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 A+
所属分类:周冬雨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一章

马超最后当然还是决定跟着跑。

毕竟郿县的官仓已经在短短两天之内被疯狂地紧急搬空了,马超就算留下,想固守郿县,这个冬天吃什么?相比于有官仓存粮的漆县,郿县这儿的城防倒是坚固些,补给却严重恶化。

当然了,马超乃至其父马腾,如今还不算“王师”,流寇习气未改,劫掠百姓的事儿也是做的。真狠起来也能民口夺食、把百姓的粮抢了赶出城去,但那样将来肯定别想再跟着刘备混了。

马家人的害民下限,终究没有李傕郭汜和韩遂那么狠。马腾的履历是“从贼四年,诏安两年,再之前是官军”,而韩遂是“十年老贼”,人品上多多少少还是可以五十步笑百步一下。

而马超本人么,可以说人之初性尚善,因为年轻还没机会害民,也就没那么硬心肠。

人性都是随着岁月慢慢变化的。

下定了跑的决心,但想跑成功依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郿县城里要运走的粮食和跟着一起撤的有钱大户比较多,很拥堵,虽然两天时间应该走得完,但万一被李傕的人咬住尾巴损失肯定会非常巨大。

所以马超刚到之后,法正就先考验让他纳个投名状,去骚扰迟滞李傕从长安派来的大军的追击速度,能迟滞一个白天甚至半天都好,主要是防止李傕得到消息后派出小股部队急行突前堵截。

作为交换,法正亲口对马超许诺,说只要断后工作做得好,此次五丈原之战的军功,可以让马超列为第三。刘备会答应他留用本部全部人马,不被改编掺沙子,将来还能得到装备粮饷补充,还能给予马超校尉官职。

十八岁就当校尉,显然是看在带资进组的份上了,人家自己有几千骑兵。马超在马腾手下时,想表一些值钱的官职也是做不到的,

马超手上的五千多人骑兵,跟李傕的几万人打硬仗肯定是不行的。

但李傕的骑兵都调走了,在西线用兵,长安来的几万人里骑兵不足,要是有小股部队脱离主力冒进,还是有可能被马超吃掉。

看在损失不会很大的份上,马超还是先捏着鼻子干了,暂时纳个投名状再说。

双方如此小规模试探接触了一天,马超也伤亡损失了三四百人,总算是全军安稳撤到了五丈原附近,也保护了先撤的辎重部队。

再算上之前漆县突围时的些许损失,最后马超实打实只有五千人武威郡骑兵生还。

……

为了容纳更多来投的人,法正这几天坐镇五丈原也没闲着,让士兵们扩大了营地,在武功水东岸、秦岭谷口的马冢山上,也修了一个营地。

这样两营夹河呼应,也好彻底堵死武功水谷口,确保敌军怎么都不可能迂回到谷口放火烧栈道,连小股游泳潜入的放火敢死队都进不来。

马冢山这个地名不如五丈原那么出名,但也还算险要。后世成书于南北朝的《水经注》就有写:“渭水又东径马冢北,诸葛亮与步骘书曰:马冢在武功东,有高势,攻之不便,是以留耳。”

可见这个马冢山就是跟五丈原隔河对峙,历史上五丈原之战时,是被司马懿给抢先占了的营地,诸葛亮觉得攻打不便,容易损失,就留着了。

而且马冢山相比五丈原有一个地形劣势,那就是北侧的山坡距离渭河太远了,所以无法做到“一侧靠山、两侧临河”,只能是“一侧靠山,一侧临河”。敌军可以从容沿着渭南,从北往南进攻。马冢山营寨要防守的方向也就多了一倍。

当然了,此刻法正夹武功水修营,还有一定的危险性,那就是万一河东的营地被攻破了,士兵会被赶下河。所以法正还临时在武功水上修了一座简易的木桥,没有桩子那种,沟通五丈原和马冢山。

反正武功水从秦岭流出时,窄的地方宽不过十几丈,只要找些秦岭大树,用三段巨木成拱的结构,就能轻易造桥——说人话,就是只要找到足够大的树,确保桥的长度比三棵树的长度短,拱就能搭起来。

马超的人在马冢山营地暂时安顿下来之后,他才有空气咻咻地找法正理论。

他带着几十个亲兵,上了五丈原,直入法正的中军大帐,问他讨个说法。

“法都尉,我军身为勤王友军,慕义来投,你竟坑害我军,方至即撤,还害我军殿后、多死伤了数百人,岂非欺人太甚!”

