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2021年1月29日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女配娇软绝色np文
2021年1月29日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年轻漂亮的老师6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羿立浑身无数毛孔瞬间缩紧,之前,羿战宇每一次的攻击,自己都能够从中看出破绽,从而针对的应对。【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可是,这一次,羿战宇的攻击看起来,竟是毫无破绽,根本无法破解!

无法破击!

那就硬碰硬了!

羿立身子一沉,双脚如同两根木桩一般,牢牢钉在地上,腰部微微弯曲,体内真气急速转动,似决堤洪流般涌出,震荡的四周的空气都随之翻涌起来,头顶上方,巨大的太古荒鲸之王的虚影缓缓浮现而出,苍茫的缘故气息从天际压落下去。

【武劫归元】

羿立双手向着前方接连拍打出去,每一掌拍出,都好似一尊上古神佛,挥动擎天巨掌,搅动风云、碎山裂岳。

金色的气掌落下,每一掌都如同绝世高手,穷尽毕生绝学所施展出的惊世一掌。一时间,声音滚滚,似是无数惊雷坠落。

无数气掌疾风骤雨般拍落到巨大的火球之上,霎时间,羿战宇拳头上,如同烈日一般的火球光芒大盛。

金色的武劫气掌光芒与红色的烈日光芒碰撞,爆发出一团无比绚丽的刺目光芒,照射的四周一众围观的琼龙武院武者,一个个不由的闭上双目。当他们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两道刺目的光芒已经散去。

羿立感觉自己的双臂就好像是深入了火山底部一般,又好像是放在了炼丹师的丹炉之中,两条手臂上的皮肤都好像是被瞬间烧化,同时更有一股让人无法阻挡的无匹巨力袭来,力量之强,震的他手腕都好像是要脱

文学

臼一般,一双手臂更是在一瞬间,失去了直觉。

他的境界还是差了一些,他如今八桥神境还没有大圆满,羿战宇却已经是伪王台强者,除此之外,羿战宇更有传说中的周天武体,硬碰硬之下,即便他在同阶内在无敌,吃亏的终究也是他。

羿战宇一击得手,脸上露出一道残忍的笑意,双手之上,微弱的火光熄灭,一层冰霜缓缓凝聚而出,一股冰寒至极的气息急速笼罩全场,刚刚炙热的空气更是一瞬间冰冷了下来,空气中的冷风,似是从极北之地吹来,冻的人身上升起一片鸡皮疙瘩。

两道寒气从白皙的手掌中蹿飞而出,划过空气,所过之处,空气凝结成冰。

这一掌,同样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羿立看着眼前拍打而来的双掌,只得再次施展【武劫归元】。

双掌才刚刚一和羿战宇的双掌接触,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气已然袭来,冰冷的气息,似乎可以冻裂灵魂一般,让他浑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冰寒至极的气息下,无匹巨力传来,震的他的身子向着后方急退而去。

【日月星辰】

羿战宇背后,日月星辰忽然加速转动起来,双掌再次拍打而出,一掌炙热如日,一掌凄寒如月,双掌之间,气流涌动,如漫天星辰。

双掌出,动天地。

一时间,整个世界随着这一击落下,都疯狂的震动起来。

这一击,威能比之前的两击还要更强!

羿立心中一寒,体内真气尽数涌出,头顶之上,太古荒鲸之王的虚影顶部,一根金色的独角浮,一道道蓝色、紫色、金色的电弧环绕、跳动着,聚集到一处,犹如一条大气之龙,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吼,迎面向着两道气掌飞出。

天空中,漫天星辰忽然闪动,无数随之光影洒落而下,似是无数流星坠落而下,从大气之龙身上穿过。下一刻,日月双掌拍落而至,顷刻间,大气之龙轰然爆开,消散于空气中。

日月双掌气势击散大气之龙,去势稍减,人就带着雷霆万钧之力重重的轰击而下。

【百兵谱不破膝盾】

羿立面色一变,双膝提起,宛若一面巨大的盾牌,将自己的身子完全互在了身后。

一日一月,一炙热一冰冷、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重重的轰击到了他的膝盖上,顿时,发出一声仿若将天际炸裂的巨响。

羿立顿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迎面袭来,整个人被震的向着后方倒飞出去,一双膝盖上甚至传来一声隐约的脆响声,体内气血被震的翻腾不已,甚至就连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之下,被震的移位。

“羿立……”

“不好,羿立危险了!”

