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2021年1月30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淤青 疯子三三
2021年1月30日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一章

第1973章

听到这个消息,汤姆大卫终于惊慌了起来。

“呵,你以为国安是吃素的吗?”

顾七珏得意的一笑。

“我们早就猜到薇薇安不是幕后黑手,她一旦被捕,幕后的人一定会动手!想要让她松口,就得让她知道,她的主人只想让她死!”

“你们是故意押送她,好让我下手的!”

到了这个时候,汤姆大卫已经反应了过来。

“当然,现在才想明白,你才是不折不扣的蠢货!”

顾七珏无情的嘲笑道。

“现在薇薇安已经把你干过的事情全部供了出来,想不到,当年和林舒静勾结起来,做那种丧心病狂试验的,竟然也是你这个混蛋!”

“竟然也是你!你真是该死!”

听到二哥的话,顾九辞的眼睛立刻通红,冷冷的瞪着汤姆,如果可以,真想让这个混蛋,比林舒静更惨!

“犯罪分子大卫,这一次你已经完全失去了汤姆家族的继承权了,你毕生追求的目标,化为泡影了!”

顾九辞嘲讽的勾起唇角,这个一向自信满满的男人,头一次露出了惊慌,他甚至下意识的起身想要逃跑,没想到他真的被砸了腿,刚刚站起身,就重重的扑倒在地。

“往哪儿跑!”

红姐二话不说,和二哥顾七珏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他。

“你就等着死刑吧!混蛋!”

众人从另外一条通道返回了地面,汤姆大卫毫无疑问的被押上了警察,十几辆警车开道,这一次他绝对跑不了了。

“阿辞,那我们就先走了。”

站在假冒金字塔的门口,顾九辞

文学

拉着大魔王的手,和众人道别。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二章

师徒俩哭了一场,怪不好意思地看着对方,唐鹏正高兴地打圆场,“这是大喜事,我让老婆子做一桌好菜,晚上咱们庆贺一下。”

“你家就别忙活了,上我家吃吧,我和老婆子说一声,家里有不少现成的菜。”唐百山笑道。

前些日子唐来金回来看女儿,又带了一大包食材,都是杨丽娟准备的,让他们抓紧时间吃,吃完了再送来。

二老现在对小儿媳一百个满意,出手大方,又会做人,也不爱斤斤计较,妯娌关系搞得和睦,样样都挺好,没啥挑剔的。

“成,回头我送些菜过来。”唐鹏正也不客气。

主要是现在家家条件都好了,一顿饭两顿饭不算什么,要是搁前几年,自家粮食都不够吃,请客是极少的,不是大喜事没人愿意请人吃饭。

现在就不一样了,不说吃好,但基本上家家都能吃饱了,粮仓里都堆得满满的,等明年开始包产到户,粮食肯定会更多。

现在还是工分制,但唐鹏正打听到有不少地方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了,就是责任田,每家分几亩田,干活自个安排,干好了粮食就丰收,干不好粮食欠收,就得挨饿。

粮食多少全凭自己的本事,只要勤快肯定能丰收,再交了上交的公粮,剩下的就都是自个的了,不像以前生产队时,粮食全都要上交,再由生产队分配,几乎没几家能吃饱饭的。

唐鹏正准备明年磨盘山也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他已经和镇上领导申请过了,其实他们这边还是慢的,越城已经有不少村子开始了。

郁子阳有经验,教老爷子怎么领工资,“您回淞城后,拿这文件去有关部门领补发的工资,十几年的工资一次性都补给您,我以前也是这样领的,数目还不少呢。”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三章

而就在两军准备冲到一块撕杀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一身黑衣的鬼笑天,此时正手扣着甄泠,朝两军中站定。他的嘴角,再度扬起阴冷的笑意,目光狠狠地望着季如风。他鬼笑天忍辱负重三年,如今终于得偿心愿了。他要季如风生不如死,想到这,鬼笑天的笑声更冷了。

季如从鬼笑天一出现,目光一直落在他身旁的甄泠身上,此时的甄泠依然是穿着那天带血的白衣,那些鲜血,隔了几天,却依鲜艳刺红。看着,看着,季如风的脸色尽白。心也纠痛起来。

他还是来晚了么?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为何她混身是血?为何她摇摇欲坠,昏迷不醒?

“放开她…”一声暴怒的吼声,从季如风口中呼出,那双深邃的眸子,此时风云暗涌,眼里冰冷与恨意,浓烈得让人透不过气。

鬼笑天听了季如风的这一声怒吼,双手也极不自然地微微颤抖起来,但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他又怎么能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强行要求自己对上那双慑威的黑眸,敛下害怕,手中的力量也加重些。而他眼前的甄泠,依然毫无知觉。

这时,玉烈炎也飞身过来,一双冷冽和眸子,直照进鬼笑天眼里

文学

。“放开她。”玉烈炎外表给人感觉依然温文儒雅,但那双眸,看向鬼笑天时也越来越冷。

鬼笑天不但不害怕了,反而破声长笑。他起初还有所担心他不听帮主之令,偷跑去密宫将甄泠带出来威胁季如风,会被玉烈炎所追究。

他笃定季如风不敢对他怎样,因为他知道他是爱着这个女人的。但帮主就不一样,这名女子的生死也许他并不关心,之所以将她用于密宫疗伤,是不想失了威胁季如风的王牌罢了。

但从刚才玉烈炎的神色中,他看出来,玉烈炎也爱这个女人。既然两人都爱着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的生命完全撑握在他的手上,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大不了一死,反正他鬼笑天活着也是痛苦,如果不是大仇未报,他早早便追随清儿去了,何必忍辱偷生。

笑声止下后,鬼笑天抬起空出来的左手,将脸上那白色面具,当着众人的面,撕了下来,火把的映照下,那些黑色似虫非虫的痕迹,又动了起来。场中之人,无一不看之色变,有的甚至呕吐起来。

季如风冷冷地看着他,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弃满浓烈恨意,但他一时真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这么一个人。“你是谁?”

“我是谁?哼,真是好笑,我这张脸,便是拜你季如风所赐,现在你竟然问我是谁?云流山庄云不凡你一定不陌生吧。”阴冷的声音,频近疯狂。

原来是他。当日他真后悔让皇兄放了他,想不到他不知感恩,竟然还敢伤了他的泠儿,好,很好,他季如风这一次,绝不手软。

“你要怎样才放了泠儿?”季如风冰冷开声,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鬼笑天。

“季如风,你也害怕了,你知道那种看着心爱之人无奈死去的心情吗?你一定不知道吧?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无论什么条件,我都不会放过她,我不杀你们任何一个人,我只要她死,我要你们一个个都体会一下,那种频临疯狂的痛苦,我让你们都生不如死…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