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薄纱乳h 良妇羞辱
2021年1月29日
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2021年1月29日

岳xB好紧,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岳xB好紧 第一章

离鞘下线了。『『ge.

从组织集会中下线后,离鞘心里波澜起伏。技术的两面性决定了人类社会必然有黑暗。

而懒惰,暴躁,贪婪,虚荣等自我缺点,比正常人跟容易遇到黑暗。但是如果正常人如果不管制这些黑暗,这些黑暗的界限会不受限制的。的会不断的扩大。

例如二十一世纪大学中,针对大学生的高利

文学

息套路贷款,其实大部分学生,就没有接触这种套路贷款的机会。而懒惰,暴躁,贪婪,虚荣等自我缺点的学生才容易结束触碰到这些黑暗

但是一旦让这个利益集团成长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拓展业务,不在拘泥原先的人群。他们会浸染黑四周。他们会不择手段,甚至形成黑社会,将套路贷,弄到的跟多人身上,这些人可能是小企业主。以及刚刚来到城市,人生地不熟的农民。

#

这个时代人格位技术的黑暗,到底扩张到了什么程度的,离鞘已经不得而知了。但是如果如果继续忽视,不加以对抗,黑暗会吞噬一切。

#

段浩杰对组织内的一批人员,阐述了当下人格位技术最新试图攻克的领域。人造类人智能领域。

段浩杰:“人的思维是一系列信息构成的,这些信息具有着高度可变性。而即使是可变。这导致了人类思维在过去很难破译,很难预测。

必输现在的那些高位的生产者,他们的思维,在各个生产岗位上分化成各种思维模式。掌握最高生产力发展责任,生产发展的前沿不断被推动,不断变化。而他们在思维领域高度安全。尤其是他们应对问题的目的自始至终是生存的。所以思维也不会出现目标性偏离。”

说到这的时候,段浩杰是不胜唏嘘,一百年前生产者一直处于被控制被组织的地位,而现在成为社会中的超然存在的。

#

段浩杰借着说道:“高位生产者思维高度安全。但是我们这些的不在生产体系上的人的思维并不存在这种安全。

在战后,我们的思维很多时候思考的并不是生存,这在三百年前的人类寿命不足百年的时代,是无所谓的。但是随着现在是再生时代的,我们的思维面临着没有根本生存目的,就难以在再生中存留一只的危机。

此时的南华大部分人的就是这样。思维运转变化停滞,这就给了的当今思维技术破译的可能。注意,是可能,突破这一层可能,需要技术上突破重重到的。

现在的技术,破译一个人的思维,要进行大量的测试,(类似一个游戏要一群人在不同方位进行公测。)。这种对人类人格各个方面各个角度的测试,现在是非法的的,是不正当的

大家必须要牢记,现在制定规则的权利高层,是不会主动的践踏规则,而是利用信息不对等,诱骗的下面的人走出规则的保护。

那个将自己人格分裂了二十七次的人,就是这样被一步步诱骗的存在。

他分裂的第二人格位,自以为逃脱了绝对控制,却并不知道的然而他的第二个人格位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也是,他不断在黑市上出卖的。让那些势力完成了测试。

我先在这提醒各位一句,你们不要萌生救这些分裂者的的想法。且不说他们的思维已经严重破译保密性堪忧。最重要的是,我们根本无法和他们站在一起战斗,和他们站在一起,哪怕和他们以上一点的思维一致,都是非常危险的。”

#

在段浩杰问完了之后,另一个人询问了一个问题:“对一个人的思维,完全破译到底有何利益?”

段浩杰的:“当然有利益,而且是符合人性需求的重大利益。

人格位科技发展到了今天,人们想要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服从,而是一种深刻刻骨的愚痴的效忠。

在这个时代百年持之以恒的效忠,千年的等待,在这个时代,有吗?当然有,但是绝对不是浅薄理由。

而人类呢?人类总是期待,另一个人能够为一个浅薄的理由为自己坚持。

例如男人喜欢自己三妻四妾,却希望每个女人对自己用情至深,因为一个浅薄的理由是:自己是她的男人。

一些主上,期望手下永远保持忠诚,哪怕自己失德,这些忠诚也毫不褪色。因为一个浅薄理由是:一日为主终身为主。

愚忠,痴爱,每个人都会批判,但是这玩意每个人都有暗暗的希望别人对自己这样。而这样是愚痴,无法通过单一人格位来控制获得。必须用多个分人格方法充分测试后,植入对应的概念后才能获取。而思维完全解析后,被控制者的存在的效忠情绪,情比金坚。而且可以经得住,明显是背叛,甚至是恶意迫害,都不会改变。

文学

(例如:女子劈腿多方,多个优秀的男人人人爱的剧情,在二十一世纪是超现实网剧,而在这个时代,思维破译技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

四个小时后。

“哈欠”离鞘打了一个哈欠,回过神来发现,时间已经超过多个小时了,第二人格所在的思维容器已经运转三个小时了,消耗了大量的氧气和养料,该让自己休息好的主思维回归了。

在睡前,离鞘轻轻的给自己这一天得到的信息进行了总结:“无论世界变化,人类社会中总有噬人的领域,我无法彻底根除自己的懒惰,虚荣,傲慢等一系列缺点,因为这些缺点本身就是一些优点变质形成的。但是我要警惕缺点的造成的下限不轻易触及到这些领域。”

离鞘在睡前将这个信息通过第二人格思维容器的的人格位(这个人格位是卢安成熟分体的),回传到自我网络上。这条信息迅速在战后卢安思维群中传播。诱发了自我集群的的高度思考。

岳xB好紧 第二章

地点,神之王座!

