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跟岳弄进去
2021年1月28日
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2021年1月28日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一章

“郎华!”“小华!”“首领!”

眼见郎华被打落墙头,众人不禁发出惊呼,而杨晓晓也久违地抬起眼睛望了过来。

“是巨力!”

郎华暗道晦气,一月来他的进化技能、攻击手段不断增加,不过始终在力量上增幅不大、存在短板。“巨力”虽然是个烂大街的进化能力,但在末世前期,这种简单粗暴的攻击方式却也是最有效的。

那黑衣人迎风站在墙头,郎华见有破绽,飞在半空中便掏出手枪连射,转眼间便打空一梭子子弹。紧接着郎华才落在地上,“蹬蹬蹬”连退三步卸力。

黑衣人这一拳的力量少说也有1000公斤,是普通人的8~10倍。郎华按揉着胀痛的胳膊,断定黑衣人的进化等级至少也是二阶巅峰。

郎华前脚落地,黑衣人便后脚赶来。此前他腰间挎了一柄欧式长剑,现在正要对郎华当头劈下!

自己力量不强,对方又是居高临下、占据优势,于是郎华毫不迟疑地向身侧躲开。长剑闪过一道银光,擦着郎华的衣角劈在地面上。一时间土屑纷飞,被震碎的枯枝碎叶,同时阻隔了两个人的视线。

“受死!”“火龙冲击!”“风刃!”……

众人的围攻紧随其后,郎华急忙闪开,黑衣人却仿佛慢了半拍,就要被无数技能瞬间包裹!白炽的烈火、锋利的钨钢刀片、快如闪电的风刃风钻,刹那间尽数向他倾泻而来。

林文金的“星火”首当其中,在接近黑衣人的瞬间引发了剧烈的爆炸。爆炸中心火光四射,片刻后烟雾散去,黑衣人竟然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林文金感到难以置信,下一刻他才发现,对方体外竟有一圈透明的球型壁障。正是这层壁障隔绝了火焰攻击,同时将所有的风刃、风钻、刀片尽数隔绝在外。

下一刻仿佛出现了一只无形大手,风刃风钻被全部碾碎,就连坚不可摧的钨钢刀片都被“咔吧”一声折断,变作更小的碎片原路飞回来!

陈心妍眉毛一跳,没有闪避。“咔嚓”一声,刀片碎片被李丽萍的“冰清莲”召唤冰盾挡了下来。

“重力场域!”

郎华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能力。没办法,这是前世他在末世前期觉醒的三项能力之一,恐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比他对“重力场域”更加熟悉。

“重力场域”通过改变一定范围内的引力约束形成屏障,曾是他前世最主要的防御手段。这人能轻描淡写地接下多个能力者的攻击,恐怕“重力场域”第一阶段的“引力屏障”已经臻至化境。

末世爆发不过月余,到底是什么势力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强者?郎华心中一沉、暗自想到。

相比其他能力者,刀剑双侍的速度要慢上一拍。此时他们手持横刀长剑,即将与黑衣人短兵相接,却被郎华抬手阻止。

“退下!”郎华斥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按照末世中的生存法则,进化能力向来是贵精不贵多。巨力、重力场域,虽然黑衣人的能力并不难缠,但造诣之深已经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在秦家四人观望的情况下,或许只有郎华和杨本生才够资格与之交手。

“锵。”

郎华抽出一把苗刀,将另一把扔在一旁。对付强大的对手时,相比花样和技巧,他更需要集中全部的精力作战。在真正的战斗中,往往瞬间便能决定成败。

“锋刃、巨力!”

率先出手的是黑衣人,郎华听到对方报出能力组合,难免心中一跳。力量搭配刃器,这人和他前世的发展路线倒是像的很啊。

虽然郎华自诩是当今世界上最了解进化能力的人,但战斗中的他也不敢丝毫大意。谁能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什么底牌呢?

劲风扑面,黑衣人的进攻显得迅猛无比。

“突进。”郎华话音未落,整个人便瞬时加速,下一刻就来到黑衣人后背。与此同时,双手紧握苗刀就要劈砍下来。

力量型能力者往往速度一般,郎华才不会傻到和他们硬碰硬。

“空刃斩!”

这是锋刃能力的第二阶段,在增加锋利度的同时附带贯穿效果,变向增加了杀伤力。

刀光几乎快成一道残影,但下一刻苗刀却仿佛斩在一道无形墙壁上不得寸进,看来又是这人的“重力场域”在发挥作用。

“速度倍增,有点意思。”

黑衣人浅笑一声,随即一个旋身,长剑荡开苗刀,径直刺向郎华的心窝位置。

“复刻-冰盾术!”

情势所逼,郎华不得收力后撤,同时一面冰盾出现在原地,代替他承受了这一剑。

“居然是三阶高手,确实不错。”黑衣男子旁若无人地拍手赞道,像是丝毫不怕会被郎华钻空子偷袭。

“废话少说,看刀!”

