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小说、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2021年1月30日
把小雪里面整满,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2021年1月30日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求你们不要了np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一章

进去的时候,她挠了他一下,因为痛。

情果无解,除了行周公之礼没有别的办法。。。

红烛燃着,烛影微晃。

此刻,万相神殿里的灯还亮着。

“咚。”

白色棋子掉在了棋盘上,殿外骤然红光漫天。

玄肆拾起掉落的棋子:“释择神尊的红鸾星又动了。”

这次,是翻天覆地地动。

重零一言不发地起了身,走到殿外,看红光翻涌。

卯危神殿外,月女抬头望着。

弟子鹤原在一旁,从未见过这番景象:“师父,那是什么光?”

月女不言。

红鸾星压制不住,释择神尊的情劫要应了。

释择神殿。

床榻旁,红烛照影,将三条狐尾的轮廓打在帐子上,晃啊晃,晃啊晃……

戎黎的掌心覆在棠光胸口。

“这里还烫吗?”

她摇头,双眼迷离,满脸云霞。

戎黎俯身吻她,一下一下地,从她的唇吻到她耳边、脖子、锁骨,他眼角晕红,动情得厉害:“看不看得清我?”

她睁着氤氲潋滟的眸望着他:“看得清。”

“我是谁?”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贴:“是戎黎,是先生。”是她的神,她的狐狸。

“不要怕。”他动得很温柔,扣着她的手,压到枕边,“不要怕。”

她的生死劫要到了。

他身后的尾巴缠上了她的腿,温柔乡,导火索。

金轮钟响了三轮,释择神殿里的红烛才熄灭。

三日后,戎黎上九重天光,重零一直在等他,书案上的棋盘还没有收,棋局下到了一半,白子势如破竹。

戎黎上前,跪下。

重零负手站着,一头白发,一副俊朗无双的皮囊,一双永远都无波无澜的眼眸:“戎黎,你可真能藏。”

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藏了三万余年。

好个他啊。

他不为自己辩解一句:“是我动了情,我引诱她的。”

还护着她。

重零不想知道是谁引诱的谁,他只看结果:“你第二次下西丘平乱,是不是为了她?”

那时,戎黎刚受雷刑不久,又被月女折了情根,正逢西丘战起、霍乱肆行,他请命去西丘平乱,重零还以为他了断干净了,不想是他在未雨绸缪,压制红鸾星,假意断情,甚至把记忆和过往都封住。

这般深的城府,各种算计,却全用在了男女风月里。

戎黎俯首,那双眼睛——那双鹰一般的眼睛,从来不会示弱:“是。”

重零神色淡淡,眼里是一潭静水,一张漂亮的皮子兜着一副无情无欲的灵魂。他掌审判,是最像神的神,没有七情六欲,甚至难有喜怒哀乐。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二章

马超望着清冽的夜色,脑海中有些久远的记忆扑面而来。

娘亲的音容笑貌再一次浮现在眼前,和娘亲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一直深深地埋在马超的心底,每次回想起来都让他感到温暖和踏实。

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不敢过多的去回忆那些美好和快乐,想的更多的反而是娘亲的惨死和奸人的恶毒。所以,自从被师父一空大师带到马神庙,他便勤学苦练,只想让自己变得强大,早日为娘亲报仇雪恨。

现在大仇得报,却是思念更胜,偶尔有一点什么刺激,轻轻一碰,顷刻间所有记忆的花瓣便会凋落下来。

马超原本以为那样的感觉,只有在回忆里才会出现,然而这几日和杨馨儿的相处,又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同样的温暖与踏实,以及从未有过的温馨和欢喜。

马超心想,或许是娘亲不忍心让她的孩儿孤单,才会安排这样一个美丽热情的姑娘来到他的身边,若是这样,他一定不会辜负娘亲,不会辜负馨儿……

正想的出神,身后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转过身来,就看见馨儿笑盈盈的望着他,眼睛里似是倒映着满天星光,格外的干净明亮。

马超很快的松开眉头,冲着馨儿轻轻一笑。

尽管如此,馨儿还是发觉马超的眼里有一丝忧郁闪过,不禁心念暗起:“孟起,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看似嬉笑不羁的你,难道心里还有我所不知道的痛楚吗?”

