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烩大乱炖目录,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2021年1月30日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2021年1月30日

大尺度到肉黄文,玩弄萝H小说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一章

这冲茶的水至少八九十度,而这茶壶又是传热极佳的器具,人把手放在上面,不被烫出水泡来才怪!

老徐更是惊骇,赶紧伸手就要拉叶乾的胳膊!

却见叶乾轻描淡写地道:“无妨,今日姜老久病初愈,又亲手贡献了好茶,那我岂能不露一手?”

却见壶中的茶叶竟然像受到了某种神秘牵引一样,随着叶乾手的上下移动,在水中一会儿上浮一会下降,一片片一根根如游鱼戏水一般,美妙无比!

这一幕把姜道龙和老徐给看傻了眼,两人情不自禁对了下眼神,全把目光汇聚到叶乾的右手上。

隐隐的竟然看到从叶乾的手中渗出淡淡的白气,这白气把整个茶壶包裹其中,竟然隔着这天然水晶的壶壁渗透进了水中!

“雷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姜道龙十分不解。

叶乾神秘一笑,说道:“这个是我师门绝学,如果用通俗的讲法可以叫做真气,我把真气送入茶中,能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

两人似懂非懂地哦了两声,老徐忽然轻声问道:“雷先生?你……你也是异能者?”

做为一个龙组成员,老徐职业的敏感性让他觉察到叶乾这手法的神奇之处。

“哦?什么异能者?”

叶乾假装不解地反问。

老徐狐疑片刻,道:“不瞒雷先生,我的工作性质极为特殊,可以接触普通人无法了解的人和事,那就是人们经常在影视作品上看到的异能者……”

老徐简单介绍了一遍见过的异能人士的表现,然后又道:“请问雷先生,不知道您的老师是……?”

没想到只想露一小手,却引来这么多问题,这让叶乾有点儿始料未及,更何况自己的老师就是超级图书馆系统,这又叫他如何回答?

可是不回答吧,又实在难以自圆其说,叶乾灵机一动之下,随口道:“来喝茶吧,今天不谈别的,只论茶道……”

茶斟好三杯,姜道龙深深吸了一口茶香,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惊喜,轻轻品尝一口,脸上顿时一副享受的表情。

老徐如出一辙,一口茶入喉,有一种淡淡的清凉之感,分明是热茶,却能喝到清爽之感,实在是太奇妙了!

而这一丝清凉之感,正是叶乾注入的一丝灵气,让这茶香瞬间提高数倍。

“好!妙!香!”

姜道龙一拍腿,“雷先生,你这泡茶的技艺真是一绝,我平生饮茶无数,什么样的手法都见识过,但今天这茶是最清香可口的一杯!”

三个人喝了两杯后,姜梅进来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被姜道龙拉着饮了两盏茶,姜梅同样赞不绝口。

饭菜不算丰盛,但却很讲究,可是叶乾吃得却有点儿闹心,因为姜梅一直在旁敲侧击打听“叶乾”的消息!

“雷先生,你师弟叶乾的医术也很不错,全是跟你师傅学的吗?”姜梅问道。

“嗯嗯。”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呃……快了快了,你找他做什么?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讲,我传话给他也一样。”叶乾故意问道。

姜梅一下子脸红了,支支吾吾说没什么事,好像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一般,赶紧闷头不再说话。

叶乾回到灵玉轩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距离灵玉轩尚有一段路程,叶乾远远地看到门前趴坐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却是王小仙!

此时王小仙软趴趴地靠在门口的石狮子上,一条胳膊抱着狮子的一条腿,竟然坐在这儿睡着了?

叶乾一脸黑线,赶紧拍了拍王小仙的肩膀,王小仙惊醒,抬头一看,立刻跳起来扑到叶乾的身上:“叶乾,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叶乾刚要说话,却见罗兴从里面跑出来,边跑边嚷嚷:“师傅!是师傅回来了吗?”

但当他看到王小仙竟然抱着易容后的叶乾时,瞬间僵在原地,旋即脸上腾起一股怒气,一把扯开王小仙,喝问:“小仙,你是不是瞎了?他哪里是我师傅?!”

在罗兴心里,王小仙和叶乾虽然还没有摆明做情侣,但罗兴却已将两人给乱点鸳鸯,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王小仙和“雷先生”抱在一起?!

王小仙和叶乾都闹了个大红脸。

叶乾易容的事情,目前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而罗兴刚从派出所放回来,还被蒙在鼓里!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二章

“蔷哥儿走几天了?”

文学

除夕夜,大花厅上,宝玉忽然问道。

他这一问,众人先是面色古怪,随即湘云“噗嗤”一笑,众人哄堂大笑。

谁也没想到,会是宝玉最先提起贾蔷来。

今儿团圆夜,也不知为何,戏看的不美,丰盛的晚饭用的也不香甜了。

凤姐儿好笑道:“宝玉,不让蔷儿笞挞两句,你这年过的不痛快?”

贾母啐道:“那个混世魔王不在这,你倒又欺负起宝玉来。”

凤姐儿叫天屈道:“何曾是我提起的?分明是宝兄弟想念的紧!”

宝玉也没好气,道:“我是算他几时回,我还有几天好日子!”

