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2021年1月30日
被打屁股缝里夹姜,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2021年1月30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周言愣在原地……“杀……杀人?”

“是的,现在张三已经被我们拘禁起来了,而从他的话里,我们得知,你作为乘客,昨天和他一起来到此地,所以,需要你来警局做个笔录。”电话里的声音道。

“可是……”周言估计是因为喝了一宿咖啡的原因,脑袋还在嗡嗡响呢:“张三为什么杀人啊?”

“还在调查。”

“那他怎么杀的人啊?”

“电话里不便说,总之你快点来就行了,南五路!”电话另一边的人就跟下达了最后通牒一般,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周言将手机揣进兜里,他感觉到有点晕,心想,这都是什么展开啊?

不过晕归晕,人家警局都打电话了,总得去一趟吧。

周言抬头,再次环视了一下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酒吧,只得很无奈的,推门走了出去。

“等我搞定三哥的事,再回来跟你们死磕!”他心里这样想着。

……

在这个小镇里,出租车还是很多的,周言随手就叫了一辆,然后直奔警局而去。

镇子不大,所以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周言下了车,发现这个警局只是一个五层的小楼,院子里,停着几辆警车,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

周言走进警局……一进门,就是一个小窗口。

“那个……警察同志,我叫周言!”周言凑近小窗口说道。

窗口里,一个穿着警服的人朝他瞄了一眼:“张三的案子吧,上二楼,左转第一个屋。”

估计是这个镇子的案件很少,所以一提自己名字,就知道是为何而来的了。

周言快步跑到了警局的二楼,推开第一扇门。

这里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审讯室的房间,因为一进门,周言就看到张三坐在一张椅子上,手上戴着手铐,旁边站着两名啤酒肚硕大的警员,警服扣不上,只能敞着。

张三看到周言来了,立刻开口嚷嚷着:“周言大哥,救救我,我是冤枉的啊!”

“闭嘴!老实点!”一名警员推搡了一下张三。

三哥只好憋屈的闭上了嘴。

“这……到底怎么回事?”周言问到。

而在这个房间里,还有一张办公桌子,桌子后坐着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警官。

“你就是周言?”他问道。

“是的。”

“坐这。”那警官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然后我问,你答,首先,你确定昨天是称作张三的车来到这镇子的?”

“我确定!”周言说道。

“几点到的?”

“早上五六点钟吧。”

“从什么地方开过来的,开了几个小时?”

那警官就这么一直问着。

周言皱了皱眉:“等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啧~”那警官没好气的吧嗒一下嘴:“我问啥你就回答啥得了!”

“我身为证词的提供者,有权利知道案件的经过的!”周言说道。

当时考侦探资格的时候,周言也是背过好些条例的。

这一质问,那警官也是一愣。

“emmm……好吧。”他犹豫了一下说道,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大啤酒肚:“那个谁,你跟他说说,张三到底咋了。”

“杀人!”那人瓮声瓮气的说。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孩子生病住院,冰棍儿要去陪护,请假几天,具体还要看情况,要等具体情况确定之后才知道需要多久,不过时间不会太长的,住院小宝早日康复,拖欠的章节冰棍儿以后会

文学

补回来,对大家阅读造成的不便,请谅解!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rose看了看手表,又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她站起来对几人说道:“嗯,时间刚刚好,摄影社的社长说他已经到社团了,咱们可以过去了。”

“好。”伊莎莎有些依依不舍的将手边的这些基础教辅才还回了书架上。

陈美嘉挽着她:“没事儿,一菲姐已经去帮你办借阅卡以及食堂饭卡了,等办下来之后,你就可以常来了。”

“嗯。”伊莎莎闻言,又明媚地笑了起来。

rose带路,四人穿过校园,来到摄影社的社团基地,摄影社团基地在学校专门划分给安置各个社团的大楼三楼,门上挂有摄影社的招牌。

rose毫不客气,连敲门都懒得敲,直接推门而入。

里面坐着的男生把手边的相机放下,站了起来,先是恭敬和陈美嘉打了声招呼:“陈老师好。”

陈美嘉摆了摆手:“不用管我,我是来打酱油的。”说完就去看墙上挂着的摄影作品。

这个男生又苦笑着看向rose:“rose大社长,你可真是稀客呀,什么时候再组织一下你们汉服社与我们摄影社的联谊呀?我手下那群小兔崽子都把我耳朵磨出茧子了。”

rose很嫌弃的摆了摆手:“你们搞摄影的,就不能大胆点?看上我们社团的妹子,就去表白嘛,非要借着集体活动的契机才敢搭话?这点出息。”

“妥了,等一会儿我就把你的原话拿回去骂他们。”摄影社的社长是个看起来挺阳光的大男生,又对着诸葛大力自我介绍到:“大力学姐,我叫徐达,是你的粉丝,学姐你要是想要拍照的话,我随叫随到。”

“免了免了。”rose把诸葛大力护在身后,“只有我一个人能给我家大力拍照,你们这群臭男生想都不要想!”

徐达联想到学校里关于rose与诸葛大力关系之间的传闻,不由得扼腕叹息:“哎…现在不仅要和男人抢妹子,还要和女孩子抢妹子,这世道,对男人来说太难了。”

“少废话!”rose拍了拍桌子,“我来给你介绍个美女来加入你们社团,答不答应?”

徐达

文学

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伊莎莎,眼神里不乏惊艳:“你rose大社长都发话了,当然没有问题,若是把这样一位美女拒之门外,我手下那群兔崽子就真的要造反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叫伊莎莎。”伊莎莎并没有多少拘谨,自我介绍道。

“你好你好。”徐达伸手和伊莎莎握了握,“以后多多关照。”

“喂,你可不要看莎莎漂亮就以为她是个花瓶,人家也是有底子的,你看看她自己拍的照片就知道了。”rose说道。

“哦?”徐达郑重了几分,“有什么作品吗?”

“莎莎,赏他个微信好友位置。”rose对伊莎莎说道。

伊莎莎于是掏出手机和徐达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徐达翻开伊莎莎的朋友圈,一开始心里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仔细一看之后,却皱了皱眉,又仔细的看了看:“唔…不错不错,这个构图很有想法,光线捕捉的也恰到好处…都是你自己拍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