被人一眼看穿虚实,郎华的脸色便阴沉地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确实已经晋级三阶,这是发生在他昏迷中的事,醒来后也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进化等级到达三阶后,不仅郎华的身体素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原有的进化能力更是随之晋阶,来到了第二阶段。

能力“突进”如今能让郎华在短时间内速度加倍,不过数小时才能使用一次。新阶段的“锋刃”名为“空刃斩”,则是前世他在215团内担任前锋、驰骋战场的标配。

末世中的进化等阶每三阶分为一个大阶段,不过学术界通常认为——灾变爆发前的人类已经被动接受孢子黑雾改造,此时的“零阶”应算作真正的“一阶”。因而处于0~2阶的进化者被划分为低阶进化者,3~5阶为中阶进化者,6阶及以上则为高阶进化者。

由低阶晋升中阶,或由中阶晋升高阶,并不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单单靠服用药剂、堆叠晶核能量,并不足以使人类进化者发生质变,触及更高的能量量级水平。在这方面,尸变体和变异兽则少有桎梏,拥有天然的优势。而在人类中,像郎华这样稀里糊涂晋阶的终归还是少数。

晋升三阶,意味着郎华提前跨入了中阶进化者的门槛。在从二阶巅峰晋级三阶初期的时候,进化者体内往往会出现神奇的能量潮汐,有几率使非能力者觉醒能力,或使得能力者的某些能力随之晋升。

“锵锵锵——”

苗刀和长剑不断相撞,在有限的空间内不断爆出闪亮的火花。郎华全力以赴,终于不负众望,“刺啦”一声划开黑衣人的斗笠。面巾被分割为两半后,露出一张郎华从未见过的脸。

与此同时,长剑也和苗刀悍然相撞,后者制造粗劣,顿时被削断一截。断刀擦着郎华的脸颊射向城墙,细长刀尖入木三寸有余,尾部轻颤不休。

眼见郎华受挫,早就等待时机的杨本生便凛然出手。

“念动-禁锢!”

无形的精神能量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向黑衣人的方向逐渐包围挤压。这片区域内的空间能量都仿佛受其影响,逐渐有定型凝固的趋势。

但在其他人看去,黑衣人所在处竟原地生风,吹动对方衣袍猎猎。一股同样的无形的引力场与杨本生分庭抗礼,短时间内竟未落败分毫。

郎华借此机会后退一段安全距离,那黑衣人也挣脱束缚,将斗篷一转遮住面部,身体越过腾空而起,落回城墙之上。

“重力场域”长于操控引力,自然也能让自己变得轻若鸿毛,变相增加腾空能力。而能连续对抗郎华、杨本生两人不落下风,此人必定也是三阶初期!

郎华不禁腹诽:什么时候中阶能力者也变得随处可见了?

城墙之下,郎华手下的进化者已经将那些栽下来的人尽数抓捕,五花大绑起来。空出手来的能力者们,对着城墙上的那个黑色身影遥遥相望,眼神中有愤怒更有警惕。

凝重的氛围中,最先打破沉默的竟是王德。

他趴在墙头,捂住阵痛的胸口,一边倒吸冷气一边对郎华破口大骂:“该死的小野种!我要抓住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或许是身体上的疼痛加重他的愤怒,于是下一刻王德便扭过头来,对着黑衣人大声呵斥:“你怎么不打了?你不是很厉害吗?抓住他,杀了他,我要他死啊!”

黑衣人转过头来望着他,隔着黑布斗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就是这样的沉默的视线,慢慢却让王德感到被当头浇了一分冷水,一下子回过神来。

“先……先生……我我……知错了。”后知后觉的王德冷汗直冒,舌头打结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好啊”,黑衣人答好,王德刚松一口气,却有一道罡风袭来,打在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抽下城墙。阳光下晶莹的口水纷飞,夹杂着不少的牙齿和血迹。

而王德落地时,脖子已经转了180度的大弯,脸朝背后、颊骨塌陷,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时黑衣人才说出后半句话:“好啊,我原谅你了。”

王德就落在郎华脚下,后者毫不躲避,却因为黑衣人的动作心头一跳。对方这一巴掌,除了“巨力”带来的力量增幅,恐怕还有一种速度型能力在起效。

好一个立威,好一个杀鸡儆猴。

郎华眯起眼睛,全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但城墙的黑衣人却撤去能力场,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现在安静了。我们能否坐下来喝一杯,谈些事情?”

突兀的邀请,尤其是在此之前他们还是生死搏杀的敌人。不过眼下的情况,两方确实是陷入僵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郎华并不回应邀请,反而眯起眼睛问道:“你是谁?”

“进来吧,年轻人。”对方背起双手,沙哑的嗓音中平静又饱含沧桑,“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吱扭”一声响,基地大门被林文金等人里应外合打开。黑衣人此时正落下城墙,背朝众人向城内走去,似是毫不在意将后背暴露给身后的敌人。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二章

@@

好吧,我自己也知道,最近非常的懈怠了,就仿佛懒一下就懒成习惯了一样。

那么,现在我在这里做一个承诺:下个月,也就是2015的1月,每天3更保底,将前面欠的章节全部补上。

简单的承诺没有约束力,所以补充一句:做不到妖精就切JJ!!

