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少妇白洁小说
2021年1月28日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肉辣文林宛宛
2021年1月28日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一章

确定了文书上的官印,城门官立刻下令,打开城门,任由所有人自由出入。

城门被缓缓打开,涉谷学了一声狼嚎后,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玉鼎山即将大乱的时候,北安与真腊国境线上,也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这一带棕榈树长得真好,这么个好地方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津美见此处长势甚旺且茂密的棕榈树丛后大喜,像是发现一件被人埋没许久的宝贝一样,好久都没有见过如此茂盛的棕榈树了,津美刚刚将随身携带的弯月形镰刀掏出来剥了一层树皮后便听到身后有人制止。

“你是谁?谁允许你在这里剥树皮的?”津美看见一个真腊装扮的采摘女站在她的身后,手里同样也握有镰刀,不用猜肯定也是来这里剥树皮的。

知道目的之后津美心中便有了底,只见她底气十足的站起身,“你不过是个采摘女,凭什么质问我?”

“不长眼的东西,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里可是我们真腊境内,怎么,你们北安没有棕榈树还得来我们这里当小偷吗?真是可笑,不知廉耻的北安人。”

面对英梨子不留情面的言语攻击,津美自然是不肯妥协的,“谁告诉你这里是真腊的,真是好笑,你说是就是吗?你看清楚了,这里是北安的境内,我们从来都不欢迎你们真腊人,识趣的话我劝你赶紧滚。”

说着,英梨子气愤的将镰刀摔在地上,上来用力推搡了一把津美,阴阳怪气道:“该滚的人是你才对吧?怎么,难不成北安的人都像你一样厚颜无耻吗?今日真的是长见识了。”

“哎哟,怪不得说你们真腊人都是下巴佬呢,随便说几句都是长见识,这里早就属于我们北安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你们国主,一个巴掌大点的地方怎么也敢和我们北安抗衡?真的是没见过世面诶。”

气急败坏的英梨子发现自己论吵架根本吵不过津美,不过好在她力气粗蛮,刚才推了她一把险些将她推至树下,看样子她除了嘴巴凌厉一些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自古女子打架向来都是撕拉挠拽之类,英梨子不同,既然吵不过索性就动手,她愤愤然冲上去响亮甩了津美一巴掌,原本尖酸凌厉的津美顿时慌了,“你疯了,你居然敢打我?”

“这里又没有别人,我怎么就不敢打你?”英梨子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只见那津美的右侧脸颊很快红肿起来,果然力气大的威力也大。

“你!我和你拼了!”说完,津美发了疯似的冲向她,因为身材娇小又没有啥力气,根本就不是英梨子的对手。

见那英梨子漫不经心一手抓着她的肩膀,任凭津美怎么扑腾就是挣脱不掉,另外一只手火速闪过,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津美捂着左侧脸颊失声痛哭起来。

“这下好了,两边都对称了,很符合你的气质。”英梨子扬起手得意洋洋的拍了拍手,像是完成了一件令自己极为满意的作品,津美双目噙满泪花瞪着她,明知道不是她的对手,再反抗下去还是被打,于是便丢下采剥工具落荒而逃。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二章

文渊阁,内阁辅臣齐聚。

因为解缙被贬交趾,而曾经投降朱棣最快也是没有节操的胡广,因为之前说错了话而得罪朱棣被贬,如今内阁辅臣只有八人。

黄淮、胡俨、杨荣、金幼孜、杨士奇、杨溥、吴溥。

还有一个黄昏。

内阁首辅黄淮,因为之前去顺天城那边担任营建皇宫的官吏,在他回到应天后,陛下也没有改变内阁的人事状况,是以如今的内阁辅臣依然是胡俨。

但黄淮在内阁的地位依然最高。

在陛下朱棣的眼中,黄淮也依然是内阁的代言人,只不过在职权上低于胡俨,但黄淮的重用是迟早的事情。

此刻黄淮、胡俨、杨荣、金幼孜、杨士奇、杨浦、吴浦七人坐在各自的公事桌前,谁也没有批看折子,而在七人的公事房外,有两个心腹在门边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谈论的话题太过敏感,不宜让其他人知晓。

内阁辅臣之中,三杨是太子的人,这一点只有三杨彼此之间清楚,黄淮虽然中立,但多少有些偏向于太子。

胡俨和金幼孜也一样。

吴浦则完全中立,他一直跟随着黄昏的立场。

当然对内阁辅臣而言,辅佐天子是第一要务,而太子是未来的国君,也是他们将要辅佐的天子,所以并不存在完全的中立。

此刻杨士奇轻轻叹道:“这是一个信号,大家看出来了罢。”

黄淮轻轻点头,“确实,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陛下大概要动纪纲这条疯狗了。”

胡俨摸了摸胡须,老成的点头,“这倒是个好事,纪纲这几年腥风血雨的雷霆手段,着实让大家心惊胆战,如今正逢盛世,有道是乱世重典,盛世懈刑,靖难已经过去十年,锦衣卫也该消停了。”

金幼孜笑眯眯的:“大家怕是想得太过于轻巧,纪纲经营这么多年,势力盘根错节,用句难听的话来说,陛下已经养虎为患,纪纲如今势大,一旦动纪纲的话肯定会牵扯很多人,到时候朝野动荡,就怕陛下最后来个不了了之。”

吴浦一直没有说话。

杨荣咳嗽一声,看着吴浦微微笑着,说:“德润,难道你就没点什么想说的吗?这件事在我看来应该就是你家那黄昏的手笔,不得不佩服这青年,云淡风轻之间便欲扳倒纪纲,这一次的仕途之争,好一着神来之笔。”

