘛,还没积攒起来呢。先吃饭去了啊,饿得不行。”刘半夏丢下一句,颠颠的就往食堂跑。

对于他来讲,要是饭不够吃的话,精神头肯定会差很多。他不是真正的干饭人,但是他有干饭的魂。

不这样真不行啊,要不然他哪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做每天的工作?人是铁,饭是钢嘛。

刚刚跑进食堂,还没打饭呢,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乔乔发来的视频,赶忙接通。

“吃饭了么?吃啥好吃的了?”刘半夏问道。

“也没啥啊,西兰花买了一朵,我跟糖豆一人半朵。然后又煮了一些虾,剥着吃了。”乔乔说道。

“那我看看食堂有没有西兰花,争取跟你同步。”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哪怕也知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乔乔的心里边也是美滋滋的。还煞有介事的看着刘半夏点菜,看到了好多的肉菜后,这也就放心了。

“多吃点啊,平时那么累。糖豆,乖乖趴着,明天也带你相亲去呢。”乔乔说道。

“选好了么?”做到餐桌上后刘半夏问道。

“选好了,等一会儿我把照片给你发过去。”乔乔说道。

“那还挺不

文学

错啊,到时候可得照顾好糖豆。适当的运动就好了,不能让它再疯跑。”刘半夏嘱咐了一句。

“哎呀,这不还没怀上呢么。瞎打岔,都忘了说正事了。石老大相亲的感觉咋样?”乔乔问道。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呼。

景浩的话给韦婉莹气得够呛,说了半天,结果他竟然不负责与自己对接‘晨曦’方面的推广事宜。

韦婉莹强迫自己控制情绪,然后压下火气问道:“那我接下来该找谁?或者说,谁负责‘晨曦’和蔚蓝星球公益全球总公司的接洽业务?”

“埃尔曼,不,现在应该是第五研究所所长埃尔曼先生。”景浩道。

“谢谢,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韦婉莹起身就要走。

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她需要立刻整理一下思绪,另外虽然说了谈了半天没用的事,但‘晨曦’方面的信息也算收集全了,如无意外,接下来蔚蓝星球公益全球总公司只要跟第五研究所对接工作就可以。

想到这,韦婉莹拍了拍自己的头,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着急了,听公司内的人说第五研究所所长景浩和莱茵到来,她就迫不及待的迎接,这才搞出了这一幕乌龙。

“韦婉莹请稍等一下。”景浩追了上来。

“还有什么事吗?”韦婉莹问,虽然生气,但一切都是自找的,也赖不到景浩身上。

“埃尔曼会乘坐明天的飞机赶到,时间大概和我们这一班差不多,另外埃尔曼这人有点大大咧咧,但他在土壤基因改良方面却有很高的前瞻性,祝你们合作愉快。”景浩道。

“谢谢。”

韦婉莹轻笑道。

直到她的影子消失在酒店大门口,景浩才缓缓回神。

不得不说,美女的影响力真的有些独一无二,尤其是这种颜值和智商、身材三高的美女!

另一边。

叶星辉在SANA岛屿的别墅会议室内召集了一次议会。

上午八点发出的消息,十一点的时候所有议会成员已经全部出席,当然,是用全息投影的方式。

扫了一眼,见众人都到了,叶星辉直接开口道:“想必大家也有些迫不及待了,那么这次我带来的两个好消息,应该能让大家更加高兴。”

众人态度一凝,原本不当回事的各大议员们纷纷端坐竖起耳朵。

谁都知道,叶星辉这人不玩虚的,一般说是有好事,那么必然是有大好事,再加上叶氏最近一个接一个的大动作,没谁会忽略这份消息的重量。

“我先说说第一个好消息!”

叶星辉淡淡道:“去年我和大家商议的事情已经全部解决,目前经由事务所方面,收购了接近上千家的基因研究所,这些研究所具备大量相关人才和高科技设备,对于我们基因优化液的产量有着巨大的补强……”

“不过因为科研人员太多,高科技设备的改造也需要时间,所以目前产量虽然已经上升,但产量依旧有限……”

“议长!”

迪瑞·亚尔迪举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请说。”

叶星辉点点头示意他说,虽然打断自己说话有些不礼貌,但议会不是自己的一言堂,只要举手不影响到会议的正途就行。

“议长,你所说的产量上升到底是多少?能给出个具体数字吗?你可能不清楚,我们这些人最近这些日子承担了非常大的压力,这些压力有国家方面的,有各大财团的,还有一些恐怖组织的,可以说,我们就是在走钢丝,所以希望你能提供点准确消息。”迪瑞·亚尔迪认真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