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婬妇全文|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一章

新皇究竟在里面知道了什么,估计是没人会知道了。

太后干的事情,通过了欧阳逸的嘴巴,传到了林静怡和欧阳少恭的耳朵里面。

两个人知道之后,到手也没什么太大的表示,只是暗自的道了一声是个伟女子,只是可惜站错了队。

太后死得安稳,与先皇同葬。

萧轩在半个月之后登基,改国号为元成一年。

萧淳封摄政王,掌朝政,欧阳逸官至内阁首席,掌内阁上下。

两个人几乎是一手掌握了整个皇权。

不少人都想知道,两个人什么时候谋反。

毕竟欧阳逸效忠的是萧淳,这事谁也知道,而且十七子毫无威胁力。

几乎这个皇位,算是唾手可得。

只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两个人始终没有谋反。

四皇子五皇子被流放,其实是暗地里面独自去逍遥了。

太子则是被囚禁在了东宫之中,永生不得出宫。

其实原本按照条例来说,应当是处死的,但是不知道萧轩在太后的宫里面,得到了什么好处。

居然留了太子一条狗命。

虽然说是吃喝不愁,但是自由却是不用想了。

三皇子比较惨,没有母妃求情,而且下手也比较狠,被直接斩首。

也是所有的皇子当中,待遇算是比较惨的。

其他的皇子,早早的封了王,出宫去住,但是没有兵权和封地。

沉迷修仙的那个,直接就跑了。

也不知道跑哪个深山老林里面去了,萧轩也没啥办法,只能是让人在大年宫宴的时候回来参加一下。

彰显一下存在感。

半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如果给萧轩一个机会,萧轩肯定是恨不得自己从来没得到过这个王位。

太惨了!

简直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

明明自己还是个孩子,但是每天都要跟着太傅学习各种各样的兵法,权谋之计,帝王心术。

还要学习下棋,音律,骑马,射箭,审美鉴赏。

而且主要是,自己还要好好的修身养心,不能随心所欲的。

自己已经整整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有赖过床了!

就连生病也得爬起来,而且还要每天上早朝。

天不亮就要爬起来锻炼身体,然后去上朝。

饿的要死爬回来,还只能吃

乡村婬妇全文|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御膳房送来的东西,不能自己点名。

即使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也不过是只能吃三口。

还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的喜怒哀乐,还要会学会明白自己的大臣心里面怎么想的。

萧轩不服气,自己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那群老狐狸。

可能是因为这是萧肃留下来的江山。

林静怡和欧阳少恭也是分外的在乎萧轩的学识,日日督促欧阳逸监督萧轩。

萧轩这日子过得,分外的憋屈,但是还不能发火,都是为自己好。

如果早知道自己的日子过得这么惨,是绝对不会同意继承王位的。

现在仔细的看看,自己的兄弟,哪个过得不滋润。

天天赛马遛鸟斗蝈蝈,稍微有斗志一点的,就在边疆打仗。

西域的胡人美女多啊,还有烈酒。

乡村婬妇全文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乡村婬妇全文 第三章

陆葱葱大名陆恒聪,今年五岁。他的名字是太爷爷取的,小名是妈妈取的。陆葱葱小朋友刚出生的时候,太爷爷就把名字给他取好了,意为持之以恒,明目达聪。后来又说得起个小名儿,俗气点儿贱一点不要紧,关键好养活。

于是赵曼曼说就叫大葱吧,大葱的大,大葱的葱。所有人对此保持缄默,只有陆沛若有所思,半响后问她,那以后再生一女儿,你打算叫她大蒜?

他的话又让赵曼曼陷入了沉默,是啊,说得有道理。不对,呸呸呸,这话有陷阱!好你个陆沛,我还躺在床上受罪呢,你就想着我给你再生一个啊?你本事你试试一个月不洗头是什么滋味!连自己都嫌弃自己!

嗯哼,跑题了。回到正事,最后经众人商量,说就叫葱葱吧,大葱的葱。这样听起来既和本名重叠,又不拂了孩子他妈的意,两全其美。

于是陆葱葱小朋友悲催的人生开始了。

自断奶之后,他便被他狠心的爹从主卧室拎出去单过了。而他娘,还眨着双眼装无辜,用眼神表示她也臣服在某人淫威之下,无力反抗,爱莫能助,儿子,你好自为之。

被无良爹妈“抛弃”的葱葱在发现嚎啕大哭能将他妈紧急召唤过来时,便惯用此招,屡试不爽。妈妈一来抱着他晃几下,唱点小曲儿哄哄,他就不哭了。等妈妈一走,他又哭得惊天地泣鬼神。这时他亲爱的妈妈又会匆匆小跑着过来,抱着他哼曲儿,但肿么办,他妈妈哼的小曲儿让他好想尿尿。

但随后就看到他老爹露出杀人的眼光,太残忍鸟,他还是宝宝呢。他被老爹从娘亲手里接了过去,结果葱葱被老爹慑人的眼光吓到了,尿了。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葱葱小朋友受到的“迫害”有增无减。

妈妈还是那个温柔的妈妈,可惜太懦弱!爸爸还是那个凶残的爸爸,太霸道,没有可惜!

小区楼下广场经常有好几个小孩子穿着单排轮玩耍,葱葱小朋友十分羡慕。一日,赵曼曼带着儿子下楼遛弯儿,正好有一群小孩在广场上溜滑轮。葱葱挣开妈妈的手,便要追着那群孩子跑。

赵曼曼吓了一跳,但小孩子有时候使起蛮劲来还真拦不住,她只好大步跟着后面防止意外发生。葱葱知道妈妈心比爸爸软多了,从她这里下手更容易些。于是跑着还时不时停下来低头看看自己的鞋,嘴里念叨着:葱葱没有,葱葱好可怜……

声音虽小,但已经足够让赵曼曼听见了。但赵曼曼假装没听见也没看见,她自然不会舍不得给儿子买双单排轮,但葱葱才三岁,年龄太小,玩这个很危险。所以她打定主意不理会儿子的苦情表演。

葱葱小朋友表现出了惊人的耐力,将此表演一直重复再重复,表情委屈再委屈,就差再掉几颗金豆子全力配合一下了。但如果他哭了,妈妈肯定不会答应给他买鞋了,因为妈妈最不喜欢他哭了。

赵曼曼拿他没辙,正想着找个借口把这熊孩子给领回家去,就看见葱葱的煞星的车开进小区鸟!!!葱葱的煞星,便是她的救星,她亲爱的老公回来鸟!!!掏出手机给陆沛发了条信息:我和儿子在广场这儿,你过来。

葱葱跑得太用力,完全忽视了危险步步逼近。沿着广场绕圈子,跑累了,就停下来看着自己的鞋念念有词:“葱葱没有单排轮,葱葱没有单排轮!妈妈不爱葱葱了,葱葱没人疼,没人爱,好可怜……”

“葱葱想要单排轮?”

葱葱耷拉着脑袋点头,看着真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儿。可惜这孩子魔怔了,居然没有听出和他说话人的声音已经变了,细腻的女声变成了低沉的男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