各位书友可以直接监督!@@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第三章

我们一直在努力服务书友,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

①,②群已满,请大家加③群

(各位读者抱歉。因为工作原因,明后两天需要停更。最近工作忙,实在没什么时间,请各位多多谅解。)

“嗯,那你慢慢说吧。我听着呢,别急。”程子介看到他正在努力恢复平静,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尽量用和缓轻柔的语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伤者苍白的脸色多少松弛了一些,勉强微笑道:“啊,都忘了告诉领导了。我叫田新建。红宁人。今年三十二。”

程子介慢慢点头:“田先生你好。我姓程。海源人,现在在双河带着千多个兄弟姐妹一起生活。”

“是,程领导。你挺不容易的。”田新建羡慕而尊敬地看着程子介,身体的姿势也从紧张放松了下来。

“大家都不容易。”程子介见他情绪平稳,和缓地问道:“你刚才说的,你家人看起来和丧尸一样,但不是丧尸,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们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丧尸?是不是它们不攻击人?”

“他们当然不咬人啊……”田新建一霎那间脸上又泛起一丝潮红,掠过一丝激动的神色,但强自忍住,努力保持着平静地回答着:“他们虽然不会说话了,但是能听懂我们说话……”

还在一边吃饭的钟美馨和两位护士都显得非常惊讶,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程子介却从张耀煌把他救回来开始,就联想到了海源大学的那些群星之王的仆从。所以倒没有算特别惊讶,而是微笑道:“嗯,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语气,对吧。”

田新建深深地吸了口气:“真是人不可貌相,领导虽然年轻,却真的相信我说的……谢谢领导。但是,他们可不只是听的懂简单的话啊……他们就像是正常人一样,我们和他们说的,他们都能听明白。而且,他们虽然不会说话,却能用点头摇头这些动作回答我们。要不是他们的外表,和哑巴其实没什么区别。”

“什么?回答你们?”这下连程子介也忍不住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海源大学的那些丧尸,不但只会对一些祈祷词做出反应,同时也不会对人类做出任何表示。那么,照田新建所说的,这两处的丧尸并不是同一类型?

“是啊。我们可以交流……最多就像是和哑巴一样……”见程子介愿意听取并相信自己的讲述,田新建虽然身体虚弱,但仍然兴奋地继续讲了下去:

“比如说,……嗯,领导你知道的,丧尸非得吃新鲜肉……他们也变成那样了以后,就不能吃别的东西了……我们还是会找东西给他们吃……有时候我问他们,今天吃鸡好不好,他们会摇头。然后我问他们,是不是想吃别的,他们也摇头。我就问他们是不是担心吃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没得吃,他们才点头。然后我就很为难,跟他们说,你们不吃东西就得去睡觉才行。他们还是点着头,然后就自己去找地方睡了。”

田新建描叙的情况实在是出乎想象。程子介虽然为了安抚田新建,神情还在勉强保持着平静,但心中的惊讶却难以描述。如果田新建说的是真的,那表示红宁存在着一种和海源大学的群星之王仆从不一样的丧尸。

田新建见到程子介面带淡淡的微笑,神情波澜不惊,倒有些着急起来。继续道:“领导,我说的是真的。我们也知道普通丧尸的。可是,我们分得出来他们的不同……我也不是因为他们是我们家人,胡思乱想,自己骗自己什么的……我爸和我姐,还有其他的一些亲人也变了丧尸!可是他们变的是真丧尸……这些我们明白!所以我们也把他们……哎。”

田新建这么一说,程子介更是不由得不信了。这人神智非常清醒,绝不是在胡言乱语。但是他说的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和海源军部的失败实验结果正好相反,红宁出现了丧尸外表的人类?真的有人遭到了病毒侵袭后,身体变成了丧尸,却还能保持着人类的意识甚至记忆?

人类。丧尸。人类外表的丧尸。丧尸外表的人类……

程子介的思维有些混乱起来。沉思片刻,才再次问道:“它们为什么会都呆在水电站?”

田新建悲伤地叹息一声:“我们那除了我自己的家人,还有好些人也有家人是那样……还有些人,家人都死了,自己变成那样……一时也没地方可去。县城危险,就我们住水电站边上算是安全的,我们就在水电站边上一起住下来了。他们也跟着我们一起,到了水电站那儿。他们也不愿意吃我们辛苦得来,越来越少的新鲜肉,整天就只是睡觉。我们就给他们说,与其这样,不如让他们集中在水电站里面睡,那儿地方大。说不定以后政府会找到办法治他们的病……他们就同意了,自己进了水电站睡觉,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都没出来过。但没想到,部队的人真的来了的时候,却把他们全部堵在水电站里面打死了……”说到这儿,田新建再次忍不住滚出了眼泪。

一边的钟美馨已经草草吃完了饭,知道田新建虽然在竭力维持平静,但心中的情绪却是激动得很。于是走过来道:“够了,你身体情况不好,今天绝对不能再多讲了。小杰,你先回去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