马超见馨儿用探究的眼神望着他,走到跟前问:“馨儿,你怎么来了?”

馨儿这才缓缓开口:“孟起,你是不是不开心?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我……我可以和你一起分担!”

馨儿的话让马超心头一暖。通过这几日的相处,马超知道馨儿虽然有着草原儿女的豪爽大方,心思却极为细腻。

于是,又像往常那样咧嘴笑道:“我怎么会不开心呢?看到这么美丽的夜色,还有这么漂亮的馨儿小姐,心都飞到天上去了!哪里会有不开心呢?”

馨儿被马超逗笑了:“你又胡说!”

草原的夜晚格外清冷,马超看着馨儿有些发红的鼻子,便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了馨儿身上:“外面冷,我们回去吧!”

低头间,看到了馨儿脖子里带着一串玉石项链。

马超心思一动,伸手掀开馨儿的衣领,将玉石项链取了下来。

馨儿被马超吓了一跳,连忙捂住自己的衣领,愣道:“你做什么?”

马超没有说话,一脸坏笑的把项链拿到馨儿的眼前晃了晃。

馨儿没想到马超会这样拿走她的项链,脸上不禁起了红晕,怔怔的望着他。

马超正在得意时,感觉馨儿俯身过来,他以为馨儿要来抢回项链,所以并未躲闪,只是把手高高的举起。

不曾想,馨儿却颠着脚尖凑到他脸上轻啄了一下。

湿润而温热的嘴唇挨到他脸上的时候,让他觉得暖暖的又特别亲切,同时还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

马超摸着被亲过的脸颊,半天说不出话来,只痴痴的看着馨儿。

馨儿发红的俏脸在月光下越发的美艳,眼睛里满满的深情,主动拉起马超的手:“不是说要回去吗?走吧!”

马超没有回答,任由馨儿拉着他的手往回走。

月亮隐到了一片云的后面,地面上的银光变得暗淡起来,马超反手紧紧握住了馨儿柔软的手掌……

两个人刚进了寨门,就看见馨儿的丫鬟香香急匆匆的朝他们走来:“小姐,你们去哪了?让我好找!”

马超这才轻轻松开了馨儿的手。

香香望着马超,故作害羞的捂住眼睛,嘿嘿笑道:“大英雄,继续拉着吧!我可什么也没看到。”

马超被香香逗的哈哈大笑,对馨儿说:“如果说她不是你的丫鬟,我还真不信!”

馨儿羞赧的瞪了马超一眼,佯装生气的就要拧香香的耳朵:“死丫头,越来越贫嘴了!成天“大英雄、大英雄”的叫着……”

香香嬉笑着躲开“:哦,我再不能叫他“大英雄”了,马上就得改口叫“姑爷”

文学

了!”

馨儿听香香还耍贫嘴,不依不饶的追打起来。

马超也不阻拦,一脸玩笑的站在一旁看着她们主仆二人打闹。

这时,有家仆走上前来禀道:“孟起将军,我们家寨主请你去厅堂见他。”

馨儿一听爹爹要见马超,便停止了玩闹,问那家仆:“我爹要见他?可说了是什么事吗?”

家仆回答:“小的不知。不过一空大师也在厅堂。”

马超听说师父也在,心想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说,随即便随那名家仆往厅堂走去。

馨儿送走马超刚打算回房去,香香却拉住了她,笑嘻嘻的道:“小姐,要不咱们也跟去听听?自从孟起将军来了后,我看老爷高兴的不得了,对将军赞赏有加。说不定现在把孟起将军叫去就是要把你许配给他呢!”

馨儿轻轻打了一下香香的脑袋,笑骂道:“死丫头,再耍贫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香香嘿嘿一笑,拉住馨儿的胳膊就往厅堂走:“小姐,咱们快去听听吧!我觉得老爷肯定是要让孟起将军当他的女婿!”

馨儿被香香这么一说,嘴上虽不承认,心里其实也很好奇,这也是自己所期待的。

于是,便由着香香将她拉到了厅堂外面,扒在窗外偷听里面的谈话。

主仆二人还未听到里面的声音,却看见赵青宽也进了厅堂。

馨儿不禁有些诧异:“爹爹刚叫了孟起进去,他又来做什么?”

