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2021年1月29日
丰满岳乱妇;新翁熄粗大
2021年1月29日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一章

经过几天的努力,大概的完善了那天蚕九变的运气之法后,总算是对那些这些日子收集到的冰蚕丝,进行了极为仔细的分析研究。

一方分析下来,却是很顺利的找到了,可以利用这几乎属于高级阵法材料的办法。

当然韵味这些冰蚕丝属于天然高分子纤维蛋白,原来那种方式直接融化重塑,打造符文阵法的方式确实不行,因为一旦融化分子结构受到破坏后,那些灵气也会迅速消散。

不过完全可以当成一种刺绣的材料,直接把需要的阵法符文绣到绸缎上,进而组合出各种符文阵法。

也可以当做一种基础织布材料,加上普通的蚕丝棉麻等材料后,直接织出带有许多符文阵法的布匹。

树行子还可以直接加工成高效的能量回路,以此来大幅度提升灵能存储效率,进而及大幅度的提升内甲防御力场的强度。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大的发现,最让人惊喜的发现是,当是用这种冰蚕丝编制而成的布料,形成闭合的回路时,只需输入一丝真气,即可释放出特殊的能量场。

虽然这能量场的强度并不是很高,却可以形成闭合回路内的空间,出现了弯曲进而缩小的现象。

而且根据这些日子不断的试验,随着喂养的上品雪莲的持续,那些冰蚕经过一次次的蜕变后,吐出的冰蚕丝效果也是越来越好。

最近一批冰蚕丝编制的小袋子,甚至已经可以把袋子里的空间压缩了五倍之多,可以肯定继续让那些冰蚕继续吞噬上品雪莲升级,那冰蚕丝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好。

因此以这冰蚕丝作为基础,完全可以打造出空间储物袋,而且发展潜力非常巨大,暂时还不知道极限在哪里。

有点遗憾的是想要人工合成这种冰蚕丝的可能性极小,起码以现在掌握的技术手段完全不可能。

……

结束的冰蚕丝的研究,外面的天色已然大亮,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李清雪,手里还拿着冰蚕丝刺绣。

虽然是一位锦衣玉食的公主,不过这刺绣的手艺确实很厉害,起码在灵鹫宫内这姑娘的刺绣技术当属第一,所以才让她来帮忙做些符文刺绣试验。

虽然是这算是一件苦差事,可这姑娘却乐在其中,只能说自己的魅力还是挺大的,竟然让一位习惯早睡早起的姑娘陪着通宵达旦的做试验。

轻轻的给人披上一件外套,又在四周布置了一个辅助恢复精气神的小型阵法,这才悄悄的退出了大厅。

看了看天色日出时刻即将到来,顿时展开御风术向着远处的雪山之巅飞掠而去,片刻之后就抵达了雪山之巅。

不过现场已然有两位姑娘在场,等着周不凡的到来。

“见过大长老。”见到周不凡出现,余婆婆赶紧行礼参拜。

“无需客气。”挥了挥手,一股真气直接扶起了那越发显得年轻了许多的余婆婆。

随之有向另一边的巫行云打了个招呼:“你来的可真早呢。”

“应该是先生来的晚了,昨晚可是又通宵做试验了?”

“是的,冰蚕丝确实是了不得的材料,得尽快完成验证。”

“……先生常对别人说,需要劳逸结合,可自己却总是通宵达旦的不休息。”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二章

布尔凯索已经做出了决定。

与其等待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的唤回李奥瑞克的结果,还是眼前就能拯救的桑娅更实在一些。

两颗原始的传奇宝石是稀有的东西,拯救了桑娅差不多意味着李奥瑞克只会出现在那些记忆化作的秘境之中了。

那又怎么办呢?

等待一个未知的结果,还是拯救眼下的族人。

再怎么艰难的决定也有做出选择的时候。

他的选择就是拯救桑娅。

那种

文学

血脉的损伤不算是轻松,但也不会多么的眼中。

唯一的代价就是李奥瑞克复苏的机会了。

“如你所愿。但我还是想问一下,。桑娅你想要成为公牛吗?雄鹿可从来都不是多么的热闹。

尤其是布尔凯索本身也不怎么健谈。”

蕾蔻笑嘻嘻的说着。

攥住布尔凯索手腕的那只手臂猛然用力!

这一次蕾蔻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公牛强壮的四肢和身躯的力量汇聚在了一点,这一次她终于让布尔凯索的手带着匕首转了一点点。

公牛擅长这种集中力量的战斗方式,虽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但也的的确确可以用公牛的风格来形容。

布尔凯索不能多的衰弱,这是所有先租的共识。

在布尔凯索的意志不可能被改变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制止布尔凯索做出什么对自己有害的事情。

但也会尽全力让事态维系在一个可控的范畴之中。

“我不需要!你们离我!远点!”

