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楚晚宁墨燃312章肉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一章

“你对校园里的传言,有什么看法?”

“什么传言?”

“新版的学习无用论。”

成永兴是新版学习无用论的旗帜人物。他的态度,将会左右舆论的方向。

“我吗?”

成永兴陷入了沉思。

他对工大面临的问题,也是时有耳闻。

很多问题上,他甚至是感同身受。

在工大,前后两次,他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时间。

他的第一个四年,是他人生的至暗时刻。

如果他重生在高考前,绝对不会报考工大的!

工大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

连续四年跌跌撞撞的学习,反复折磨他的鼻炎,被忽视的地位,使曾经骄傲的他,异常沮丧。

他有段时间甚至认命了,我确实不如别人。

但是工作以后,在设计院的大爆发,使他重新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

这完全不是他的错,而是工大的错!

四年的学习内容,除了英语和机械制图,在工作中算是有了点用,其它的一切都在浪费时间!

那些课程的唯一目的,就是不断打击他的自信心!

他在学校期间就对编程感兴趣,但他把整本的,厚达两百页的C语言手册,背了一遍。居然四年里,一次上机的机会没有轮到!

如果让他敞开说,他能滔滔不绝的抱怨一整天!

什么是遗憾?

这才是遗憾!

他甚至没来由的感到一丝委屈,眼睛里居然有了酸涩的感觉。

他把目光转向桌面,试图控制住情绪,至少不要让眼泪流下来!

成永兴慢慢喘了几口气,舒缓了一下,被突然激活记忆带来的激烈情绪。

他不是一个愤世青年了。

他的利益与兴趣,与工大深深交织在一起。

即使是前世,成永兴对学校怨念再大,但是工大的毕业证,给了他人生的高起点。更不要说,在工大结识的同学,校友。

这些人,现在是他的助手,在不同的领域,实际起着替他执行的作用。

没有这批人,他现在能干些什么呢?

也许他也跟其它的小说主角一样,调戏女孩子罢了!

小人得志。

不当小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除了在女孩子的眼光里,得到一些心理满足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他需要组织一下语言,另外寻找一下说辞。

很多事情是他的亲身体会,但无法明说。因为这些切身体会,这个时空,并不存在。

“我说一些,我观察到的现象和问题吧。”

————————

李声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突然就换了个语调。

青年人说话前,明显经历了剧烈的感情变化。他低头前,一刹那的表情变化,所有人都看到了。

“你说,我们记一下。”

羊校长拿出了本子,开始记录了。旁边的几个人也都把本子拿了出来。

“第一个问题,是对新生的关心不足。”

“可以说得详细一些吗?”这是主管教学的孙校长在问。

“现在的新生,很多都是从小娇生惯养。很多家里都是两个,甚至只有一个孩子。他们的自立能力很差,来学校前,甚至不知道如何自己穿衣服。

大学里的独立生活,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困难。”

“至于吗?十七八岁不会穿衣服?”

有人怀疑。

“相信我,这种情况是有的!”

我自己就是,成永兴差点就把实话说出来。

“理解,回头我们调查一下,你继续。”羊校长插了一句。

“第二,大多数的新生,都是填鸭式教学下培养的学生了。

他们到大学后,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排学习时间。甚至不知道要学什么,怎么学!”

“明白!”

羊校长继续附和,这些他都记了下来。

“第三,就是学生间比较。

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对比,竞争失败的学生,会产生非常大的心理落差。

一些学生甚至会自暴自弃,极端情况也许会发生。这些学生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

后世大学里,每年总要有几个跳楼的。由于这种情况太多,连新闻都不愿意报了。

“还有呢?”

羊校长没有等来第四,抬头看了一眼。

“还有就是教学内容的设置,还有教学方法也有问题。”

成永兴对这次的座谈,没有心理准备,只能边说,边想。

“首先说教学内容。如果我们做个调查,回访毕业5年内工作的学生。

问他一下,大学里学习的内容到底用上了多少?我相信比例会是非常的低,甚至会低于10%!”

