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木叶性处理医院(25)
2021年1月29日
阿兵全文阅读72章|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2021年1月29日

黑黑的肥岳;与子乱系列小说

黑黑的肥岳 第一章

“小意思!”瑞德又不是没去过荒芜之地,也不是没见过兽人,他觉得问题不大。

“小意思?”贝波蒂问。

“当然!”

“不听我的劝告,你就等着有人来给你收尸吧!别以为你自己无所不能,小心驶得万年船!”

“对不起,贝波蒂。”瑞德的求生欲终于发挥了一下作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会小心的。”

“你猜这么着,既然你觉得自己是个英雄,那么久穿过荒芜之地到灼热峡谷去,拿回一些能证明你的实力的东西,这样我也许能想办法帮你搞到一把钥匙。”

有钥匙?看来有戏啊,瑞德顿时集中精神,想听听贝波蒂说什么。

“在灼热峡谷的最西南角有一个强壮的女士,嗯,几乎跟我一样强壮,她的名字叫狂暴的玛尔戈。也许你应该先去找她谈谈……”

“钥匙在她那儿?”瑞德明白了,他也只是来这里试试,既然走不通,那就只能原路返回了。

几乎和贝波蒂一样强壮的女人,瑞德暂时还不想招惹。

虽说是原路返回,瑞德也没有傻乎乎的往塞尔萨玛方向走,他在灰爪山找到了一条近路,直接穿了过去。

植被渐渐稀疏,瑞德就这样从洛克莫丹跑到了荒芜之地。

要在荒芜之地找一个营地的确不是很容易,上次瑞德就是在荒芜之地最南面找到的那个矮人。

不过瑞德和奈辛瓦里学了这么久的狩猎技巧,对于扎营也是有些心得的。

一般的营地都是驻扎在开阔的地方,而荒芜之地不一样,因为这里没有植被覆盖,所以这里的风沙很大。

在荒芜之地建造一个营地,首先就要判断风向,然后找一个能把风挡住的地方。

一般都是大岩石,或者直接就在山脚的背风处搭一个营地。

瑞德看了看地图,荒芜之地的山也就那么几座,瑞德又判断了一下风向,东北风。

因为荒芜之地离燃烧平原比较近,所以这里的气温相对较高。

而洛克莫丹离丹莫罗比较近,那里的温度就会比荒芜之地低一些。

热空气上升,冷空气下降,显而易见,洛克莫丹的气压要比荒芜之地高一些,所以这类常年都是东北风。

瑞德来到了一个山脚下,这里有一个埃格蒙德的营地,营地的北面已经被石窟石腭怪占领了,南边就是瑞德在封印大地公主的时候去去过的地方。

看来是跑的太远了,再往南就是荒芜之地的最南边了。

瑞德召唤出军马往北面走去,终于在还有一座山下面找到了一个避风的山谷——巨牙谷。

巨牙谷中,风声渐消,在里面不远处果然有一个设备齐全的营地。

有篝火

文学

,有熔炉,有桌子,有大锅。

两个地精和一个兽人正在营地里休息。

里格弗兹,加兹里克,这两个地精都不是瑞德要找的人。

瑞德看向了那个兽人,流放者马特克!就是他!那个铁匠大师,不过瑞德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兽人。

这些麻烦了,这个兽人该不会咬人吧。

黑黑的肥岳 第二章

三位玩家匆忙赶到之时,宽袍加身伪装得严严实实的秋玉荷,正在溪岸旁守着。

她守的当然不是尸首,而是沉于溪水中浑浑噩噩的林鹤兄的亡魂。

二话不说,夜明装备上【梦泽水镜】,天眼一开,就看到歪着脑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的亡魂。

“林鹤兄。”

夜明冲溪水里喊了一声,刚刚凝聚成形、此时正随着溪水的流速起起伏伏的亡魂,茫然地抬头望向岸边。

“左道兄,咦,你怎么在我房里?”亡魂一脸茫然地问道。

显然,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记忆还停留在客栈厢房里。

夜明直截了当道:“很抱歉地通知你,你已经死了。”

“死?我、我死了?”亡魂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似地惊呼一声:“啊,我说你怎么站的那么高呢。”

这位仁兄的脑回路属实与正常人相差了不少,都啥时候了,注意到的居然是这个。

“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你吗?”

林鹤兄的亡魂始终保持着仰头望向夜明的姿势,他想了想,茫然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琼府管家说琼老爷让我收拾行李去琼府住。我就记得在拾捡衣裳,之后、之后,就不大想的起来了。”

夜明半蹲在林鹤兄的尸体旁,粗略检查了一下口鼻和后脑。不见外伤,大概率是被下了迷药或迷烟,绑了石头扔进溪里淹死的。

水鬼必须找替身方能下地府再入轮回。在夜明看来,原理可能与地缚灵有些类似。

水属阴,溺毙之人被困于水中,无法脱离束缚,需拉生人下水。趁着活人那口阳气冲撞阴气之时,破出束缚方得解脱。

当然,这只是夜明的推断。总之,不管出于原因,要将林鹤兄的亡魂从水中解放出来,办法有二。

用魂狱将其亡魂先收了,随后释放。或者直接于碑上刻名,渡入轮回。

“想找杀你的人报仇吗?”夜明问道。

林鹤兄迷茫地眨了眨空洞的双眼,不答反问:“报仇?报仇有什么用,我能活过来吗?

