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38部杂交小说
2021年1月30日
药物涂抹调教敏感依赖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
2021年1月30日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林美依默默把自己递过去的茶杯拿了回来,状似不经意的倒掉,试探开口:

“盯了我两个月,国师大人可有收获?”

“有些。”他倒是实诚,端坐着一一数道:“你是修士。”

修士?

这个词可好久没听到过了,林美依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这世上所谓的异术师,其实都是修士吧?”

李淳风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知道的还要多。”

得到他的承认,林美依有点激动,李淳风的话证明这个世界不只有凡人地界,还有更加高级的灵界存在。

而且他就是从更高级的灵界过来的,这里有通往灵界的路!

李淳风看了林美依一眼,不过她心中的激动并没有显露出来,他收回目光,继续又道:“你有传

文学

承。”

又是传承,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林美依心中有疑问,但她没问,因为她一问,李淳风就会知道她其实知道的并不多,装逼效果就没有了。

她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李淳风将双手收入袖中,看似随意的又说了一句:“你杀了我师弟,穆先生。”

话音落,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杀气在蔓延,李淳风面上的笑越发温和了。

林美依将手垂了下来,不锈钢菜刀瞬间就位。

二人对视,面上都带着笑,但就在林美依以为李淳风要动手为他师弟报仇时,他却忽然轻笑出声,幽幽问道:

“林姑娘,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林美依拿刀的手微颤,有点搞不懂眼前这个男人的意图。

他既知道她杀了穆先生,怎么一点要报仇的意思都没有?

难道……他也怕死?

想到这,林美依忍不住弯起嘴角笑出了声,“哈哈哈,国师大人你很有趣。”

“有趣?”李淳风挑了挑眉,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就这?”

没别的评价了?

林美依捂嘴收敛笑意,收了菜刀,双手搁在桌上,撑着下巴一脸真诚,“我没杀你师弟。”

“哦。”李淳风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他信她才怪。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修士的生命就是这么脆弱,他也一样。

在没有万全把握能够将眼前这个女人弄死时,他不会轻举妄动。

好在现在他们达成了共识,他相信她也不想动手。

说到底,修士的情感还是比凡人单薄,师弟的死,他并不是非要追究到底不可。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小丫头把他叫出来,肯定有事求他。

想到这,李淳风原本缩在衣袖里的手又大大方方的露了出来,和林美依一样,摆在桌面上,表示自己的诚意。

见他如此,林美依心落下一半,二人对视一笑,气氛变得快活起来。

“国师本领高强,定然知道这次联姻的事吧?拓跋尔满京城的贵女不要,点名了要我,这事实在是蹊跷啊。”林美依看着李淳风的眼睛,好奇问道。

李淳风也大方,直言道:“这是林音的意思。”

“大宛国师?”林美依确认。

李淳风颔首,“她对你,也很感兴趣呢~”

“是吗?”林美依挑了挑眉,心中在意,面上半点不显。

李淳风主动开口询问她要不要帮忙解决掉这件事,林美依颇有点诧异,这位国师也太积极了点,总觉得有阴谋。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坐船进入大明宫,满宝发现大明宫看着更……蛮荒了一些。

大明宫在皇帝太后带着恭王和明达几个皇子女来避暑后迎来了短暂的修缮时机,可惜很短,没两个月就又因为资金问题断了,而两个月的时间也只不过把其中一个建了一半的宫殿建好了而已,然而宫殿建好也是空的,里面家具啥的什么也没有。

后来皇帝一直很穷,内库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国库被朝臣们把得很严实,他只要流露出修建大明宫的意思,上至魏知,下至六品的御史都会上书劝阻,认为如今才算民安,离国泰还有很远的距离,实在不好在此时大修土木。

皇帝听劝了,后来就把大明宫丢在了脑后。

再后来守孝,不好大兴土木;去年更是西征,国库没钱了,所以大明宫……嗯,别说建造了,连修缮都少了,所以草啊树啊长得就有点儿肆意,满宝站在船上看着两岸的野草,微微摇了摇头,觉得皇帝家就是好,房子好多,竟然能把家给荒废成这样。

