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一女多夫同时上h
2021年1月30日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少妇白洁小说
2021年1月30日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一章

听到齐若芸没有让他留下来的意思,乔恩·哈利只能扯了几句离开。

齐柯林尝了一口眼前的菜肴,在国外转了那么多年,齐柯林最常想起的,自然还是安阳那边的饭菜,即便是比起这老字号的饭菜,是有所不如。

吃了几口饭菜,齐柯林向着齐若芸笑着说道,“若芸,你是准备去见谁?”

见到齐柯林的神色,齐若芸就知道齐柯林恐怕是给想岔了,“是去见一个……熟人吧!”

齐柯林收敛了神色,看着齐若芸说道,“若芸,我知道能让你专门去见的,肯定不会是一般人,不过你还是要考虑好,你要是去英伦那边留学,如果想留在那边的话,恐怕国内这边就要……”

齐柯林没有说完,齐若芸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突然感觉有些心慌意乱,如果是当初未离开安阳前,听到这番话,齐若芸肯定是能够定下决心,放下国内的念头。

可如今,齐若芸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她不知道世界其他地方的落日,是不是就是她想要见到的那一个!

看到齐若芸沉默不语,齐柯林也不由生出了几分好奇,虽然见面不多,但齐柯林可是知道齐若的性格,能让齐若芸记念心头,专门去见的人,不免让齐柯林也有几分好奇。

“到底是谁,能让若芸你这么记念,你二叔我,也想要见上一面!”齐柯林看着齐若芸说道。

齐若芸略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说道,“说过了是熟人,是陈叔家的,二叔你也认得的!”

离开安阳,已经有十数年时间,对于那边的人和事,齐柯林不少都已经遗忘,想了很多半响才说道,“是家属院的陈国华家里的?”

对于陈国华,齐柯林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初,这几年通过齐德邦那边,也隐约听过,陈家以现在过得好像不错,但更多的却没有关注过了。

但更多的,齐德邦也没有告诉齐柯林,至于陈楚就更不用提了,不论是齐若芸还是齐德邦,都没有向齐柯林提起过。

听到是陈国华那边,齐柯林也没有再多问,齐若芸这边自然也没有多说。

齐柯林初来到燕京几天,基本上就是齐若芸陪着,游览燕京名景,再去老字号品尝一下吃食,等到齐柯林这边处理完事情之后,齐若芸会一起前往英伦。

人大的宿舍里,齐若芸看着手机里的号码,这个号码她从几年前,就已经存了进去,但却一直没按下去过。

站在阳台上,外面的风通过缝隙吹进来,吹起齐若芸额头上的头发,看着那个号码,齐若芸感觉很熟悉,她能够想到在家属院中发生的一切,前十几年人,从小到大一直有人在她身旁。

而现在,看着那个号码,齐若芸却突然感觉有几分陌生,齐若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突然有些陌生的,不知道是来到燕京之后,还是在安阳那个小河堤的下午,就已经开始变了。

向着外面看去,过了半响,齐若芸不由想起那时在安阳,这种天气肯定会有人在房间内陪她,嘴角轻轻勾起,随后又叹息了一声。

看着手机中的号码,齐若芸轻轻按了下去,这几年间她不时想起,如果当初临离开安阳时,她是另外一种选择,如今会是怎样,也许留在陈楚身边的,或许不会是白沫露,而会是……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第三章

9月17日,西北,山中县。

一辆经停的高铁,正飞速穿过山峦,像是一条白色的巨龙,游走在青山与白云之间。

高铁慢慢减速,远方,一座崭新的高铁站,坐落在山与城之间,通体雪白的建筑,极具现代感的玻璃幕墙,像是镶嵌着宝石的王冠。

这条刚刚通车不到一年的高铁,将这座往日困守在山中的城市,和外界更紧密地联系了起来。

从此,山中县的人再也不用汽车倒火车再倒高铁了。

说起来来京城、魔都等大城市,似乎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远方,而是一天时间就能抵达的地方。

朱于湖背着自己的行囊,正在检票进站。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奶奶,老奶奶的身上,穿着一件洗的特别干净的衣服,在头上包上了一张崭新的头巾,手中拎了一个不大的包袱。

老奶奶的身体,像是无法承受生活的重担一样,被压得弯了下去,她的身形特别瘦小,站在那里看起来顶多一米五高,一双老手,像是枯树的树根一样,一只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包袱,另外一只手紧紧拽着朱于湖的衣服,似乎生怕这拥挤的人流,把她给挤走了。