“可是大学里最重要的,不是教书本上的知识,而是教会学生如何学习!”孙校长觉得成永兴的论调,跟新版的学习无用论很接近了。

“既然我们的目的,是教会学生如何学习。为什么没有这门课,去告诉他们如何去学习呢?

而是等着他们自己去碰壁,甚至是放弃学习?”

成永兴的语调,明显升高了。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二章

虽然老陈初中时那点“风流韵事”被揭穿了,不过换来的是梁美娟和莫珂隔阂尽消,梁太后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都冤枉莫珂了。

这两位中年妇女和解以后,爆发的能量非常巨大,除了一些聊不完的家长里短,还把医院里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陈汉升也因为小小鱼儿出生时积累的经验,他也没有那么焦虑了,晚上甚至还能和港城老乡曹副院长应酬一番。

从酒桌上回到高干楼以后,大部分人都在病房里陪着沈幼楚,陈汉升在走廊上都能听到陈岚咋咋呼呼的声音。

这个丫头差不多是无缝对接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的出生时间,昨天回宿舍睡了一觉,今天又背着化妆包过来了。

因为在小小鱼儿那边,陈岚觉得宝宝第一眼没有看到的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幸好这边还有一个侄女,所以是绝对不能错过了。

老陈和王梓博在隔壁休息室里说话,王梓博身前还摆着个笔记本电脑,他应该是把工作带到这边了。

老陈呢,他正在讲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还有分享工作上的一些经验,期望能够对王梓博事业有所启发。

陈汉升和王梓博是一起长大的发小,老陈两口子都把王梓博当子侄辈看待的,平时见面也会关心这个黑小子的工作状态。

王梓博果然也听的津津有味,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些崇拜的表情。

他从小就羡慕死党有这样一位宽厚睿智的父亲,遇事从不发火,有问题可以和孩子一起商量,王梓博希望自己也成为老陈这样的家庭顶梁柱。

“这爷俩倒是投缘。”

陈汉升笑了笑也没有打扰,反而走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因为梁太后正一个人坐在上面,握着手机在呆呆的发愣。

“妈~”

陈汉升帮亲妈捏捏肩膀:“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想事情。”

“谁让你喝酒了?”

梁美娟皱了皱眉头,先甩出一句“母亲式”的质问。

“曹院长是老乡嘛。”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人家晚上请客吃饭,你和我爸不想过去,我只能替你们多喝两杯了,毕竟沈幼楚还住在医院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听到可能对沈幼楚有便利,再加上陈汉升也不是那种嗜酒的酒鬼,梁美娟这才没有计较,叹一口气说道:“刚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鱼儿,问了问宝宝的情况。”

“宝宝怎么样?”

陈汉升问道,他知道小小鱼儿状态很好,回来的路上他也打了一个。

“宝宝倒是能吃能睡。”

梁美娟愁着脸说道:“就是小鱼儿一直没问我休息的怎么样,她似乎知道我在照顾幼楚,所以刻意的避开了。”

陈汉升没有说话,萧容鱼心里肯定的什么都懂的,所以她才没有询问,这样梁太后也不需要撒谎来应对。

母子俩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直到耳朵里传来胡林语和陈岚互相嫌弃的吵闹声,梁美娟才摇摇头说道:“先不谈这些了,当务之急就是等着小小憨包出生,我再顺便学学按摩的手法,到时帮小鱼儿和幼楚按一下身子。”

陈兆军一家过来照顾沈幼楚的事情,萧宏伟和吕玉清迟早会反应过来的,所以梁美娟决定听从丈夫的建议,尽可能从各方面补偿一下小鱼儿,减少老萧他们的怨言,维持住两边的平衡关系。

不得不说,梁太后现在“一碗水端平”的操作越来越熟练了。

“你不用真学。”

陈汉升心疼亲妈,笑着说道:“到时请个中医馆的女师傅上门就好了。”

“能一样吗?”

