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2021年1月28日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同房交换4p好爽
2021年1月29日

轮乱小说;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轮乱小说 第一章

由于琴城和叶音竹的崛起,整个龙崎努斯大陆的局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叶音竹的实力直逼法蓝几位塔主的同时,琴城的影响力和底蕴也是渐渐的不弱于法蓝了。

如今的龙崎努斯大陆,总体来说很是平静,各国都是在大力发展备战,积蓄力量准备着进攻深渊位面..

所以言空也就不急着去见叶音竹和自己的两个徒弟紫、叶泉了,他来到了极北荒原深处的冰森。随着冰森魔兽追随紫组成了其麾下最强大的紫晶军团,这里也是随之变得寂静了下来,只有那亘古不变的坚冰还牢牢的守护着它们的领地。

然而,就在这龙崎努斯大陆最寒冷,环境最恶劣的地方,冰森僻静的一角,一座淡蓝色由不知名岩石组成的泉眼静静的沉睡在那里,一圈圈柔和的生命气息就像大自然一般纯净的飘然四散..

“这就是神龙血脉力量凝聚而成的生命之泉吗?”低喃声中,言空的身影随着空间荡起波纹而出现,他看着那一汪升腾着浓郁的化不开般生命气息的泉水,目中闪烁着丝丝亮彩。

几乎在他出现的一瞬间,生命之泉旁静静站着仿佛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般的白袍人已是浑身一震,豁然抬头有些震撼惊讶般的看向了言空..

“你似乎很惊讶,怎么?是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我这样的强者?还是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儿啊?”淡笑说着的言空,意味深长的看着白袍人道。

很快平静下来的白袍人,看着言空略微沉默才开口道:“你是什么人?”

奇怪的是,看似中年男子模样的白袍人,发出的却是女子的清冷悦耳声音,而言空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呵呵,人?以你的实力和眼力,应该看得出我是神才对。我说得是吗?东龙最后的一条神龙,或者我可以直接称呼你母妖王吗?”

“你..”脸色一变的白袍人,目光瞬间变得有些冰冷凌厉了起来:“你是帮那个老家伙来杀我的吗?”

言空却是摇头一笑道:“你想多了,神龙王虽然和你有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可我和你却没什么过节,我又不欠他什么,凭什么帮他报仇?有什么理由为他出手呢?今日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生命之泉。”

嗡..一股无形的波动笼罩了这片空间,而后生命之泉便是微微一震的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巨大坑洞。

看着在自己的世界领域下浑身微微颤栗般,转眼化作了一个黑色长发披肩的冰冷绝美女子,言空微笑道:“甚至,我可以助你尽快恢复神级的实力,让神龙王也难以再看透你的底细。”

“为什么要帮我?”绝美女子冰冷的目光出现了一些波动,而后才忍不住问道。

“怎么说你也算是神龙,而我对于神龙还挺有好感的。杀了你,你的血脉力量可就太浪费了,我想也很难有其他生灵能够完美的继承你的神龙血脉。达到神级,你的神龙血脉估计会更加强大特殊吧?”淡笑说着的言空,顿了下才接着道:“而且,你还掌握着死灵的力量。生死融为一体,若是你能感悟轮回的奥妙,或许将来的成就将更加的不可限量。”

闻言美眸一闪的绝妙女子不禁道:“轮回?这么说,你是看中了我的潜力,想要我成为你的追随者吗?”

“不错!我的世界,需要有人执掌轮回。而无尽的轮回,才能培养出强大而潜力无限的灵魂,造就出更多的强者来,”言空目光灼灼的看着绝美女子道:“怎么样?你是选择臣服,还是让我吞噬了你的灵魂,像你当初占据这条神龙的躯体一样占据这具神龙的躯壳呢?”

