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健身房被3p了|寡妇情缘
2021年1月28日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2021年1月28日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是谁付了钱?”

电话里姜导声音洪亮:“就是您。”

苏长青笑了起来:“别逗,怎么可能是我。”

“差不多这意思吧,有人留了话,在我这,您过来吧。”

有人留了言,这个账是为他结的?

苏长青突然意识到真有这个可能,记得祥云基金筹款的时候,西门樱和丁嘉洛跑巴黎之外还去了伦敦,说明那也有她们的人。

如果这人与与基金有关系,自然也就与苏长青有关系。

总台

文学

小姐说是英国伦敦腔的亚洲人时,苏长青一度怀疑过基金内的人出于感激偷偷帮他结了帐,可能搞不清状况就把两个剧组的账都结了。

可做这种事总得先打招呼吧?

另外西门樱和丁嘉洛接触的人出身都不一般,似乎不是那种容易心怀感恩的,真的会干这种事?

但也难说,基金成立以及横扫泰国、菲律宾后,一直有人建议聚一次,想见见苏长青,但他都没同意。

甚至对丁嘉洛说:“让你那些朋友安安静静赚钱吧,别总想着聚一聚,咱们是搞基金不是搞社交。”

整个八月祥云基金都在印尼,与世界游资一起所向披靡,两个月下来东南亚已经哀鸿遍野,二战后几十年积累的外汇所剩无几。

虽然世界舆论一片哗然,但也只是装好人瞎嚷嚷,这事体现的正是资本主义精神内核,谁有罪资本也是无罪的,甚至无关乎道德,反正抢的又不是他们。

于是这场金融战争越来越血腥,祥云基金顺风顺水,悄无声息地跟着获得了巨额利润。

这种钱赚到足够多时,是令人敬畏的。

基金无往不利再加上苏长青高高在上的姿态,显然镇住了这些人,连马屁都不知道怎么拍了。

苏长青能理解这些人的动机,不仅仅是感谢那么简单,金融风暴是短暂的,但人的欲望是永恒的,无非是期望接下去跟着继续赚钱。

然而苏长青很谨慎地与这些人保持距离,并不是什么风头都好出。

他立刻去了姜导房间。

没想到人还真齐全,张导等全部人都在,包括巩琍。

她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但基

文学

本都呆在这,毕竟人多不寂寞。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地看着苏长青,都是好演员,一个个表现力很足,仿佛在说:“厉害啊苏导,有人把马屁都拍到威尼斯来了。”

姜导把总台的条子递给苏长青:“我可不是故意拿你的留言,我们的人又去总台了解情况,他们就给了。”

这是个电话留言,苏长青先看了留言人,蜜司丁。

是丁嘉洛留的,买单的多半是祥云基金的人了。

看来就在苏长青出去吃饭的功夫,丁嘉洛打电话过来,找不到人就给总台留了言。

九七年国际电话不好打,手机还没有国际漫游业务,出了国就是块砖。

苏长青有点恼火,打不通可以再打,留个屁言,如果文字涉及到基金,回头非收拾她不可。

然而并没有,丁嘉洛不可能在留言中提及基金,这点精明劲还是有的。

条子是英文写的,大致意思是:我的一英国朋友到意大利出差,报纸上看到您到了威尼斯,出于感激和敬仰,又不敢打扰,于是就悄然买了单。

苏长青更恼火了,这家伙瞎结账,搞得他现在不好解释。

后来他打电话问丁嘉洛怎么不早点打招呼,弄得大家疑神疑鬼挺尴尬,她也很委屈:“那两天我们刚结束了印尼,按您说的到韩国等着,当时沟通不顺畅,我看到那家伙的电子邮件马上就给您打电话了,因为时差等原因就迟了点。”

印尼结束后就是香港,苏长青不准参与,于是资金转往韩国等候。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完本了,就此完本了!

新书《花都透视仙医》,写的就是好,爱看不看都得看,本文全本免费,算是给大家的福利,王灿的故事会在新书里延续。@@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