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2021年1月28日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2021年1月28日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公车系到3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一章

此刻看来,原本空无一物的海面上,竟从中心处向外生长出一块块厚重的陆地。

看到这副情形,孔元惊呆了,心中不停忖道:“没想到黑域消亡后,竟会生成一片片陆地。这太让我惊讶了。”

想到这里,孔元如释重负,露出一脸笑容。

于是,孔元为了防止出现其它异变,便静静的悬停于半空中,释放出神识,警惕着意外事物。

那块由小点扩大而成的土地,逐渐演化出山川、河流、湖泊、飞禽、走兽,直到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北狘海域,成为一块全新大陆。

看着那块新出现的大陆,孔元心中感慨万千,说道:“这块新生大陆,将给人族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与振兴!”

想到这里,孔元鼓足气力,大声喊道:“北狘海域自此变为北狘大陆,当由我人族修士入主,在此繁衍生息,世世代代,薪尽火传!”

他这声呐喊,传遍了整个幽海神洲界,不管是神洲海域还是神洲大陆,每一个人族修士,都听到他这声呐喊!

这会儿,孔元以神识扫描神洲海域与神洲大陆,看到许多人族修士听到这个消息后,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

众多人族修士听到消息后深信不疑,立即带着弟子们向此处赶来。

看着脑海中浮现的一幅幅画面,孔元甚感欣慰,暗忖道:“既然如此,我便在此等候他们,再主持一番地域划分,免得他们为争地盘而大打出手。”

念及至此,孔元静静悬停于半空之中,等待着人族修士的到来。

数日后,第一批人族修士来到了北狘大陆,他们看到这座前所未见的大陆时,都感到震惊不已。

他们之中修为最高者,乃是一名元婴境修士。

那名元婴境修士看到孔元后,立即让其他修士向孔元跪拜。

见此情形,孔元笑了笑,一挥袖阻止他们跪拜,朗声说道:“尔等不必如此。你等既然先来,便可先选一处地域,不过不可超过千里范围。”

众修士听到孔元所说话语后,顿时感激涕零。

那名元婴境修士率众向孔元作了一揖,说道:“多谢前辈照拂。我等必不忘此大恩!”

看到他们向自己行礼,孔元也未阻止,而是点头笑了笑。

如此这般,那位元婴境修士跟孔元打过招呼后,便带领一众修士飞到北狘大陆上,开始挑选自己想要的领土。

随后,从神洲海域与神洲大陆赶来的修士们,纷纷来到北狘大陆,向孔元行礼后,便各自选取

文学

想要的领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三个月之久,北狘大陆的领土才初步划分完毕。

这一刻,孔元悬停于北狘大陆上空,看着人族修士们不断建设着这块大陆,心中欣慰无比。

他看了看北狘大陆中间那块方圆一千万里的山川与平原,那是修士们主动为他留下的最好领土。

此时,孔元思索道:“既然幽海神洲界已经不需要我插手了。那我是时候回到地球,帮华夏点一点科技树吧。”

想好自己该怎么做以后,孔元正准备打开紫红漩涡,却看到天空上降下一大片金光,融入自己体内。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第三章

<!–go–>从苏观海府邸出来,赵乾心情大好。

心经纸和凝神墨这种宝物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特别是凝神墨,那可是当年古天庭时,天帝用来拟旨的宝贝。

这些不识货的家伙用来画符咒?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走了几步,他抬头看见一处鲜花环绕的府邸,忽然心头一动。

还有笔债没讨呢。

这段时间太忙,倒是把那家伙给忘了…

发了条仙讯出去,不一会,对面就回了讯息。

他也没多管,带着丫丫就回到了她的府邸之中。

不一会,罗志便匆匆赶来。

一进门,就哭丧着脸道:“乾少,上次的交易不是完成了嘛?”

赵乾坐在客厅的软塌上,笑眯眯的挥了挥手:“罗师兄,坐下说,都是自己人,茶在那,自己斟,别客气!”

又被这家伙缠上了,罗志哪有喝茶的心情,找个把木椅稍稍沾了下屁股,委屈道:

“乾少,上次你要我取的东西,隔天我便送来这了,我师尊发现了之后大发雷霆,我们一帮师兄弟都遭了殃,这些日子都不好过呢…”

赵乾讶道:“送来了啊,我还真不知道,丫丫,在你这吗?”

“在呢!”丫丫瘪了瘪嘴,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个布袋,嘟哝道:“上官执事都那么大年纪了…”

赵乾就当没听见,接过之后打开一条缝看了看,忽然正色道:“怎么是黑色的?我记得你师尊喜欢大红吧?”

“卧槽,你连这都知道?你不会偷窥过我师尊那啥吧?”

罗志有些傻眼,赶紧解释道:“我师尊喜好红色不假,可女人嘛,爱好繁杂,总也有例外,这件亵衣真是我从师尊闺房之中取出来的啊…”

上官虹的闺房,除了几位女弟子之外,他们这些男弟子哪里敢进?

这件亵衣自然不是原版,乃是罗志从一位相好的女弟子那拿来的。

反正上面也没写着名字,赵乾还能拿着它去找自己师尊分辨真伪不成?

赵乾微笑道:“你对你师尊的喜好倒是了解的很,连亵衣喜欢穿什么颜色都清清楚楚,看来平日里没少关注吧?”

这话罗志哪里敢应,刚想否认,赵乾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又道:

“既然如此,这衣服我就收下了,多谢罗师兄了!”

罗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尴笑道:“乾少,不客气不客气,都是自己人…”

“说得好!”赵乾一拍巴掌,把罗志吓了一跳:“既然是自己人,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有件事,需要罗师兄帮个小忙…”

“又来?”罗志都快被他整疯了。

可自己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再加上这家伙也好忽悠,前两次其实最后根本没冒啥风险,还是点了点头:

“乾少请说,不过我毕竟能力有限,也不知道能帮得上不。”

赵乾笑盈盈的说道:“当然帮得上,否则我也不会向你开这个口。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唔,听说上官执事那有块灵月玉璧,我想借来观赏几天。”

“什么?”罗志差点没跳起来,摇头不迭:“乾少你这是开玩笑呢吧?灵月玉璧这样的宝物,我师尊怎

文学

么可能外借?”

那玩意是他师尊这一脉的传承宝物,就连他这样的亲传弟子,也极少能见到,赵乾竟然打起了它的主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