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挺岳双腿之间
2021年1月30日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市长玩弄美女艺校校花
2021年1月30日

小妖精好荡h:岳双腿扛肩膀上

小妖精好荡h 第一章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偶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童,别的孩子这个年纪,还应当是在学堂里读书呢,司马师竟然会让他去领军作战,还是平定淮南叛乱这样的重头仗,司马伦听了都有些晕乎乎的,感觉如同在做梦一般。

之前司马伦虽然屡有良计献出,但献计和领军作战,那完全是两码事,许多的计策往往是善谋者的灵光一现,考验的是人的智谋,但领军作战,那完全是考验人的指挥水平和指挥经验,司马伦在这方面的履历几乎为零,又如何能担得起这样的一份重担来?

连司马伦都觉得有可能是司马师在和他开玩笑,但他看了一眼,发现司马师的表情特别的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难道司马师真得没开玩笑吗?

“阿兄……这是真得吗?”

司马师一脸正色地道:“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愚兄会拿军国大事开玩笑吗?”

司马伦为之一怔,喃喃地道:“阿兄真得认为我有能力胜任此职吗?”

司马师虽然看不到司马伦的表情,但已经从他犹豫的语气之中知晓了他的态度,轻轻地一笑道:“不是为兄认为你有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你自己觉得有个信心吗?如果为兄真的将平定淮南叛乱的这个任务交给你,你是否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吗?”

听完这么一席话,司马伦倒是沉默了下来,的确,这样领军出战的任务,它并不是一种值得炫耀的东西,而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就看他司马伦有没有信心有没有能力地担起这份重责了。

司马师已经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慢慢地来培养司马伦了,重疾需要猛药,育人需要重担,如果司马伦只有天赋和才华,却没有在危难之时有所担当的勇气,那就证明他不配成为司马家的继承人。

司马师此次等于是给司马伦出了一道难度极大的考题,如果司马伦可以递上一封完美的答卷的话,司马师便可以放心地将司马家的大业交给他,反之,司马师或许会重新地来考虑了。

司马伦天资聪慧,又怎么可能会不理解司马师的用意呢,说实话,司马伦自幼就熟读兵书,对战阵之道研究颇深,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的,将来司马师百年之后,他就是司马家大业的继承者,所以司马家的大小事务,他都是责无旁贷的。

只不过接掌大权对于司马伦来说,以前还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毕竟司马师正当壮年,身体康健,正处于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司马伦有的是时间来成长,有的是时间来学习。

可是这次冀州之战,司马师双目失明,让所有的人都产生了一种疑惑,那就是司马师能否继续地执掌朝廷的权柄,如果不能的话,何人可以代之?

司马伦之所以在这么一个最为敏感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白马,首先当然是为了探视司马师的伤情,其次,则暗含着打探司马师关于嗣位的态度问题,司马伦虽然是司马懿临终之前指定的继承人,但如果司马师没有听从司马懿的安排,而另有打算的,司马伦也是无法左右的。

小妖精好荡h 第二章

“本官是工部员外郎司马九,受工部尚书上官弘大人差遣,专程前来渭河调查工银贪腐一事。二十五文每天?哼,工部与户部核准的河工工钱,夏秋两季为四十文每天,冬春为六十文每天,且冬春日日免费提供酒、羊汤。”司马九将疏通渭河河工的工钱待遇都报了出来。

“二十五文钱每天?这位大人,可是侵吞了不少河工的血汗钱。”司马九狠狠的看向户部七品官。

霎时,河工们一片喧哗。

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靠近趴在地上的七品官,就要揍人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李大哥,别把人打死了,还要留着他的狗命,为兄弟们追回被他们侵吞的工钱。”司马九向河工老大李子通提醒道。

随后,司马九不好气的说道:“李大哥,你也真是,这些事情,该早点与小弟说呀,你这样的英雄,怎能受如此腌臜的闲气。”

司马九将前世从水浒传中听到的口头语都用了出来。

河工们闻言,对司马九这个很近人味的工部员外郎很有好感。

李子通见司马九在乡亲好友的面前抬高他,脸上马上笑开了花。

几个和七品官一起来的户部官员,见势头不对,想溜之大吉,却被李子通的同乡一一按住。

河工们三下五除二,就将三个户部官员捆得结结实实。

其他京兆尹的军卫见户部如此贪婪,他们又没分得多少好处,顶多,也就喝过户部几次酒水,犯不上为此与河工拼命,也都慢慢散去。

“李大哥,诸位兄弟,这件事情,是朝廷对不住大家,本官在此给诸位兄弟说声对不起。三天,三天之内,本官定要给李大哥和诸位兄弟一个答复。”

