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乱肉130全集:宝贝自己来
2021年1月30日
性奴小说、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2021年1月30日

高hbl文,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高hbl文 第一章

在刘辩与袁绍在冀州对峙之后,回到幽州右北平郡的公孙瓒也积极的响应袁绍的号召,他起兵十万侵袭渔阳郡,但他只是试探性的骚扰,未有大举进攻。刘同早提前布防,把公孙瓒军挡在了渔阳郡境外,两军亦对峙。

打仗这事不是上来就先大军猛攻的,将士们可是本钱,为了避免过多的消耗,所以常常起兵后先相互试探,以图找出对方的弱点,从而一举歼灭。野外对阵其实并不多见,攻城战则消磨更大,两军对峙才是常态。打仗这事一来是比军力强盛,二来更是比后勤资本,困守耗粮虽然时间长,但至少不用死人。

刘辩虽说有二十多万的并州军,但长弓军和坚枪军驻守在河东郡,西蒙军驻守在蒙州,刀盾军留守并州,精骑军驻守幽州五郡,冀州方面只有神机军、陷阵军和大戟军出动。

倘若刘辩合兵一处,他压根就不用虚袁绍,见面直接就刚正面了,可如今他的兵力不管是与袁绍比,还是与公孙瓒比,不仅没有优势,反而存在劣势。所以刘辩不得以只好采取固守战术,不能够贸然进攻。

固守城池,以逸待劳,这才是上策,至少与袁绍、公孙瓒相比,这二人才是求战心切,他们更想要扩张地盘,而刘辩已然占据一大块地盘,他只要能够守住便是取得了初步胜利。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三方人马相互试探几次也未有大战爆发,明面上大家似乎都还很冷静,小心翼翼,相互试探,貌似谁心里面都清楚一旦一个不小心便会不如万劫不复之地。

对于刘辩而言,目前的局势还算是好的,并州虽然粮草丰富,物资充足,但幽州和冀州两线作战,对后勤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尤其是河东郡方面还有两大军部需要提供粮草,而蒙州暂时也还需要物资供应,以保证其持续发展。

所以整个并州已经在荀谌的带领下快速的运转起来,各个部门通力合作,上下齐心,学子动员,商人捐献,以图刘辩在前线能够取得胜利。

反倒是袁绍和公孙瓒这边却是各怀鬼胎,相互提防。这两个人虽然达成了联盟意识,却是暗地里有各自的谋划。公孙瓒担心袁绍先行占领了冀州,他便未对刘同施加太大的压力。袁绍也担忧公孙瓒攻破幽州五郡,他保持了观望态度,就连淳于琼想通似的要强攻甘陵城而一雪前耻,袁绍也都回绝了。

冬季即将来临,在寒冷的冬天里可不适合行军打仗,将士们吃不消不说,战马也吃不消,常常一个不注意,人都有可能被冻死,于是三方人马暂且驻扎罢兵,以待来年开春再战。

借着这个机会,刘辩还准备回一趟中阳城,幽州有刘新、董昭等人照看就行。可还未刘辩动身启程,甄逸的一封书信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刘辩手中。

甄逸在信中写道他的妻子张氏带着小女儿甄宓回中山国毋极县祭祖,适逢袁绍军侵占中山国,张氏便带着甄宓想要尽快的离开,可是十分不巧的遇上袁绍军抢先占领了毋极县。为了稳妥起见,张氏与甄宓留在了城里,躲在了家中。甄逸担心妻子和女儿的安慰,他恳请刘辩派人去救援。

看完书信之后,刘辩就召人过来商议,众人传阅完书信,个个是皱起眉头。

甄逸在刘辩麾下也是有着很高地位的,他自己本身就是并州定襄郡太守,他的两个儿子皆在刘辩治下为官,甄俨为定襄郡郡丞,甄尧为幽州上谷郡郡丞。至于甄逸的女儿们,大女儿甄姜许配给张辽为妻,二女儿甄脱许配给何安为妻,三女儿甄道与陈到定亲,四女儿甄荣与郭嘉定亲,至于五女儿甄宓,甄逸私下里可不止一次对张氏说过是要许配给刘辩的。

左慈当年还给甄宓算过命,说她是后命变妃命,套在刘辩身上十分恰当。此外刘辩还赠与过一块玉牌给甄宓,可是让甄逸当做是双方的定亲信物了。

如今甄逸的妻子和女儿遇到大麻烦了,怎么肯能置之不理呢?