“羿战宇施展周天武体,完全压过了羿立!”

付青红几人,一个个面露担忧之色。

“还在抵抗?我看你还能挡几下。”羿战宇狞笑一声,身子紧追而至,一双手掌接连不断的拍打而下,整个世界随着他的动作,时而白昼,时而进入黑夜,四周的温度更是忽冷忽热的,让人仿佛经历了**********一般。

羿立面对着施展了周天武体的羿战宇,毫无反击之力,只能不断的防守着。

羿战宇的攻击不可能没有破绽!

羿立挡住羿战宇踹来的一脚,身形后退中,双目紧紧盯着羿战宇的身子,羿战宇如今也只是伪王台的武者,他的攻击不可能没有破绽,我没有发现他的破绽,只是观察还不够!

羿立紧咬牙关,一边阻挡着羿战宇的攻击,脑海中,自从成为一个武者之后,一场场的战斗场景不断的闪过。

激烈的战斗之中,他的脑海深处,却是异常的空灵。

武,为何要总是追寻一招一式的动作?真正的武,应该与四周的天地,融为一体,根据不同的环境,而不断的变化。

万物皆有灵,即便是天、地,同样有灵,有意志,最完美的武,便应该与天地融合,与万物融合,将自己融入天地万物之中。

羿战宇,他的攻击,只是纯粹的强,并没有与天地融合。

羿立双目一凝,望着眼前羿战宇攻来的一拳,自然而然的,向着一侧躲闪而去。

拳风落下,几乎是贴着羿立的面颊划过。

落空了?

羿战宇感受着完全打空的一拳,一双眼睛豁然瞪大,眉宇间,闪过一道明显的诧异之色,这只爬虫竟能躲过自己的攻击?运气?

心中疑惑间,羿战宇急速挥拳而下,一时间,漫天拳影浮现。

羿立看着眼前落下的拳影,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前方,看似随意一指,没有任何的奇特之处,一指之中,却似乎蕴含着天地至理,暗涵天地规则变化。

一指落下,漫天拳影消散于无形。

“武境,天人合一的武境!羿立他悟出了武境!”岳南天苍老的脸上豁然浮现出深深的骇然之色。

“天人合一的武境,这个小子……”羿王充满霸气的脸上,眼角微微抽搐中,透出惊色。

羿战宇英俊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呆呆的望着前方,一时间,甚至忘记了攻击,天人合一的武境,即便是天才如同自己,尚且远远没有悟出如此武境,羿立这只爬虫,他怎么可能做到的!

连续两次破解自己的攻击,这不可能只是运气。

不……

即便他悟出武境,但是自己已经是伪王台强者,自己更拥有传说中的周天武体,他还是不可能胜过自己!

羿战宇惊骇过后,再次施展绝学攻了过去。

羿立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羿战宇的武,羿战宇的攻击在他眼中,尽是破绽。

或者,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的破绽,难道就不能,将他纳入我的攻击节奏中!

羿立天人合一武境不断施展之下,对武境的感悟不断提升,慢慢的,他不只是能够感觉到羿战宇的武,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武,自己的武中的一切变化。

交手中,他的武渐渐融合,形成一种全新的武,似是打开了一座全新的武学圣殿的大门一般。

每一招每一式间,都暗含天地变化,与四周一切融为一体。

“碰……”

一声闷响传出,羿战宇胸口被一掌拍中,身子倒飞而出,汹涌而来的力道更是震的他体内气血翻腾不已。

这只爬虫!