“诸位兄弟应得的工钱,一定会如数发到诸位兄弟手中,少了一文钱,李大哥就当没有我司马九这个兄弟。”司马九拍胸脯保证。

司马九早就想好,若是户部耍赖,死不认账,他就用赛马赢得的彩头来支付河工工钱,反正都是李世民的钱,花了也不心疼,实在不够,大不了委身找宇文恺支取一些。

不论如何,李子通这个兄弟,他不能丢。

河工们见司马九如此爽快,纷纷拍手叫好。

工钱一事基本有了眉目,又有司马九的保证,李子通随即安排河工上工,毕竟,他们也不想延误工期。

司马九事了,准备带着三个户部官员回大兴城。

李子通却不肯让他走,定要让他尝尝渭河特产:渭河大鲤鱼,青州做法,大兴城中吃不到的那种。

司马九知道李子通豪爽,想了想,便随他而去。

司马九与李子通一伙几十人刚在河堤上走了不到五百步,就有一队骑士,十几人向他们冲了过来。

司马九和李子通等人以为对方是户部援兵,立即做好戒备,李子通更是抽出腰间长刀,横在胸前。

出乎司马九意料的是,对方甚至不理睬

文学

他们,直接从众人身边冲了过去。

司马九见马上骑士人人裹的严严实实,口鼻全部遮住,不禁心中起疑。

那十几骑人人作风蛮横,险些踩到一个河工,这些河工哪个都不是好欺负的,河工当时就用家乡话骂了一句娘。

一个已经跑过的骑士,似乎感受到了恶意,拨马回转,他掀开遮住脸面的头套。

霎时,司马九惊讶不已,此人居然是吐谷浑的右丞相慕容伏枪。

“他们不是被软禁……招待在大兴城的鸿胪寺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杨广已经同意他们回国了?”

“不对,如果帝国放他们回国,必定有不少扈从,礼乐齐鸣。难道,他们想要潜出大兴城?”司马九心念急转,很快就猜测到慕容伏枪等人是偷偷逃出大兴城。

小妖精好荡h 第三章

历城乃是青州济南国的下辖之县,原本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城,但随着曹操和吕布的目光关注在河北之时,这座小城就成了一个关键之城。

历城在泰山郡以北,南边靠着泰山,北边靠着青州,若是能占据此地,便可以依靠泰山地形扼守南边防线,而唯一面对的就是来自北面的敌军。

曹操和吕布都开始将目光关注到这儿,所以在曹操征讨西凉军之前就让于禁领兵从兖州出发,秘密夺取历城。

而吕布在到达青州后,也深知要想和南边的徐州保持联系,就必须夺下历城,同时还可以防守以西的兖州曹军。

原本驻守在历城的不过是袁谭麾下校尉,守军只有一千余人。如果只是固守,还可以守上十天半个月。

于禁三日前,领着四千曹军,分批先后靠近历城,然后于白天命令曹军士兵混入城内。夜晚的时候,于禁发起进攻,城内的曹军开始于城内造成混乱,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每次内外夹击就能轻易攻破城池的。

于禁也是折损了数百的兵马加上内应的配合,才攻下了历城。于禁攻下历城后,然后封锁四成们,不许进不许出。然后将带来的粮草辎重全都搬进城内,又于城内征兆民夫,加上袁军俘虏,开始加固修缮城池。此次于禁已经做好了固守数月的打算,只待曹操回军。

臧霸在于禁攻下历城后的第三日才和袁军一同到达历城,原本是要接管历城,也没多带攻城器械,等大军到达历城下时,才发现城中已经换上了曹军的旗帜。

臧霸便派人将消息告知吕布,吕布得到消息后,与刘晔、田丰、沮授商议后,便派人将消息告诉臧霸。

“主公如何说?”跟随臧霸的孙观、吴敦、尹礼等人聚集在一起商议,问道。

“主公说历城如若可取就可取,如若不行,便只好困住历城的曹军。”臧霸烦心的说道,来此之前,他可没打算再此多在停留的打算,只要安排好历城后,他要赶往和吕布汇合,留在吕布身边,才能立下更多的战功。

“我军只有只有两千泰山营精锐,虽说此次我军加上袁军有五千人,可要想攻下四千的曹军,殊为不易,臧老大,你说怎么办吧?”尹礼立刻说道。

是战还是困,总得拿个主意。

“先将历城给围起来,然后再征调附近百姓,给本将离城千步之外,挖上壕堑,再弄上栅栏,本将先要困住曹军。”臧霸恶狠狠的下令道。虽然这个方法不是最好的方法,因为曹军完全可以趁着夜色突围出来破坏,但毕竟历城并不是像下邳城那样的大城,而且城中也不一定会有足够的粮草。而且曹军还可以凭借着夜色出城偷袭,破坏栅栏和壕堑。不过,没关系,坏了再修,只要不让曹军破坏吕布军的粮道,臧霸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只是这样,让臧霸着实窝火。

第二日,臧霸命人打造攻城器,然后又找来袁谭麾下的校尉吕旷、吕翔,让其二人征兆附近县城百姓开始于历城四周挖壕堑,建立栅栏。也不需要修建的多么坚固,只需将历城围起来,就行。夜晚的时候还于四周还挖了许多坑,再覆上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