这位老人,是朱于湖的奶奶。

这个暑假,因为考上了东原大学物理系,朱于湖得到了山中县各种奖励十多万块钱,他用这笔钱,把自己的父母送到了大城市里去看病,暂时寄住在了已经出嫁的姐姐家里。

家里就只剩下奶奶一个人。

本以为没有了卧病在床的父母拖累,自己也要考上大学离开山中县了,奶奶能够轻松一些。

但她的精神状态,反而像是更差了。

朱于湖却不止一次的看到,奶奶在四周无人的时候偷偷抹眼泪。

每一次朱于湖看到,她都说:“这是我高兴呢,我家小湖出息了!考上大城市的大学校了,奶奶可算是有脸下去见那个老头子了……”

那一刻,朱于湖才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死”字。

原来,一直拼尽全力,支撑着这个家的奶奶,竟然已经老得像是枯萎的丝瓜秧,每一寸身体都已经干枯,每一分力量都已经被掏空。

似乎轻轻一用力,就会被掰断一样。

那一刻,也是朱于湖第一次想一个问题。

我走了,奶奶怎么办?

姐姐已经照顾了自己的父母,姐姐家那么挤,她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姐夫或许也会不乐意。

也是那一刻,朱于湖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带着奶奶,一起去上大学!

奶奶照顾了他那么多年,该他承担责任,照顾奶奶了!

东城那里有最好的医院,他一定要带奶奶去检查一下身体。

那里有繁花似锦,有车水马龙,有奶奶从不曾见过的一切。

他要带奶奶看很多的风景,吃很多的好吃的东西,让她和城市里的老太太们一起跳广场舞,一起坐在公园里聊天,晒太阳。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对或者不对。

已经在山中县生活了那么久的奶奶,到底愿不愿意离开故土。

但他不想把奶奶一个人留在这里。

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试一试,如果奶奶不习惯,那就过段时间,再想其他办法。

只是,这出来一趟都要翻山越岭好几十公里的山村,那破旧到连遮风挡雨都有点勉强的茅屋,那十里八乡就只有乡村医院的地方,他真的不想再让奶奶留在这里了。

用了两天时间,说服

文学

了奶奶,朱于湖又帮奶奶办了临时身份证——几乎从没离开过那小乡村的奶奶,竟然连身份证都没有,不知道是找不到了,还是从未办过。

终于,他们即将踏上前往东城的高铁。

朱于湖伸出手去,抓住了奶奶的手。

他去过东城好几次了,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单独出门。

或许不算是单独,但是带着奶奶,并不能让他安心,反而更紧张。

而且,他也低估了带一位老人出门的困难。

到高铁站的时间已经不早,时间已经快到了。

“快,奶奶,要安检了。”朱于湖看了看时间,连忙抓住了奶奶,又向前赶了几步,排进了进站的队伍里。

老人在后面咧着嘴,露出了没几个的牙齿,对着旁边的陌生人咧嘴笑着。

“我孙子考上了大学了!”

“我孙子带我去大城市呢!去京城,去魔都,去天安门呢!”

“我孙子是状元,考了第一名!”

旁边的行人,都露出了或是尴尬,或是善意的笑容,朱于湖有

文学

些不好意思,他快走几步,把自己的行李放进了传送带。

朱于湖的行李并不大,行囊也并不多。

东原大学会给所有的新生配发所有的必须生活用品,无需任何费用。

这是东原大学的学生福利委员会的一大举措,已经举行了很多年。

被褥、必须的生活用品,其实并不贵,大批量采购更加便宜。

但是对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让每一个考上东原大学的学生,都能有尊严的入校,学生福利委员会的目的。

据说今年学生福利委员会接到了一大笔的捐赠,能够提供更多的必需品。

朱于湖只是背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一些必需品。

然后,他听到后面奶奶的声音:“干啥?你们干啥?”

“奶奶,这是过安检呢。”朱于湖转身又去把老人的包袱接过来,送进了传送带里。

老人伸着手,似乎有些不愿意自己的包袱被送进那奇怪的机器里。

过了安检,朱于湖拿回来自己的行李,奶奶却被拦住了。

“对不起,开包检查。”

安检员使了很大劲,才解开那包袱,然后就看到里面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

“奶奶,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带这些吗?”

“不行,不行……”奶奶慌乱地伸手去抢自己的包裹。

“这是你村里医生开给我的药,我膝盖疼,不抹一抹睡不着觉。”

“这是我给你求来的方子,刘大婶给我的,我煎了三天三夜才这么一瓶,小湖你经常头痛的睡不着觉,半夜头痛了怎么办……”

“这个也不能丢,这都是宝贝。没有这些东西,我死在外面,怎么去见你爷爷呜呜呜……”

朱于湖看着那里面的东西,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都是什么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