羿战宇看着眼前,逐渐占据上风的羿立,抬手轻轻擦过嘴角泛出的丝丝血迹,双目中,森寒杀意闪过背后,日月周天星辰顺时针急速转动起来,一股股浩瀚的周天气息犹如风暴一般涌出。

整个世界的在这一瞬间,变的极其不稳定起来,白亮刺目的白昼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交替闪现,天际变的忽黑忽白,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诡异的扭曲起来,似乎天地都随之倒转过来。

羿战宇双手手掌相对,缓缓转动起来,掌心处,日、月、星辰尽数浮现于上,感受着双手间,自己都几乎控制不住的狂暴力量,他的脸上露出一道狰狞的笑意,武境再强又能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仍旧要死!

羿战宇双掌前伸,向前推去,一双手掌,好似一方世界,日月星辰尽于其中。

一掌拍出,风起云涌、天地色变。

羿立静静地站立在原地,一直等到羿战宇的双掌就要落到胸前之际,才缓缓伸出双掌,如同羿战宇的动作一般,平平向着前方推了过去。

双掌飞出,一时间,风静云止,天地回色。

一双看似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双掌挥出,却又给人一种,包罗万象,将整个世界,整个日月星辰周天尽数包裹在了其中,又好似天地的中心,世间所有一切,似乎都在围绕着这一双手掌转动。

羿战宇双掌之间,转动着的日月星辰,忽然间变得不受控制,随着羿立双掌的挥动,而转动起来。

怎么?我的绝学,怎么会受到羿立的控制?

羿战宇心下大骇,双目中桀骜之色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慌乱之色。

惊骇中,两人四掌相碰。

羿战宇掌间,日月星辰在羿立的引动下,尽数倒飞而回,猛冲回他的躯体。

刹那间,一道惊世巨响,在两人中间炸响,声音响彻,似乎是天下间最巍峨高大的巨山从中间炸裂,又好像是,天际塌陷、大地碎裂。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向着四周荡漾而去,震的四周众人双耳嗡鸣,心肺阵痛。

巨响之中,羿战宇一双手臂,轰然炸成碎末,如齑粉一般的碎肉与血液四散飞去。

“你的武学境界太低了,只是依仗着你的武体,你一辈子,也不可能成就武帝的!”

羿立冷笑一声,看着双臂被炸飞的羿战宇,面色一寒,出拳如锤,向着羿战宇的脑袋砸落而下。

“小杂种……你敢?给本王住手!”羿王远远看到羿立的动作,面色大变,冷声大叫,声如轰雷,滚滚而来。

最后一个手字方落,羿立的拳头已经重重的轰击在羿战宇的脑袋上。

似是一根巨大的铁锤重重的击中一块西瓜一般,羿战宇的脑袋轰然爆开,鲜红色的血液混杂这脑浆,向天际喷洒而去。

羿战宇死!

第八章忠义无双

“羿战宇……他竟然死了!”

“这怎么可能?羿战宇,他可是伪王台强者,羿立还八桥神境尚且没有大圆满。羿战宇更有着超过完美的日月武体的,传说中的周天武体,他怎么会败,怎么会被羿立斩杀!”

“羿战宇,可是羿家这一代最天才的弟子,甚至被众多王族的族王赞为,最后可能成为下一位武帝的人之一。甚至有人说,他是羿家自从当年那位武帝之后,五十万年来最天才的弟子。他竟突然被羿立给击杀了!”

琼龙武院内,众人脸上皆是一副骇然之色,每个人都不可置信的望着前方,一直以来,拥有武体的武者,此时站在最巅峰的武者。

可是如今,拥有传说中的武体,境界更高的羿战宇,却被没有武体,境界更低的羿立给击杀了,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羿立,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才能够修炼到如此程度!

羿王看着天空中飘散的血液,双眼目眦欲裂,羿战宇,这是羿门王族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天才,是拥有周天武体的绝世天才,是羿家最有希望诞生的新的武帝,竟被羿立这个杂种击杀!