桑娅的声音像是喘息的风箱一样了。

有些艰难的抬起了手,看着布尔凯索手中的那个罐子,她想要拒绝。

只要布尔凯索喝下这个罐子中的血液,那么释放的力量和两颗传奇宝石的力量都会汇聚在他的身上。

桑娅不能接受布尔凯索的好意。

这也是因为她对于布尔凯索成为了不朽之王这件事还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拯救族人向来都是不朽之王的责任之一。

而现在,活着的纯粹野蛮人真就只有三个而已。

“看似莽荒的文明还有什么秘密?”

那个叫做战争的老家伙咬了咬牙说着。

他不是野蛮人,可不会遵循野蛮人们的一些传统。

作为高度文明国度的一员,他不是很能理解布尔凯索他们在争论些什么东西。

刚才追着先祖们的灵魂行动,对于这个身体素质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的老家伙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尤其他还是一个老头子的时候,体能是真的没法和野蛮人相比。

随着战争的开口,先祖们的注意力又一次的被调动了。

一双双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盯着他,有几分上课听教的孩子们的感觉。

布尔凯索没有搭理他,现在救助桑娅才是重要的事情。

他反手一把攥住了蕾蔻的手臂,然后少带些深意的将手中的瓦罐交给了蕾蔻。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布尔凯索狠狠地瞪了蕾蔻一眼。

她做的事情有些超标了。

“你让我将这罐子里边的血和传奇都倒在桑娅的伤口上?”

蕾蔻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从布尔凯索的手中拿走了那个瓦罐。

布尔凯索不担心蕾蔻毁掉这些东西,毕竟蕾蔻也没有站在其他存在立场上的意义。

布尔凯索闻言看了一眼蕾蔻。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现在有点都想需要找个人问问。”

说完话,布尔凯索就将手中的罐子直接扣在了桑娅的身上。

既然蕾蔻不打算做这件事,那就直接做了再说!

桑娅会恢复的,这在布尔凯索做出了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要是命运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那就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布尔凯索面前好了。

反之对于敌人的身份,布尔凯索是不会追问的。

只要出现敌人,他也不会多在意敌人是什么玩意。

……

此时的神盾局之中却还是一片混乱。

金并和安德森的战斗此时才刚刚陷入的白热化之中。

天使的长矛不断地和那柄见鬼的天锤碰撞着,叮叮当当的像是走进了铁匠铺一样。

而此时能够加入到这场战斗中的人也只有朗姆洛和史蒂夫两个,所以战斗还没有显得多么的混乱。

得到了绿灯戒指的希尔在一次短暂的碰撞中,就被金并给重重地敲翻在了地上。

现在正在努力的想要站起来。

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想要变强实在是意见过于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她得到这份力量的时间还不算长。

所以战斗这件事还是得稍微注重一下量力而行。

“天使算是什么东西!”

金并大声地吼着,同时用锤子将安德森手中的长矛砸在了地上,紧接着就用强壮的身体撞在了安德森的胸膛之上。

即便这个天使的战甲上正缠绕着圣焰,但也阻止不了一个坚毅果决的家伙追寻胜利的机会。

金并坚定的让寻常人有些理解不了。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成为了黑道帝王之后,自律的像是一个007的打工人一样。

金并很清楚自己的东西都是怎么得来的,所以每时每刻都在努力的变强。

他这一行,失败只意味着死亡。

而且实在是没有什么人能够相信和托付的。

“我管他什么东西,但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可不是个东西!”

朗姆洛攥着手中的巨锤,像是打桩一样朝着金并圆溜溜的脑袋砸了下去。

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着,显然现在的他也快要抵达身体的极限了。

朗姆洛很疲惫,所以想要速战速决。

在敌人和九头蛇没有关系的请款下,朗姆洛甚至想要去睡觉。

“天使或许是黑暗中我们能够看到的可以寄托信任的存在,但是阿卡拉特在上!”

史蒂夫说着圣教军笑话,用手中的盾牌重重地砍在了金并的小腿骨上边。

这是一个很好机会,金并因为正在做出撞击的缘故,他的一条后退正在史蒂夫的攻击范围之中。

新生的圣教军还是挺擅长战斗的,至少一些基础的战斗动作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形。

换了一块盾牌对他的影响没哟想象中的那么巨大,尤其是不久前他已经接受过了卡尔裘的一些指导。

圣教军盾挺好用的,至少它足够的大。

用来砍脚趾之类都能更方便的完成,也不需要在冲锋的时候把自己团起来弄的像是一只刺猬一样。

快穿之勾精子计划h 第三章

却说这来人非是别人,竟然就是那华英雄与无敌。

苏青瞧见二人,心中虽有疑,却并无惊讶。

“想不到为了对付我这个外来者,你们这些死对头竟然都联手了,这就是窥视天机后带来的反噬么?还是我的宿命?哈哈!”