既然被点名了,吴浦也不好继续装哑巴,沉吟了一阵,轻声说道:“咱们文渊阁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大家齐心戮力辅佐陛下,尽职本分,所以我以为,没必要讨论这些有的没的,还是老老实实的工作,辅佐陛下再创更加辉煌的盛世。”

言下之意,这些仕途斗争咱们看看热闹就好。

杨士奇微微颔首,吴浦就是这一点好,不争夺名利,一个字评价:稳。

杨士奇说道:“德润兄不过此言差矣,虽然咱们内阁之中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但咱们毕竟还是想高升一步的,以后出任其他部门的官职时,也能警惕自身,咱们不妨来复盘一下黄昏这一次的布局,以资借鉴。”

黄淮眯缝着眼睛,笑眯眯的,“其实很简单,黄昏只不过是用两件事情把纪纲脱缰的现状摆在陛下的面前,让陛下不得不重视这个事情。”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三章

噗!

花园对面东厢房里,贴着窗户往外看地朱五,差点笑得咬了舌头。

而他身边,踮起脚尖地朱玉,已经捂着嘴,笑地在地上打滚。

骗老头来这事杜鹃是不敢做地,朱五和她挑明了自己的汉王身份,又动了一番口舌,杜鹃才勉强答应。

不过还真印证了那句老话,女人都是天生地演员,女人也比男人更有勇气。

事到临头,杜鹃不但不怕反而豁出去了,性子中那份年轻女子的天真爽朗和狡黠也显露出来。

她不懂什么是爱,也不知道什么是情,老头虽岁数大。可是她是真心的想伺候她。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有老头这么一颗大树疼爱他们,她还能奢求什么。

在许多个抱着女儿在这豪华房子中睡觉的夜里,她辗转难眠时一次次想过。

岁数大点没啥,找男人又不看岁数。老头对他有恩,她觉得老头不坏,在一起成个家,一块过日子也挺好。

他要是身子不舒服,她伺候。他要是冷了,她添衣。他要是将来不能动了,她给他当手脚。

反正这辈子,杜鹃觉得,她和闺女,已经离不开老头了。

~~~

“您说话呀?”

杜鹃说了句要不您认俺当闺女吧,老头脸上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皱纹紧缩变成了枯树皮一样。

两只眼睛里都是苦涩,脸上的笑容变得比哭还难看。

“谁他妈要闺女外孙女?老

文学

子又不是不能生,真想要地话不会弄个自己地种?”

“她娘地,英雄救美就出个干闺女来,老子还能再倒霉一点吗?”

脑子里纷纷乱乱,怀里的妮子扭来扭去,老头哭似地笑着。

想着要不就答应?

可是看着杜鹃那张娇滴滴地脸,心里的潜台词却在骂娘,他娘的凭啥?老子又是给钱,又是啥人救你娘俩,又是安顿你们供养你们,可不是为了给你当干爹的。

这些日子杜鹃在这宅子里吃的好穿的好,原本的豆腐西施去掉了脸上艰难的风霜,滋润得比大姑娘还要娇嫩。

虽说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女人,可是举手投足之间,眼波流转只是,一颦一笑的表情,都有着别样的美丽。

那是一种原始的,带着爽朗,带着干脆,更带着不一样娇羞的美丽。

老头忽然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她娘的,自己当初啥心思自己都不知道?都这个岁数了还装啥?

但是现在人家说要给自己当闺女,自己非要拿啥,会不会显得不正经!

就在老头心乱如麻,不知道如何开口地时候,杜鹃再次开口。

只见她似乎有些害羞,咬着自己地下嘴唇,目光转向别处,用余光看着老头地老脸,轻轻地说道。

“要不,俺还有个想法!”杜鹃地脸像是盛开地杜鹃花,红艳艳地,“老爷子,以后让俺伺候您,行不行!”

说着,目光转回,眼里带泪,看着老头,“俺也不敢求名分,只要你对俺们娘俩好。俺伺候您,给您…….”杜鹃顿了顿,似乎用尽了全身地力气和心里地勇气,“俺给你暖被窝!”

席老头地心,和坐过山车似地,忽悠地下去,忽悠地上来。看着杜鹃,他一个中字几乎脱口而出。

可是此刻,又犯了矫情的毛病,“我比你大这么多,你不嫌弃?现

文学

在我身子还成,要是再过几年,说不得就会连累你!”

“俺娘说,男人岁数大,知道疼人!”杜鹃咬着嘴唇,眼神真挚,“再说,要是一家人,还说啥连累不连累。您病了,俺伺候,俺伺候您穿衣吃饭,伺候您洗漱。

您要是不能动,俺可以背着您出来溜达散步。俺肯定把您伺候地,乐乐呵呵地。将来……将来要是您真有个三长两短,俺给您披麻戴孝,年年拜祭。等俺也走地那一天,就在您边上挖个坑,死也跟您在一块!”

“别!”老头动容道,“别说这些不吉利地话,别说!”随后,心里五味杂陈地看着杜鹃,“我…..”

“你啥你呀!老头这个墨迹!”

对面屋里,朱五看得比看国足踢球还揪心,“人家女人都说道这份上了,你老头还有啥好矫情地!”

老头说不出话,杜鹃面色黯然,脸上挂了一丝凄苦,“您是嫌弃俺吗?嫌弃俺是个成过亲死了男人地寡妇?俺知道了,俺想明白了,您救俺不过图一个好玩,招惹俺也是图个乐呵,其实您心里就没想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