一股无边无际的狂暴气息瞬间满布全场,羿王双目圆瞪间,森然杀意宛若两柄来自天外的长枪,直刺人灵魂深处。

脚下,虹桥闪过,并不高的身形闪动间,如山岳坠落,压的四周的空气完全凝固,窒息的恐怖笼罩着全场每个人。

“杂种找死!”

虹光闪过,羿王的身形瞬间出现在羿立身前,天际之中,巍峨如仙界宫殿一般,金碧辉煌的巨大王台浮现。

一层层的台阶分为三面,左右两侧的台阶,拱卫着中央的台阶,似是拱卫着无上的王者一般。

台阶尽头,光滑如镜的平台上,四尊漆黑色的石柱分立四角,仿若四尊战神,守护这中央处的巨大王台。

王台凝实,看起来,根本不是虚影,似乎一座真正的王台出现在天际。

羿王一掌拍下,手掌间,雷霆涌动,似是雷神震怒,天地间,滚滚雷声响彻,仿若世界末日降临之际的飓风倏然吹起,似乎可以摧毁世间一切的狂暴气息宛若巍峨山脉般倾泻而下。

地面之上,一整块一整块的大地不断碎裂,露出一个个深不见底,似是被天外陨石坠落砸出的深坑。

天空之中,朵朵云层被瞬间击散,甚至就连空气都炸裂开来。

文学

个空间,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一掌之下,都被完全炸毁。整个琼龙武院,在这一刻都陷入疯狂的震荡之中。

无边恐怖气息笼罩下,岳南天脚下,虹桥闪现,苍老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羿立身前,头顶一道道青石铺就的台阶层层浮现,向着天外延伸,一直蔓延到一面平台之上。

平台上方,鸟语花香,假山林立、溪流蜿蜒,将一座亭台般的王台围绕在中间。

岳南天迎着那似乎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恐怖一掌,双掌拍去。

阵阵龙吟声响起,似是有无数上古神龙从王台中飞出,迎着羿王的遮天巨手飞去,搅动的四周的空气震荡不已。

两人双掌相对,霎时间,发出一声滔天巨响,龙影飞翔间,迎面,雷霆闪现,似是无数惊雷从九重天外落下,蓝色的电弧连接成一片,从每条龙影身上穿过,数条龙影,顷刻间消散,无尽的雷霆之力尽数击打在岳南天身前。

一时间,电光闪耀、雷声滚滚,四周的大地在余劲的冲击下,纷纷碎裂直至地下深处,一道道地下水如同泉水般涌出。

远处,一个个正在观战的琼龙武院弟子,被震的身子抛起,向着后方飞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岳南天首当其冲,向着后方接连后退十余步,在地上留下一道道,好似卑狂暴劲气冲击的炸裂的深坑之后,这才稳住身子。

“噗……”

岳南天张开嘴巴,一口鲜血喷出,脸上血色全无,整个人似乎瞬间苍老了几十年,就连身子都摇摇欲坠。

“院长。”

羿立惊呼一声,脚下虹桥闪过,瞬间出现在岳南天身后,伸手扶住。

“院长,您没事吧。”天空中,虹桥接连山洞,付青红、擦擦擦、苏漫雨几人焦急之下,纷纷飞到岳南天身侧。

羿王双脚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如斧凿刀刻般充满了霸气的脸上,露出一道冰冷的杀意,抬手一指羿立,一字一顿道:“今日,他必须死。谁敢拦阻,一起死!”

冰冷的声音中,霸气尽显,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直刺众人心间。

“你若是要阻挡本王,本王连你一起杀!”羿王的目光再一次落到岳南天身上,声音冰冷,如寒风吹动碎裂的玉石,让人头皮禁不住一阵发麻。

“是吗?如果再加上我呢?”琼龙武院的院长,从人群中走出,脚下虹桥闪动,出现在了岳南天的身侧。这里是琼龙武院,他怎能看着羿门王族的人,在这里欺压另一武院的人,而无动于衷!