此刻,是第二次进行未来日记生存游戏的参赛者汇集!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汇集,人数明显已经减少了一部分!

时空神高高的坐在王座之上,俯视着台下每一个站着的参赛者,眼神一一扫过去,在看向沧月这一边的时候,明显的有些略微的停顿!

回头,闭上双眼,然后再次睁开,那沉闷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至今为止,你们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但是进度还有些不够啊,现在死去的有…….3rd,5th,6th,12th!剩下的还有九个人,游戏差不多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了啊~~~”

5th,正是沧月操纵雨流美弥音在医院杀死的那个孩子,他的父母在御目方事件中死去,然后短暂的被医院照看,但是后来听说被天野礼亚临时决定将他收养,也就是在天野礼亚回来的第二天,但是那个时候,那孩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整件事情扑朔迷离,整个医院的人都死了,并且所有人的血液被吸的一干二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让警方对于查案一筹莫展!

沧月做事,又怎么会留下把柄呢?唯二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雨流美弥音,谨慎的将目光投向13th所在的位置!

“DEUS!”这时候,突然有个男子伸出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所谓的DEUS,也就是时空神对于自己的简称!

“我希望在这场游戏中申请一个特例!”

“恩??”众人将目光转向他所在的地方。

“什么特例?”时空神也颇为好奇的询问道。

“男子似乎笑了一下,随后放下手继续说道:“我希望将我的日记所有权交给其他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一阵沉默……

“嚯~~~”就连时空神对于男子的决定也感到颇为好奇和惊讶,不过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时空神似乎也对于这个男子的决定有一丝想要见证结局的意思,所以,他答应了!

居然还可以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话…..

“DEUS!”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被一道声音吸引了过去!

13th!沧月的第一次公开说话!在此之前,沧月的身份可是非常神秘的,没人知道他的身份,没人知道他的名字,性别,年龄,一切都是一个谜,但是这个人却是被众人所瞩目的存在,毕竟,他是在这场游戏中拿下了一血的人,在这以后,就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你有什么意见吗?13th”时空神似乎认为,沧月对于那个男子转让自己的未来日记有意见

沧月摇了摇头道:“别人的选择与我无关,逃避这场游戏,不过只是懦夫的行为罢了,不过……既然可以转让未来日记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将自己的未来日记转让给另外一个持有者呢?”

沧月想问的就是这个,如果这件事可以行得通,他就可以让雨流美弥音将逃亡日记交给自己!

“你的意思是……一个持有者,拥有两种未来日记吗?”

在另外一边的雨流美弥音听见沧月的话,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轻微的颤抖!

“不错!”沧月点头回答道。

岳xB好紧 第三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下了火车,又走了数十里,我终于回到了这条熟悉的小山路,已经是近半夜时分了。

听到叶老汉病重的噩耗,我心急如焚,几乎没有片刻的停留,便从省城赶回了乡里。

王家村虽然交通不是很便利,可却有着近千年的历史,直到现在,仍旧繁育着数百人。

可是,对于数百人的王家村来说,大部分人家都是王姓,而叶老汉是一个外来户,性格孤寡的他,和村里人并没有太多的交往。

而他,则是我的爷爷,从小将我拉扯大的爷爷。

我叫叶水生,名字的由来,只是因为,叶老汉在村头河畔捡到了我,因为他姓叶。

从记事开始,我就一直跟叶老汉生活在一起,而这个世界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虽然,我从不叫他爷爷。

我一直叫他叶老汉,因为他那些古怪的习惯,倔强的性格,暴戾的脾气。

小时候,他总会去找一些东西熬水让我泡澡,可是那气味,又腥又臭……

小时候,他总会让我跟他学习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那些连百度上都没人说见过的文字……

而且,若是有一点点不遵从他的意思,就会遭到一顿竹笋炒肉,竹枝打在屁股上,条条见血。

这种生活,对于我的童年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不过,似乎,除了这两件事情,其他,叶老汉还对我还算不错。

我一直在盼着,自己快快长大,快快离开这个恐怖的老汉。

幸好,等我过了十四岁生日,上初三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了那臭烘烘的药水,没有了那些古怪的文字,我和叶老汉的关系,也算是稍稍缓和了许多。

毕竟,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顾不得山路的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心中不禁暗自懊恼,这叶老汉,真是不让人省心,病了,也不知道去医院,非得在家窝着……

从小学到初中,我几乎每天都要在这山路上走上两趟,往回于家里与学校之间,虽然高中和大学寄宿了,我回来得少了,可是对于这条路,我并不陌生。

三月的湖南,冬雪已然消融,可是空气中仍旧充满着浓浓的寒意。

山道两边的樟树,已经露出了翠绿的新枝,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闪出清冷的光芒。

雨,越下越大了,我的浑身都已经被淋得透湿。

手中的电筒,闪烁几下,熄灭了,任凭我怎么敲打,都没有了反应。

亦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一股寒意,莫名其妙地从后背升起,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似乎,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黑夜中,风雨飘摇,树叶婆娑,我记得,这里离村里还有好几里地呢,根本,就没有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的声音呢?

我不由得苦笑一声,难道是自己紧张的,出现幻听了。

“你放心,只要你让我爽了,别说……”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轰的一个炸雷,直接淹没了男人的话语。

虽然不知道那女声是谁,但是我却已经听出来,那男声,是村长儿子王建德的声音。

这令人厌恶的声音,我绝对不会记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