琼老爷打算招我入赘,以后就不用吃咸菜馒头穿补丁衣服了,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绝无此种可能。”

一心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林鹤兄,絮叨了一半,就被夜明无情打断:“琼芳心有所属,琼老爷也已经答应了。你就算活过来,也依旧是原来的你。”

“啊!这样啊…”林鹤兄失落地垂下脑袋,叹了口气道:“那算了,我还是死了吧…”

这世上,大概没有比林鹤兄更佛系的人了。

无论被群嘲多少次,丝毫不介意,连被人杀害枉死了都一副‘随便吧,反正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呢’的状态。

一门心思只想入赘琼府,当听到自己的终身理想不可能达成后,他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愿“算了,不活了,让我再投一次胎吧。”

给夜明和黄一峰的感觉就像是,这个号练废了赶紧重新搞一个。

这样也好,最省力不过。

夜明将林鹤兄的名字刻写在一块石头上,渡他入了轮回。

三人带着秋玉荷,以及林鹤兄的尸体,驾车回琼府。

“确定是那个田在清干的吗?”沈沉影问道。

当夜明让琼镜心看好田在清的时候,沈沉影就猜到他的意思。

“回去问问他本人就知道了。”

“怎么问?”沈沉影脑海里下意识就蹦出,善源村审问秦寿一事。

“吊起来鞭打、上烙铁、夹手指,十大酷刑轮着来,你觉得怎么样?”夜明随口说笑道。

“这么残忍吗?”黄一峰边驾着马车边说道:“那家伙我瞧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至于杀林鹤兄?好歹也是个堂堂状元郎。”

“状元又如何?”夜明一边心底打着算盘一边说道:“无非就是块叩门砖,能入朝为官而已。将来前途怎么样,能升到什么地步,都是未知数。

田在清不是八旗子弟,在朝中没什么根基。但他要是娶了琼芳,琼镜心这个官场商场都很吃得开的老丈人,势必得为他的仕途张罗。

如果琼镜心应皇帝之邀,去做招商局总办,翁婿联手博圣宠,未来相当可期。”

“人家好好的一场预谋,经你的嘴怎么就变味儿了呢。总觉得混进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啊哟…”

黄一峰揉着后脑勺,挨了记脑蹦疼得眼泪差点飙出来。

沈沉影哑然失笑,接着夜明的话,道:“因为我们的介入,本来最不可能被琼镜心看上的林秀才,差一点就成为最大获利者。但最后,却也因为挡了别人的路,丢了性命。”

“嗯,总结的很到位。”夜明点了个赞,望向前方不远处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琼府大门,道:“缘起缘灭,既然此事由我们而起,那就由我们来了结吧。”

沈沉影打趣道:“那么,夜大法师,你想好怎么了结了吗?”

黑黑的肥岳

文学

第三章

我是漫天鲸,一个初中开始看小说,不怎么知道变通始终很难跟上社会、时代步伐的人,书也正式写到了完结,从自己的生活节奏里开始每天都稳定两更甚至更多的时候写作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书写的可能很多朋友不满意,我不太喜欢叫读者老爷或是老爷,我觉得我最真挚的情感比较喜欢用作“朋友”和“家人”来称呼,

其实我还是不太会用作家助手,很多时候评论看不来不知道从哪点进去看朋友们给我留的评论,不好意思,特此道歉。

这书我记得大家统一吐槽的最初的毒点是雄霸下跪的那里,这确实毒,我自己后来看都觉得毒,这可能是我非常值得诟病的地方——写嗨了,一不小心就YY过度,天上地下唯我牛逼的,有个书友私聊我时候说的好:“阿鲸哦,做人要脚踏实地的嘞。”(我怀疑你在无中生友、凭空想象、凭空捏……)

咳咳,这书够毒、够乱、期间包含了我的许多胡言乱语凭空臆测,你能看到这真是难为你了,文字其实是个挺奇妙神奇的东西,他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就这么一些文字之间的排列组合迸发出了许许多多优秀且精彩的故事。

写作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我起初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其实是为了完成我的一个人生目标,我说我活一辈子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吧,那时候有两个选择,写、不写,选择写的时候大靖的天赋“选定目标+1”也就出来了,这是另一个选择。

嗯……我以后应该会再仔细雕磨一阵子好好学习观察一下优秀的前辈们是如何刻画人物叙述故事的(咳咳,感觉写了小说之后看小说都说的这么委婉了……),感谢各位的捧场和包容,有缘江湖再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