“加上你?”羿王蓝色的眼眸之中,露出一道睥睨天下的气概,霸气十足道:“加上你,那本王便两家武院一起灭掉!”

声音方落,天空中,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那么加上我们梵天武院呢?”苍老声音响起,第一个传出之时,尚在遥远的天际,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际,虹桥闪过,一位看起来异常苍老的老者出现在岳南天身侧,看起来微微有些佝偻的身体中,散发出一股丝毫不弱于琼龙武院院长的气息。

“还有我们,闻钟武院!”

“再加上我们气坚武院呢?”

“再算上我们汗青武院呢?”

“再加上我们松雪武院呢?”

随着梵天武院的院长出现,天空中,一道道声音传出,天际之中,虹桥接连闪现,一位位各大武院的院长从天际落下,落到了岳南天的身侧,每一个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不长时间,岳南天身侧,已经聚集了二十余位各大武院的院长。

羿王看着对面,接连出现的各大武院的院长,一双雷霆隐现的蓝色双眸中,闪过一道阴郁之色,抬手向着身后一挥,好似一道利刃斩落。

原本平静的空间中,一道巨大的缺口忽然浮现,在他他的掌前出现了一条肉眼可见的通道!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游荡在荣城街道,风浩身上奇异的装扮引来不少目光。

眼看天色渐暗,不知不觉间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下脚步,瞄了瞄空间戒指里的魔晶,这东西就是这个世界的货币,也不知道这两千多颗魔晶够不够。

“欢迎光临。”迎宾小姐脸上带着职业笑容,声音温婉动听。

风浩轻轻点头回应,大步走向前台,询问道:“你好,给我开间单人套房。”

“请问您要住多久?”前台美女眼神古怪的看着他,实在是因为他的装束太奇异。

“先开一个星期好了。”风浩想了想说道。

“好的。”前台美女轻笑着低头登记一番,取出一张金色房卡,“这是您的房卡,总计1200魔晶。”

“1200魔晶?”

风浩瞪大眼睛,没想到是家高档酒店,无奈之下只好从空间戒指取出1200颗魔晶放在前台上。

只见前台美女吃惊的张大嘴巴,看向风浩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声音结巴道:“公子误会了,只要1200普通魔晶即可。”

“呃,这东西还分等级啊?”风浩心中哑然,说道:“那你看我这样的魔晶需要几颗。”

前台美女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声音甜腻道:“您这是一级魔晶,十二颗就好。”

“那行。”

风浩恍然点头,看样子魔晶这种货币的兑率应该是1:100,本来还担心资金不足,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大家族千金小姐的零花钱怎么可能少。

拿起房卡,在前台美女搔首弄姿中走向楼上,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条件出奇的好,堪比地球上的五星级酒店,只是少了一些家电摆设,多了一些风格迥异的魔幻色彩。

让服务员送来一份简单的套餐,吃饱喝足之后,风浩彻底放松下来。

“本以为第一天要露宿街头,没想到遇到了贵人。”

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回想起林洛那个猥琐的家伙,风浩不禁轻笑摇头,意念微动,熟悉的游戏面板呈现在眼前。

之前没来得及仔细研究,现在总算可以仔细研究一番了。

除了已经重置到一级的属性面板外,竟然还有副职业面板,点开之后,风浩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

“我去,副职业竟然没有重置!”

