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紧致h、年轻的馊子8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快穿之女配紧致h 第一章

@@@@。。。。。。。。。。。。。。,先赏自己一百个嘴巴子,

终于还是没坚持下去,这本书的成绩对我来说,其实还不错的,多少有一百个首订,

……好想把自己脸都给抽肿,……

但是写的好痛苦,越写到后面越痛苦,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什么,从大概五万字哪里,我就有些迷失方向了,硬撑着写到二十万字,……本来想着,多少写到一百万的,

……但终于还是崩溃了,……

……临末再给自己一百嘴巴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快穿之女配紧致h 第二章

洪箭的神情也颇为激动,说道:“这里就是飞堡的操控空间,你刚才被我们吸上来有好一会了,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没事!!!”蔡狼急忙叫道,之前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结果差点闹了个大笑话,现在就算是有事也得说没事,否则真的是快要抬不起头…

他强撑着要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了,挣扎了几下无果,这才发现自己不知被什么力量固定在座位之上,以自己的能力,竟然无法与这股力量抗衡…

洪箭笑道:“大星主没事就好!你先在座位上休息一会,我们还要去接人呢!”

“接人?接什么人?!”蔡狼一怔。

“就是那些持有进堡令之人啊!”洪箭提醒道。

“哦不!我们要将所有人都迁到堡里来,不能让任何人有什么闪失!”蔡狼终于完全清醒了,大声道。

“什么?大星主还是算了吧,如果照你刚才所言,那会让他们陷入真正的危险之中!这个飞堡的内部世界只是作为试验罢了,先把那些不愿意参与星群防守的害群之马给迁进来,以免他们乱了军心!但如果让所有人都迁进来,一是时间上来不及,二是让我们直接放弃了抵抗,所有防御阵法都无人操控,那就是任凭太空盗打砸抢了,三是所有人躲到这内部空间世界来,而我们又无法很好地操控飞堡,万一出现什么闪失,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这不是自取灭亡吗?”洪箭侃侃说道。

“不!飞堡并不是象你说的这么不堪,它是高级战备,来自于未来世界,不可能被太空盗的炮火给击沉!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两支外来舰队的太空飞堡?它们都拥有十个飞堡,每个飞堡之中都住着无数人,它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蔡狼大声道。

洪箭一怔,奇道:“大星主怎么知道那两支外来舰队的太空飞堡中住了无数人?”

“这个…是凌道子告诉我的!他们的飞堡中住了数百个种族,每个飞堡中的人数都达到了数十亿人!他们已经在宇宙空间中旅行生活了无数年,最近才到达我们银河系这里…”

“竟然如此?!”洪箭听呆了,惊叫一声!

“不错!据小凌所言,飞堡中的世界其实极为安全,因为一旦世界之力形成,就可以自成一界,其防护力极为强大,而且是整体防护,哪怕外面的飞堡崩了,这些世界也会保持独立完好,就象一个小小的行星一般自行运转,也可以象飞船一样在宇宙中飞行,它们在星空之中可以象行星一般吸收太阳的热量,并能将宇宙星光作为能量来源,从而保证世界的平稳运行,直到被重新收回!”蔡狼说道。

“沃!!!你是说这些内部空间就象飞船和行星一样?!”洪箭震惊道。

“小凌说的,不会错的!”蔡狼大声道。

“小凌?他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洪箭狐疑道。

“据我猜测,小凌就是骇客交易平台幕后之人,所以他当然知道这些事情!而且,如果不是他,我们又怎么可能了解那两支外来舰队那么多情况?”蔡狼说道。

“天哪…此话当真?!!!”洪箭不可思议地叫道。

“哎呀洪兄,如果我连这个都猜不出来,那还能成什么事?!而且,小凌说了会帮我操控这个太空飞堡,有他在,要打败那些太空盗根本不成问题!”蔡狼狠狠说道。

“这…非是我不相信,而是此事太过重大,涉及到本星群所有人的身家性命,如果仅凭你的猜测,以及小凌所言,就让所有人都迁到飞堡之中,我真的还是不敢赞同!”洪箭迟疑道。

“那你要怎样才能相信?!”蔡狼大声问道。

“怎样?大星主不是说要操控这个飞堡吗?那么现在我就将飞堡的操控权限给你,如果你能自如操控,还能比我们操控得更好,那我就相信你!”洪箭说道。

“好!!!”蔡狼咬咬牙吼道。

这一次自己选择彻底相信凌道子,他总不会放了自己鸽子吧?

无论如何都要赌上一把,如果不能凭借着太空飞堡来御敌,那么以美食星群现在的实力,结局肯定会很悲惨,作为大星主的自己,要是不能在此时挺身而出,扛起这个重要的职责,那么不但所有星民不会原谅自己,就是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大星主真的能操控飞堡?!”洪箭惊讶道。

“当然!虽然我是第一次接触飞堡,但有小凌在,我肯定行的!”蔡狼大声道。

“小凌在哪里?”洪箭奇道。

“他…小凌!小凌!!小凌!!!你快出来呀!!!”蔡狼有些心虚地叫道。

两人环顾四周,狐疑地看着,还有空间里其他的操控人员,人数达到近一万人,

快穿之女配紧致h、年轻的馊子8

听到蔡狼的喊声,一个个张头张脑,四处察看…

快穿之女配紧致h 第三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

快穿之女配紧致h、年轻的馊子8

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