赵青宽这几日见馨儿对马超嘘寒问暖、浓情蜜意,对马超越发的恨之入骨。

今日又听杨钦寨主有意要将馨儿许配给那狂妄的小子,只恨不得把马超生吞活剥了。于是又想出一计,打算借此除去马超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杨钦笑吟吟的打量着一身英气的马超,越看越喜欢。我杨钦的掌上明珠就该嫁给这样的好儿郎!

想到这里,杨钦不由得哈哈大笑,对一空大师说道:“大师,你这个徒儿当真是气度不凡!”

一空大师微笑着看向马超。

马超见杨钦似乎没有什么要紧事要说,感到有些奇怪,难不成大晚上的把他叫来,只是想夸他几句?于是对杨钦一抱拳:“寨主叫晚辈前来,不知有何事要说?”

杨钦笑着望了望一空大师,走到马超跟前说:“孟起啊,这几日看你和小女馨儿相处的颇为投缘。那你可愿意做我杨钦的女婿?”

马超没想到杨钦要跟他说这些,吃惊不小:“啊?寨主,我……”

马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杨钦,连忙望向一空大师,只见师父一脸淡定,微笑不语。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三章

罢了,他爱咋地就咋的吧,免得担心。

楚安然怀了孩子的事情,盛司宴分别给京城和凤城那边打了电话报喜。得知消息后,江秋兰恨不得当天就买票往鹏城而来。只是,盛爱民一句话就打消了她的念头。

盛爱民直接问妻子,“你这腿伤都还没好利索,这么过去了,是你照顾安然,还是安然照顾你?”

江秋兰没话可说了,只得默默的回房间生闷气去了。

刘佳倒是想来照顾楚安然,只是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发生了变故,那就是儿媳妇也怀孕。

得,这下走不开了,只得叮嘱楚安然,让她自己找个人照顾着。

景家听说了这个消息,也高兴的很。如果不是离的远,景夫人就过来了。可惜啊,离的太远了。

好在盛司宴还算会照顾人,而且一直把楚安然放在心尖上宠着。自从她怀了孩子后,就恨不得天天陪在她身边。

倒是楚安然自己,没有一点当妈的自觉。每天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算公司的事情管的少了,可却拿起了课本,准备提前毕业。

这也是她早就想好了的,趁着公司步入了正规,暂时不再扩张,尽快的把毕业证拿下来,这样也不用时不时的往京城跑。

得知楚安然要提前毕业,老师们都大吃了一惊。不过想到她之前的没上课考出来的成绩,又觉得正常。

经过半年的努力,楚安然提前参加了毕业考试,成绩优秀,拿到了毕业证。离开之前,她特意的摆了个谢师宴,感觉学校的老师。

提前拿到了毕业证,楚安然安心了不少。而这时,肚子里的孩子也八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

景夫人不放心,在楚安然回鹏城的时候,收拾了东西和她一起坐上了火车。

回到鹏城后,楚安然就不再去公司上班了。有什么事,都交给了谢飞他们处理。

至于盛司宴,也会在回家之后帮着楚安然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楚安然出去散步的时候,踩到了石子,不小心滑了一下,动了胎气,直接送到了医院。

盛司宴得到消息的时候,吓得魂飞魄散,立马请了假就往医院跑。

他到的时候,楚安然还没有生,还在阵痛当中。正难受的时候,看到盛司宴不由开口骂了起来。

前世,活了三十多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更别说生孩子了。所以从来不知道,生孩子竟然如此的痛。

“是我不好,对不起,生了这个,我们就不生了,好不好?”

盛司宴知道楚安然痛得难受,不管她骂什么都不还口,还安慰着她。时间一长,楚安然就觉得没意思了。而且,一会她还得留着力气生孩子,就直接闭上了嘴巴。

看到她不骂人隐忍的模样,盛司宴更加的心疼了,恨不得躺在产床上的人是他。

这么一痛,就从下午痛到了晚上。晚上十点,孩子出生了,是一个健康的漂亮男孩,体重4.5公斤,盛司宴取名盛云睿。

生下孩子,楚安然就累得睡了过去。盛司宴看着,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去看那躺在媳妇身旁那小小的孩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