看着面板中的【九级炼药术】信息,风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初在《魔师》中他选的是刺客职业,为了制毒才选择了炼药师这个副职业。

“哈哈……,这才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吧?”风浩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拥有九级炼药师能力,即便属性成长资质差,也能在这异世界混他个风生水起。

从兴奋中清醒过来,风浩开始研究林洛给他的启蒙书籍,要想在这个世界混下去,这些基础知识非常重要,特别是修炼方面的知识,更是重中之重。

整整一个星期,风浩都将自己关在房中,埋头钻研启蒙书籍……

读完之后,终于对这个世界有了全方位的认识。

自己处在一个叫做古苍界的地方,是一个完全由魔师主导的世界,所有人在十六岁时都会接受【魔基觉醒】仪式,只有唤醒体内魔能基因的人才能成为魔师。

魔能基因可以说是所有生命体内最本质的基因结构,也就是风浩识海中那株树苗一样的基因结构,人们称之为【魔能基因树】,也被成为【基因树】。

通过吸收空间中游荡的魔能,可以促使基因树成长,从而达到提升自身实力的目的。

基因树通常拥有十条根系,分别对应力量、神念、经脉、体魄、灵性、筋骨、坚韧、敏捷、感知、隐匿十种魔基能力,这些根系会随着基因树一起成长。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太一的话消散在空气中,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瑶池元君已经彻底投入到和帝俊的战斗节奏中,双方屏气凝神,竭力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帝俊不想和瑶池元君拼速度,他也拼不过,于是使用了手上最强的防御法宝。

重光墨玉熊裘,是帝俊万国四鸟一脉的四尊终阶法宝之一,主固守,号称不动如界。

其中必定有夸大的部分,可从瑶池元君以五源金幻化的指甲抓挠效果来看,至少终阶精灵破不开这件法宝形成的外皮。

到此为止,瑶池元君和帝俊都用上了一件法宝,一个选的很随意,一个选的很慎重。

帝俊的保守,有着无可奈何的缘由——他能动用的力量不多,一旦超过50%,就会进入狂暴状态,到时候非常非常的麻烦,局面将变得难以收场。

“乌龟壳!”瑶池元君嘀咕了一句,然后不打算再继续硬碰硬,盘算着换哪一种方式攻击为好。

帝俊缓过心神后,没有等瑶池元君——他让了瑶池元君一次先手,接下来的战斗属于双方公平较量。

“影光青金虎符!”

帝俊迅速祭出第二件终阶法宝,万国四鸟一脉的杀伐法宝,主分身,号称万兵如云。

唰唰唰——

连串的爆鸣音响起,一个帝俊变成两个帝俊,两个帝俊变成四个帝俊,四个帝俊…不一会儿,中心战场处,几百个帝俊对瑶池元君形成包围圈。

理论上,只要帝俊能量无限,他可以借着影光青金虎符不断的衍生自己,但每分割一次,他本体剩余的能量会削减最多十分之一,最少二十分之一,也就是说,越往后分割,他的分身蕴含能将会越低。

不过以帝俊的强大力量,再低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那种。

现在分出这几百个,能量上并不相同,帝俊按照准备发挥的功效做了调整——简单些说,帝俊给每一个他安排了兵种。

“这下,你的速度优势便不复存在了!”帝俊为了对付瑶池元君,也算是精心谋划,煞费苦心。

“谁说我只有速度!”瑶池元君为自己轻率的选择了一件法宝略略感到后悔。

在第一场中,她看源紫衣用高速戏耍伏羲华胥很风光,也很占便宜,觉得自己上自己也行,带着和源紫衣较劲的潜在心理用了玄鐍凤文舄。

结果帝俊不和她拼速度,直接来了个绝对防御加绝对数量。

“当心!”公平决斗,帝俊愿意提醒一声,已经尽到了前辈的责任。

帝俊话音未落,数百个分身就前仆后继的分批、分职责、分手段的冲着瑶池元君逼近攻击。

瑶池元君身化流光,在围追堵截中小范围的躲闪腾挪。

从场面上可以看出,她的速度确实很不讲道理——在几百人围攻中尚可以片叶不沾身。

只是论起腹黑作弊,瑶池元君还是比不过资深人士帝俊,对方别说道理,干脆到了不讲武德的地步,施展一群挑一个的流氓战术。

“可恶!”瑶池元君可以周旋的空间越来越小,又缺乏时间穿梭时空跳出圈外,急切中无法细挑法宝,凭本能用上了最符合现状的一件:“太真晨婴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