“马将军稍坐,听法某徐徐解释。”法正给了个守势,让马超先坐下。马超现在还不是任何将军,但既然要安抚,称呼上就多给点面子。

其实,之所以要对马超隐瞒,以及为什么要连马超一起骗,法正都是早就想好了的——那就是要一切以隐瞒刘备军正式北伐的时间与路线为第一要旨。

如果法正一开始就不管马超,甚至直接让马超在漆县守一个冬天,马超都未必会城破被杀。

退一万步讲,就算马超城破被杀了,也不关法正鸟事,马超手上有五六千骑兵,守城都能守到士卒多半死伤、无法再守,那起码能给攻城的李傕军制造上万伤亡。对刘备军而言,看着另外两家诸侯互相消耗,有何不美?

如果马超在漆县活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刘备主力北伐,到时候解围漆县,救出马超,马超照样得感恩戴德。

但法正既然联络了马超,就得做戏做到底,首先就不能再任由马超留在漆县——因为一旦刘备军流露出“可以让友军再固守一个冬天,我们还能救出他”的姿态的话,很有可能落到贾诩那种精明人耳中,就能估摸出“刘备军的全面总攻时间可能是明年开春”这个情报。

只有摆出“把马超救回后方”的姿态,敌人才会误判“看来敌军总攻还遥远得很,遥远到如果把马超留在漆县他就死定了,马超把粮食吃光了援军都来不了”。

让马超南撤,是为了在总攻时间上再撒一个烟雾弹。

那么,为什么不困守郿县呢?为什么非要把郿县的粮食都运走呢?这就是为了把“邸阁战术”演得更逼真了。

马超不理解什么叫“邸阁战术”,法正就要给他解释。

当然了,前面已经说过“邸阁战术”就是一套骗人用的B方案,法正这是直到此刻,还要连马超一起骗: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二章

风平浪静的红河之上,数十艘阮朝的水师战舰正在沿河巡逻。

在过去的几天里,阮朝水师已经多次把河对岸的那些叛贼给打落河中,现在那些叛贼连岸边都不敢呆了。

阮氏水师旗舰上,留着稀疏胡须,约莫30余岁的水师提督阮福昭安坐在舒适的船舱当中,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身边正在奋笔疾书的师爷。

“大南国皇帝陛下万岁,臣阮福昭恭贺吾皇万安!自臣率水师北上以来,夙兴夜寐。贼势虽大,然水师忠勇之士尽出,先后与贼子水师交战十余次,斩首千余,落河者不计其数…”师爷一边写一边摇头晃脑的念。

“好好好!先生真乃大才!就这么向顺化回报,只要皇上龙心大悦,先生要什么有什么!”阮福昭一脸兴奋的说道。作为阮氏皇族,阮福昭虽然贵为从一品的水师提督,掌管着阮朝的全部水师,却是一肚子的草包,平时的奏章全靠高价从大清国请来的师爷来写,指挥作战也靠师爷出谋划策。

“提督大人!提督大人!下游10里外出现了几十艘的战舰,看规模比我们水师战舰还要多!”一个传令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把师爷的墨水都给碰洒了。

“瞎了你的狗眼么?”阮福昭看着被墨迹大湿的奏章怒斥道。

“下、下、下游出现了,出现了几十艘来历不明的战舰!”传令兵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几十艘战舰?怎么可能?”阮福昭这才明白过来,一脸的不相信。

顾不得给顺化城的奏章,阮福昭匆匆忙的走到了船头,拿起望远镜随意的往东南一瞄,顿时吓得两腿一软,差点坐到甲板上。

只见在水师下游7、8里的地方,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逆流而上。很显然,这支来势汹汹的舰队不是迷路了,也不是来串亲戚的,他们的目标就是阮朝的水师。

阮福昭手底下的水师虽然有4艘法国人淘汰的老掉牙的护卫舰,其它的船只却都是阮朝自己造的战船,不仅排水量小,火炮数量也很少。即便如此船上的那些大炮也都是老式的青铜大炮,威力什么的也就吓唬吓唬那些划着小舢板的黎朝余孽,和这支来历不明的舰队比根本不够看。

“不会是陛下从法国请来的援军吧?为何河内没有行文转达?”