“这事可麻烦了。”何安的胖脸也苦了起来,她的岳母大人和小姨子有难了,他却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这事不宜出动大军,不然势必会引起袁绍的注意,到时候会更加的麻烦,我看还是派小股部队偷偷去救人,快去快回。当然,这样一来风险也很大,万一被袁绍军发现了,必然会被堵截,介时必定生死难料。”郭嘉出口便有了主意,他对准岳母大人还是很上心的。

“我去!”陈到当即站了出来,这么一看,除了张辽之外,算上刘辩的话,甄逸的四个女婿竟然都在这里了。

“你武力尚可,但经验不足。”都不用刘辩说话,郭嘉就把陈到给否定了。

“要不然我去吧?”刘新也站了出来。

“魏郡这里可离不开你,你要是走了,谁来统领神机军?”刘辩摆了摆手,他环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还是我亲自去走一趟吧!”

“殿下,这万万不可!”董昭立即起身劝诫道:“殿下万金之躯,岂可以身犯险!如今袁绍军已经完全占据中山国,巨鹿郡等地,关卡重重,一路必定是危险众多,且过不了多久,战事将起,殿下岂可不顾自身安危而弃大局,再说这冀州、幽州两地的战事也离不开殿下呀!”

高hbl文 第二章

党仁弘写的密信在烛火下一点点的烧毁直至灰飞烟灭,王槐等人心里的石头缓缓落下,李宽见没什么事了,起身准备离开,却被王槐三人拦住,李宽奇怪的看着面色凝重的三人,道:“又怎么了?”

“公子,接下来我们问你的话,你要认真的回答我们,切勿有半点玩笑!”王槐一本正经的话,让李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想随意回答,看着三人不像说笑的模样,李宽不得不认真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您们到底问什么啊?”

“若是我们让公子成为当朝皇太子,你会不会为朝廷、为百姓,鞠躬尽瘁,成为一代明君?”王槐语出惊人,李宽彻底傻眼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大惊失色道:“王老,您别跟我开玩笑啊,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玩!”

“你看我们像是开玩笑吗?”王槐反问一句,李宽又愣住了,瞪大着双眼扫视一眼,默默地

文学

回答:“不像!”

赵谦沉声道:“速速回答我们,切莫跟我们几个玩套路,一定要真心想法!”

“难道我的心您们还不知道吗?”李宽无奈的摇摇头,道:“为朝廷尽忠,为百姓谋福祉,难道一定要成为当朝皇太子,继承大唐国君之位才可以吗?现在我身在户部度支司,不也是为朝廷尽忠吗?”

“权力本就不是我追求的人生目标,志不在仕,更不想卷入皇储之争当中。纵然太子有些荒唐,可他仍然是大唐第一顺位继承人,亦是皇上与皇后所生嫡长子,即便哪天废了依旧轮不到我头上。”

“我是庶子,皇太子之位与我无缘,就算是太子换人了,也会在嫡子中寻找。所以我不愿意成为皇太子,也不愿意争夺皇位而卷入是是非非之中,对我而言自在逍遥的日子便是活在当下。”

王槐又说:“若是我们有办法让你坐上那位置,你是否愿意?”

“不愿意!肯定不愿意啊!”李宽毫不犹豫的回答,“当年在荆州之时,我便说过志不在仕,今天我还是一样的答案。难道做了皇上就真的自由自在吗?做了高高在上的皇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是失去的不就是自由吗?这与我的理想背道而驰,自然不愿意失去自由而追求虚无缥缈且不切实际的权力,有福不享非要争得头破血流,何苦来哉?”

赵谦接话道:“只怕你现在如此想,以后不会这样想了!”

“做皇上真没兴趣!”李宽笑道,“想法是会改变,只要初心不改,就算再怎么变我还是那个我,我只做自己!”