旁人不知这些,贾母却明白,她算了算道:“京城离宣府差不离儿是四百里地,一日行军不会超过七十里,这寒冬腊月的,不会超过六十里,顶多一天行五十里路。如此,来回就要半个月。再加上办事,许他半个月,也就差不离儿到家了,正好过完年。”

薛姨妈笑道:“宝玉也能过个好年了。”

宝玉眉开眼笑的欢喜起来,姊妹们笑罢,湘云提醒道:“蔷哥哥是为国出力,皇上点兵。冰天雪地的,还有危险,还是盼他早日平安归来罢。”

宝玉赌气道:“如今天下太平,是亿兆不易之盛世,偏他逞能,自己请了个差事,怪得了我?”

湘云生气道:“胡说!蔷哥哥说的你没听见?是军机处有大学士举荐了他,皇上征询他的意见,他能说不?”

贾蔷不在,宝玉有些放飞自我了,老神在在道:“他说是就是?我瞧他就是在吹法螺!朝廷上那么多文臣武将,果真就没一个可用的,非得寻他?不过是为了多建些功劳罢了。”

探春看不过去了,道:“蔷哥儿先辞了高官,再说他本是武侯了,还要那么些功劳做甚么?”

宝玉也不惧她,笑道:“说不准,他还想封国公,封王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闻“封王”二字,宝钗登时痴了……

她以为宝玉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满朝文武,果真只能指着贾蔷?

可见,多半是贾蔷指着此次战事,去立些功劳的。

他为何想这般急着封国公封王?

一时间,宝钗心中多有甜蜜。

可又有许多心疼,这冰天雪地的,却不知贾蔷这会儿在哪里受罪,可别冻坏了。

早知他如此辛苦拼命,上回该随了他的意……

念及此,宝钗原本白皙无暇的俏脸上,多了几抹桃红,让一旁看着她的宝琴感到一阵惊艳……

……

宣府。

京城的惬意年味儿,在这里是不见分毫的。

形势远比京城预料的,要严峻的多!

镇城女墙上,站满布防的兵卒,墙头浇水堆积成的兵里,有鞑子的脑袋、手脚和血肉。

城外二里处,骚气冲天。

蒙古人的帐篷、牛羊密密麻麻,仿佛望不到尽头。

遥遥可见胡骑纵马观望着城池,麻木的脸上,腥黄的眼睛里,森然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可怕。

总兵府内。

淮安侯华文眉头紧皱,显然这年过的艰难。

他不算无能之辈,若给他数年功夫,一点点用手段将宣府兵将或折服,或打压,或驱逐调离,那么三五年后,宣府就能姓华。

可如今连一年功夫都不到,宣府距离姓华,还有极远的距离。

宣德侯董家卖光宣府田地房宅门铺,算是断了个干净。

可宣府还有副总兵,还有诸多参将、游击。

各家明里暗里枝蔓相连,又连同宣府诸士绅、巨贾,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

淮安侯府虽是来做总兵的,可统共带来了不到百人。

一旦得罪了对方,被人一围,则几乎寸步难行。

不用强力撕破这张大网,他几乎被人顽弄于股掌间。

可是若他以强权强力破之,莫说未必能得逞,即便果真诛除一家或者几家,也势必落到满城皆敌的下场。

所以,不能由他亲自动手。

眼下这个关口,果真逼急了,有人狗急跳墙,私自放开城门关口,那就是倾天之祸。

所以,只能借助于朝廷之力。

却不知,朝廷会不会派人来,派谁而来,能不能成事……

“父亲,宁侯贾蔷如今是绣衣卫指挥使,此事涉及内鬼奸细,朝廷必是要派他来的。若是他来,凭咱们家和他的关系,必能听父亲的建议行事。”

世子华安知淮安侯之难事,开口劝道。

华文皱眉道:“他是新贵,这二年来,一日比一日兴旺。上回闹的那样厉害,朝野上下皆是喊打喊杀声,都没能把他搬倒。如今,他和咱们家已经不是当初合伙卖劳什子烤肉的交情了。他便是来了,也未必会将我放在眼里。更何况,眼下年节,他那样的新贵,如何会跑这冰天雪地来吃苦?若是换一个人来……这里多是晋商根底,他们和朝中势力关系极好,到头来,怕是查不出甚么名堂,也不敢查。”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三章

@@

李策救了金无银的性命,帮了丐帮的大忙,金无银发动帮内弟子,四下打探于仙儿的消息,终于在塞外找到了于仙儿的踪迹。

李策当即挥兵北上,带领亲兵,去塞外接回了于仙儿,中间经历连番大战,差点被辽兵黏上,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回来了。

另一方面,李策护送范仲淹,二人在丐帮的帮助下,一同查获了沧州盐场的案子,证实盐场贪污案的主谋乃是当地官员,这些官员都是丁谓的门下,丁谓从中贪污受贿了大量的银子。

沧州盐场案子告破,丁谓被撤职查办;

刘娥后宫圈养面首的事情爆发,丢脸至极,李策帮助皇帝赵祯逐步夺权,最终扳

文学

倒刘娥,赵祯皇权独揽,成为名副其实的皇帝。

李策从龙有空,皇帝赵祯封他做大将军,带兵北伐,打败辽夏吐蕃,朝廷震动,皇帝大悦,封他为大宋为王爷,此护国公称号,并赐婚,将公主赵沁儿许配给李青云,同日,李青云娶了于仙儿,一同大婚,天下太平。

全书完。@@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