华英雄望着眼前的废墟,看着面前如邪魔一般的人,神情凝重。

“你可知因你一己之私,有多少人丧生在这场核爆中,大逆行事,天道难容!”

苏青听完,轻轻一叹,他摇头说道:“你说的可不算!”

“嘿嘿,你不也受伤了,到底还是个人,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那金太保翻身而起,口中长啸,一身气机愈发狂霸,体魄也愈发的非人,筋骨暴涨,像是一头蛮荒巨兽。

眼见来人竟是华英雄,金太保心中虽有不愿,但面对眼前这匪夷所思的大敌,他却是不得不如此,毕竟到底还是一位强援。

“他肉身之强简直已至神魔一流,华英雄,你可要小心行事,千万别丢了性命,到时候老子找你还要一洗当年耻辱,杀了你!”

“老子管他是神是魔,我只想和他分个高低!”

无敌冷冷说道。

苏青却是瞥了眼那海中渐淡渐散的漩涡,也无多言。

“来!”

事已到这般地步,已是言之无用,何况,做了就是做了,他如今却是要借那核爆的力量再行破碎之举,既然此间非是故地,那他当然没有久留的心思,所做所为,也多是为了今日。

唯一有的收获,怕也就这命运二字。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看看,杀了你们这些所谓的天命之人,这天能奈我何!”

“杀!”

一声沉喝。

金太保奋起拳头已然杀来。

其余三人皆是不约而同,出手出招。

苏青却是不退反进,众人拳掌刀剑齐出,然,如此惊人的攻势之下,却见苏青就似一条泥鳅般仍能找到彼此间的空隙破绽,仿佛能洞悉先机。

以一敌四,竟然不落下风。

交手一瞬,四人尚未触摸到苏青的衣角,然下一刻他们却全都倒飞了出去,跌了出去。

不知不觉,竟然已是中招。

“小心!”

黑龙司令沉声呼道。

可变脸色的却是金太保,他眼前一花,身旁已见一人傲立,心中顿时叫苦不迭,正要翻身迎敌,奈何一只手却似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在他眼睁睁的注视下,自他的双手间探来,破入空门,五指内扣如爪,生生抓入了他的胸膛。

一蓬热血霎时飞洒溅出。

“哇!”

金太保目眦尽裂,却是疼的不住抽动着,他看着面前那双平静的眼眸,心中哪还有之前的嚣狂霸道,有的只是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他要死了。

下一刻,他果然死了。

胸口一痛,金太保就觉那只手已破开了他的胸骨,贯入了他的心口,心知自己将死,金太保眼中瞬间流露出一抹歇斯底里,浑似驱散了恐惧,口中咳血,竟然不退反进,嘶吼着,朝苏青扑去。

像是对他的举动有些意外,苏青不自觉的一掀眉,右手“噗嗤”一声已插入了对方的心口,但那金太保竟然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双臂一揽,一手死死的扣他右臂,一手却是想要将他拥入怀中,钳制他的动作。

“杀,杀,杀了他!”

同时嘶声怪嚎着。

其他人见状,心知机不可失,立见一刀一剑齐至,一柄赤红如血的长剑,陡然自苏青身侧袭来,连攻他身上数处要穴,而那刀,却是一柄东洋武士刀,刀身竟然自金太保身后而来,破开了他的腰腹,刺向苏青。

“噗嗤!”

利器破入血肉。

苏青终于还是退了数步,伤他的,是无敌的刀,他避过了赤剑,奈何这金太保肉身强横,竟然令他一时未能挣脱,动行受制,被无敌所伤。

“哈哈哈,我死了,也要拉你陪葬!”

金太保还未死,他就像是一个挂在苏青右臂上的风筝,口中血水狂涌,却还是死死的抓着苏青的右臂,五指近乎抓入了苏青的皮肉之中。

“嘿!”

还有一人,黑龙司令,他在天上,他纵空而起,而后以上打下,却是趁着金太保的钳制连出杀招狠招。

苏青如水的眼泊中,仍是平静无波,就听他斥道:“死!”

他口中“死”字一出,但见一缕白茫茫的光华瞬间自喉中飞出,如掣电迅雷,仿似箭矢般打在了黑龙司令的额头。

“啊!”

惨叫一声。

黑龙司令已摔在了地上。

而金太保的笑声也停了。

他的神情还凝固在前一刻,但他整个人却是已没了气息,死的干脆利落,胸口处一个血淋淋的窟窿已贯穿了后背,里面的心,赫然没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