“世事难料啊!”王槐叹息一声,“党仁弘与皇上推荐你才是最适合皇位人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你与皇上最像,甚至你比皇上还要果断。若是某天情势所迫,不得不顺势而为时,你将会比皇上做的还要狠绝,这话的意思你可懂?”

“当然懂!”李宽不可置否的笑道,“虽然我与党仁弘见了一次面,还发生不愉快,不过他还是懂我的嘛!党仁弘说得没错,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要是有愧于心,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王槐三人均是一惊,他们没想到李宽居然认同党仁弘的说法,从李宽的性格上来说,的确会是这样,前提是不要触碰底线,就像是当初李宽要与武珝成亲,李世民一口回绝,李宽浑然不顾一切直接与李世民起争执不说,甚至险些动手。

高hbl文 第三章

大明收复鞑靼疆域,却面临治理的问题。

达延汗虽被击溃,但草原上,诸侯统领部落,有许多小部落,并不臣服达延汗。

大明置之不理,瓦剌一定会趁机一统草原,成为更庞大的势力。

弘治皇帝轻视北方的土地,毕竟不能耕种,但却害怕落入瓦剌手中,成为大明的威胁。

“卿等以为,鞑靼的疆域,该如何处置?”

韩文道:“分封诸侯,令他们向大明称臣,代为管理北方疆域。”

“如此一来,又将疆域送回虏人手中。”刘健颇为担忧。

严成锦想将鞑靼变成土司自治,选出一个集权领主,与诸公想分裂鞑靼领主的想法相反,未必会被同意。

谢迁道:“国君被杀,扰乱伦常,鞑靼人必不会臣服。”

达延汗被汉人斩首,残部视汉人为仇敌。

鞑靼人也知道,汉人拿北方的土地无可奈何,迟早会退回去。

严成锦想了许久后,才开口:“臣以为,当像南方的土司自治,作为大明的第十六个布政使司,由鞑靼百姓,推选强大且忠顺大明的领主,为布政使。

在鞑靼和瓦剌的边境,设立乌兰乌德卫,和林卫等卫所。

并派使辰出使瓦剌,宣告大明领土完整。”

警告瓦剌,若还敢出兵侵扰,视同侵犯大明。

大殿中,慢慢沉寂下来。

有思恩府的先例,百官能领会严成锦的想法,却疑惑要这块土地何用?

刘健道:“要这块疆域做什么?”

严成锦想说可以养奶牛,但大明,对牛奶并不重视。

他想了想道:“黑白神牛在良乡,已繁衍至一百零五头,臣以为,可让鞑靼百姓牧牛马。

大明战马不如鞑靼,是马匹不能在草原奔跑的缘故。”

农业大国离不开农业、畜牧业、养殖业和纺织业。

大明的农业和纺织业尚可,畜牧业却几乎为零,蚕丝代替了棉袄,并无多少人需求羊毛。

弘治皇帝漫不经心道:“朕有陕西草场和蓟州草场,何须鞑靼。”

百官颔首点头,对畜牧业并不感冒。

严成锦道:“牛奶为补物,赐于三边士卒,可令士卒体魄健硕,军队更强大。”

诸公面色一动,目光落在严成锦身上。

弘治皇帝眸中放光,牛奶还有如此效用。

从大殿出来,严成锦准备去东宫一趟,却发现身旁跟着一个人,赫然是李东阳。

李东阳面色微怒,将他拉到无人的角落。

这几日上朝,严成锦发现他有些不对:“李公有事要求下官?”

“清娥嫁去你府上一年有余,为何还没有动静!你该不会到现在,也没碰过清娥吧?”

李东阳觉得,以此子谨慎小心的性子,极难获得他信任。

文学

一会儿下值,本官就命汪机去府上诊断一番。”

李东阳却目光不善,扫了一眼他下身:“若不是如此,你该不会害了殿下的病吧?”

“下官的身体,很健康。”

并不是孕气太差,而是严成锦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告诉李东阳。

下值了,严成锦特意让何能绕路到惠民药局,今日,惠民药局排有许多人。

何能走进惠民药局中,带着汪机走出来。

惠民药局的大夫喊道:“今日汪大夫号满,明日再来。”

“汪大夫向来不媚官绅,不知谁家大人,如此大权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