轮乱小说 第二章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修真无岁月,十年光阴转瞬即逝。

青云山依旧青翠挺拔,青云门依旧是神州三大门派之一,依旧是正道魁首,只有那些曾经亲身经历过十年前那场青云之难的人,才知道,这里已经是物是人非。

十年前,青云门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因为万剑一的事,对掌门道玄真人怀恨在心,勾结魔道四宗,借大竹峰弟子张小凡修炼天音寺镇派神功《大梵

文学

般若》一事,倒反青云门,利用七尾蜈蚣,毒伤道玄,若非大竹峰弟子方应看突然爆发,剑荡群魔,扭转局势,恐怕青云门就算不会毁宗灭派,传承断绝,也必然元气大伤。

而事实上,青云门也却是损失不小,毕竟当时魔道四宗宗主联袂而至,又有苍松道人为内应,方应看虽然异军突起,但是毕竟人单势孤,若非先有隐居在青云门通天峰祖师堂的万剑一出手,后有道玄真人不顾伤势,强行催动诛仙古剑,引动青云门护山大阵诛仙剑阵,青云门的损失只会更大。

这十年来,方应看在头三年中,仗剑而行,单人独剑,趁着魔道四宗在青云门铩羽而归的当口,衔尾追杀,硬是以一人之力,将魔道四宗杀得狼狈不堪,即便是四宗宗主也无法将其灭杀,不但挽回了苍松道人弃道入魔的恶劣影响,也以这种雷霆手段震慑住了那些因为青云门实力受损,蠢蠢欲动的大小门派。

后七年里,方应看回返青云门大竹峰,一直在大竹峰后山黑竹林中闭关,虽然无论青云门内还是青云门外,都在流传着这位比当年万剑一更狠更绝,杀性更重的煞星,身受重创,道行尽废的传言,尤以魔道四宗传得更为猛烈,据这些魔道弟子说,方应看是被魔道四宗的宗主打成重伤,不得不逃回青云门。

但是这些愈演愈烈的传言,无论是方应看,还是青云门都没有出面解释。

真正见识过方应看出手的人,是不相信这些已经传的有些离谱的传言的,但是他们也不会替方应看辩解,毕竟,这毫无意义,这种传言其实有大半原因,是因为他风头太盛,其他门派心中不服,又不敢明面对抗,才传播这种谣言,想要让方应看心态失衡,做出错误应对。只是,他们根本不了解方应看,对于他而言,这种谣言连一毛钱都不值,根本就是被他当空气,如果他的心里真的不舒服,他只会拿起剑将对方杀一个血流漂杵。

而且,对方应看来说,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这七年间,他借着青云门之难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施展或软或硬的手段,终于收集齐了五卷《天书》,以此作为参考,自身功法与日俱增!

他之所以在大竹峰后山黑竹林中闭关,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这方世界对他的排斥感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再像之前那样肆意出手,因为他现在可以预感到,如果自己继续肆无顾忌的出手,恐怕天劫马上就会到来。而他自己显然还没有做好渡天劫的准备。

十年过去了。

方应看整整准备了七年时间,这一日,他终于准备妥当,自身真元法力也已经达到水满则溢的程度,就算他不出手,天劫也将来临。

看了看天边渐渐汇聚的黑色云团,方应看知道时间不多了,他一个闪身,便出现在大竹峰正堂,看着眼前这依旧矮矮胖胖,如同一个地主员外的田不易,不禁笑了笑,他知道虽然田不易看起来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事实上这才是最大的变化,,在他如今即将渡劫的真人眼中,田不易身上已经没有了十年前那种躁动的火气,显然,这十年中,田不易也没有浪费,虽然依旧没有成就先天道体,但是已经做到了收敛火气,彻底掌控住了赤焰神剑,功行大进。看到闭关七年的方应看突然出现,田不易不禁一愣,不过他现在也已经步入太清境,道行深厚,方应看又没有掩饰,因此,他一眼就看出方应看的异样,在感觉外界那不寻常的气息,田不易的神情不禁大变,胖胖的圆脸,浮现出震惊、兴奋还有焦急和担心的神情,显然他已经明白,方应看这是要渡劫了!