到了渡头,内侍停下船,让周满下船。

满宝上岸,就徒步去看工部正在改造的宫室。

这里人不是很多,现在基本都是工部的人和役丁在此。只不过这一次皇帝也没能修建宫殿,而是要改造。

皇帝让工部挑选了两个最大的宫殿,直接砌墙封起来,到时候皇女们在一个宫殿,皇子们在一个宫殿,男女分开种痘,里面的人只能进不能出。

而两所宫殿之间则砌了一条很长很长的巷道以供太医来回两间宫殿。

所以一旦皇室中的人住进去,两所宫殿就会被封死,连吃的都是用吊篮送进来的。

之所以这么谨慎,全因这是大明宫,距离太极宫太近了,为避免天花流露出去。

本来种痘都应该拉到皇庄里去的,那里最安全。

可惜皇帝舍不得他的子子孙孙们受委屈,皇庄那边一个房间里住六个人,还是紧急加建的土石混合的房子,哪里比得上大明宫这里的宫殿。

在这里,至少能保证一人一间房。

没错,这里就是一人一间房,皇帝特别豪气的让人做了长长的屏风,将大房间隔成两间,一间房里不仅能住个小公主小郡主之类的,公主和郡主们还能带一个伺候的宫女。

嗯,选的宫女也都在十六岁左右,她们也都要和她们的主子一样种痘,将来若无意外,她们回一直伺候她们的主子。

满宝来检查,就是检查两座宫殿是否真的封死了,别有什么暗道可以内外传递东西,这种事在皇庄没太大的问题,但在皇宫里却是大忌。

还要检查给他们太医院准备的药堂等是否合规,以及宫殿的卫生等。

满宝检查完今日份的工作,就抓着手抬着脖子看工匠们忙碌,看着看着,她觉得以他们今日份的细工,想要将剩下的大明宫建起来,估计得花用好几年的时间,那还是在皇帝很有钱的情况下。

要是供不上钱,恐怕十多年也修建不上。

满宝摇了摇头,记下他们的工程进展后便走了。

她下衙时间快到了,等坐船回到太极宫,应该差不多就是下衙的时间,嗯,还得走回到太医院,好远呀。

不过想到太医院里的妆盒,她又充满了动力。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他刚单手抱着小姑娘游到了岸边,就听着怀里的小姑娘突然的惊呼出声。

“唔,脚……脚脚……”

小姑娘双手紧紧的攀着他的脖子,小脸埋在他的颈窝,有些口齿不清道。

“什么?”燕铖听的不太清楚。

叶七七:“脚……”

叶七七感觉自己的右脚突然间抽搐的疼,忍不住的抖了几下,咬着唇道:“脚抽筋了,疼。”

这会儿燕铖才听清小姑娘的话。

他估摸着应该是小姑娘因为落水而脚抽了筋。

不曾犹豫片刻,抱着小姑娘便上了岸。

刚一上岸,他就立马给小姑娘脱掉了湿漉漉的鞋子,接着就是小姑娘那粉色的袜子。

大掌扣住小姑娘的脚踝,往自己的跟前拉了拉。

“啊——疼……”

因为他这拉直她腿的举动,小姑娘捂着眼睛,不由的吃痛出声。

燕铖伸手给小姑娘按着腿,拉着她从地上站起来,让她把腿伸直:“好点了吗?”

“好……好点了。”

说完这话,叶七七这会儿才意识现在她的六哥哥是单膝跪在地上的,同时他的一只手扶着她,另一只手还扣住她的脚踝。

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小脚指头,有些难为情道:“好了,谢谢六哥哥。”

燕铖松开了扣着小姑娘脚踝的手,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此刻放在他眼前最大的难题就是他们两人落了水,浑身都湿透了。

“啊秋~”

正想着,身旁的小姑娘就已经是打了个喷嚏。

叶七七缩着自己的小身子,忍不住的吸了吸自己的小鼻子,目光落在两人面前的那一汪池水当中。

他和六哥哥这也太倒霉了吧。

之前被困在山洞不说,这会儿竟然直接掉到了暗藏在山洞底部的湖里了。

“啊秋~”

又是一声打喷嚏声起。

燕铖转头看了小姑娘一眼,眸色沉了几分,对着她说道:“先把湿衣服脱了。”

“啊?”

