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2021年1月30日
我难受快点我想要、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2021年1月30日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洗手间。

何苗打开水龙头洗手,脑海里浮现出文雯和盛夏坐在另一桌,其乐融融的样子,不由咬了咬唇。

身后传来动静,她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姜小蕊进了门。

何苗让出一个位置,继续洗手。

“你的手链挺好看的。”

乍一听到姜小蕊的声音,何苗还有些吃惊,她在班里成绩不太好,像姜小蕊这种好学生,除了收作业是不会和她讲话的。

何苗腼腆地点了点头,小心地不让手链沾到水,“是我奶奶留给我的。”

姜小蕊笑了笑,冷不防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何苗吃惊地睁大眼。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何苗还有些恍惚,正巧遇到拉着盛夏过来洗手的文雯。

文雯有些担心地拦住她,“苗苗,出什么事了?”

何苗眼底一亮,刚想开口,可瞥到旁边的盛夏,又抿紧了嘴。

文雯越发觉得她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平时这女孩都是笑眯眯的,可今天……

她想起姜小蕊刚刚从卫生间出来

文学

,顿时有了不好的想法。

“苗苗,是不是姜小蕊……”

“没有!”

何苗像是被火烫了一样,立刻否认,又看了盛夏一眼,加快步伐走掉了。

“奇怪……”

文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两人回到席间,还没开始上菜,主桌正好还有两个位置,就在化学老师苏老师和何苗之间。

何苗又叫了文雯几次,文雯一直拒绝过去,最后还是化学老师开了口,文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拖着盛夏一起坐过去。

……天可怜见,她真的不想和老师坐一桌啊啊啊。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琉璃带着厨房的人抬了两个木桶的水,一桶送进了里屋,给凌画放在了屏风后,一桶送去了隔壁净房。

凌画自己下了床,从柜子里找了衣裳,进了屏风后。

琉璃问,“小姐,需要帮忙吗?”

凌画摇头。

凌画便站在边上陪她说话,小声说,“小侯爷真是一个宝藏。”

凌画被逗笑,“可不是嘛。”

她早就知道了。

琉璃感慨,“小侯爷可真善良,如今对您这么好,是不是原谅您算计他骗他了?”

凌画也不太拿得准,“大概吧!”

琉璃给凌画分析,“大概是您骑快马从岭山累死累活的赶回来,小侯爷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大婚前两日,也就是故意冷冷脸做做样子。让您以后别太得寸进尺了。”

凌画模棱两可,“是的吧!”

琉璃又说,“或者是,小侯爷觉得找你算账吧,你已经是他媳妇儿了,是他的人了,算账到您身上,最后兴许还会反弹到他自己身上,所以,就不找您算账了,让您算计他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凌画想想也不是没道理,“可能是这样。”

琉璃见凌画自己也有些迷糊,身在梦中的样子,索性说,“不管如何,您都嫁给小侯爷了,以后就别再算计他了。我娘说了,女人这一辈子,若是嫁给了一个聪明男人,你聪明不过他的话,不如就让他独自聪明。”

凌画虚心求教,“让他独自聪明什么意思?”

琉璃给她解释,“意思就是,让他反过来算计你,在

文学

意你,一辈子恨不得将你抓在手里。”

凌画身子往后一靠,撩着水说,“宴轻不能吧,他不喜欢算计,又讨厌麻烦。”

聪明人,用脑子的时候,费的都是大心思,风花雪月这等小心思,都是懒得动的。

琉璃虽然是这样说,但对比她爹,觉得她娘的话大约多少是有些偏差的,毕竟,宴轻与她爹不同,她娘也就嫁了她爹一个男人,经验也不十分做得了数。

宴小侯爷,真是一个万分嫌弃麻烦到家的人,让他费心思,大概在他心里,觉得还不如让他多睡一觉,逗逗凤头鹦鹉,遛遛汗血宝马,大晚上在京城的大街上闲闲晃晃压马路,都比用脑子让他省力气。

大概,小姐是等不到小侯爷主动对他用心思的时候了。

琉璃改了口,“那您还是继续算计他吧!”

反正用了悯心草那么丧尽天良的算计都干出来了,还能成功嫁进来,以后还能有啥大事儿让小侯爷翻脸的?应该不能了。大算计都没计较,小算计更不屑计较了吧?