梁美娟白了儿子一眼:“用心程度不一样,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你赶紧去洗个澡,别让酒味影响到我家小小憨包。”

陈汉升被赶走后,梁太后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才面带笑容的走近病房。

······

沈幼楚是24号住进医院的,大概稍微有些早的缘故,又或者小小憨包不想和姐姐在同一个月份出生,好几次都只有动静,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不过陈汉升逐渐和“幼楚党”混熟了,除了胡林语依然横眉冷对以外,莫二妈因为陈汉升这阵子的日夜陪伴,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当然陈汉升肯定有演的成分,比如说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和下属打电话讨论业务,又或者挑个吃饭的时候审阅聂小雨送来的文件,直到大家都吃完了,他过去随意吃几口。

事实证明苦肉计还是很好用的,最夸张的是27号那天下雨了,陈汉升去买早餐的时候,故意一脚踩进水塘里,导致鞋子和袜子都湿了,然后才“狼狈”的回到高干楼病房。

同去的王梓博因为看了太多表演,他已经无动于衷了。

“儿啊,我让你去买个早餐,没让你去游泳啊。”

梁美娟瞅了瞅说道。

梁太后也没当回事,儿子从小就皮实,鞋袜湿了都是小问题。

“我为了扶一个老太太过马路,不小心踏进水沟了,你们先吃吧。”

陈汉升胡诌几句,把鞋子和袜子脱下来晾晒,自己赤脚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没过多久,眼前突然有个黑影出现,陈汉升抬起头,原来是小胡。

“胡总有何指示······”

陈汉升还没说完,胡林语就“啪嗒”扔下一双干净的白袜子。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这就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连胡拳师都被我感动了,真担心她以后会爱上我。

陈汉升笑嘻嘻的拿起袜子,偏偏嘴里还碎碎叨叨的不老实:“小胡你没脚气吧。”

“你放屁!”

胡林语气得直跺脚:“这是沈幼楚的袜子,她担心秋雨太冷你被冻感冒了,所以让我把袜子拿给你。陈汉升你这种人能找到沈幼楚,我真的觉得世界太不公平了。”

陈汉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小胡改了性子,而是那个关心自己的人,一直在关心自己。

“你知道幼楚平时养胎的时候,除了看书还在做什么吗?”

今天既然说开了,胡林语索性就要讲个痛快:“她在织毛衣,小小憨包两岁之前的衣服都有了,你再猜猜她还帮谁织了?”

陈汉升不吱声,沈幼楚肯定还像往年一样,帮自己全家都织了衣服。

“陈汉升,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啊?”

小胡冷着脸,忿忿的说道:“你从韩国回来后,同学们都打来电话祝贺,但是幼楚并不是很在意。”

“我就问她原因,毕竟你收获了那么赞誉,按理说应该感到自豪啊。”

胡林语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幼楚说,万千荣耀再多,也比不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陈汉升你慢慢品一下吧!”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三章

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唐静芸这才知道,原来飞鹰帮的老大被弄进去了,现在在外头的只剩下了飞鹰帮的老二和老三,现在两个人为了争那个位子,闹得不可开交,这才估计想要对阿天动手好增加在帮派里的威信。

唐静芸暗自摇头,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乱,这飞鹰帮因为这一回打黑的事情元气大伤,现在更是处于混乱当中,那还真是覆亡的征兆啊。

