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2021年1月29日
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一上到底肉肉63章
2021年1月29日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一章

南宝衣孤单又尴尬地骑在墙头。

萧弈收回视线,转向薛瑶和沈侍卫:“二位这是……私奔?”

面对这株连九族的大罪,沈侍卫突然把薛瑶推到身前。

南宝衣怔住。

不等她反应过来,沈侍卫利落地拔出佩刀,森寒的刀刃径直架在薛瑶的脖颈上,在黑夜里闪烁出摄人的寒芒。

他冷冷道:“什么私奔,不过是草民见色起意,劫持了薛美人而已!薛美人根本就是清清白白的!听闻陛下箭术精湛,您可以试试,能不能在草民杀了薛美人之前,一箭射杀了草民!”

南宝衣屏息凝神。

沈侍卫如此替薛瑶着想,当真是情深义重了。

二哥哥最器重情深义重又有才干的人,想来沈侍卫应当能入他的眼,若是能安排他在军营里当个一官半职,岂不比他自己去参军来得强?

萧弈把玩着缰绳,打量这对苦命鸳鸯,忽然轻嗤:“当朕是傻子吗?两个人都抓起来。”

沈侍卫面色微变。

他不肯束手就擒,忌惮地看了眼上百名侍卫,将薛瑶牢牢护在身后:“小姐别怕。”

南宝衣正好奇他要做什么,那柄锋利的佩刀已经从他手中飞出,呼啸着袭向萧弈的面门!

随着萧弈避开佩刀,沈侍卫身形一动,手中握着两把长匕,宛如一尾漆黑敏捷的大鱼,疾速袭向萧弈!

那把佩刀显然是让萧弈分神的幌子,真正的杀手锏是他自己!

他想劫持萧弈,好让薛瑶全身而退!

萧弈侧过脸,避开呼啸而至的佩刀。

他垂着丹凤眼,薄唇不经意地扬起。

这名侍卫,倒是个身手极好的人才。

若能收为己用……

九尺陌刀宛如看不见的神之手,沈侍卫还没反应过来,一招之内,就被萧弈用刀背横扫在地,狼狈地滚了几个跟头,咯出一口血来。

萧弈居高临下,腕间系着的朱红发带被刀风飘逸吹起,俊美的面容透着几分饶有兴味的痞气:“就这点本事,怕是娶不了益州薛家的嫡长女。带下去。”

南宝衣观察着他的表情,见他眼中没有杀意只剩欣赏,悬着的心不禁悄悄放下。

正抚着胸口时,萧弈突然抬头。

南宝衣心底一咯噔,连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我,我倒不是私奔,我,我就是出来看个星星……对,看星星!陛下请看,这宫墙很高,骑在上面看星星委实很方便呢,呵呵。”

萧弈面无表情。

被所有人围观,南宝衣尴尬地挠了挠额角,再不说出话来。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她的二哥哥是如此冷漠如此难以沟通?

过了片刻,萧弈才道:“下来。”

南宝衣暂时不敢忤逆他。

她只得背着小包袱,顺着绳索慢吞吞往宫墙下爬。

快爬到底的时候,她手掌心冒出的细汗弄湿了绳索,一个不留意,屁股墩儿狠狠摔了一跤,正巧摔在萧弈的马蹄旁。

少女裙裾散落如花。

火把的光影之中,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后颈。

萧弈眼眸微动。

他用九尺陌刀挑住她的衣领,把她整个人给挑了起来。

南宝衣:“……?!”

她宛如一块烧鹅,在空中打着晃晃。

萧弈看着她。

他的嗅觉极为灵敏,他们距离如此之近,他隐约嗅到一股很浅很浅的芙蓉花香,就藏在她使用的皂荚香之下。

第二章

静夜,公寓楼下——

晚风温柔,从车窗外钻到方眠好的身上,正要下车,广播内的播报却如一根飞来的细声,捆住了她的手脚。

“目前陆氏集团已经正式签约,目前王总正在与温氏集团洽谈,这栋大楼建成时将成为M市最大高楼。”

沉默……

方眠好沉默,温驰漾亦是脸色不好。

“没想到陆迟竟然答应王总了。”温驰漾戏谑地感叹道。

方眠好转头看他,月光跌跌撞撞地扑倒在他俊颜上,朦胧了眼底的讥讽。

“广播说王总正在和温氏洽谈,这件事……你不打算阻止吗?”

“阻止?”温驰漾淡哼了声:“温故生什么时候听过我的?”

“驰漾,”认为这件事不简单,方眠好伸手握住了温驰漾放在腿上的手。

她细声细语地劝说像是一根羽毛,挠着男人的心:

“很多事情是容不得出错的,尤其是高处的人,多少双眼睛看着呢,你……”

温驰漾没等方眠好说完,打断了:“你想说什么?”

方眠好低下脑袋,知道有些话温驰漾不喜欢听可还是想要说。

她只将掌心里的那只手握得更紧了些,悄然深呼吸,斟酌小心地说:

“毕竟,血浓于水。”

血浓于水……

这个词语对温驰漾来说有些刺疼,可他回忆这段日子温故生的改变,突然也相信了世间亲情是难以断舍的。

他对方眠好始终温和着,自己的戾气全然不属于她,反手一握给了一个坚定的勾唇:

“我懂,快上楼吧。”

“那……我走了。”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三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绯闻萌妻:老公,轻轻亲最新章节!

白小艾有些担心地问道:“可是,傅斯年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会!”景无尘笑着摆手,“他要是发飙,我给你扛着!”

白小艾不知道景无尘的话能信多少,但是可以赚钱又可以自由拿小点心,这个对她的吸引实在太大了。

反正她已经把丑话说在前头了,就算再有第二次,她还是会去拿那些小点心的。

既然景无尘认同了这一点,就别怪她在酒会上给他丢人了。

景无尘给白小艾的这套小礼服是黑白相间的,与他的

文学

一身白色西装很是搭配。

这是白小艾第一次看见景无尘穿西装,呆板的西服穿在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随意里面,给人一种舒服又时尚的感觉。

这次的酒会规模也不小,据说是景无尘的一个铁哥们主办的。

那哥们非得要求景无尘参加不说,还强调必须带女伴来。

这种大家都举杯寒暄的虚假场面,是他所不喜欢的。

要不是他铁哥们死都让他来,他死都不会来。

一进入场地,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被景无尘吸引了。

他就像是一个光源,走到哪里,都是最亮的那一个。

“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这次会输得很惨!”一个穿着体面,样子清秀的男子站在了景无尘的面前。

白小艾猜,他肯定就是景无尘的铁哥们。

“我一猜你小子就是跟人打赌了。不然,你才不会死乞白赖的非要让我来参加你这个什么狗屁酒会呢!”景无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然后伸手,搂住了白小艾的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