凌画想起她娘说的一句话,“我娘说,婚姻是需要经营的。”

她笑了笑,“你大约不知道,我娘能嫁给我爹,也是她算计来的。”

琉璃“啊?”了一声,真没听说过这个。夫人虽然出身商贾,但可不是一般的商贾,是富可敌国的皇商,王家独女当年多少达官显贵抢破门槛,比京城宰府家的千金都抢手,毕竟,没有多少人能拒绝的了得先皇和陛下两代器重信任的后梁首富做岳父。

凌家门楣在二十年前,还真不显赫,也不显贵,但总归是清流门第,书香世家。夫人嫁入凌家,不算是高攀,但也不算是低嫁。

“我娘在一日踏青时,见到了我爹,后来着人打听了,说他是凌家的公子,便告诉我外祖父和外祖母,说要嫁他。我爹当年由祖母主张,正在与人议亲,双方约定了见面地点,我娘让人半路上劫了我爹,以至于他没去成,跟他议亲的那家觉得他不守信,也就不了了之了,我祖母后来又选了别人家,我娘又让人搅了几次。渐渐地,我爹觉出不对劲来,留了个心眼,一番细查之下,发现是我娘跟他在作对。”

琉璃听的觉得好有意思,“后来呢?”

凌画笑,“后来我爹找上我娘,问他与她素昧谋面,他为何屡次三番作弄人?我娘隔着屏风,给她沏了一盏茶,让他把茶喝完再告诉他,我爹喝完了那一盏茶,我娘对他说了一句话,我爹听完,红着脸走了。后来,我外祖父亲自找上了我祖父,两家一拍即合,婚事儿就成了。”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到时就知道了不是吗?”柳氏看过四弟妹,她知道大嫂和大嫂表妹是针对四弟妹,又轻笑道。

萧菁菁回头看了看二嫂,二嫂的话,她没多想,就是二嫂说的,有什么想了解的出府亲眼看看听一听就知道了,不是说多年没回京,来问她们做什么?

“我也想带表妹出府。”夏氏说,可表妹说要来找四弟妹二弟妹。

“多年没回京,没想到京城变化这么大,尤其是最近,听说了叶夫人的事,想先问一下菁华郡主还有纪二夫人,菁华郡主和叶夫人亲近。“夏氏表妹又说。

柳氏仍然轻笑:”还是我说的先出府看看就知道了,问四弟妹也没用,出府就能知道一切想知道的。“她话没有一点错。

“对。“

萧菁菁不想说,她们问她就要说?再次附和二嫂的话,二嫂这样回答正合她意,很好。

柳氏可不想大嫂和大嫂表妹一直拉着四弟妹问,找她和四弟妹问这个。

“二弟妹,四弟妹。“这是不想说,这个意思是她们不该来问?表妹,夏氏不高兴,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她觉得表妹出去看看就知道,但表妹要来她也带来了。

“是我冒昧了,纪二夫人还有菁华郡主说得对,该先出门亲自看一看,出去看了再说,不该想先了解一下。“夏氏表妹笑着,不好意思的,见好就收,也算得到想要的,就是为过来找的借口。

“大嫂你们没有带两个孩子过来,真的不再要见面礼了?“柳氏忽然又说,话题转了回去,又常开起玩笑。

“当然不,你也说了给了见面礼,没有见面礼给了,还说什么。”夏氏不高兴,二弟妹四弟妹自己说的。

再说她和表妹来也不是为了这,她们以为她们就那么想要好处?一点见面礼算什么,因为表妹说要单独说话,再说婆婆没有放。

她们为什么带过来?带来也不好说话,还多事。

萧菁菁听着二嫂转回去的话题,二嫂这说得——

柳氏看出大嫂意思,大嫂表妹嘛,她笑笑。

萧菁菁也渐渐看出来。

“二弟妹四弟妹就不要说了。“夏氏再说,柳氏萧菁菁还没有说话,赵嬷嬷等听到的两边丫鬟婆子对视。

“他们还在纪老夫人那边,我也想带过来再见一下菁华郡主和纪二夫人,给你们再请一下案,再要一份见面礼,就像我说的孩子还在宜园那边,被纪老夫人留下,我也不好带过来,也想过来单独和纪二夫人菁华郡主说一说话。”夏氏表妹解释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