唐静芸的脸上带着些许浅薄的笑意,转身看向倒在地上的人,突然间眉头大皱,严重瞳孔猛然缩起。

身体本能直接让她掏枪,下一秒脑海中的异能外放,那一瞬间,那一颗飞射而来的子弹在唐静芸眼中变缓,变慢,宛如时间凝滞,电影里的慢镜头再现。

唐静芸皱起眉头,扣动手中枪支的扳机,直接将那一颗子弹射飞回去。

对方飞来的子弹顺着原先的痕迹弹回,以惊人的速度射入对方的脑门,而另一颗子弹则是弹飞,嵌入了一旁的房屋墙壁上。

那个男人的眼睛死死的睁着,手脚抽搐着,眉心一个枪眼很显眼,红白之物正在流淌出来。

剩下几人都是满脸恐惧的看着那个持枪的少女,真担心她因为迁怒而将他们一个一起毙了。

不过唐静芸只是用异能对着他们几人检查了一番,发现其余几人身上都没有枪支,这才转身并不多理会。

阿天早在方青锋遇袭的那一次,就知道唐静芸玩枪的厉害,而能够在这短短几息时间内完成掏枪、瞄准、射击的过程的她,再一次证明了她的实力。

一旁的陈于兴和卢玉华都是脸色极为苍白,不过强忍着没有失态。像他们这样的商人,虽然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但是还真没见识过这样的场景。

陈于兴看了眼神色自若的唐静芸,心中暗暗扶额,好家伙,他一直都是在和什么人来往啊!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凶残女人到底是闹哪样?快把他美好优雅高贵的唐总还回来!

如果套用一句现代的话,那就是此时的陈于兴,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唐静芸自然是不知道陈于兴内心的感情,只是若无其事的挑唇笑着,不过想到飞鹰帮的事情,抿了抿唇,看来果然是到了倾覆的时候了。

义合会的人来的速度很快,等到看到现场的场景时,所有人都是默默低头。果然芸姐的杀伤力从来都是不容忽视的。

唐静芸见此也就带着陈于兴先行离开了,想来阿天也是有经验的,必然能够将事情处理干净。

卢玉华看了一眼离开的唐静芸,她的背影看上高挑而瘦削,正缓缓的消失在这个满是时代沧桑的小巷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刹那,卢玉华差点以为唐静芸就要和这个巷子融为一体了。

她身上始终都有这么一种饱经时代沧桑的历史感,带着难言的味道,就如同那布着青苔荇藓的大青砖,透着厚重感。

唐静芸和陈于兴走出巷子,重新看见外面的现代化设施的陈于兴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气。

唐静芸见此好笑,“怎么,这就怕了?”

陈于兴白了一眼唐静芸,他可是长在红旗下的好孩子,怎么可能不怕,不过只是苦笑一声,“上了你的贼船,你说我还能下来吗?”

唐静芸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很无辜,“当然能咯,我又不干违法的事情。”

啊呸!陈于兴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不干违法的事情?那他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像唐静芸这么脸皮厚的!这还好意思跟他讲这些?果然自己之前还是错看她了!

“哼,我怕我想下船,你直接就把我抛尸下去。”陈于兴白了她一眼。

唐静芸双手抄兜,对此不置一词。

两人走了回去,神色自然,看上去并没有发生什么一般。

——

义合会里,阿天将自己今天的遭遇跟方青锋反应,方青锋闻言眉头大皱,这飞鹰帮还真是打的好算盘,阿天是自己的心腹,不管是抓还是杀,都对自己是一个打击。

不过没想到被唐静芸那女人给破坏了。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心腹,摇头道,“以后不要再为了约会就把护着你的人给甩了,不然再遇到今天的事情,你就完蛋了。”

阿天低着头听训,并不反驳,他也知道自己最近轻狂了,的确不应该这么做,不然也不至于遇到后来的情况。

方青锋想到从唐静芸那里得到的消息和资料,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看来这飞鹰帮果然是气数将近了。

飞鹰帮那头某个人正在大发脾气,“废物!六个人追杀一个人都搞不定!养他们这些废物要来干嘛!”

面对他的咆哮声,在场的下属都是眼观鼻鼻观心,谁都不想越雷池。

突然下一秒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声音刺耳,带着几分不祥的预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