阮福昭十分的疑惑。在阮福昭心目中,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舰队的不是英吉利就是法兰西。此时英吉利的战舰正在大清沿海和大清国交战,根本没工夫来,那就只有法兰西了。法兰西的商人在阮朝建立之初给予了阮氏很大的帮助,虽然明命帝在位期间和法兰西关系越来越差,这时候阮福昭还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战舰是法国朋友来援助他们的。

“不好!那些船上悬挂的旗帜并非法兰西的,快派人拦住他们,说不定他们是叛军请来的援军!”师爷一只手捋着山羊胡突然说道,由于用力过猛不经意间连胡子都拽下了几根。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怎么拦?”阮福昭慌张的问道。

说话间对面的舰队已经离他们没多远了。只见这支舰队很快的排成了一字型,黑压压的侧舷火炮对准了这边。

娇俏少妇的私密日记 第三章

“那…”

两个人的剑此时还碰在一起,荆哲小声询问道:“四姐,现在能不能输给我了?”

不等裴云汐开口,他又马上补充道:“四姐我保证刚才说的那些话都作数!等从梁州回来,我就会去昆仑郡好好走一遭,陪着四姐看日出,陪着四姐看日落,每天都陪在四姐身边,还要陪着四姐一起起床,睁开眼就能看到四姐,那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

裴云汐非常罕见的嘴角上扬,本来就浓密修长的睫毛也随着眯成月牙的大眼眨动起来,让人看着陶醉。

当然了,这幅美景,能陶醉的也就只有荆哲一人而已。

“你…说话可要算话!”

裴云汐定定的看着他,最后才说道。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有些伤感道:“好像再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待在京州,待在那棵大桂树下,天天待在一起了…”

当她去了昆仑镜之后,再去京州的次数已经屈指可数,而且哪怕荆哲单独去昆仑郡找她,能待多久?

五天,十天,还是二十天?

反正一年的光景,两人以后能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想到这里,心情就低落下来。

荆哲却笑道:“这算什么难事?只要我做了武林盟主,以后就能天天跟姐姐们在一起了!”

裴云汐抬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裴云汐听了,若有所思,心中猜测,他是不是会以武林盟主的地位向她们宗门施压,让她们都离开师门?

这种结果,其实她并不喜欢,毕竟在昆仑镜那么多年,也有感情了。

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荆哲笑道:“而且还不用四姐离开宗门!”

“真的可以?”

“当然了,我从不骗姐姐!”

“哼!”

裴云汐轻哼一声,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笑容。

……

当两人谈妥之后,荆哲突然发动“迅猛”攻势——起码在底下的人看来是非常猛的,一剑直入裴云汐胸口。

裴云汐赶紧拿剑去挡,拼尽全力,堪堪挡了下来,而荆哲迅速将天子剑一转一挑,裴云汐手中的剑就飞了出去。

“呯!”

剑掉在地上。

紧接着,裴云汐也飞落下来。

裴云汐没有荆哲的脸皮,同时不会演戏,不等荆哲落下来,她就捡起剑来,径直跳下台去。

“哗!”

这个动作已经表明,武林盟主诞生!

这个时候,荆哲才缓缓从空中飞落,享受着众人崇拜的眼光,有种天神下凡的感觉…

“荆社长厉害啊!”

“我早就说荆社长有盟主之姿吧?看看!”

“咦,我记得你前天说的是林掌门…”

“呸,一个死人,我什么时候说了?”

“……”

台下一阵喧闹,好不热闹。

青阳掌门这时来到台上,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才说道:“今年的比武大会已然圆满结束,这次的武林盟主也已经决出,就是来自天地宗的荆社长!而荆社长从比武大会中一路过关斩将,最后脱颖而出,表现出的实力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让荆社长给我们说几句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