听言,小姑娘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燕铖从自己的衣袖里找到了两颗打火石,视线摸索了一圈,终归是找到了些适合引火的材料和一些干树枝。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山体的底部,刚才他们落的水应该就是山体底部的底下暗河。

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洞显然是比先前的那个大了太多。

最上方是一处山洞空隙,有些许的阳光能透进来。

但这些阳光除了能照亮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什么用了。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的生火取暖为好。

因这里树枝有些太过于潮湿,燕铖花了好大的精力才将取暖的火堆点好。

叶七七抖着小身子的坐在火堆旁取暖,可虽然靠着火堆,但因为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她还是觉得好冷。

燕铖知晓小姑娘脸皮薄,他先是脱下外袍放在火堆旁烘干,因为他这衣服的材质是特殊残料做的,没一会儿便干了。

他将外袍扔给了不停的抖着小身子的小姑娘,然后对她说:“七七,把湿衣服都脱下来,哥哥给你烘干。”

叶七七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见坐在她对面的六哥哥已经拿起腰带,当做遮眼布似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看了看他,有低头看了看手里方才六哥哥扔给她的外袍,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扭扭捏捏的将湿衣服脱了下来。

“好……好了。”

过了一会儿,耳边响起来了小姑娘那软娇娇的声音。

燕铖伸手将遮住眼睛的带子解开,看见对面的小姑娘身上套着他的外袍,整个人缩成一团的坐在那儿。

一旁的地上正放着她方才换下的衣服。

当小姑娘瞧着六哥哥一件一件的拿起她都湿衣服放在火堆旁烘干时,她的小脸都是红彤彤的。

本想着自己拿着树枝将一副烘干的,但是六哥哥的外袍对她来说太大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走光了。

燕铖拿着树枝,一件一件的套好小姑娘的衣服放在火堆旁烘干。

当燕铖拿到小姑娘最后一件衣服烘干时,他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缩成一团的小姑娘。

正想问她时,他的视线却冷不丁的落在了小姑娘露出外头的一双白皙的小脚上。

他呼吸一停,猛地移开了视线,过了好一会儿才组织好语言的问道小姑娘,“没有别的衣服了吗?”

小姑娘心中一颤,支支吾吾道:“没……没了。”

燕铖一听小姑娘这心虚的语气,就知道她一定是在骗他。

燕铖:“真没了?”

小姑娘咬着唇没有回答。

燕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乖七七,给哥哥帮你烘干。”

叶七七本想着她自己可以用体温烘干的,但是碍于六哥哥那眼神一直盯着她。

就像是她要是不给他,他就一直盯着她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燕铖坐在那儿,瞧着背对着他的小姑娘缓缓的将一件小衣物递给了他。

当他看着小姑娘红着小脸递过来的衣物时,他表面上神情平静至极,但实则内心早已经是风雨翻滚,混乱的难以复加。

他看着手里小衣物,有些意外小姑娘的喜好,竟然还是绣着一只小白虎图案的。

叶七七真的是觉得尴尬极了,小脸红的要滴血。

等到衣服全部都烘干了被小姑娘穿上身之后,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彻底的消散。

燕铖替小姑娘烘干了全部的衣服过后,便将自己身上的里衣给脱下烘干。

叶七七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的六哥哥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肌肉线条分明均称,更重要的是她看见六哥哥的腹肌了。

小脸刷的一下便红了。

下一秒,小姑娘立马就低下了自己的脑袋,红着小脸有些不太好意思看了。

燕铖瞧着小姑娘低着脑袋没有看他一眼,他无言的抿了一下唇,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腹部。

她为什么不看他?

他以为她会喜欢的……

他走到小姑娘的身边坐了一下,将给她烘好的鞋子放在了她的脚步。

叶七七瞧着六哥哥要给她穿鞋,急忙道:“我自己穿。”

“没事。”燕铖打断了小姑娘的话,“哥哥给你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