作为仙道门派,渡劫飞升是所有人的梦想,但是这一方世界,天道法则残缺不全,从古至今,从未有人渡劫飞升,即便青云门创派之祖青云子和惊才绝艳的中兴之主青叶道人,都没能渡劫飞升,如今自己这弟子却可以渡劫飞升,田不易心里的震惊和兴奋,那是肯定的,但是作为师父,田不易也深深地为自己这个青出于蓝的徒弟焦急担忧,因为,渡劫不成,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田不易的心情,方应看明白,知道田不易虽然不善言辞,脾气也不好,但是对徒弟的感情却是极深的,虽然在无限世界轮回,让方应看的心冷硬无比,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不通人情世故,他也确实感激田不易,他进入这方世界的时候,是一个孱弱孩童,若非有田不易夫妇以及大竹峰众位师兄的爱护,他也不可能顺利地修炼。

方应看将自己头几年横扫天下的时候,得到的五卷《天书》,以及其他一些法宝和九天神兵都给了田不易,师徒两人都不善言辞,在这最后分别时刻,本来应该是千言万语,但是这两个却是谁也不说话,就在方应看将所有东西都留给了田不易,自身只留一把剑,转身走出大堂,就在他迈出步跨出大门之后,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回身,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再次给田不易叩了九个头

文学

,每一下都是天地震荡,那声音传遍整个青云七脉,而此时,田不易也是眼眶中含着泪水,端端正正地坐在大堂正中的椅子上,受了方应看这一拜!

田不易知道,这一拜之后,无论渡劫与否,师徒两人必是天人永隔!

“师父!”

“徒弟要先行一步了!”

就在方应看叩完头起身,再次转身而去的同时,一道声音,同样在青云门的上空回荡!

而此时,宋大仁等大竹峰师兄弟,以及青云门其他几脉弟子也都发现异常,纷纷赶来,当他们赶到大竹峰时,正好看到,方应看一身白衣,手执长剑,一步步踏空而起,向着九天之上走去,仿佛他的脚下有着一个个台阶一样,与此同时,就在他的头顶正上方,漆黑如墨的乌云已然膨胀如穹顶,将方应看笼罩其中!

轮乱小说 第三章

这种锥心的疼痛对于经历过第二次的顾颜青来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也许是因为砍掉她尾巴的那个人让她心疼。

半仙之身所化的神尾虽然效果差点,但是对于下时空的地球也算相当不错了吧!

当顾颜青砍掉最后一条尾巴,九尾环绕在顾颜青面前,此刻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能量迅速降低,红色的瞳孔瞬间暗淡了大半。

顾颜青用最后一丝力气,按照传承之法,想要把九尾化成最后时空支柱拖向天空,可是她眼皮深沉,精神空荡,竟然昏死了过去,眉头光芒闪烁,她的身躯之下是一个五角大阵,这是生死契。

夜幽冥的身躯显现了出来,他随手一挥困着顾颜青的笼子就变成飞灰。

“殿,殿下···。”旁边的红莲不敢相信的看着夜幽冥,可是夜幽冥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从他出现这一刻开始,他的目光就停留在顾颜青的身上。

红莲紧紧咬着嘴唇,不知在想什么。

围绕在顾颜青的九条尾巴,散发着白色光晕,夜幽冥单手抱起虚弱的顾颜青,冰蓝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心疼,红莲清楚的看到,只不过这次她的脸没有在那么扭曲。

“我能,救她,这次是我心甘情愿的。”红莲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知道自己欠白芷太多了,只是她现在会不会醒悟的太晚。

夜幽冥眉头轻皱撇了她一眼,红莲直接昏死了过去。

周围安静了,夜幽冥才轻轻的抚摸了顾颜青身上的绒毛。

夜幽冥取出一个小盒,打开盒子,里面的白色光晕带着神圣的光芒,甚至多看几眼都可能产生眩晕的感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